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成帝困守京师近郊,于是衡量了远近的人马,便下旨请来了上柱国大将军杜子轩。不过这个杜子轩却不是省油的灯,他一面发兵三万抵京,一面却按兵不动。成帝听说了河西事变之后,知道京中旦夕有变,便只好下旨,许诺进京之后,封杜子轩做关中王,于是那上柱国便发兵前来接驾。

    早上朝议,依旧是三公和六部的大臣决断,最后由太祖的外公,当朝太师郭如敬代为拟旨实行。然而郭如敬年过六旬,本就是一个敦厚的老实人,朝议上往往一言不发,只有那些官员们怀疑成帝亡故的时候,他才会略微发表一些意见。丁尚书见女婿的人马已然近前,于是下朝后便设了一宴,谎称内子寿辰,请京中王公贵族饮宴。洪大学士早已查知此人心怀不轨,因此拒绝出席,并暗地调遣了一万南衙禁卫,加强了四门的守卫,同时派人来请太师郭如敬到府商议。两人尚未叙礼,洪大学士便拱手道:

    启奏太师!下官有十万火急之事,要面禀太师,来不及细述情由,请太师下旨,查抄丁尚书府邸,本官保证,只要查抄了他的府邸,定能找出证据证明他里通外党,意欲谋逆!

    这......丁尚书为国出力多年,老夫不能仅凭你一面之言,便查抄一品高官!

    可是太师!根据禁卫情报,在东光劫杀圣驾的,便是丁尚书授意,他如今正联络了女婿唐一山,发兵进京作乱!如今大战在即,京师难保了!太师要马上决断,否则祸害无穷!

    郭如敬本来什么都不知道,听他说的严重,当下便坐了下来,用手扶了扶帽子。这时候仆役进来拱手道:

    大人,太师!右相拜府!

    哦?快请!

    谢天光挺了一个大肚子,摇着便进来了。他迈开方步,晃着脑袋抖着袖子,这一副滑稽像百官早已习惯了。不过他和洪大学士一直是朝敌,很少来往,如今拜府,显然是有要紧的事情。果然他来到堂中略一拱手便抬着屁股坐到了太师的下手处,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本相奉圣上谕旨,拱卫京师,如今襄阳留守司大军悍然调动进入京畿,附近州府竟无人拦阻和报告,本相已然拟旨罢黜了沿途四个州府的官府要员,只待太师御笔,便立即执行。同时本相肩负守卫大内的重任,希望大学士将南衙禁卫调配给本相,本相也好统一指挥,共渡难关呀!

    谢相,你此来就是为了讨要兵符?本官岂能遂你心愿?大内自有本官照应,你看护好城门便是!

    洪大人!你我虽然政见不合,但是眼下京师危机,你我应当尽弃前嫌,通力合作才是!

    那大人何不去找兵部,何不去找大将军?找本官作甚?

    谁不知京师兵权,大半在大学士之手?洪大人,本相受圣上钧旨,守卫京师,大学士应当依旨行事才是,否则......恐怕有欺君之嫌!

    好了!你们都少说几句吧!

    郭如敬看他们又要互相争论起来了,于是站起来拍着两个人的肩膀道:

    依老夫来看,此刻你两人合力才是上策呀!不如这样吧,大内统一由洪大学士守卫,所有大内的人手,都由大学士调遣。而城中守备,皆交付右相,你两人一内一外,务要把京师牢牢的控制在掌中,在圣上返京之前,千万不可以出岔子,你们听明白了?

    谢天光心想,大内本有两万禁军,皇帝出巡,带走了一万。南衙禁军则有三万,尽在洪大学士掌中,此次未能得到兵符实在遗憾。不过京城之内,尚有府兵一万有余,加上火速调京畿路的两万大军进京,应该可以保证京师无恙。于是他吐口气,拱手道:

    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本相有一言,请大学士和太师一听:如今兵部丁尚书行动诡异,不可不防。本相为了保卫京师,有可能在城中大开杀戒,希望太师和洪大人见谅!

    于是他甩甩袖子生气的走了。洪大学士生气道:

    大师你看!这谢天光仗着圣上宠信,根本不把本官放在眼里,这个节骨眼,还想着抓取实权,要我看,他的嫌疑比丁尚书还大!

    好了!你们都是圣上的左右手,何必每天怄气呢?如今圣上在外未归,你们要是不合,这天下就乱了!我看,还是进宫找冯如意商议一下,他的情报大概会更准确一些!

    洪大学士拱手道:

    太师糊涂!冯如意是当初丁尚书举荐才掌了禁卫的,咱们入宫,岂不是正中了丁尚书下怀?何况,皇后娘娘也必定有所准备了。依本官之见,还是应擒贼擒王,先查抄了丁尚书,再行带兵入宫问罪!

    可是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如此做法,行同反逆!你是大学士,如何不知呢?

    哎呀太师!本官也是出于无奈,那姓丁的办事诡秘,很少留下确切证据,如今唯一仓促的便是他女婿带兵入京这件事,光凭这一件事,便可以弹劾他了,太师一定要下定决心呀!

    这......好吧!姑且便叫南衙禁军查抄丁尚书府邸,但不要杀人!待事件平息了,再审问清楚才好!

    谨遵太师之命!来人!传令步都统,点起五千禁卫,火速查抄丁府!

    是!

    没过多久,就在洪大学士和郭如敬商议已毕,一名禁卫跑进去下拜道:

    大事不妙了!

    洪大学士一惊道:

    发生什么事了?

    回禀大人!小人派去丁府的探子查明,丁大人在府中以饮宴为名,扣押了大部分朝官,逼迫他们拥立自己为皇帝,还......

    岂有此理!还有什么?

    还穿上了黄龙袍,指挥了八千人马攻打大内!

    有这等事?不必惊慌,大内有禁军近四万,区区反贼难以成事!

    可是大人,听宫里传来的情报说,内禁卫都是内鬼,他们偷袭了南衙驻地,与作乱的近两万南衙禁军合力,把步都统困在西宫,如今形势危急!

    什么!

    洪大学士立马僵住了半响,郭如敬马上问道:

    如今城内情况如何,你们探明了吗?

    启禀太师!大内情况还好,如今外面到处都是零散的叛军,右相临时接管了人马,在菜市场那里杀了三百多人,听说里面有不少枉死的呢!

    咱们马上出去看看!

    于是洪大学士和郭如敬马上出了府门,却看见对面的街上乱成一团,有大概上百人拿着刀剑冲了过来。洪大学士的护院们便举着团牌和刀剑,与那些暴徒对峙。郭如敬捋着胡子道:

    想不到丁尚书计划的如此周全,想必此刻,右相要疲于奔命了!大学士此刻,可有办法解围?

    洪大学士摇摇头道:

    目下南衙禁卫分裂,被困大内,被消灭是迟早的事,眼下城中也不安全了,本官以为,太师还是尽快与本官出城,汇合京畿路大军为好!若是唐一山的大军到了,里应外合,你我都插翅难逃了!将来如何面见圣上,交待这京中之事呢?

    大学士不要过于悲观,兵贵神速,你马上调北门都督带着三千人马到大内去支援步都统,我去找东门都督,与右相合力先剪除城内的乱党,然后再去解除大内的危机。唐一山没有到来之前,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可是太师,襄阳的人马已经抵城了!

    什么?

    洪大学士取出密信递过去道:

    此刻多半到了城南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果然,南方响起了号炮来,接着鼓角齐鸣,震动了整个京城。老百姓都躲在家中不敢出门,府衙官吏都想尽办法藏起来了。洪大学士拱手道:

    大师,如今还是保留你我性命要紧,马上跟在下走吧!

    说着拉着郭如敬的手,便上了马车,然后仆从扬鞭奔北门而走。这时候城南依旧是号炮连天,加上今日突然阴云蔽日,连风都变的有些萧瑟了,城里的官兵顿感大势已去。然而响了许久,却不见一兵一卒进城。于是谢天光带着一万府兵渐渐的铲除了大部分的反贼,郭如敬在马车上疑虑道:

    大学士慢些!你听,那些锣鼓不是前进之声,倒像是冲锋之意,似乎叛军在城南与什么人马在作战!你我还是火速到城南观看为好!

    可是太师,城南目前在丁尚书部下之手,你我过去,太危险了吧!

    放心吧大学士,城南的大都督已然是右相的人了,你放心吧!

    咦?太师如何得知?

    哦,这是老夫的情报所得,大学士不必疑虑!

    于是他们转了马头,车子便向城南飞驰而去。

    此刻那丁尚书火急的赶到了大内,发现西宫还在步都统手里,他相当恼火,当下撤了指挥,自己亲自上阵指挥攻打。步都统与梁劲一样,是一个从底层爬起来的武官,因此指挥身边的一万禁卫,战斗力强劲。他把弓手配在二层和通天阁里,一层设了弩箭,各个窗口和门后藏了团牌。一旦叛军近前,便有精锐的五百快刀手在他亲自指引下翻出窗子和门后,打叛军一个措手不及,如是再三,叛军伤亡了三千多人,而西宫还是掌握在他的手里。不过激战了一个多时辰,城外的叛军始终没有进城,因此步都统的人马士气旺盛。

    这时候快马来报,说谢天光已经肃清了内城,眼下正带领上万府兵,望禁宫而来,叛军被夹击了!

    丁尚书大怒,心说唐一山怎么那么饭桶!五万大军,早上便到了城南,此刻用命的时候,居然迟迟不能进城!何况京畿路的两万大军早就有了计较,他如今是一马平川,轻松便可入城,为何只听锣鼓,却不见人影?莫不是出了岔子?想到这里,他头上汗水便落了下来。于是他马上督促三万禁卫继续攻打,自己带了本部八千人望城南而去。

    一路过去,街上都是空空如也。丁尚书心中不悦,心想莫不是中了谁的圈套?于是遥望城南大门,便见城上旌旗竖立,大门附近遍布拒木鹿角,大门两侧的弓手和士兵严阵以待。城门外喊杀震天,城头有人摇旗呐喊助战。丁尚书马上派出一骑向前问道:

    兵部尚书丁大人有令!立即打开城门!

    喊了三遍,无人回应。丁尚书转眼一想,于是马上回马道:

    撤!快回禁宫!

    话没说完,从两侧民房后面涌出了上千士兵,屋顶上则遍布了弓弩。郭如敬和洪大学士在城头上拱手道:

    丁大人!怎么有幸到此狩猎?你的大都督早就换人了!你来看,这位便是新任的南门都督,你看是谁?

    丁尚书遥望,却是冯如意!当下心惊不已。心说,冯如意不是死了吗?前次在后宫被女儿设计所杀,亲信也被逐出了禁卫,如今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冯如意是成帝心腹,掌有免死金牌,杀一个城门都督取而代之,易如反掌。于是丁尚书马上仗剑道:

    老夫百密一疏,如今尚未事败,今日便做奋力一搏!你们听着,拿下了城门,老夫赏你们每人一座城池!都给我上!

    说着他挥剑便带着人马往城楼上闯,于是两侧的弓手便开始发威,城门这里便混战起来。洪大学士马上请太师和冯如意暂避,自己便在城上挥剑指挥。

    此刻谢天光到了禁宫这里,丁尚书的儿子马上带着一万禁卫与府兵打在了一处。谢天光本是个饭桶,府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