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此刻皇城内喊杀一片,谢天光就举着剑指挥府兵沿着内宫的护城河岸呐喊,却不过河。冯如意和洪大学士到此一看,都气愤非常。于是谢天光拱手道:

    两位大人,那里面作乱的可都是你们的禁卫部下,先不提你们的失察之罪,这禁卫的战斗力,呵呵,大人们比谁都清楚,我区区一万府兵,哪里攻的进去?还请大学士,哦,还有冯都统见谅!

    于是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办法,只好看着对面的皇宫杀得地覆天翻。少顷,有四五名身负重伤的禁卫跨河渡了过来,他们爬上岸来口中喊道救兵便纷纷身亡了。不到两刻钟,皇宫那边火势猛了起来,看来步都统做了决死一搏,在整个后宫放起了火来。这时陆续有宫人从对岸渡水过来,谢天光命府兵认清楚,若是禁卫一律格杀!一时间护城河那里哭喊声一片,不少宫人不会水,慌乱中溺死。洪大学士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命令从人搭一座浮桥,结果谢天光阻止道:

    大人!若是放了叛军过来,你我如何是好?

    这......

    这时候,河对面的上万叛军呼喊着涌了过来,隔着岸放了上千只箭,却被府兵团牌挡住,然后谢天光命府兵还射一阵,结果叛军也挡住了。可怜了中间渡河的数百宫人,枉死无数。就在叛军控制了后宫大部,与府兵隔河对峙的时候,步都统带了几名大内侍卫,杀得浑身是血。他们相互扶持,走到了东宫,去寻找丁皇后。可是丁皇后早就人去屋空了,于是他们挥刀杀了几名近侍,问出了暗道,便沿着地道来到了御花园。果然那丁皇后在三十几名内侍的保护下,躲在了御花园的假山后面。四周虽然火势骤起,御花园这里却影响不大,加上风向有利,所以她和几名亲信的宫妃都在这里躲避。

    原来一开始的计划,她在宫中稳固大局,并协助禁卫夺占后宫,然而步都统久战不退,她慌了神,便想跑出宫去找父亲,不想九座连桥被毁,所以只好作罢,如今便不断祈祷,期望父亲成功之后,可以马上找到自己。没想到的是,先找到自己的不是别人,却是步都统。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步都统认识丁尚书的大公子,因此知道丁皇后一定参与了造反。所以他从石头后面闪身出来,横着刀道:

    天可怜见!你这妖后,里通反贼,害我禁卫无数兄弟,今日便要你为我的部下们偿命!拿命来!

    说着便仗刀从上跳下,后面的四名大内侍卫也跳了下来。丁皇后一介女流,看到他们五个人浑身是血,早就吓得动弹不了了,三十几名内侍哪里敢声张?便眼看那步都统手起刀落,将那丁皇后拦腰斩了两截,血布了一地!其他的几名宫妃都大叫一声,不及转身,那些侍卫们杀红了眼来,一刀一个,少时,那些内侍和宫妃都做了刀下亡魂。于是步都统喘着气道:

    兄弟们,咱们这就出去,跟反贼决一死战!

    于是五个人步履蹒跚的便向护城河那边走去。

    就在叛军找来木板搭浮桥的时候,京畿路卫戍大军赶了过来。谢天光一看是肖远,于是赶紧跑过去拉着他的马头道:

    你终于来了!如今城里情况怎么样,控制住了吗?

    肖远马上下马向三位大人拱手道:

    各位大人!圣上已经返京,由上柱国大将军护持,如今太师命我来此平乱,末将的两万大军愿听大人们的调遣!

    冯如意拱手道:

    这些情况我们已经知晓!但不知现在城外战况如何?

    应该不分胜负吧!叛军人数占优,但上柱国人马精锐,战斗力强,刚刚看时,却是上柱国占优!

    那就好!

    洪大学士拱手道:

    事不宜迟,马上搭起浮桥,解救宫人和平乱为上!

    谢天光点头道:

    对!哦对!马上搭浮桥!

    结果叛军发现对面增兵,因此不敢搭浮桥了,马上退了几十步,似乎在等候府兵搭桥过来。这时候身后的大火越发烧的旺了,楼阁都开始倒塌,叛军前有护城河,后面是火海,一时间动摇起来。肖远看到后扬鞭道:

    几位大人!我看叛军军心已乱,不若射降书过去,让军士大喊缴械不杀,或许可以兵不血刃!

    洪大学士点点头,于是三万大军便隔河大喊起来。叛军早就被步都统杀得筋疲力尽了,如今大势已去,没有等来援兵,却等来了京畿路的讨逆大军,于是半数以上的叛军都扔了刀枪,坐在了地上。丁尚书的儿子四处呼喝,却丝毫不起作用。于是他抡起刀想砍了一名禁卫,结果那人一抬手便抓住了他的手腕,身后面无数的禁卫都一脸阴沉的看着他。他一时间慌乱起来,马上扔了刀转身想渡水逃走,不想从火光之中转出来步都统五个人,当前拦住了去路。于是他回头招呼那些还拿着刀剑的禁卫过来冲杀,那些人看看对面的浮桥已然搭了一半了,便也扔了刀剑坐到了地上。于是步都统走过来,眼中似乎喷出火来。他一看马上转身想走,却被步都统大步赶上,抓住后心往上一提,钢刀一进一出,然后往地上一丟,身后的四名大内侍卫便举起刀欢呼起来。

    这时候京畿路大军的浮桥已然搭了大半,救起了二百多名宫人,其中还有两名宫妃。官兵们看见步都统几个人杀了匪首,便也开始欢呼了,于是那些叛军之中,还有些力气的人便自动的跑过去帮助搭浮桥,还有一部分人开始去灭火了。等浮桥架通,京畿路大军火速开了过去,与禁卫一同扑灭了大火。少顷,快马来报,城外大捷,消灭了襄阳叛军五万,生擒了匪首唐一山,成帝已然入城,銮驾暂驻太师府。于是谢天光拱手道:

    托圣上鸿福,大内叛军已降,少顷臣等自然前去见驾,请火速回报圣上!

    是!

    于是快马离去。洪大学士向天拱手道:

    幸亏圣上无恙,天下如今可以安稳了!

    谢天光道:

    我要是你便不这么庆幸了,你和冯都统还是好好想想,一会儿万岁驾前,该如何交待了!哼!

    说着他一弹袍袖,招呼下人道:

    备轿,去太师府!

    于是下人们抬了一顶紫色的轿子来,谢天光吃力的钻了进去,落下帘子,便被抬走了。洪大学士叹口气道:

    刚刚在城中滥杀无辜,还火烧禁宫,如今反倒咬我们一口,这回圣上面前,看我不新仇旧账一起清算!

    说着他牵过马来,在三名从骑的保护下,飞奔而去。冯如意笑笑道:

    我朝要是没有这两个人,那还真是不可想象呢!对了肖大人,你与我带着一干人等,一起见驾吧!

    肖远拱手道:

    末将遵命!

    于是留了主力在禁宫清理,主将们都一同往太师府见驾去了。

    此刻成帝终于坐在了京中。他坐在郭如敬的太师椅上喝茶,身后面便立着上官雄捧着宝剑。董震天此刻全副戎装,手持雁翅枪站在门口那里。杜子轩带着两位儿子进来拜见,看见这个架势倒是吓了一跳,不晓得成帝玩的是什么把戏。不过他已经知道了董震天是员猛将,今次戎装侍立,定然不怀好意。于是成帝示意他们坐到一旁,少顷,洪大学士,冯如意,肖远等一班文武都前来觐见,成帝便要他们都坐在两旁。少顷,谢天光才到府来,发现自己居然是最迟的那一个,于是不停的叩头称有罪,成帝便罚他侍立一侧,不许他坐下。他本来肥胖,因此满头的汗水,杜子轩在下手处看在眼里,心说这个谢天光果然是个人物。

    过了许久,步都统觐见。他虽然梳洗过了,却还是洗不净脸上的血污,让人看的心惊肉跳。大家都知道他死里逃生不易,于是冯如意便让出座位给他做了,自己侍立到了成帝身边。因为他本是宦官,所以众人也就没有在意了。成帝依旧坐在那里喝茶,一言不发,京中出了这么大的事,皇帝不表露想法,谁敢乱说?当时屋子里一片寂静。

    又过了一段时间,内侍来报道:

    启奏陛下,锦衣卫查抄了尚书府,解救了一干文武,如今大人们都在府外候旨!

    传!

    于是内侍出去。不一会儿,文武百官进来一看,屋子里多了几张生脸孔,也不敢多问,叙礼毕便坐在一旁,因为屋子小,摆不下许多位置,官职低的只好站在两旁。他们见屋子里的高官都不说话,因此都咽了一口唾沫,也不敢吱声了。

    杜子轩心说,成帝到底在等谁呢?谁那么厉害,要皇帝和百官在此久候?

    又等了几盏茶的功夫,郭如敬走了进来拱手道: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娘娘路上昏迷,老夫请了御医诊治,却是怀了陛下的龙种,故而动了胎气!如今娘娘饮了补药,情况大好,老夫特来禀告!

    杜子轩想起,刚刚路上那个瘦小的昭仪确是说头晕来着。结果成帝一下子起身,什么都没说,便大步急匆匆的走了出去,上官雄和董震天便跟了出去,郭如敬向屋内的百官拱了拱手道:

    老夫在后院备了酒宴,给诸位大人庆功洗尘!稍时圣上自然出席,请大人们移步!

    唉!

    百官们都叹气不已,白等了许久。原来那成帝一直是在等宫妃的病情,看来根本没把今天的事放在心上。但是谢天光和洪大学士却吃惊不小,冯如意也不敢相信。因为成帝即位十几年,临幸了不少宫女,也偶尔在宫妃的住所待过几日,却从无子嗣,连公主都没有。如今半路娶了一个昭仪,却很快的怀了骨肉,难怪那成帝如此兴奋,连满屋子的公卿都忘记了。

    当下成帝快步走到厢房那里,看见董飞雪瘦小的身子躺在床上,御医在一侧施针。等施针完毕,成帝问道:

    却不知情况如何,为何施针?

    御医拱手道:

    娘娘近日受了风寒,加上今日活动剧烈,动了胎气,因此发昏。刚刚喝了药物,却有呕吐的情况,因此臣为娘娘施针压惊!

    哦,就是说没有大碍了?但不知,这腹中胎儿多长时间了?

    嗯,据臣推断,该有五十余天了!

    成帝心里一惊,心中欢喜,原来在沧州,便已珠胎暗结了!于是他马上传令,册封董飞雪为贵妃,若生下太子,当立为储君。于是成帝欢喜的坐在一旁看视爱妃,却不知道,刚刚在大内,二十九个宫妃,死的就剩两个了。

    董震天不知道妹妹情况如何,见御医出来,便拉着他问了半天,于是知道自己要做舅舅了,当下也开心起来,不过他不明白,妹妹好好的,为何会剧烈活动,以致伤了胎气?结果上官雄告诉他,他妹妹刚刚在山坡上,拉开了五石强弓,三百步穿杨射死了一员叛将,于是董震天笑了笑摇摇头便出去了。上官雄心想,这对兄妹可真是厉害!

    结果消息很快传到了城东的别院,那里是皇家游玩的另一处小居,目前获救的宫人便被暂时送到了这里。活下来的两位宫妃,一个是袁昭仪,一个是萧贵妃。她们听说成帝返京,不顾惊魂未定,马上梳妆了一番,如今后宫就剩下她们了,因此都希望自己可以第一个被成帝宠幸。然而内侍却来报,成帝在沧州娶了一位年仅十五岁,姓董的昭仪,如今她身怀有孕,被成帝册立为贵妃,按礼节,她们应该准备贺礼,并在册立仪式上恭贺她们的这位小妹妹。袁昭仪倒是无所谓了,她知道成帝不喜欢自己。而且被临幸过两次,也没能怀上身孕。可是萧妃就不同了,她出身名门,父亲是平南王箫定楚,一入宫便是贵妃。成帝原来的三十几个宫妃中,只有萧妃可以得到成帝的青睐,每个月成帝都至少会留宿到她的寝宫两次以上,只是一直没有身孕引为憾事。丁皇后碍于她家的实力,所以一直不敢动她,如今丁后一死,皇后的位置除了她,再无第二人选。可是如今冒出一个董贵妃,万一她真的生下太子,那东宫便易主了,自己今后只能屈居那个小丫头片子之下了。于是她火速打扮了一番,特地用了西域进贡的香粉,然后便火急的乘着香轿赶去见驾了。

    然而成帝一直在厢房内看视美人,内侍不敢通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