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禁宫被毁,成帝一时之间没有了住处,因此决定移驾避暑山庄。所以在战后的第二日,成帝便与董飞雪乘着銮驾出城了。随行的还有大批宫人和锦衣卫,以及京畿路大军伴驾。袁昭仪和萧妃都乘着轿子,远远看着前面成帝与董飞雪并肩而坐,两个美人都十分的气愤。京城周边各地都知道了皇帝宫阁被毁,因此整个关中和河南的州府,都开始动员人力物力,成帝下旨要重修禁宫。不过由于查抄丁家获取了大量的财物,因此成帝索性便以这笔钱,做为重修禁宫的费用了。当然监督修建的任务落在了谢天光和太师郭如敬的肩上,谢天光负责监督,太师负责掌管费用。成帝特意指示,由于是谢天光放的火,所以如果修建的经费不足,便由谢天光自己补上。所以他只好认倒霉,盼着太师郭如敬不要克扣经费。

    三天之后,成帝在山庄里面召开了册立仪式,正式立董飞雪为贵妃,并赐给了她一枚湛蓝夜明珠,以示恩宠。由于后宫宫妃仅剩了袁昭仪和萧妃,所以只有她们两人出面祝贺,多年来的宝物也早就付之一炬了,因此袁昭仪送了董飞雪一对手镯,萧妃送了她一枚戒指。这两样东西,其实都是她们出逃时,随身带的。董飞雪自然很开心,她年纪不大,对谁都很和善。只是第一次见萧妃时,却是头昏脑胀,没有留意到对方。因此这次见到萧妃,以为是第一次见到,看对方年纪比自己大许多,像姐姐一般,所以特别开心,眼睛睁得特别大,还把成帝送给自己的一块玉牌送给了萧妃。萧妃却不明白了,搞不清这个活泼可爱的小丫头是什么意思。不过袁昭仪很喜欢她,三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便不停的给她讲些宫里的规矩,告诉她该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宫妃。董飞雪却跟她们讲了很多笑话,还把路上遇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跟她们讲。看着三个女人很快打成一片了,成帝觉得如今的后宫才像一个家了。

    接着便是册封杜子轩了。他换了黄娟袍子,带着鎏金冠,从成帝那里接过印信来,便成了大新朝第八位异姓王。于是儿子杜风便进为关内侯,二公子杜云也封了列侯,一时间他们杜家风光一时。接着成帝对于讨逆的功臣进行了封赏,其中,肖远升为二品的京畿路大都督,在禁宫奋战的步都统虽然未经许可便杀了皇后和宫妃,但是成帝没有责怪他,反而升了他二品俸禄。冯如意前次被丁皇后所害逃离京城,后返京讨逆有功,也加到了二品的俸禄。至于谢天光,洪大学士果然参了他一本,当然右相也回了他一本,因此成帝不予二人封赏。董震天破敌有功,便做了锦衣卫统领和内禁卫都统,指挥内外两部军马,因为他是国舅爷,所以百官也不能有意见。上官雄填了陈云总兵在内禁卫留下的职缺,他与董震天一起,实际上便把新的内禁卫控制在了手里,加上沧州的内禁卫大将梁劲,和锦衣卫副指挥使窦云鹏,成帝如今算是把京师的里外兵权,大半都握在了手里。仅剩的南衙禁卫指挥步都统,显然对于皇帝更忠心,因此成帝此刻,终于算是在京师坐稳了。

    冯如意虽然升了俸禄,实际却失去了对内禁卫的掌控权,因为禁卫尽反,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成帝收回了他手中的所有兵符。洪大学士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兵符也只好上缴了。谢天光很满意这个结局,尽管他自己可能会为了新建禁宫而破产。

    不过京城附近并没有马上安稳下来。原来失败的叛军纠合了反贼,在襄阳和南阳一带活动,州府官军难以抵挡。成帝知道后准备派新进位的关中王杜子轩出征,然而杜家军尚未出动,南阳一带便有捷报传来,于是杜子轩只好作罢。

    不出十天,丁尚书反逆失败身死的消息开始传遍了天下。成帝如今稳做京中,长江以北的叛军便收敛了不少。我在邯郸城得到这个消息,正是从收到的韩百文的书信里面。他告诉我说,他在庆功宴上见到了杀父仇人谢天光,成帝害怕他们冲突,因此外放了他,要他做河西路监察使,不日即将来邯郸上任。同时成帝要他带了旨意过来,具体内容,见面便知。我看他文字间写的含糊,想必是喜不自禁,心说,他如今来河西做官,却是我们兄弟的缘分了!没想到,不需我出动大军,成帝他们便成事了!不过行文中,战功第一的是关中王杜子轩,这是个什么人呢?我摇摇头便出去闲逛了。

    于是我去找石勇,结果他告诉我说,方彩蝶的毒基本解了,三娘上午施完了最后一次针,如果下午情况稳定的话,以后就不用再吃药和施针了!我很高兴,于是问道:

    那她的嗓子如何了?我这几日忙于梳理公-文,没有来看你们,她上次嗓子虽然沙哑,却是可以完整的说上许多话了,这回应该更好了吧?

    嗯!彩蝶现在跟我滔滔不绝的讲上一个时辰都没有问题了!就是声音还是沙哑些,三娘说,想恢复到以前夜莺般的声音,就要看运气了,或许半年,或许十年,或许一辈子!不过我跟彩蝶说了,我不在乎!她也说她自己不在乎!嘿嘿!

    那你银子赚的怎么样了?

    什么银子?

    你不是欠了三娘四百两吗?

    哦!那还没有呢。不过这回治嗓子连续几天,三娘又多要了一百两!她可真会坐地起价!

    呵呵!三娘的医术,救了你的娘子,还治好她的喉咙,五百两可一点都不亏哦!

    那倒是!不过她这几天心神不定的,我看你还是去看看她比较好!

    于是我便去后院找她,结果她抡着枪在哪里耍了几个来回,看见我来了便立着枪道:

    喂!你不是说要进京吗?如今怎么样啦?二小姐的病也好了,嗓子也差不多了,我这半个婆婆,也该卸妆了吧?

    哦,不急!

    什么不急?你是不急,人家可急着呢!还不知道那个小哥哥在京城,会不会遇到风骚的女人,把他的魂勾去呢!

    他倒是想?三娘,过几天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要来这里做官,他说会带来旨意的,到时候就清楚该怎么做了。如今你夫君和妹妹都进京正名了,董飞雪做了贵妃,还怀了身孕呢!你夫君如今做了禁卫统领,享三品俸禄。你这个娘娘千岁呀,到时候会有人来接你走的!别人不想你,大哥还能不想吗?

    得了吧!他会想我?他巴不得我再也不出现呢!哼!

    别这么说!你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呀!还当着我这个钦差的面!

    这时候传令跑进来拱手道:

    大人!有京城来的公-文,请大人过目!

    哦?我看看。

    于是我拿过来一看,是兵部的文书。拆开一看,里面只有不多的几个字,上面写着:

    黎阳留守司造反证据确凿,速讨之。

    后面的落款竟是成帝的玉玺。夜三娘看了一眼道:

    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圣旨了,比你那个玉章还要厉害!怎么样,你还是先考虑送我进京吧!否则那个皇帝要你四处讨伐乱党,恐怕我这辈子都进不了京了!

    放心吧!不如这样,你跟我到黎阳,然后从黎阳到京城大概要走六天以上,你自己可以吧?

    什么?我自己走?开玩笑吧!会闷死的!怎么也要派那个醋坛子跟我走呀!否则就是你了,你不答应,我就把你和郡主的事,说的满世界都知道!

    你少玩笑了!我不会让你一个人上路的,我不是担心你,我是担心万一心血来潮,你会伤害别人!

    说什么呢?本夫人已经改邪归正很多年了!

    是吗?我记得你两个月前还在剪径吧!

    哎呀讨厌!你再说我不客气了?

    好好好,那你就再安心等两日,两日内我安排你返京,见你的如意郎君,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记得两天哦!你要是说话不算数,我就拆了你骨头!

    约定之后,我便回府衙传令,准备出征了。此刻在纸面上,我的卫戍府大军已经十分可观了。于是我令磁州的赵敏珍所部严加监视安阳往黎阳一线,阻止叛军与反贼合力。然后叫来了石勇,他兀自不知道什么情况,我对他道:

    你还是先别熬汤了,我给你一个正当的事做!

    什么事?

    我现在给你一个六品的空官,等你以后立功了,再进行封赏。当然你不愿意的话,也没有办法!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了!

    那好,你马上跟我去点将台!

    哦!

    于是我带了石勇,跑马到城外的卫戍大营。来到将台那里,我坐在高处,叫石勇站在下面。众将已然得知朝廷欲讨伐黎阳留守司了,于是我摸起一根令箭道:

    徐世才!

    有!

    你带领一万人马做为前部,往黎阳进发,一路开路打探不得有误!

    是!

    石勇!

    啊?

    石勇指了指自己,我点点头,于是他走了出来。卫戍府这些天吸纳了河西很多英杰,却是没见过似这般年纪的少年。

    你做为先行官,陪同徐都尉,我要你争取破阵杀敌,拔得头筹,为我河西路大军扬威!

    是!

    于是他抿了抿鼻子便站了回去。

    夏侯麟!

    有!

    他穿了一身短打,很精神的站了出来。

    你带领五个营的人马做为主力,一定要小心谨慎,务求全歼黎阳乱党,恢复河西到京畿的通路!

    是!

    于是他接过令箭站了回去。

    张广才!

    有!

    你带领一个营的兵力做为后援,水陆并进押送粮草,片刻耽误不得!若我军取胜,你便是大功一件!

    是!

    我分拨已定,便行文回复了兵部,然后回府衙继续处理公务了。石勇首次出征,于是便跑去找方晋文老爷,方晋文近日性情大变,每日都在堂前安心算账理财。石勇便跑过去跟他借一百两银子。方晋文好奇的问道:

    你要一百两那么多?却是做什么呢?

    做甲胄!我如今做了六品的武官,这次跟大军出征,没有甲胄怎么行呢?武器和马都好说,但是甲胄就比较难搞了,邯郸的铺子,现成的最便宜,也要八十两。再加上马刀和马匹,差不多就是一百两了!

    嗯......

    方晋文想了想,然后带着石勇走到了地下室那里。有一个小门,只有四爷有钥匙。不过四爷出门做生意了,把钥匙给了老五方文中,于是方文中便把门打开了。他们进去一看,却是存储了他们祖上做为前朝锦衣卫时,几千部众的衣甲和旗帜。方晋文指着远处的几个大箱子道:

    那些都是士兵的装备,没什么稀奇的。不过这个,

    他指着墙角的一排箱子道:

    里面都是校尉以上的人,留下的衣甲。这一副是管家的叔叔,时任骑都尉的甲胄,你试试看!

    石勇比量了半天,觉得不合适。于是他又挑了一副道:

    这个是总兵的甲胄,你试试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