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原来当初在南阳平乱的,确是公孙礼父子。当时襄阳残兵一万余人逃离了京畿,在一名都尉的带领下想从南阳经过,与叛军汇合。经过南阳城时,缺少粮米,因此打算劫掠一番。当时南阳城中有二千余官兵和一百多的衙役捕快,因此县令只好把大事托给了县尉公孙礼,自己就躲到乡间去了。

    公孙亮当初举家搬到南阳,与父亲见面后,便和夫人一同在城南开了一间酒楼,每日经营,过上了小日子。结果突然一天,有一名从开封赶过来的客商,送给他一封书信,署名竟然是聂成海。于是他料到事出紧要,便拆开看了一回,然而他与父亲计议后,均认为在河西极难成事,成帝只身返京,凶多吉少,故此公孙亮为了妻子,便再次按下了这件事来。不过从那开始,他每天便愁眉不展的,大半夜偷偷在后院里面耍刀,方彩云见过几次后终于忍不住,夫妻两人便畅谈了一次。虽然夫人深明大义,支持丈夫为国报效出力,可是公孙亮心里一直很矛盾。他既不想替成帝出力,又不想埋没了自家的名声。本来以为可以协助聂成海成事,不想他如今却一心帮助成帝做事,因此感觉生不逢时。就在他寝食难安之际,父亲突然派人来请他,要他披挂上阵,出城赶走那些反贼。

    其实一万多的叛军,哪里说的那么容易?可是公孙礼只给了儿子五百人马,要他背城一战。襄阳军遥望南阳城小,但墙高几丈,还有瓮城,要知道,这里也是兵家久战之地,所以易守难攻。叛军都尉思考后认为,如果南阳军马坚守不出,那么只好绕道劫掠他处;如果出兵对阵,便一阵击破,然后趁势夺了南阳。果然,城门开处,公孙亮出马。襄阳军便呼喊着冲了过来,一阵鼓后,公孙亮便用父亲传的三尖两刃枪,轻松刺死了襄阳的十八员将校,当下击溃了叛军前军。于是公孙礼大开城门,指挥人马冲了出来。叛军看见前军败北,便纷纷转身逃命了。于是南阳军马追杀了几十里,检首四千余级,乡民也都纷纷出力,活拿了五千余人。因此捷报飞出,尽剿了余寇。府衙马上派人检视,并嘉奖了他们父子。

    过了不到四天,京中飞马传旨,要公孙亮进京述职。公孙礼于是摆了一宴,请儿子和儿媳出席。首先他带着他们拜了祖先牌位,然后取出一个红木盒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柄又粗又长的剑来,放到供桌上,又拜了拜,然后叫公孙亮跪下道:

    这一柄霸王斩马剑,是咱们颍川公孙家的镇家之宝,随历代祖先上阵杀敌,上面有无数英雄的血。如今你进京做武官,此剑你便带在身边,他日上阵,定要扬我公孙神威!

    公孙亮拱手道:

    爹!其实我还不想做官,也不想进京!

    那怎么行?圣上谕旨在此,抗旨不遵的罪名,你如何担待?

    爹,实不相瞒,孩儿与那成帝有数面之缘,此刻进京面圣,孩儿会力辞官位,还望父亲体谅!

    你!你真是糊涂!大丈夫怎么可以终老山林?你如此做,让我们历代先祖如何瞑目!你爹已经辱了一回,无颜再次回朝。可是你,你一定要复兴公孙家,你要是不去,为父便死在这祠堂里,总比眼见咱们家凋落来的强!

    爹!你这......

    夫君,你便听了爹爹一言吧!不要因为为妻,而影响了大好前途!

    公孙亮看着方彩云的脸道:

    可是我,我真的不想替成帝卖命!

    怎么会是替他卖命呢?夫君为官,是为了天下,为了百姓,如何是为了哪一个人呢?

    彩云说的对!要是成帝不堪辅佐,我儿便可为天下,辅佐他人。但是选择逃避,为父以为这是不智的!

    好吧!

    于是公孙亮起身长吐口气,便接过长剑来,父子对饮了一番。于是公孙礼叫仆从为儿子和儿媳收拾行囊,同时把孙子公孙朔留了下来。虽然方彩云不舍,但是有孩子的爷爷和奶奶关照,她也只好不舍的跟夫君上京了。

    不说他们夫妻一条心上京。我在邯郸送走了出征的大军后,麻烦就来了。夜三娘跑到了我的大堂上胡闹,一定要我马上送她进京见那董震天。于是我没有办法,便去找夏侯麟的夫人方彩云商议,可是她跟丈夫出征了。于是我又去找方彩蝶,心说,实在不行,就让这个二小姐陪她去京城玩一玩。结果方彩蝶整日都扶在窗口那里不理人,似乎在等着石勇回来呢。结果我找了一圈,发现居然没有合适的人选。于是她就十分不开心,我只好答应她,第二天便送她走,于是她便开心的回去了。

    我心想,她可是堂堂国舅爷的夫人,即使不算娘娘,也是诰命夫人了,如何马虎得了?结果衙役进来拱手道:

    启禀大人,赵敏珍总兵求见!

    于是我马上见了她。她拱手道:

    大人!我大哥如今在磁州镇守,万无一失,因此派我来问问大人,是否有用得到的地方!

    我一转眼道:

    大姐来的正好!我带你见一个人!

    于是我把赵敏珍带去见了夜三娘。赵敏珍拱手道:

    哦!原来大人要小女子见的人,便是董夫人呀!

    我看那夜三娘斜着眼睛看着她,便对她说道:

    三娘,你看,我要敏珍小姐陪你入京如何?她年纪比你大一些,你们又都是女人,互相可以关照嘛!她手下还有几百名女镖师,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夜三娘道:

    怎么,你不陪我进京了?

    我抱着胳膊道:

    要天下第一个女总兵护送你进京,你面子也足了吧!回头见了董大哥,别忘了好好款待敏珍小姐!万一你们郎情妾意的,把人家怠慢了,回头我告诉成帝罚你们一个月不许见面!

    你说什么呢?你别忘了,你的把柄可在我手里哦!

    赵敏珍拱手道:

    大人,河西如今面临两处战事,小女子还是留下为好!当然,所部女兵可以归董夫人调遣!

    三娘你看,你还不高兴,人家也得愿意呀!你要是想马上返京,就必须听敏珍小姐的话!如何?

    夜三娘撅起嘴来拉着赵敏珍的手道:

    那!别那么小气嘛!送人家一回嘛!你不是镖师吗?回头我叫震天给你银子便是!

    赵敏珍一愣道:

    董夫人哪里话?既然大人执意要小女子出这趟差事,那小女子保证,尽快把夫人送去京师,然后尽快赶回来复命!

    那就说定了!不过敏珍小姐,你不用对三娘太客气,她为人荒唐过一阵子,所以路上你得好好看着她!

    你还说?敏珍呀,你过来,路上我告诉你一些大人的秘密!啊呵呵呵!

    我看到她们两个女人很快便凑到了一处,于是便偷偷溜走了。

    了了一桩心事后,我便挥笔,请方晋文老爷主持商团大会。本来打算在后天举行的文武官员大会上,论功行赏,可是由于两处战事耽搁,只好作罢,因此权作为河西路步入正途的一个象征。这时候一些路途远的官员已经陆续到了邯郸了,我一一见了他们,便留他们在府衙厢房住下了。不过意外的是,半夜的时候,我被从人叫醒,却是有一位官员从京城赶了过来。我一听是京城来的,便猜到是韩百文,于是来不及穿上外衣便跑了出去。结果见面一看,却不认识。那个人穿了蓝袍子,戴着黑纱帽,一见面便拱手道:

    见过大人!下官是户部员外郎郝正名,奉旨来河西检视财政,并协助大人整理河西税务和户籍!

    我一愣拱手道:

    哦有劳了!但不知新任的河西路监察使韩百文大人,是否与大人同行呢?

    他略微一愣道:

    据下官所知,韩大人进城之前接到了旨意,因此火急的赶到安阳了!

    什么?安阳如今有动乱迹象,本官已然多加查探,并安排了官军监视,是反贼纠合之地,韩大人此去,岂不危险?

    正是如此!旨意中要韩大人到安阳安抚百姓,并尽力剪除乱党,对六品以下官员有罢免之权。不过一路上听说,安阳那里从府衙到地方,似乎都反意明显,但是韩大人依旧执意奉旨,本官正是听到了这件事,所以才火急的来找大人商议!

    那韩百文去了多久了?

    大概半天以上。

    那好,本官自有计较。郝大人一路劳顿,便请到府衙厢房休息,明日本官自会助大人处理河西事务的!今日夜深,本官便不再客套了,请大人休息吧!

    说着我一拱手,他还礼后,接着道:

    对了,下官此来,还带了圣上一道旨意,请大人拆看!

    我马上低着头双手从他那里接了过去。那是一个黄娟的布口袋,用胶漆黏上了,在路上时是放在一个机关盒里的。我拆开口袋后,里面是一封信。于是我又拆开来,把信展开一看,里面却是董飞雪歪歪扭扭的字迹。她当初在沧州没写过几回字,我也是偶尔看过一次,不过这内容却是成帝的意思了。大意是夸赞了我在河西的功绩,但是对于我逼反了河西两家,胜的十分冒险一事,很不满意,要我检讨并多多学习。同时责问我为何在河西置了许多官吏,却不及时统计上报吏部,因此不日将派遣吏部尚书史大人做为钦差,到河西清查吏治,重新评估官员能力给予升降。不过对于平乱期间大有贡献的功臣,成帝要我与钦差好好研究,酌情给予封赏,协助钦差大臣把河西的情况稳固下来。最后,要我把玉章交给钦差,由钦差带回京中。看了一回,我心说,看来我这个假钦差做到头了,如今真的就要来了。不过看看纸的背面还有几行小字,却是一张纸写不下,所以写到后面了。我心说,怎么这么小气?后面的字我认出,却是成帝手笔,大意是,希望我继续在河西路呆一阵子,等河西稳固,四境没有战事了,再召我进京,还许给我一栋大宅子,就在新建的禁宫的旁边,地点是他和董飞雪亲自选的。

    我看后便拱手示意知道了,于是那郝正名便被仆役带了下去。于是我马上写了一纸文书,叫磁州赵无极马上派出人手,半路拦住韩百文,协助他处理安阳事务。我心想,有赵家大公子,和他手下精锐的三万人马,韩百文应该会没事的。于是我马上叫来快马,星夜送往磁州,并吩咐驿站,火速通知沿路的官驿,务要拦住韩百文,就说我要他先往磁州,与赵无极商议后再往安阳行事。看他们出去之后,我才放心的睡下,心里面便想着,如何把河西的情况,简要的汇报给史大人。

    第二天早上,赵敏珍和夜三娘带了五百女兵,走水路返京了,我送走了她们,并嘱咐沿路的水寨照应她们。这时候从河东有快马来报,称副都督孙力已然与沧州军马和平北王长孙梦龙会师了,他们如今把反贼包围在盐城外围,与城中的梁劲所部里外呼应,我军士气旺盛,副都督叫我不用担心。于是我马上传令,要夏侯杰和徐子明火速向沧州发粮草,支援整个沧州的官军作战。传令听后马上便跑了出去。

    下午,我在府中接到了夏侯大军前部徐世才的快报,他在报中称,前军目前距离黎阳不足两日路程,没有遇到困难,此去五十里开外,便是黎阳留守司的哨探范围了。出乎意料的是,他请求我马上调回先行官石勇。徐世才在报中列举了他在军中的几条不肖状:首先,做为六品武官,对上级不敬,对下属不严,纵容部署行军之中卸去铠甲,不戴头盔;其次,行军途中,几次未经请示,离队到乡间买酒买肉,于军前开怀畅饮,甚是无状!其三,对上官责骂不甚挂心,反欲与上官比武决胜,实在无理!如此乱纪不法之徒,请大人马上逐他出营,以正军纪!

    我看后一拍桌子,心说好个石勇,眼下吏部尚书便到河西,你如此行事,不单官职不保,反而会因违反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