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我暗地里放了向中全,希望可以在他身上找到其他线索,然而他却径直纵马去了安阳,于是我便认定,他与安阳作乱一事定有关联,当下放了他南行,一面知会了其他人等。于是我便放了鸽子,把这件事通知了方府的五爷方文中。其实他一直对那日失手被擒一事耿耿于怀,因此便怀疑中间有鬼,拿他的那帮人至今都没有下落,他知道那些人一定会对方家不利,因此这才请命要追查向中全一案。于是我出于多方面考虑,便指派他往饿鬼岭方向搜查取证,同时派了捕快衙役去帮助他。此刻他收了飞鸽传书,便马上带着捕快去追踪向中全了。

    快马很快便来到了安阳,只是却没有找到韩百文和赵无极,不过赵无极安插到城外的眼线,把快报收了,然后转进了城里。他们如今就住在安阳城里的欢喜楼中,那秦二小姐虽然没有摆出郡主的派头,却也尽显了富贵,因此一时间安阳来了一位富家小姐的事情,很快便传遍了安阳。

    安阳知府也姓聂,叫聂如水。不过他在河西做官十一载,从没如水过。这里本来是一个姓蒯的豪族的地盘,聂如水跟他家混了六七年。去年六月份,突然来了一群劫匪,杀死了蒯家八十几口,聂如水便趁势哄骗了他家年仅十岁的小女儿蒯月儿,夺了他家的产业。那起劫杀案至今未破,但是这里风传,是知府大人里通了山贼做下了案子。眼下安阳作乱的谣言四起,聂如水非但没有趁河西大定之时上表澄清,反而保持了沉默,并不执行河西路下达的任何指示,反意明显。可是如今还没有闹到据城起兵的地步,因此成帝听说之后,便希望派个亲信到安阳,稳住聂如水,从而把安阳的问题和平解决,因此他选择了性情耿直却不失冷静的韩百文。

    韩百文乔装入城之后,第一时间便从百姓口里听到了蒯家的案子。他是一个文官,因此便对此案极感兴趣。赵无极却不同,他对聂如水里通山贼一事不甚挂心,却四处打探安阳城中是否有外来的不明商客。因为在他想来,反贼既然意欲于官府合作起事,便定要在安阳留有耳目,以便约期入城举事。经他查证后,发现自从去年聂如水夺了蒯家产业之后,蒯家在城里的门面,便都纷纷换了伙计。这些伙计听口音不像河西人,看他们的动作和说话的声音,赵无极断定,那些人不是反贼便是隐匿起来的那伙作案的山贼,于是便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韩百文。

    聂如水听说欢喜楼来了一位大户小姐,还带了很多奇怪的仆从,并且似乎对去年的命案十分感兴趣。他早就接到线报,说京城来了一位大人,要到安阳来彻查自己,因此上面希望他在月内马上起事。可是他知道,安阳地处磁州和黎阳夹击的位置,北方的官道整齐平坦,卫戍府的骁骑营不到三日便可抵达这里。而磁州则是赵家军经营多年的大本营,有数万精锐。昨晚便接到了磁州密保,说赵无极率领主力向安阳方向运动,如今位置不明。黎阳方向暂时安全,但是一旦夏侯大军取胜回师过来,那安阳立成齑粉。他跑到了密室里,数着账册,点了点这些年经营下来的钱财,怎么查都不够用的,因此急忙招呼了刑捕头,要他派人密切监视欢喜楼里面的那些怪人,把他们的动向查明。然后自己便火急的乔装了从后门跑了出来,直接骑上马跑到了城东的药材铺。

    这一切却被赵无极看在眼中,他马上叫仆从回去通知韩百文有人监视,同时自己便偷偷的追踪了聂如水,也来到了药材铺。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聂如水进入铺子后便消失了。赵无极功夫虽然好,却还没有好到大白天可以潜入不被发现的地步。于是他四处看了看,发现这个铺子没有后门,也是用石墙堵住了后面。于是他猜测,这铺子里驻了一个联络点,聂如水便是从这里的密室中,与大人物进行商议的。等了大概半个多时辰,那聂如水便轻松的走了出来,上了马扬鞭回府衙了。赵无极很奇怪,莫非他们已经决定好了?于是马上便折回了欢喜楼。

    韩百文此刻却在城中高价的四处收取旧兵刃和几种名贵药材。因为他是个少年,又穿着仆从的衣服,所以大家都以为他是那个富家小姐的杂役。他对外宣称,他们一行走遍江北,就是为了给患病的老爷找些药材,以及一些可以镇邪的东西。他想了想,也就用旧的兵刃可以做辟邪之物,因此愿意出高价收取。但是,必须是用旧的,而且,必须是见过血的。当然他保证,绝对不会透露兵刃的来源,所以无论是绿林豪杰还是府衙官兵,都可以把兵刃拿来卖,得到的钱足够他们再买几把新的了。

    当然韩百文的本钱是秦二小姐出的,她自从收留了赵无极和韩百文之后,便变了一个人一样,整天待在屋子里不出来,晚上等他们办事回来,便凑过来合计,显得很殷勤。赵无极一直怀疑她,因为一般的王侯将相家,很少有女子懂武艺的,即使懂也不会很厉害。她们一般都是大家闺秀,日后不是与其他豪门联姻,便是想办法送进宫去。但是这个郡主却身手不凡,似乎在练习一门极其厉害的内功,她不过二十出头,却呼吸绵薄而不绝,这绝对不是江湖上的惯用技艺,似乎与中原武学也不大相同。不过她假装不会功夫,却总有意无意的显山露水,似乎并不是特别在意隐藏自己。所以赵无极只好暂时观望了。

    韩百文收了两日的刀和药材,花了近三千两,只得到了六十几把旧兵器,和三五样药草。那秦二小姐看了地上布满的篓子半天,便好奇道:

    韩大人,恕小女子见识浅薄。你搞了两日,花了本姑娘三千两,便是买了这许多废铜烂铁,和这点草药?你在搞什么花招呢?不是单单为了耍我吧?

    她歪着脑袋看着他,同时用眼角发现赵无极正盯着自己看,于是转过脸来,眯起眼睛笑道:

    还有你!你们在搞什么呢?不能告诉人家吗?

    她一下子眼睛睁的很大,赵无极发现她似乎故意在看着自己,于是便不去看她了。韩百文抱着胳膊道:

    你想想看,这里居然有六十几把见过血的兵刃,难道不奇怪吗?

    哈!我随便找把破刀,杀只鸡便可以换你的银子了,有什么奇怪的?

    她也抱着胳膊,撅着嘴依旧盯着那赵无极的脸看。韩百文接着道:

    你说的当然可能!不过这里面很可能会找到一些线索,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可以抓出反贼的踪迹来!

    你做梦吧?一堆破烂,怎么找线索?

    韩百文活动了筋骨道:

    查案缉凶,本官责无旁贷,当然有办法了!不过你们也得帮助我,不然我一个人做不完。

    赵无极好奇道:

    你想怎么做呢?

    韩百文拿出一把破刀来道:

    验这些兵刃!

    如何验?

    开水浇,闻味道!沾过人血的一定不一样!

    对呀!杀鸡杀猪的一闻便知,我们这些打仗习武的,对人血可是很敏感的。那我们马上开始验吧!

    还不行!这味道很轻,必须找几个鼻子特别灵验的!

    秦二小姐抱着胳膊道:

    喂喂喂!不就是想验看人血吗?你干嘛不用这个!

    说着她拿出一个小瓶子来。赵无极指着道:

    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我在苗疆收到的毒虫,专门食血为生。平时人家都喂它鸡血猪血,不过它最喜欢人血了,对人血十分敏感。只要把它放在一堆兵器中,它自然会附在杀过人的兵器上面。由于味道轻,所以鸡血猪血之类的兵刃不会吸引它的,在苗疆那里,都是用这个方法来查证凶器的,你们何不试试?

    韩百文吃惊道:

    你居然随身带了这种虫子?

    赵无极一脸的不解道:

    莫非你还带了其他虫子?

    结果秦二小姐微微一笑,便在桌子上摆出了六个小花瓶子道:

    这里面都是!每一种都用处不同!这个是......

    她刚要介绍,赵无极示意她不用说了,然后拱手道:

    郡主果然厉害!竟然擅长使用毒虫,赵某佩服!只是希望,还是小心为好,听说苗疆之术,使用不当会反受其害的!

    二小姐突然一抿嘴笑道:

    这算是关心人家吗?

    赵无极拱手道:

    只是提醒郡主罢了!我们还是试试看可不可行吧!

    于是大家把那些兵刃都收入几个大盆中,在盆的下面垫了白布,以防毒虫爬出来,身子太小而看不见。那二小姐便取出了一根银针来,打开了瓶子,把针放了进去。过了一会儿,那银针半部便发黑了,里面有一小只红红的虫子趴在针尖上,看的韩百文躲到了一旁,赵无极仔细看那虫子,却是黑色的脑袋,口中吐出些许黏液,似乎毒性异常猛烈。那二小姐便把虫子放入了一个盆子里。等了大概一炷香的功夫,那虫子便爬在了一把剑上面,于是二小姐取出剑来,把虫子又重新放了回去。直到那虫子在盆底伸懒腰不动弹了,便再次放到别的盆子里,如是再三。

    忙活了两个多时辰,总算是挑出了六把兵刃来。那是一把短刀,一柄断剑,和四把带有缺口的快刀。赵无极便取来了热水淋在上面,细细一闻,那四把快刀上面的血味却还新鲜。于是他摇摇头道:

    想不到,这虫子却还是很有用的!

    秦二小姐抱着胳膊道:

    赵无极,你什么意思?不相信我家的小红?

    小红?

    是呀!今天可是小红立功哦!你们可别忘了,明天买半斤新鲜血来,小红可不能白忙活一回哦!

    说着她收起了小瓶子,然后开心的上楼睡觉去了。赵无极抖了抖袖子道:

    我最讨厌虫子了!尤其是会吐黏液的那种!

    韩百文原地跺了跺脚道:

    那个东西不会自己跑出来吧?

    赵无极道:

    真没想到,这个郡主居然会苗疆的养蛊之术,咱们以后得小心了!

    韩百文道:

    她该不会也懂那些迷人心智的巫术吧!

    那都是胡乱传的,苗疆巫术没那么厉害!就是毒术厉害非常,尤其是蛊毒。这个郡主不一般,你我小心行事吧!对了,这些杀过人的兵刃都是哪里收来的?大人想必,是想用这种方式,最快的找出去年那件大案后,一直潜伏城中的山贼吧!

    韩百文摇摇头道:

    不是!我其实是想碰碰运气,反贼若是想起事,定然最先希望控制当地州府。可是这个聂知府是个贪官不假,但是要造反,他可没有那个本事!因此我就想,定然是反贼一直在胁迫他,所以他对朝廷一直采取沉默的态度,却又不马上行事。既然反贼敢于胁迫他,就定然在城内伏有人手。采用此种手段,定然都是绿林出身,那就定然杀过人。但凡造反,不论动机如何,实则是为了功名利禄,那么他们定然贪财。贪财就好办了,我如今重金收取兵刃,他们的头领自然不会上当,但是手下的人总有贪财的,只要有人私下卖了兵刃到我手里,我摸着这跟线索,说不定就可以查到那些反贼的据点,进而一网打尽!

    赵无极吃惊道:

    你想的竟然如此复杂?我却是理解不了了。不过听你之言,似乎也有道理。那么如今六件兵刃,你打算怎么去查呢?还有,那些草药是怎么回事?

    韩百文得意道:

    刚刚说了,既然是反贼有据点,定然是有些规模的。他们做为绿林人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