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我被许大人问成五十贯的盗贼,自然是下到了大牢里面,与其他盗匪关到了一处。因此那些惯盗和飞贼,都不停的问我犯了什么案子,如此年轻就犯了案,还有些人教我一些过堂的伎俩,搞的我整夜都睡不安稳。

    第二日,张李氏一案升堂审理,我作为人证旁听了。那张解元自然是百般抵赖,结果邹平出面指认,加上与周围的做买卖的人证词相合,那张解元自然是百口莫辩了,只得伏了法。最后许大人一拍惊堂木,判张解元秋后问斩,那邹平盗人财物,张李氏未死即遭凌辱,罪大恶极,虽然年幼却判了斩立决,当堂把邹平吓得昏死过去,我也惊的无法动弹了。于是那许县令下了文书,交付州里,只待州里回复便允行刑,于是邹平被押回大牢。然后,刘府盗马一案由于刘员外销案,已经不问,那许大人便拿价值五十贯的挂珠失窃一案来问我。

    当下许县令拍案问道:聂成海,如今你是交代那挂珠的下落,还是交付五十贯钱相抵?

    我仰起头道:不知挂珠下落,也无银钱相抵!

    岂有此理!想是不用大刑,你这小贼定当不说!左右,先打十五板,看他不说?

    慢着!我大哥在门外进来道:如今现有银钱五十贯相抵!

    哦?怎么可能?许县令道:你们家情况本县自然清楚,除非是典当了那挂珠,否则何来五十贯银钱?

    大哥道:我兄弟自然没有盗那挂珠,许大人一意孤行,我们只好自己筹来五十贯相抵了。

    哼!本县说过,他人代出一律不准!

    这是柳员外感谢我们陪他的小姐玩耍,赏赐与我们的,却是自家银钱了,如今是否可以开释?大哥问道。

    那你们是承认他偷盗挂珠了?许大人略笑道。

    怎么可能?我兄弟自然清白!大哥气愤道。

    如果清白,为何肯出五十贯银钱?许大人拍案道。

    大人!大哥生气道:不知大人究竟与我聂家有何冤仇,竟如此打击报复!前次咬死我兄弟盗走挂珠,后又扬言可以五十贯相抵,如今拿来银钱,又逼我兄弟认罪,难不成,这渤海县就没有王法了吗?

    住口!本县问案一向重证实据,你兄弟既已承认盗马,且盗马细节无不一一相符,那挂珠本属失马之物,一并处理,有何不妥?马即寻得,挂珠不见,又如何不是他自己没下?聂成云,你既然饱读诗书,难道连这么点事情都想不通吗?本县如果破了一桩盗案,还要将每一样丢失的宝物都另外立案处理,那其他案子就不用过问了,也不用谈什么执法了!你若不送来这银钱,这案子倒是无头之案,如今既然肯出五十贯银钱,定是他偷的无疑!说着他一拍惊堂木道,聂成海,本县依律,断你一个盗窃之罪,与盗马之罪并处,念你年幼,判你责仗三十,流刑五年,发配沧州!

    大人,实在冤枉啊!我喊道。大哥气愤非常,直直的看着那个许县令。许县令略微一看,也不多说,道:退堂!然后就转身进后堂了。大哥回头咬牙看着我道:你自己惹下的祸事,本不怨人,不想却遭宵小之辈报复,是大哥的错!你放心兄弟,这个梁子结下了,大哥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说着就拿着五十贯钱走了。我于是被衙役拉出衙门,当街扒下裤子,搞我一个透亮,然后竹子片雨点般落下,我起初还感觉通透,后来就如泥巴一般,当下就昏死过去,被拖到了大牢里。

    狱卒们都议论纷纷,几个飞贼也聚过来看我,我被他们用水弄醒后,他们就在一旁叹息。一个飞贼道:有道是,惹谁也别惹做官的,你看,你小子流年不利,昨个儿还是人证,翻脸间就变成人犯了。如今牢里面都传开了,听说你们家得罪过许县令,没断你替邹平和张解元断头都是网开一面了,你小子要恨就恨自己命不好!另一个道:我听说,按咱们大新的律条,就没有十二岁会被判流配的,应该是刑役减半,由你父亲代受才是,如何就直接打了你三十板,还要刺面发配?旁边喂我水的道:刺面以后让这个孩子怎么做人呢?再说,发配到沧州,听说那里的犯人十个最多有两个能够平安回来的,这也太阴损了!另外几个飞贼道:等咱们兄弟出去了,一定去那姓许的家里光顾光顾,爷们儿们倒要看看,他许大人是否是个清官?放心兄弟,一定替你出这口恶气!我趴在那里,眼睛中满是泪水,其实并不怨恨旁人,只是那三十板实在厉害,打的我是口不能言,只能趴住不动。

    当晚哥哥自然是陪父母来看了我,他们都很伤心。不过我略笑笑,努力的说道:不论如何,总是得了五十贯银钱……那大哥,就可以考秀才了……说不定,等我服刑回来,大哥……大哥已经中举了,甚至金榜题名!大哥拉着我的手道:兄弟对不起!大哥我问过师爷了,师爷告诉我说,这个案子既可以断有罪,也可以断无罪,都是县老爷一人做主。如今即使告到州里,也没有回旋的余地。说着他眼中隐隐有泪痕。接着他道:放心兄弟,大哥目前虽然无力帮你,但是,许县令这个事,大哥日后必定计较!你……你放心养伤吧!家里就不用担心了……这银子……说着他取出一个小布包来道:不多,但我听说如果不使些银子,一路上会遇到很多麻烦,所以你带上吧!旁边的飞贼们都劝我留下,但是我推掉了道:大哥比我更需要银子,只要大哥中秀才,举人,甚至高中,到时候一定可以光耀门楣,到时候给我出气也就有望了!大哥,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大哥握着我的手道:放心兄弟!大哥绝不会让你失望!于是我们又说了些许话,就分别了。

    之后许县令就不再许其他人来看我了。我在牢里挺了半个月,屁股的伤刚刚愈合,就被衙门提出来,急着送我去沧州了。不过万幸,念我年幼,师爷力保之下才没有在我脸上刺字。于是我就被两个衙役,推搡着,戴上手铐和脚镣,并准许我不用戴枷,离开县府,望沧州而去。大路口上,大哥还有我的几个兄弟都来看我,他们哭的自然是泣不成声。柳家小姐也央着来看我,她还送了我一个小手帕包裹的十锭银子,原来她父亲看我可怜,便托付管家前来送给我的,并且告诉我说,会资助我大哥读书,叫我放心。我心下感激不已,于是嘱咐几个弟兄,以后不要再找刘员外和柳员外家的麻烦,同时将那十两银子交给了他们,要他们好生找些正经事做,他们起初不肯,但我执意如此,也只好接受。于是我拱手道:五年以后回来,一定要让我刮目相看!于是兄弟们都点头。马大憨哭着道:都怪那个张解元!他要是不杀人,怎么会连累大哥!偷东西固然不好,杀人更不好!呜呜呜!于是小二子和四娃子就纷纷的劝他。

    我把大哥拉到一旁道:大哥,我知道你平日里不爱与这些穷苦孩子们一同玩乐,但是如今既然弟弟我远走沧州,大哥你除了平日读书以外,也要帮弟弟我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