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一个黑衣人突然到访,送了我们十两大银,还有一包肉和金创药。于是我道:这个人居然知道我受伤,一定刚刚在大帐附近查探。他明知我们是两个人,却只送了这么半斤来的肉,看样子应该事前准备不足,原本是准备自己吃的,见我有伤便与金创药索性一起留了下来。银子想来也是一时之兴留下的。嗯,看来这个人一定是为了其他的事来的,不过不明白的是,为何屡次想帮我,我又未曾帮助过他,甚至未曾见过他,奇了……我略有所思。这时候韩百文道:有了金创药,你的伤就会很快恢复了,我就不用担心了!我给你敷上!说着就帮我把药敷上了。

    于是我们一起分食了那些肉,我与他讲了一些儿时趣事,他自然很羡慕那种无拘无束的生活,于是我又从他那里听来些他父母亲的一些事,似乎说的都跟当朝的宰相有关。于是我带着他发狠,告诉他说,只要心里面打定主意,早晚报那一箭之仇,日子就会过的很快,而且也不会觉得无聊,每天让那个老家伙在自己脑子里死一千回,就当做是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于是他很开心的接受了。结果黑夜中一个人偷偷的笑了起来,尽管声音小,还是被我们听到了。

    于是楚天雄就从阴影中闪出,看见我道:你小子还是这么阴损,既然你心中那么不安分,干嘛不答应跟我走呢?我道:跟你走就成了草寇了,如何答应?我可是正经人家的小孩子,以后还要跟我哥一样,考取个功名呢!楚天雄抱着胳膊道:别做梦了!用不了几个月他们就得想办法要你死了,你还做大头梦!我惊道:我又没有得罪他们太深,如何要我性命?又是你胡说八道吧?怎么能说是又呢?我可曾欺骗过你呢?楚天雄无辜道。接着他伸过来脸道: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那两个兵送你过来,特意告诉那个姓梁的,要他好好看鉴你!韩百文道:那不就是说要关照兄弟吗?你懂什么?楚天雄道,如果真的关照,只要递个眼色一封书信就可以了。我打听过了,上一个被说特意照顾的,来到这里不到一个月就暴毙了!啊!我和韩百文都大吃一惊。

    于是楚天雄道:我话可是说到这儿了,你要走,就是今夜。不然就下次你伤好了再走,否则继续留下来就是死路一条!你想清楚!我道:你怎么还不死心呢?老实说,我又不认识你,怎么会无端的就答应跟你走呢?楚天雄摇着头道: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这么死板呢!我道:你不告诉我非走不可的理由,我就不走!他马上掐腰道:刚刚说的那件事还不算理由吗?我道:那只是你凭空臆断罢了,如何采信?你!你真是比你爹有过之而无不及!真是顽固!他气愤道。怎么,你认识我爹?我吃惊道。这个……他自觉失言,于是捂了下嘴,突然低声道:有人来了!下次再说!向后一翻身就出了草棚,然后纵身跳了几下就消失在夜色之内。

    韩百文吃惊道:这个是什么人?好厉害的样子!我道:一个飞贼,之前还杀了两个衙役呢!杀……杀人?他害怕道。嗯,所以身份很可疑,似乎总想把我带走,却又没有用强,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我躺下道。韩百文小心的把一张破旧的被子盖在我身上,自己就抱着胳膊团在那里躺在我边上。我道:你干嘛把自己的被子给我盖呢?他道:你受了伤,最好不要见风。我这破被子太小,也只够盖你身上的那些伤的。明个儿我去跟管营讨副新的被褥,今晚你将就一下吧!说着他闭上了眼睛就睡着了。我也合上了眼睛,想起了家里的大哥和父母亲,不免伤感,两行热泪便流了下来。

    于是我和韩百文就开始轮流的负责给千户养马和服侍他的起居,一连就是一个月有余,虽然平时打骂不断,却也落个清闲。尤其那姓梁的吃醉酒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悠闲的在营里面玩,跟一些落难的案犯们打听些新奇的事情来,也算日子好过些。那个楚天雄没有再找过我,我想他大概是离开沧州了。又过了些日子,那个都督亲自到工部营地来视察,发现那个梁总兵刚好喝醉了酒,而我正好跟韩百文在大帐附近跟他的马玩耍,于是他生气的一拂袖子就走了。

    回到府上后,都督马上来到书房,摒退下人,自己把案子下面的格子里锁住的一封信拿了出来,然后取出信件展开,又仔细读了读,当下点头,便把信又放了回去,攥紧了拳头在桌子上一砸,大叫来人,请出魏三。于是那个魏三腰里缠着白布便走了进来,见都督一行礼。都督道:你到工部营地给我办件事,要干净利落!魏三道:大人放心,请问要小人办的是什么事呢?都督道:听说明天早上,工部营那里要给塔楼上顶,千户大人自然非去不可,到时候如此如此,你可明白?魏三愣了一下后道:小人明白!都督道:办成自然有二百两赏银,如今先给你这五十两,拿去准备一下吧!魏三马上从桌子上取下口袋道:小人这就去,请大人静候佳音!说着就退了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千户就玩了命的发脾气,把我和韩百文打的够呛。然后我们伺候大人上了马,我在前面牵着马,韩百文在旁边顶着一个篮子。那梁千户就大模大样的坐在马上,拿着鞭子,不时的从篮子里取些酒肉来吃,摇摇晃晃的,骑到了营东面,早就等着千户到来的那些出苦力的案犯们,便开始使劲儿的摇起那机械来,把那数千斤的顶子吊起来,等候大人令下便上到塔楼之上。下面的兵丁看到大人来到,马上闪出路来,管营拱手道:大人,如今准备妥当了,就等大人令下!梁千户马上道:那还磨蹭什么?赶紧弄吧!管营回身道:大人有令,上顶!说着,所有人都仰头来看。这时候一只箭从树林中直接射向了韩百文,我眼尖发现,一挥手拿在手中,却挡不住力道,只是改变了方向,那箭就一下子扎进了千户的马身上,那马大叫一声扬起蹄子就跑走了,把千户直接摔在了地上。

    梁千户起身就给我一个嘴巴道:娘的!怎么看的马?话尤未尽,又一只射向了韩百文,梁千户朦胧着眼用马鞭一挥,那箭就落地扎到了泥里。韩百文才发现,这时营兵看到后就纷纷冲了过去。千户回头看看韩百文一眼,然后一挥袖子道:回大帐!然后就走在了前面。管营吃惊不小,那些案犯都看着他,于是他回头道:今个儿不上顶了,都干别的去吧!也小心的跑过去跟在了千户的后面。

    进了大帐,千户回头看看我骂道:你他娘还跟着干嘛?还不找马去!丢了以后老子就骑你!说着鞭子一挥我马上就抱头鼠窜了。韩百文小心的站到下面,管营道:大人,如今这顶还……梁千户骂道哦:老子说上顶就是上顶了,你也跑过来做个鸟甚?管营只好低头走了出去。这时候千户一伸手道:酒呢?韩百文马上从篮子里取出一壶酒递了过去。千户打开壶盖子喝了一大口,然后用一双眼不住的看着他道:你家当真得罪了本朝宰辅?韩百文略一点头。千户吐口气,摇摇头道:你以后就去营门口站岗去吧!说着往椅子上一倒,手一挥道:滚吧!韩百文只得放下篮子走出了大帐。

    这时我正在满营里找千户大人的马。那马护痛,跑了不知道多少圈,我好容易才在塔楼附近拉住它。这时候正好案犯们在管营的指挥下开始上顶了,那数千斤石顶被高高吊起,正要挪到塔楼顶上。这时我拉住了马正从下面经过,管营看到后叫我道:小子!快过!小心上面!我刚要抬头看去,那石顶上的绳子突然断开,整个就拍了下来!我只听管营喊道:快跑!却来不及动弹,只觉脑后有风,噗的一声,足下一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