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公孙亮与那城外方家的小姐彩云订婚一事,不到半个月便在沧州城传开了。几个军营的千户听说了都吃惊不小,尤其是那梁千户。梁千户一听说他手下有一个什长竟然博取了沧州第一美人的芳心,当下生气的喝了几坛子的酒,然后就跑到公孙亮的营房去闹事了。一推开门帘,公孙亮正坐在当中擦那张弓,见千户一身酒气的冲进来吓了一大跳,刚要起身,那千户一步跨过来,一把夺过那张弓在手,咔嚓一声就折为两段!

    这下可恼了公孙亮,这弓乃是他父亲从征几十年的随身之物,如今竟然被人无端折断,当下攥起拳头来,照着千户的面门就捶了下去。附近的兵丁马上上来拉他,却哪里拉的动?梁千户也不是吃干饭的,两个大汉就在营房中打到了外面,惹的满营官兵和案犯都来看热闹。我和韩百文听说公孙大哥与千户冲突了,都吓了半死,马上跑过去拉架。一路上就听说,沧州城里的男女老幼皆知,那梁千户从方彩云十四岁开始,就不断的找那些打算提亲的人的麻烦,女方又看不上自己,就是一个劲儿的赶走那些求亲的人,不论达官显贵还是市井无赖,一律都近不了那方彩云的身。如今那公孙亮居然连婚期都定了,梁千户岂能罢休?我和韩百文心想,论功夫,大哥固然不会吃亏,但是打伤了朝廷五品的千户,可是要吃官司的!于是就加紧了步伐。

    那梁千户虽说吃醉了酒,却是力大无比,任凭公孙亮拳头如何击来,总能一只手化解。不过由于公孙亮功夫在他之上,所以只有招架之力,无法还手。周围那些平日受气的兵丁和案犯就一个劲儿给公孙亮加油,还有人嘲笑说,堂堂一个千户,居然打不过一个什长!这下恼了千户,他就地向后翻滚,从一个兵丁手中夺走一杆枪来握在手中。公孙亮一看就从身后的兄弟手里抽出了朴刀,竟然用刀来对付长枪。梁千户马上挺枪来刺,公孙亮略一闪身躲过,千户枪头一点,公孙亮手中刀向上方一顶同时一脚踢到枪杆上,咔嚓一声断开两截,梁千户只留短棍在手,众人大声叫好!梁千户马上掷出短棍,公孙亮用刀锋一接劈开两半,于是梁千户跟进一脚踢过来,公孙亮略一后仰躲过,抬起左腿踢到了千户的屁股上,于是他哎呀一声跌倒在地。

    我和韩百文赶到,正看见千户被打翻在地,韩百文拍手道:大哥好棒!我一拉他衣襟,然后跑过去拉住公孙亮道:大哥算了吧!他尤自怒气未消。正在这时,人丛中一人跳起,用刀劈向了韩百文的脑袋,梁千户抓过来邻近兵手里的朴刀刚刚爬起,看的真切,一挥手就掷了过去。那个人空中用刀一挡,那刀反弹回来,千户跃起抓住,落地后那些人都跑开了让出了那个杀手,千户操刀在手又一跳道:娘的!敢在老子面前行凶杀人!那人忙举刀来挡,千户马上-将刀抡的如雪片般,众人都看傻了!韩百文早被公孙亮抓在手里,我不顾背疼也凑到近前。

    梁千户此番败于公孙亮之手,自然怒气十足,那杀手马上就不支了。公孙亮叫道:千户留情!请留活口!话未说完,咔嚓一声,那杀手手中刀竟被千户一个下劈斩断。接着千户一脚踢到那人胸口,那人就直直飞出去有三丈远。众人跑过去一看,口中鲜血涌出,当时便死了。公孙亮把刀一扔在地道:唉!这回又不知道是谁所为!梁千户手刃了那杀手之后,斜着眼看那公孙亮道:好小子,你既然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还留在我这营里做甚?还不快滚!说着也丢下刀就背着手走了。众人吃惊道,莫不是要除了公孙亮的军籍?那就是再也不能当兵了!公孙亮呆了半响,苦笑道:既然爹的弓也断了,也罢!不顾我和韩百文的劝阻,就自己大步离营了。

    过了大概三天,都督府突然来人,请梁千户去吃酒。那梁千户略微看了一眼帖子,就叫他们回复了。于是他摸着鞭子道:去把那两个小崽子叫过来!卫兵一听,想是韩百文和我了,于是就跑到大门口,把我们两个叫醒了带了过去。一进大帐,那个梁千户就把其他兵轰出去了。接着他拿出一份请柬来摔到桌子上道:都督府来请,我自然非去不可。但是却特意要你们相随,想是别有用心了。我和韩百文一听吃了一惊,但是我知道,那个都督想杀了我,因此我跪下道:大人!前次杀我的人已经明说了,是都督派来的,我要是去了,肯定死路一条!韩百文一听吃惊不小。

    梁千户略笑道:你们两个小崽子,这阵子给老子惹的事实在是不少,老子一直想找机会整治你们一下!我和韩百文面面相觑,流汗不止。梁千户道:你们听着,那个姓公孙的,私自离营,下落不明。依本千户推断,定然是去找那方彩云亲热了,这件事不能饶恕!我和韩百文又不免偷笑。他拍案道:每每想起无不气煞人也!你们去!老子要你们去偷袭那个姓公孙的,最好让他掉粪坑里!办成了老子这里有赏!办不成就不用回来了!滚!说着鞭子一挥,我和韩百文互相看了一眼就一溜烟跑了。于是千户走出大帐道:我们赴宴去吧!于是就离开了大营。

    却说一路上我和韩百文商议,想来大哥确是在方家了。于是我们直接找到了城西,果然看到有个树林,对面确实有一个大宅院,写着方府二字。不过此刻却是另一番景象,问口有许多人都在排队送礼。我们好奇的就凑过去问,结果那些人道,听说那个姓公孙的被除了军籍,那就根本没有机会配上方小姐了,所以那些士大夫还有财主家就都来提亲了。不过女方并不见客,因此苦等了一上午了。我和韩百文心想,大概是与大哥在后堂吧!于是我们跑到后门,发现那里也有不少人,拍门也不见回应,我心想,大哥是个铁血汉子,这么多人上门打扰自己的未婚妻,如何不出面呢?想来事有蹊跷。于是我偷偷到树林里采些树枝和木棍,想做一个软梯,结果意外发现了那边的一个土坑,边上还有些足迹和翻出来的新土。韩百文问道:是不是谁在这里藏了什么,然后又挖走了?我心里不是很踏实,于是又四处张望,结果附近的林子里涌出来两个衙役,后面走出来一个捕头,道:你们鬼鬼祟祟却是为何?

    我拱手道:奉了千户大人之令来找公孙亮,不想这方家无法入内,所以想做个软梯,不想却发现一个土坑,因此四处看看是怎么回事!那个捕头道:就是说,你们认识公孙亮了?我道:不错!是一个营的士兵。他笑道:那就跟我们走吧!他吃了官司,你们也好做个见证!我一听吓了一跳。结果后面跑过来一个衙役道:大哥!发现物证!捕头看了看那个包裹道:物证人证都有,可以回去交差了!说着我和韩百文就被他们带进了沧州知府秦风的大堂上。

    这个秦风听说是个两榜进士,颇有才华,可是久久没有受到重用,最后巴结了谢天光才做上沧州知府的位置。为了报答谢宰相,他横征暴敛,收受贿赂,官声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当下公孙亮被指控于半个多月前,在树林中射杀了一名无名男子,证据是一个樵夫不小心在林中找到的半张破布,并在附近的地中挖出了一个人的尸体。附近都知道方家没有这样的男丁,也没有这样的人做凶手,所以自然怀疑到最近出现的营兵出身的女婿公孙亮的身上。

    方彩云自然是急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