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那成帝果然如我所料,早年酒色太重以致伤动了元气,如今小小年纪大有追随其兄的危险。所幸得到了南阳名医叶子文的诊治,却得知已经仅剩不足四年寿命了。为此,成帝才发愁起来,因为他对后宫的那些奸臣们挑选的佳丽们实在是拿不出半点兴趣,最后就落了一个总欺负宫女的恶名来。然而多年以来,多方渠道却不曾育得一子,加之年幼体弱的襄阳王年前离世,止留有一个一岁来大的双胞兄妹做为后嗣,由娘娘自己抚养。如此一来,尚留在人间的太祖本家一脉,就只剩那两个小娃,成帝自己,已经出阁的杨明公主,和那个传说中失落的太子了。当初接到线报,说太子可能出现在沧州,因此为了本家保有香火,成帝不惜亲率八千御林军,千里迢迢赶到了这里。

    成帝垂泪道:想我大哥辛辛苦苦浴血拼杀,终于为我李家拼来那大好的江山,如今未曾传递给子辈,便有了断续的危险,真是天意弄人!如今既没有本事收拾这一众妖孽,自己还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如果找不到失落的太子,那这天下很快就要分崩离析了!我如今不顾一切,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了这里,你们这些好汉们,可否愿意帮助于我呢?在下实在不敢说请字,但诸位都是明理之士,如果我一朝归天而去,而京城中又没有一个适当的继承人选,这天下……

    韩百文道:你何必说这许多?你自说自话,我们岂能轻易便信!公孙亮道:兄弟差矣!他有什么理由要在此与我等纠缠呢?为兄倒觉得他说的不无道理。韩百文道:他不过是想假借咱们兄弟之手,帮他找出眼中钉罢了,我们却如何上当?成帝低头不语。方彩云不敢说话,便看着公孙亮,公孙亮道:总之,即便陛下有苦难言,然而事关皇室斗争,我等草民实在不便插手,更何况那太子一说本属谣传,我们几个如何帮得了什么忙呢?

    成帝咳了一下默然道:朕派往十六个州府的密探,均无所获,止有沧州的探子查到线索,然而立即中断。这岂不惹人怀疑?朕相信,刘侍卫定然在沧州查到了什么,从而被杀,想来那叛军也在找太子,一定是那些人干的。但是如果太子加入叛军,则天下动荡不宁,朕虽念及骨肉亲情,却也不能拱手把社稷送与乱臣贼子。因此一定要在叛军前面,找到太子不可。说着他拿起酒杯又喝了一杯道:不知道马将军可否查到了什么,希望他早日回报!

    于是我们几个就沉默不语了。我见气氛尴尬,于是拱手问道: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道李兄您当年受了韩兄弟之父的侮辱之后,却为何没有第一时间报复于他呢?成帝愣了下摸着头道:哦,你说的倒是一件汗颜的事情。因为那日酒后失德,大哥也斥责了我。我那时虽然一时气氛,不过后来登基后苦于应付那些乱党,也就无暇想起此事了。后来他居然主动联系我,还要约定面谈,由此便是那次的祸端了。不过那个谢天光倒是安分了几年,如今,我看他就快憋不住了,我再找不到太子,恐怕不是死在暴民之手,就是死在他姓谢的手里!

    我摇摇头,然后好奇道:既然你十五岁登基,那想来九岁以前,也是如我等一般,在乡野之中长大了?公孙亮道:哦,兄弟误会了,本朝先祖乃是前朝的大司马,因此陛下从小长在京中,自然不像我等一般了。成帝道:公孙老弟所言极是,在下确是未曾过过一日贫苦的日子,因此不敢说知道民间疾苦。但是也少不得在军中随大哥征战四方,因此也不是如你们眼中那般庙堂高坐不问下情。方彩云道:咳!如今能与陛下共同谈论些前身往事,我们已经感到很是荣宠了!如今就不要再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既然陛下有缘到此,不妨见一见我们那满两个月的孩子吧!说着便起身下楼去了。

    成帝此时已然有醉意,心中高兴道:其实今日能与几位这么特别的朋友一起,一吐胸中不快,实在痛快!他日朕回到京中,一定重重有赏!

    韩百文不屑道:我与你可不是朋友。而且我估计,你的赏赐未到,大概自己就死在奸人手里了,这空头的奖赏,还是你自己留下吧!成帝略笑道:你爹辱我之时,我便想,他日若掌了实权,必先取其首级!然而今天,你我对面而坐,你如此薄待于我,我却胸中异常舒畅,岂不怪哉?韩百文道:那是你做了亏心事,当不得别人的正义直言!成帝道:不错!他日朕若取了实权,定拜你为御史,早晚前来辱骂于朕,朕亦将一日三省吾身,检讨过往的所作所为!韩百文摇摇头心想,这个成帝大概疯了吧?

    公孙亮起身拱手道:我看不若,陛下今日便在寒舍休息吧!成帝摆手道:岂可麻烦老弟?朕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只是……说话间,大门被推开,一个人捂着胸口跑进来道:大事不好了!马将军被通判府抓走了!成帝站起来道:岂有此理!朕的大将,谁人敢抓!那侍卫跪下道:陛下,末将打探过,那个通判姓郑,是个出了名的糊涂虫。马将军当时追查刘总管的下落,掘开了墓地,结果被邻人举报,通判府就来了几个人,强拉硬拽的要马将军前去问话。成帝道:马将军有朕的手令,难道他竟然没有用吗?

    不是的,将军给他们看了。结果那些衙役说,在沧州府牌子不好使,除非有知府大人的手谕,否则通天本领的人也得认罪伏法!因此不容末将解释,末将便与那些衙役起了冲突,马将军不想事情扩大,便跟他们走了,因此末将前来求救!

    岂有此理!好个秦风,朕本不欲立即办你,你却屡次与朕做对!成帝回头看那侍卫道:给御林军发讯号,马上进入城中护驾!我倒要看看那通判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听命于一个知府,头前带路!侍卫下拜道:遵旨!于是成帝怒气冲天的就带着侍卫出去了。

    公孙亮道:那个李天成一旦生气起来,就十足像个皇帝了!韩百文道:这恐怕才是他的真实面目!公孙亮道:如今他大怒而去,还叫了禁军,想来是要表明身份了,如此一来恐怕那郑通判有难,我们还是去看看吧!方彩云才出来,公孙亮道:陛下已经走了,你在家里看着朔儿,我们去救那郑通判!方彩云点头道:刚刚酒桌之上,一切不可当真,见驾之后要小心行事!公孙亮应允,于是我们兄弟几个马上就跑去通判府了。

    此时那成帝与两名侍卫直接就来到通判府门口,那两名侍卫就一脚把守门的衙役踢开,与成帝闯了进去。此刻郑通判早已升堂,那马将军便于堂下站立。

    按大新的律例,但凡案件,由县府州府逐级审理通过后,最后都要经通判批示才可定罪,案犯才可服刑。刑事案件一般要由通判府定期递交刑部备案。若遇重大案情,通判府有权过问,并且州府和通判府共同批示的案件,才可以判处极刑。因此通判既可以定人死罪,又可以从州府手里强行过问哪怕是铁证如山的案件,所以权力很大。由于州府通判的上官是京中的大理寺案察司,因此尽管那郑通判官低半级,但在成帝眼里,他居然听命于一个知府,实在是昏庸之至。

    却说那郑通判由于久未审案,一时间也记不起堂审规矩了。当下就扬手问道:你是何人?因何故挖人坟墓?本朝律典明文,盗墓者死,看你并不像个市井之徒,莫非你当真不知么?马将军拱手道:本官乃御前三品指挥使马宏远,至于为何盗墓,呵呵,他略微一笑昂头挺胸道:咱内禁卫办事,何人敢问?凭你区区一个州府判官,也想知道!也不摸清楚,自己有几颗脑袋!旁边小六捕头一惊,那郑通判招手道:小六子,你来下!小六马上跑上前去。

    郑通判小声道:怎么回事?怎么抓来一个禁卫的人?小六拱手道:小人不知!人是周仁和那班弟兄拿来的,小人也是刚刚知道!郑通判一愣道:本官要你何用?这三班衙役哪个不是你的人,如何敢说不知?小六道:大人你这不明知故问吗?那周仁乃是秦知府的女婿,哪里把小人放在眼里?郑通判摇摇头道:周仁呢?周仁何在?旁边衙役道:周大哥交了差就和几个兄弟吃酒去了!

    马宏远笑道:堂堂一个通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