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那作乱的杜千户被梁千户只手从城头扔下,当场摔了一个肝脑涂地。于是其他兵都放下了武器,郑天白便叫兵打开了城门,于是御林军马上护着成帝进了沧州城。大门刚刚关上,叛军的先锋马队已至,郑天白马上叫都尉传令四门紧闭,其余兵将登城固守。马宏远也指派御林军分驻四门。

    成帝入城逃了性命,当下心中不免感激不已,于是叫来那梁劲问话,结果梁劲马上便汇报了沧州府守备马军统领肖亮反逆,三万大军尽皆作乱,已经与黑风山合作一处了。当下成帝大怒,无奈城中没有叛军老小,无法严惩于他。于是成帝要那梁劲暂代沧州府守备大都督一职,负责城池守备,郑天白负责管理城中百姓,并解决粮草问题。韩百文如今也换了执事,昨夜被杀的官员实在不少,因此他只好临时充了守备指挥使和通判一职,协助梁劲守备城池,还要负责城内的治安,当然御林军还是得帮助他才行。一时间沧州城内草木皆兵起来。这时城下的马队开始叫阵了,马宏远请缨杀敌,但成帝不许。于是王富在城头上送了他们一箭,射死了骂战的敌将,于是敌兵便退了。

    话说此时公孙亮的马车离开了沧州城有三十多里,遥望那边旌旗遍布,想来是敌军围城了。于是他在车上思考许久道:彩云,如今沧州突然被围,定然缺少粮米和人手,看这架势,敌人少说也有七万上下。方彩云在车内道:夫君如何打算呢?公孙亮道:此去六十里,就是盐城,那里虽然是个小城,但做为中原向幽州输送粮米的要冲,少说也可以借出七八千人马来,加上那里定然保有足可支用的粮米,若是可以将军马和粮米送入城中,大概可以让沧州城多坚持一段时间!彩云道:我们都是些寻常百姓,如何借的出人马来?公孙亮道:我也正发愁这件事呢。

    说话间,就听到远方沧州城那边鼓角齐鸣,想是叛军攻城了。公孙亮道:不管了!反正离得不远,那盐城的守将无论如何也得听我的!说着便使劲儿赶动了马车,任凭那车子如何摇晃,公孙朔都安睡母亲怀抱,方彩云道:看来我家朔儿,注定要戎马一生了,唉!

    马车赶了一整天,到了傍晚,由于公孙亮心急如焚,因此便赶到了盐城。此刻盐城已经探得叛军出动,意图攻打沧州了,此刻正在大帐商议。公孙亮的马车刚刚来到城下,就被卫士扣押了,因为他们发现公孙亮的手中有武器。不过公孙亮有身份文书,因此那些兵不敢怠慢,便将这件事报告给了守城指挥使。那人一看笑道:却是名将之后!于是便下城来见他,结果公孙亮着急道:沧州如今被攻打甚急,急需援助!那将道:没有上官指示,没有人有权调动兵马,虽然我们也知道了叛军的动向,然而平东王府还未有回复,故而不能擅自出兵!

    方彩云在车内道:即使圣上被围,你们也不会出手援助了?那将一惊道:嫂夫人玩笑了!公孙亮示意不要声张,结果方彩云道:如今圣上身边仅有八千御林军护卫,叛军超过七万,你们盐城离沧州城不过百里,如若不救,岂不是有通敌叛国之嫌?那将流汗道:果真是圣上被围?附近的小兵道:启禀将军,昨天是有哨马报告说,发现了御林军出现在沧州附近……那将一听道:何不早报?那兵道:我等皆以为大人们已知,故而未报!那将摇摇头道:如果情况属实,不救便是灭九族的大罪!要是不是,擅自调动大军也难逃一死。不过若是立下战功,或可将功补过,嗯……待我与众将商议之后再做定夺!于是几个兵安排他们住进馆驿。公孙亮急的团团转,连饭也吃不下了。看见自己的丈夫如此模样,方彩云只好默默的垂泪。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听到街上人马攒动。公孙亮一拍手道:好极!叔叔和两个兄弟有救了!说着就推开门,正好那将走过来拱手道:公孙兄,我们商议过了,还是得救!总不能眼看那些草寇攻打城池不顾,不然我们这些习武的,还有何颜面敢食朝廷俸禄?如今我调了副将率一万人马,押着三十万石粮草,一定送进城去,兄台请放心吧!公孙亮道:好!那就好……于是那将便走了。公孙亮遥看那些人马一会儿,就把门关上了。然后来到桌子前一坐,刚刚端起碗来,却看见那方彩云在一旁泪光连连。于是公孙亮马上走过去道:怎么了?

    方彩云道:我知道你是一员虎将,早晚还是要上阵杀敌的……可是人家……公孙亮道:你放心,我不会扔下你们的,咱们吃了饭,明早就出发去南阳,找你公公婆婆去,好吗?方彩云看着他关切的样子低头道:就因为我,你就要埋没自己的才华,为妻实在心里……公孙亮道:是我自己无心军旅了,于你何干呢?方彩云道:本来当初人家是想要跟你好好过一段舒服的日子,然后就支持你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是结婚一年多以来,你一直对人家那么体贴,所以我就……公孙亮道:你想多了,我自己有自己的打算,就算不是为了咱们两个,也要为朔儿着想不是吗?赶快吃饭吧!于是他哄了爱妻一起用了饭,就吹灯睡了。

    刚刚躺下,门外打门,公孙亮跳起走过去道:谁?问外道:公孙公子,将军大人有请!公孙亮道:我知道了!于是便穿上了衣服,方彩云明明醒着却装着不知道,待夫君出去了,就自己坐在那里看着小孩儿睡觉了。

    公孙亮火急赶到城头,就看守城大将端坐在那里,指着城下道:公孙兄,那贼人如此猖狂,居然敢挥军攻打重镇要塞!公孙亮道:援兵已然出发了吗?大将道:如今敌人现在眼下,如何运出?恐怕不击退这些狂徒,便无法分身救援!公孙亮道:大概敌人也想到了盐城会出兵,因此来切断通道!那将道:可惜敌人凶狠,你看,那个身穿乌黑铠甲,头戴牛角兽盔的人,便是敌人的前锋。本将唯恐敌军攻城,便派了两员骁将出战,皆是不敌,弄的一死一伤,严重伤了士气,本将身负守城大任,不能轻易下城,如今这盐城里,可以与之匹敌的,就只有左龙武卫大将军的公子您了!公孙亮一愣道:我爹早已不是大将军了,在下也不是朝廷命官了,如何下城?那将道:既然公孙兄想要我去援手沧州,那就必须除了眼下的威胁,否则兵粮运送不到,沧州旦夕不保,本将也爱莫能助了!

    公孙亮一听,又伸出头来往下看。夜色之中,那将在火光中显得如同鬼魅一般。他抬头遥看城上,发现一人窥伺,于是取来弓箭一射。黑夜之中箭矢袭来,必然难防,然而公孙亮惯于射箭,信手拈来在手。于是公孙亮一伸手道:弓来!一个兵便将弓递了过去。公孙亮用手拉了拉弓试了试力道,然后搭上那只箭,遥望那将射去。那敌将听到箭矢飞来的声响,迎面似乎有风,大惊之下一低头,那箭便射到了头盔的缨管之上。他拔箭在手,仔细一看,正是自己那只,于是大惊变色,匆匆引兵退去。于是公孙亮将弓归还道:如今可以出发了吧!

    那将起身道:不愧是将门虎子,名不虚传!好,马上让副将动身。不过……恐怕路上有失,所以兄台你看……公孙亮拱手道:我自然会跟着到沧州一趟,不过妻小还望大人看鉴!那将道:自然,即使城池丢了,也绝不会失了公孙兄的家小,请放心!于是公孙亮立马下城回到房中,方彩云却坐在床上道:你要去沧州了吧!公孙亮道:知我莫若妻,放心,我只是护送他们到沧州便回,不会延误很久的!方彩云道:这个你拿去穿吧!要穿到里面去!公孙亮接过一看,是一身紫色的中衣。方彩云道:我当初梦见夫君便是紫袍着身,相信一定可以给夫君带来好运的!公孙亮点头,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孩儿,便与彩云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于是那公孙亮骑上一匹马,抄起那根被布包裹的家伙,就跟着大军出城了。那将遥望之后道:希望天下间的那些功臣勋略,都能像这个人一样,那天下就太平了!说着就摇着头下城了。

    一路上,公孙亮只是跟着队伍走,并没有走在前面。大军开拔了有三十多里地,果然那叛将又率骑兵从两侧袭来。大军马上分成前后两队作战,把粮米困在核心。而那些敌军则都带着火把,目的显而易见。这时候那牛角猛将从前后两军中间突击,妄图割裂战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