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那张万仞与公孙亮不停的纠缠。论武艺,二者不相上下,但是论力气,则公孙亮稍微逊色,因此交手二百余合,公孙亮卖个破绽,那张万仞一刀剁来,公孙亮侧身躲过,接着抡长刀一扫,张万仞只好侧身用刀来挡,两马相交,公孙亮一夹马蹬,便一溜烟冲过去了,回身拱手道:大哥来日方长,必能再会!保重!于是拨马往盐城去了。张万仞追之不及,只好回了大营,继续催促人马攻打了。

    公孙亮平安回来,方彩云自然欢喜无比,因此便与夫君一同启程,投南阳的公孙礼去了。临行前,公孙亮将成帝圣旨交于守城大将,就赶马车走了,那将唏嘘不已。因此周边的州府便都知道皇帝被叛军攻打了,因此纷纷奉旨出粮出兵,一时间沧州周围,大小军马有不下数万涌来。而那叛军也不是吃干饭的,见到一时间难以攻克,于是便联络了江北的大小山寨,收聚了许多人马,一时间沧州叛军精锐云集,大有一决雌雄之意。但是那些官兵虽然扬言护驾,然而真正投入战场的却很少,因此叛军决定要不惜一切在短时间内拿下沧州。

    原来那张万仞是太祖帐下右龙武卫大将军张溪之子,与楚天雄一样,父亲在成帝即位之时也被害了。因此改头换面,跟母姓唐,便是那匪首唐万仞了。此刻他手里有义军不下五万人马,还有肖亮的三万府兵,因此让义军在沧州城周边拒敌,由肖亮指挥府兵攻打城池。但是那肖亮是一个马军统领,攻城如何抵得过步军统领梁劲呢?因此攻打了十日有余还是未见分晓,加之盐城援军入内,实力大增,屡屡开城偷袭,因此肖亮损失很大,手下的官兵也开始动摇了。就在形势开始不利的时候,从并州方向,陈云总兵说服了卫戍大都督石廉,借来府兵两万人马。因此听得这个消息,肖亮一军的士气便跌落了谷底。

    这个石廉却也不是寻常人,因为并州位置独特,边境抵达大漠边陲,因此卫戍府实力雄厚,并不受平北王府节制。因此那石廉表面上只听两人命令,一个是西凉王,一个便是皇帝,而私下里则只听从西凉王的调遣。西凉王自然是成帝的兄弟,不过他父亲是成帝的叔叔,因此虽是本家,却是旁系。他一直手握二十万大军镇守边陲,时刻不敢怠慢,生怕被皇帝怀疑。而成帝也深知这一点,所以一直不愿意将朝廷的事牵扯到这个兄弟头上。因此陈云到了并州的时候,就告诉了石廉这里面的干系,石廉思之再三,最后便同意出兵了。

    于是陈云进兵到城北五里,被义军一将挡住。那人排开阵势,似乎是雁翼之阵。陈云料定那将定然勇武,因此未敢轻进,当下退兵五里,却从后方赶来一军挡住了退路。于是陈云指挥人马分作两队作战,自引后军变前军,与那挡住的军马交手。这时候陈云发现,那路人马似乎较少,看深度和战线长度,不过三千余人,于是自引五百骁骑在前,指挥前军掩杀夺路。

    那义军阵中,却是一员小将,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头戴了束发冲天冠,身上是大红袍配金链甲,手持一丈六的雁翅枪,坐下是一匹乌黑发亮的镔铁甲马。陈云略一看,挺枪向前,那小将拨马退入阵中,两侧盾牌合并。待骁骑冲至近前,盾牌之后突然现身弩手,他们每人操作一部小型连弩机,万箭射来,当下骁骑混乱。而后弩手后撤,枪兵便从缝隙处伸出枪来,前面的大盾抵死顶住,前线如刺猬一般。当下陈云见对方变阵奇速,立即回马,前面骁骑已有百余骑落马。身后面三千步兵冲来,与那些大盾和长枪冲突,弩手不时现身发射,前军打的异常艰苦。其余骁骑立即分成两队向敌人方阵两侧迂回。

    那小将略微一指,方阵四门皆封闭,长枪支出,骁骑不敢突入,于是从后门迂回打算折返。结果那小将回马一指,后门打开,他纵马引百余长刀骑兵冲出,与迂回的骁骑打了起来。陈云但见那些骑兵挥舞长刀,无不以一敌十,长刀之下,不断有骁骑落马。待剩余骁骑逃回阵来,那小将便引骑兵徐徐进入阵中。陈云略微一看,回来骁骑已不足百矣。这时前军三千人实在冲阵不利,只好撒开腿跑回阵来,那小将的方阵如龟甲一般,巍然不动,前面留下了大批并州府兵的尸体。于是义军士气大振,喊声震天,并从阵中打出旗帜来,皆是红旗,上面写着一个董字。

    陈云当下流出汗来,其实他一个禁卫大将,哪里打过什么堂堂正正的大战呢?本来以为凭五百骁骑便可冲破彼军,不想折了许多人马,依旧未能击退对手。正惶恐间,背后传令赶到拱手道:将军!后军遭到了叛军冲击,如今总兵大人陷入苦战,希望将军立即做出决定!陈云回头看看,那些并州的兵将都慌张的看着自己。陈云马上晃动了一下身子,然后定了定神道:如今敌人凶狠,斗之无益,马上命后军脱离接触,全军向东撤退三十里!传令道:是!于是回马走了。陈云用枪一招道:都跟我走!说着就催促大军调头往东而去。

    那小将遥望对方改道,于是便挥军掩杀过去。并州人马都恨不得爹妈能多生两条腿,结果大军漫山遍野,向东而走。后军一时难以脱身,因此总兵便留下一千人马顶住,自己率部突围了。至此这路人马溃败十几里,最后在城东北方向二十五里的一个山坡旁扎住了营,至入夜共收拢了一万六千余人,一阵损失了三千多人马,士气全无。那陈云自知有罪,只好一面写书告知石廉,一面命人四处打探其他军马的消息,同时加紧看守营寨,以防偷袭。

    此刻那梁千户在城北看的真切,于是默然不语。成帝派去的王富回报了战果,成帝拍案道:如何能让那陈云引兵?石廉竟然自己未来?真是岂有此理!这时候王富拱手道:陛下息怒,依末将来看,那陈云固然指挥不利,然而却是对手太厉害!成帝白了他一眼道:区区叛军,如何有此厉害,竟然大破官兵数万人马,你分明是给那陈云开脱!王富跪下道:陛下,末将不是这个意思!成帝刚欲动怒,梁劲入内道:王总兵并非虚言,那敌将却是厉害非常!成帝不耐烦的一挥袖子道:听说不过几千人马,如何厉害?

    梁劲道:依末将来看,那敌将指挥有方,那些人马也进退有度,定然是训练得当,然而他们的战法,据末将所知,恐怕……成帝道:战法有何异常?梁劲道:那种战法分明就是前朝官军惯用的铁甲阵,听说当时,前朝战斗力最强劲的两只军团,便是那红黑两只旗军。今日阵中旗帜,分明就是红旗军!成帝吃惊道:红旗军不是早就在洛阳一役被消灭殆尽了吗?当时我大哥指挥了二十五万人马,与那三万红旗军打了三天两夜才获全胜,怎么可能会再次出现在这里?

    梁劲道:红旗军是前朝大将军帐下直属的野战部队,常年南征北战,战斗力自然强劲。当时最后一任指挥便是姓董,如今那小将的阵中居然打出董字旗来,或许便是他的传人,自然也懂得如何训练那红旗军了!成帝一听站起来道:想不到叛军在朕身上还下了不少功夫,如今居然把前朝的余孽都拉了进来!梁劲,你听着,一旦抓了那厮,马上带来见朕,朕要让天下的人都看看,不管他红旗黑旗,敢于跟朕做对的,一律都不会有好的下场!说着生气的走了出去。

    王富起身试汗道:多谢梁都督进言,可是如今并州援军失利,周边的几路官兵都不敢向前,我们却如何是好呢?梁劲叹气道:如今我们等于是与全天下反抗皇帝的人作战,能不能胜就看圣上的天命如何了!王富摇头道:就是不知道幽州哪里何时能派来援军,如今冒出红旗军来,我看即使援兵到了,不能打破那铁甲阵,恐怕也难以解围!梁劲道:却不知聂兄弟哪里去了,前次公孙亮托我带话给他,却几日一直见不到人,我每日守城作战,也不曾看见他,昨日问了韩兄弟,也不知道他的下落,莫非……王富道:怎么你还不知?聂兄弟便是去那幽州请救兵去了!

    梁劲大吃一惊道:圣上如何把偌大一个任务,交给一个孩子呢?听说那个平北王可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厉害人物,他如何说的动?王富道:圣上决定的事,我等也不好做评论。不过如今,也只有期望他那一路人马了!于是梁劲叹口气就上城了。然而他们还不知,此刻我正披着大红的披风,纵马驰骋,身后面无数箭矢袭来,我只恨我娘没多给我预备五六条腿,心里只希望那马儿千万别出问题。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