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是命人取下。窦云鹏道:不打龙旗,这中军旗就换做窦字旗吧!窦婴又摇摇头道:如今将旗已有,帅旗也是窦字,中军大旗乃是镇我军心之物,既然不可以用龙旗,何不打聂字旗呢?我一惊道:这如何使得?窦婴道:如今既然黑旗军投效于你,那么中军旗自然打你的,如果单单要我打大新的旗帜,我可是不甘心。窦云鹏道:那么中军旗就应该是大新旗上绣聂字了?窦婴点头。于是不顾我反对,他们马上找来裁缝,不消半个时辰,便制出了一面旗子来。窦婴道:虽然粗糙,但是如今只有先如此了,以后再做面好的!于是他便上马,叫士兵们在中军打出了我的那面旗子来,我望着那绣旗,心想,这回成帝面前还不知道如何回话呢!

    于是大军开拔,走了没有十里,路旁转出一路人马,为首的骁骑都尉横刀拦住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当先出马道:我们是赶去沧州城护驾的,你们是谁?那都尉道:我等是并州人马,扎在此处休整,你们要想过去,要有凭证才行!我一听是并州人马,于是问道:可是与御前三品下的总兵陈云同来?那都尉道:正是!你认识陈总兵?我道:不错!可以请总兵一见便知!那都尉道:总兵日前阵上受伤,不能出来相见,因此未将不能放你们过去!我一惊道:陈总兵武艺不俗,如何受伤?那都尉道:只因叛军阵中有一员猛将,屡次前来挑战,陈总兵昨天下午出阵,结果五十多个回合被打落马下,被我们拼死救回,因此受伤!说话间后面突然战鼓响起,喊声震天。我吓了一大跳道:怎么回事?都尉道:不用在意,是那将挑战来了,已经挂了免战牌,不用理会他!

    岂有此理!窦婴纵马上前道:既然打到家门口,如何闭门不出?那都尉一愣道:你们想应战?窦云鹏道:人家都欺负到鼻子底下了,如何忍得了?那都尉遥看一眼,看我们兵不算多,但也不少,于是道:那你们可以过去,不过如果打输了,可别指望我们救你!窦云鹏一听道:你什么意思?那都尉一回马道:放他们过去吧!于是窦云鹏一肚子气就跑到了前面。我跟窦婴道:你这个儿子似乎太冲动了,是不是应该提醒他小心为上?窦婴一摇手道:不打紧,我儿看似鲁莽,实则心细如丝,你放心吧!于是九千人马就从坡下走了过去,这是十二天内的第六支进入战场的大新朝的军队。之前进入的几支均告失利,散布在城南,东北两个方向,其他方向的官军都未曾进入战区,遥遥相望而已。

    此刻成帝在明月楼里闲住,不住的生闷气,心想那些州府的指挥都是饭桶,区区草寇,却不敢相抗。他亲耳听说公孙亮一人便打的叛军大败,并也亲眼看见他带着人马和粮草从容入城,然而除了这个不愿意出仕的草民以外,居然没有一将可以在叛军面前占些许便宜。虽然城内的梁劲和郑天白指挥有方,马宏远带着御林军也死死的守住了每一处城墙,但是也没有哪一将可以放胆杀出城来挫一挫叛军的锐气。前次看着那陈云在城北打败一阵,已经让他感觉天命尽失,上午那王富率领五百骑兵出城袭扰,却又被叛军打到吐血败回城内。成帝心想纳闷,怎么这么多英雄好汉都偏偏去做了草寇呢?这时候外面来报,城东北的方向又开始有鼓角声了,不知道并州人马打的如何,成帝一挥手叫他出去了,心想,那陈云也实在没用,单单武功好而已!真是白白的享了那三品的俸禄!过了一段时间后,又来报,说肖亮率领主力全力攻打西门,梁都督和韩大人正在那里死守!成帝道:叫马宏远机灵点,适时多派些人手过去!

    是!另外,刚刚城北来报,叛军正从东北方撤来,可能是并州人马攻过来了!

    成帝一听喜道:朕就知道,朕的天命未绝!果然是朕的大将,走,随朕上城观看!

    可是陛下,城上危险,叛军虽然尚未有攻北门的架势,但那里也驻有一军,恐怕陛下露面会有危险!

    怕什么?朕乔装登城,他们如何认得?说着就不顾侍卫反对,快步奔出楼来,上了马就驰到了城北门,然后登上门楼一望,果然在城北四五里远的地方,叛军集结了兵力,后面的围城大营里也支援出一队骑兵和一队弓手。那些叛军约有一万余人,列成了阵势。而前面的官道那里,陆续有败兵逃来,进入阵后重新集结,也有一些败兵直接就奔回了自己的大营。成帝拍手道:好!看看是哪一将当先!这时候城西那里正打的翻天,韩百文在鼓动老百姓们擂鼓加油,梁劲则挥旗指引各守城部队按部就班,城下的叛军在肖亮的督促下,用云梯强登,结果被火箭和热汤所阻,先登的叛军则都被梁劲和马宏远率兵杀死了,因此战况很胶着。

    这时候城北官道那里,一将批发纵马驰来,后面一将手使双鞭紧追不放,正是窦云鹏!成帝看的真切,却认不出是谁。那叛将大呼求救,奔本阵而来,窦云鹏眼看赶上,双鞭在他脑后生风。那将玩命打马,因此本阵只好打开,放叛将和窦云鹏入内,两人一前一后从阵中贯过。两旁长枪兵便来刺窦云鹏,窦云鹏边走便挥舞双鞭,无人可以近身,两人透阵而过,叛将只好往围城大营而走,窦云鹏依旧紧追不放。

    官道后面尘土飞扬,一队人马随即掩至,那些叛军马上戒备了,一将走马到阵前呼喝,那些兵马上都跃跃欲试摩拳擦掌了。眼看近前,旌旗开处,尽是窦字黑边旗,人马皆漆黑一片,如乌鸦一般。他们跑到叛军阵前五百步站住,马上列阵。中军大旗竖起,赫然是大新朝白色的绣旗迎风招展,那成帝点头高兴,心想我大新朝还有此军容整齐有气势的军队,真是开了眼界!可是马上就皱眉了,在新字下面排着的,正是一个深红色的聂字。原来,按军队的规矩,中军必须打代表朝廷的军旗,而彰显是属于那个部分的部队,其实就是在新字下面排列出来而已。比方说长孙梦龙的军队,高奇就要在中军至少打两面旗子,一面是自己的高字帅旗,还有一面是新字旗代表朝廷,下面就要排出几个字来:平北王府。如果没有封爵,就要写长孙二字,说明自己是长孙的部下。如今那军队居然打出聂字旗来,说明这队伍是属于我的。因此成帝暗想,这个小子也忒不懂规矩了,如何拿了我的令箭,就到处张扬呢?居然还以大将自居,显然是小孩子脾气,当下摇摇头笑了笑。

    这时门旗开处,我和窦婴纵马向前,黑旗军迅速到位的能力,让那叛将吃惊不小,因此前军刚刚冲出了十步远就被他叫回来了。那叛将手持九环大刀,面带伤疤,中军旗子一个唐字格外显眼。这时郑天白与几个兵丁走过来护驾,那郑天白指着那将道:那个便是叛军首脑唐万仞了!前次打伤王将军的就是他!成帝一听道:岂有此理!传下话去,有拿得此贼人的,不论生死,一律封侯!说话间,就看窦云鹏追击敌将到了城北大营处,那叛将玩命的冲入营中,营内一员小将接住,手握雁翅枪冲了过去,与那窦云鹏在大营外打了起来。

    因为离得近,所以看的比较清楚,就看那小将手中雁翅枪往来翻转挥舞,窦云鹏双鞭运使如飞,打的是眼花缭乱的,两马相交不下五十余合不分胜负。成帝看的精彩,于是叹息道:都是人才,如果那员小将可以为我朝所用,那该多好!说话间营中冲出一将来助,便是那败走之将,他重新取了长刀,便出营报复。于是两将双战那窦云鹏,窦云鹏往来驰骋,哈哈大笑,满营叛军都只顾看,哪个想起射箭了?那小将舞枪一压他双鞭,回头道:不须你来捣乱!那败将哪里肯放过,抡刀便砍,窦云鹏双臂用力一抬,拨开雁翅枪,扭身躲过刀锋,左手铁鞭一拨那刀身,右手鞭使劲向外一压那雁翅枪杆,身子就势一探,左手鞭又一杵,正戳中那败将心口,直直从马上摔下!连那护心镜都捅出一个坑来,口中鲜血涌出,歪头死掉了。小将见那人落马,于是抽枪复战,又跟窦云鹏打了三十余合,窦云鹏双鞭推开他的铁枪,回马道:今日未见分晓,下次再战!那小将也收了枪一拱手道:在下汝南董震天,兄台请留下姓名!窦云鹏拱手道:登州窦云鹏!说罢纵马便去寻本阵了。

    成帝跺着脚高兴道:想不到聂兄弟居然找到这么厉害的青年猛将,解围之后一定要重重封赏!突然远处号角吹起,成帝放眼一看,那唐万仞挥动大军,直接向那窦家军冲了过去!

    (本回完)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