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那唐万仞看对方阵势已成,无奈只好静候对方来攻。然而窦婴一声令下,黑旗军的铁甲阵便开始步步前移,唐万仞命弓手射箭,然而黑旗军外号便是铁甲军,他们身上的细链软甲善于抵挡箭矢,用手里的团牌挡在头上,小步子走到离叛军八十步的距离上,扎住了战线,之后盾牌抵住。唐万仞看了半天,感觉不对,突然盾牌后面弩兵闪出,铁矢袭来,一阵便射倒了前军的大部步兵,许多盾牌兵的手臂被铁矢钉在盾牌上,不能作战了。于是弓手暴露出来,眼看对方又要发射,唐万仞无奈,只好让步兵冲锋,派骑兵侧击,希望打住对方的攻势。

    黑旗军马上在四个方向上列成铁甲阵,长枪林立,前排盾牌手用肩抵住了盾,同时与邻近的兵合作,下方露出一条缝隙那里,由中间的一个兵用钩枪来清扫冲到阵前的士兵,后面的长枪手把枪从上面来戳跑过来的骑兵。一旦敌人聚集成团,那些老兵就会不时的分开,让躲在后面的弩手现身发射铁矢打击对方士气。这些士兵配合的十分默契,每一门的都尉也会适时的分开阵门,放铁甲马出击打击敌人的将校和骑兵。战斗打响后不到一刻钟,叛军阵营便损失了三百多骑兵和十几员将校。

    唐万仞当下生气的舞动大刀冲了过来,直接绕过方阵来打窦婴中军。窦婴的中军四面长戟环绕,夹着许多弩手。窦婴看那唐万仞冲过来,于是分开人马,舞动蛇矛迎了上去。我在中军看的紧张,生怕老将军有失。不过看起来我多虑了,那唐万仞刀法虽然精良,但窦婴的枪法也不错,两人一来二去打了一百二十几合也不分高低,这时候窦云鹏归阵,见前军那里打的热闹,就舞动双鞭从叛军后面打了进去。叛军压阵的那将正是前次逃走的头戴牛角兽盔的人,一看见窦云鹏就慌了神,胡乱舞动三股叉就冲了过来。

    窦云鹏笑道:你如今又换家伙了?我看这个也送我吧!说着两马相交,只一合那将手中叉落地,捂着手臂就纵马逃走了,于是整个后军都崩溃了。窦云鹏追之不及,于是冲过去打前军,此刻那些前军打的艰难,突然背后混乱,回头一看后军跑个精光,于是无心再战,便开始全面溃退了。窦云鹏冲着黑旗军道:掩杀过去,夺了城北大营!黑旗军马上得令就全军追击,向城北大营跑了过来。窦云鹏跃马当先往大营而来,董震天出营一看,窦云鹏复来,而且带着黑漆漆一片的士兵,于是他一想,营中骑兵和弓手都败退了,只剩其余的兵马再战不利,于是便吩咐大军撤离了城北大营。

    黑旗军见叛军弃营,马上来追,那董震天亲自断后,于是窦云鹏赶过去道:明日约你再战不迟!那董震天点头,于是徐徐向城北叛军大营退去。此刻黑旗军已然夺了城北大营,并守住了这里,窦云鹏马上飞马去助父亲,不想那唐万仞久战不胜,回头发现此刻已然败北,只好抽刀逃走了。于是窦婴便与我一同带中军前来,与窦云鹏一路,来到了城北门之下。此刻那肖亮见城北叛军败北,生恐敌人侧击,因此草草收兵回营了。于是成帝满心欢喜的让御林军打开北门,放窦婴和我入内,而窦云鹏和黑旗军则固守在城北大营之中。如此一来,沧州城算是暂时解围了。

    郑天白带着一队人马到门口接我们。我一看见郑通判没事,于是心里激动,上去问那韩百文和公孙亮的情况,结果他告诉我说,韩百文正和梁劲守卫西门,公孙亮则聚集搬到南阳了。窦婴在一侧道:莫非是颍川公孙礼的后人?我点头。他接着道:嗯,当年阵上交锋,止有那公孙礼曾让老夫吃过亏,想来他儿子也定然勇武不凡。这样的人物缘何要隐于民间呢?想来可惜!这时候成帝摇着扇子走下了城来,我一看是皇帝,立马跑过去拜倒道:陛下恕罪,小人来迟了!窦婴一愣,心说这个白面书生气血不足的病秧子便是传说中的成帝?当下也单膝跪倒我身后。

    成帝摇手道:朕何尝怪罪过你?倒是你拿了朕的黄金虎符,居然到处冒充大将,如今还不快快告诉于朕,你带来的哪路官军?说着他往后面一看,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窦婴的戎装,突然感觉似曾相识。于是他用扇子指道:你是……那窦婴抬起头拱手道:罪民窦婴,拜见皇帝陛下!说着三呼万岁拜倒于前。那成帝突然扔了扇子后退三步道:你果然是前朝黑旗军指挥窦婴!郑天白大吃一惊,这时候众将都来北门见驾,也听说了幽州的援兵进城了,因此特来相贺,如今看到那窦婴的凶相,也都吃惊不小。那马宏远一看是他,便抽刀出来道:陛下!我大哥当年便是死在这厮的枪下!请允许末将报仇!说话间,御林军中涌出几十将校,皆称有父兄死在他的手里。

    我马上叩头道:陛下!当年各侍其主,战场之上刀兵相交,堂堂正正,无论生死,岂能心怀私怨?不是说马革裹尸是大丈夫的宿怨吗?如果今日报复于他,当年死去的那些英烈,岂不都毁了一世的英明吗?希望陛下和诸位大人可以宽恕于他!那些将校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窦婴站起来扶着剑柄道:老夫一生光明磊落,从未与人结过私怨,当年杀场所为也是忠君护国,问心无愧!若是你等存心报复,老夫也不会逃避,但要众目之下,上马交锋,看谁人能取得老夫之首!说着向前一步张目视之,那些将校均不敢动。马宏远一愣道:果然是条好汉!好!若陛下赦免于你,本将便不与追究;否则一定要于你比个高低!那些御林军都拍着盾牌示威。

    成帝突然笑道:便可一试!马宏远一听当下走到街上横刀道:将军请吧!那窦婴略微一笑,抽出宝剑道:便试试你的刀法!说着就仗剑大步过去。那马宏远立即抡起刀来,如飘飞雪,窦婴只执剑看来。那马宏远突然一刀砍来,千钧之力,我不免为窦婴担心。结果那窦婴略一侧身用剑尖一抵向一侧一送,那马宏远直接就冲过去了。于是马宏远回身又砍,窦婴只是略用剑尖来挑那刀,无不是四两拨千斤之意。马宏远来往打了几十合依旧不能占上风,只好收刀认输。于是窦婴背剑道:阁下刀法虽然凌厉,但杀心太重,否则稍一收手,老夫此刻早已命丧你手了!马宏远一听不免汗颜。

    成帝叫过来马宏远拍着他肩膀道:那窦婴是前朝时期的用剑名家,即使当代也没有几个人能超过他,你可不要丧气!马宏远道不敢。我看成帝似乎心情不错,于是马上拱手道:陛下,不知能否赦免窦婴所部,准其人众落叶归根?窦婴一听便下拜于地。

    成帝突然脸一沉转身道:不是都改帜姓聂了吗?还求朕做甚!当下我汗流遍体,叩头不止称有罪。窦婴拱手道:谢陛下隆恩!我黑旗军上下将士铭感五内,必定以死以报陛下天恩!说罢叩头流血。我回头看那老头激动不已不是很明白,便过去拉起他道:你这什么话?陛下尚未赦免,如何就谢?结果成帝摇摇头就走了,其余将校都跟着成帝去了明月楼。

    那窦婴拍着我肩膀道:陛下之意已然明朗,既然我等易帜,便自然不是前朝的人马了,而且既然打出聂字旗来,有罪无罪自然是听兄弟你的,你还不明白吗?陛下已然承认了我们这路人马,自然就是赦免之意!我恍然大悟,但是他接着道:不过陛下是否怪罪于你,老夫就不得而知了,这就看你自己如何在驾前应对了!老夫要马上回去告诉兄弟们这个好消息,聂兄弟请了!说着这个半百的老小子就打开城门一溜烟跑了。我低头一看,成帝的扇子还在地上,于是拾了起来,展开一看,一面用金线织成的双龙戏珠,珠子上书着天成二字,另一面则是一个大字,成!我心想,这个成帝的扇子也蛮有趣的。突然想起虎符尚未归还,我问了问守门校尉,得知圣驾在明月楼,于是我拿了扇子便也跑过去了。

    此时街上到处都是人马调动,搬运物品,百姓们都在各个府衙那里排队领取物资。我走了几条街,几乎认不出来以前的路了。结果后面一个人拍了我肩膀道:你是那个营的?我一回头,吃惊不小,原来却是韩百文!他此刻身穿了一身蓝袍子,外面罩了一层软甲,头上戴了一个青纱帽满是尘土。我见他呆住了,马上替他抖去尘土道:刚刚听说你在城西守城,我还担心了好一会儿,怕你有事呢!他突然搂着我哭道:兄弟!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这些天都不见你踪影,后来梁都督告诉说你只身去幽州了,说着他抽了抽鼻子道:听说幽州不太平,还有野兽出没,想不到你还是回来了!

    梁都督?你是说梁大爷?我问道。

    嗯,他泪光闪闪的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都讲了一遍。我用扇子敲着头道:这个成帝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