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成帝当下不顾我反对,硬要与我对坐而语。他一句话就把我吓到了,因为他居然迷信起来,认为我是他的天命福将。因此我无言以对,也不敢反驳于他。成帝张开扇子道:知道为什么我的名字叫天成吗?我摇摇头,心说就算知道,哪个敢说呢?

    他笑道:因为母亲生我时梦到了许多鸿雁,相士认为我的命乃是天定,自有那些鸿雁相助我成大事,果不其然,如今看来,今次叛军与我对决大败,已经向世人展示了我的天命,今后这天下一定就会越来越太平了!当然我知道,你的功劳最大。你救了朕,朕一定会给与你一个适当的封赏,但如今,私下里做为兄弟,或是朋友,今日的救命之恩,我李天成毕生不会忘记,请受在下一拜!说着就撩起袍子当真拜了三拜。我早就吓傻了,也不知道起身,结果他拜后就站了起来,然后对我说道:这件事你知我知,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你大可不用太在意了!说着就让内侍送我回去休息了。

    梁劲这时候去南城看视了一下,结果吃惊不小,原来这里也是一番地狱的景象,韩百文虽然没有在第一线,却吓得够呛,王富则身披八处刀伤。他们遭到了不下两万人的攻击,因此损失也很大,郑天白那里也是一般。结果统计后让他怀疑起来,四门之中,除了北门,其他三门的叛军都不下两万,北门的叛军光尸体就留下了不下一万具,打城没有五万也差不了多少,何况那黑旗军战斗力如此顽强,消灭了不下一万人,加上幽州人马的战绩,如此一算,叛军至少在十二万以上。可是当初明明只有七万多人,多出来的五万人是哪里来的?他这么怀疑着,就去禀告成帝了。最后统计过,整个沧州保卫战,二万余守军,只剩了不到五千人马,而杀死的叛军则不下四万余人,杀伤的不计其数。成帝看了结果叹息不已,于是广派人手在周边州府调集药材和人马以及物资,让沧州军民好好休养。这时远近的州府陆续有官兵前来汇合并主动担任巡逻和警戒任务,梁劲觉得好笑,心说,当初围城的时候为何不来?

    经过这一阵,韩百文在城南指挥弓手和民兵得当,王富极为赞许。不过他还是负伤了,被叛军登城的武将用弓箭伤了手臂,虽然他一直忍着,但如今既然已经解围,自己就被衙役们送到了医馆。我正好也赶到那里探望那名女将,因此撞见了他。他看到我也来到医馆,就惊慌的问道:兄弟你受伤了?我摇摇头道:你这是怎么了?他咧着嘴笑道:不碍事,手臂中了一箭,流了点血,不是很严重!不过听说郑大人只伤了筋骨,一会儿我还要去探望他呢,兄弟不如同去?我点点头道:那是自然!

    这时候老大夫忙的满头是汗,他这里收容了不下几百伤员,街上还陆续有人被带来。他略看我一眼道:那个女孩子在药房后面,伤得不是很重,就是流血太多,需要调养,你自己过去看吧!我点了点头。韩百文不是很明白,但是那个老大夫过去一抓他手道:你倒是挺严重的,要是以后还想拿笔,就马上坐下来用手捏着这条脉,老夫马上给你施针!说着就去拿针匣了。我看了韩百文一眼,就转身去寻那女孩子了。

    果然,在药房后面,我当初休息的那间草厅里,她就躺在那里。我走过去一看,她脸色发白,流汗不止,脸部不时的抽搐。我用手一试,她的脸有些烫。这时候一个女仆过来道:请放心,这位小姑娘只是血虚,又感风寒,吃了药几日之后就没事了!我点点头。于是坐在一旁,仔细端详她的脸,发现她眉宇间透出一股秀气,身上也微微的有些幽香,我心里面觉得,一定是一位很可爱的女孩子,可就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戴上牛角兽面盔,加入叛军,还如此卖力的登城作战,一定是与成帝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吧!我摇摇头叹气。这时她指尖动了动,我低头一看,于是抓了过来,她便平稳了些。于是我把随身携带的那方手帕取出,为她拭去了脸庞的汗水。

    这时候韩百文吊着手臂进来了,一看便笑道:哦!兄弟好雅兴!我回头道:你怎么这幅模样?他皱眉道:老大夫说,要是我不这么做的话,二个月后会残废!所以只好如此了。对了,这个可爱的女孩子是谁呀?我一愣道:呃……是我在城里不小心遇到的,她到处乱跑,结果被叛军的箭射倒,我就带她来医治了……韩百文仔细看了看道:嗯,倒确是可爱的很,比我未婚的妻子还要强一些呢!我斜着眼睛道:你可别打歪主意!韩百文摇头道:怎么会?兄弟怎么会夺你所爱呢?我一愣道:少胡说八道了!他于是也坐到了一旁。

    这时候一个都尉走了进来,对着韩百文和我拱手道:两位大人,梁都督有要事来请二位过去一谈!我们哦了一声,于是韩百文起身道:那就快走吧!我摇手道:你们先去,我随后便来!于是他们先出去了。我就把那手帕一分为二,将那女孩儿的一只手轻轻系在床上,心说,希望她醒来后可以明白,不要挣扎逃走。于是我就起身去了梁劲的府上。

    这时郑大人却也在那里,在韩百文上手处,他肩膀上也吊着白布,看样子是伤了肩膀。梁劲倒没有受伤,坐在中间。见我进来,于是他一抬手,让我在左手边坐下。于是他道:今次圣上要我清点和整理这一仗的相关情况,如今也都清查过了,其他的情况之后会向圣上禀告,但是如今我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这个情况,虽然我已然告知了圣上,但他不以为然,因此想跟几位兄弟研究一下……郑大人道:其实我也发现了。今次叛军的攻势与前些天都不同,尽管明知他们是倾力一击,然而交手后却发现,每一处城门几乎都承受了之前几倍的攻势,不然我们何以损失如此巨大呢?梁劲道:敌人在一夜之间,就集结了超过之前近乎一倍的兵力,这不能不叫人起疑。此外,敌人动作如此迅速,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圣上的行动,又如何在兄弟你求援出走之后便火急的攻了过来,要知道圣上对外一直是宣称钦差的身份,叛军如何知道是成帝在此,因而提前纠结大军,并与肖亮合谋呢?更何况,大都督虽然早有不臣之心,但此次听从了我的建议,出兵讨伐叛军以求将功折罪,那肖亮是何时与那黑风山勾结的呢?令人费解……

    我点点头道:除非圣上身边有人通敌,否则难以解释。郑大人道:此事非同小可,我们也只能小心为上,聂兄弟分析的有道理,因此咱们几个还是多多留意,希望圣上在沧州不要再出意外才好!梁劲道:这件事你我兄弟都按在心头,权且静心查看,一旦那通敌之人露出马脚,届时便合力将其铲除,以安天下!我们都点头称是。于是梁劲起身道:圣上后天辰时在沧州知府衙内检视众将官,这段时间便好好休息一下,后天好一同见驾!于是我们就纷纷回去了。我放心不下那女孩儿,于是当晚便在草厅里照顾她,她却一直昏睡不醒,我只好一直留在那里看视她。

    两天之后,在知府衙内,成帝早高坐堂上,两边将校坐满,就差我们几个。当下御林军来报,梁都督等见驾,于是成帝一挥手,内侍道:传!于是我们几个就走了进来,却吓一跳,原来附近州府的一些要员也在里面,不少官阶不足的将官就站立两旁。于是礼毕,内侍请梁劲坐到成帝右手处,左手便是马宏远。他此刻伤尤未好,捂着胸口不时咳一声。下手处是高奇,再下面依次是七八个州府的四品以上-将官,门口不远才是五品的位置,郑大人便坐到了那边,我和韩百文只好站到他身后。

    于是成帝略一点头道:今次沧州一役,众将官护驾有功,朕自当会赏罚分明。如今先让众将官见一人,说完他回头一看,那内侍大声道:宣黑旗军窦婴父子觐见!众将官无不吃惊。少倾,那窦婴便与窦云鹏一身戎装入内,三呼万岁后,成帝道:你等平身!于是他们起身站立一旁。成帝道:黑旗军乃是前朝精锐,如今既然弃暗投明,朕以将其纳入禁卫之列,今日特意与众将官一见!众将官都拱手示好,窦云鹏却不以为然。于是成帝道:前日黑旗军以一军之力,力拒叛军数万人,杀伤其过半,功劳甚大,然朕念其部属皆年纪已高,特旨免去他们的兵役,每人资助银钱一百两,做为返乡之用,阵亡将士一律厚葬抚恤其亲人!窦婴父子拜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