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我揉了揉眼睛,却发现那个可爱的小女孩站在面前,然后她突然跑过来拉着我的手道:你娶我吧!我马上甩开她手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结果她红着脸道:昨晚人家喝多了酒,结果就……说着她咬了咬嘴唇,然后用手一指我鼻尖道:都怪你!你昨天要是不把人家丢在一旁,人家也不会吃醉酒,更不会……我一愣道:莫非……莫非你和成帝……她马上苦着脸道:你不会嫌弃人家吧!我马上拉她坐下道:既然如此,你干嘛不叫他娶你呢?结果她哼!了一声道:明知故问!我道:既然生米煮成熟饭了,我看你还是认了吧!你前天不是还说的好好的吗?她鼓着脸道:人家其实哪有那么豁达嘛!嗯!讨厌死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都怪你!说着她就揪着我衣襟使劲儿摇晃,把我搞的满头金星。

    我正没奈何,外面内侍到了,于是韩百文进来道:内侍来宣旨了!她一听拉着我道:不会吧!这么快!我们快跑吧!我瞪了她一眼道:人家可是真心实意的,谁让你想玩弄人家了?如今做下了好事反倒想跑?原本这种事,都是说男人不负责的多,可如今,不得不说是你不负责了,你跑了,让李天成怎么办?她不好意思低头道:可是……可是人家还……还不想嫁人呢!我道:你爹已经死了,那你娘呢?要是知道你这回事,看看她怎么收拾你!她突然掐我一把道:少装着一副教训人的模样,别忘了,我-是-你-姐!说着把我踢到一边就转身出去了。韩百文摇摇头道:这么看,你们倒像是一家人了!呵呵!我瞪了他一眼道:就会说风凉话!

    果然内侍来宣旨,要聂飞雪以昭仪身份入宫。韩百文吓一跳小声道:按律顶天也应该是才人才对,居然直接就封了昭仪,要是她有孕,到时候就可以直接晋为贵妃了,真了不得!那小女孩一听撅着嘴就领了旨,看了我一眼道:我以后就叫聂飞雪了,你记住了哦!然后就跟内侍走了。

    韩百文高兴道:既然你这个姐姐做了昭仪,按律,就算你明天砍头,也免刑了,何况是区区四年流刑?不如你跟兄弟我一起去苏州吧,好不好?我起身敲了敲背道:怎么感觉好像我真的把她卖了一样呢?韩百文道:我看她自己也是心甘情愿的,不然干嘛一句话不说就跟人走了呢?我心想,果然还是为了天天可以吃到肉吧,奇葩女!

    于是下午,成帝在明月楼设宴,请沧州六品以上官员,当众宣布此事,册封仪式则要等返京后举行。我和韩百文也受邀出席,于是我坐在成帝下手处,对面是梁劲。他看着我似笑非笑的,我琢磨这件事应该不算光彩。结果成帝请出了聂飞雪来,她穿上了青纱衣,很文静的坐在一旁。我回头小声道:你可别给我和圣上丢脸!于是她嗯了一声。众官马上起身庆贺,内侍又宣旨,免了沧州三年赋税。郑大人心想,这成帝如果不是高兴,想来也不会有如此恩德了。

    这时候开宴,那聂飞雪就文静的简单吃了一点,更多的是服侍那成帝。我心想,她一晚上就转性了?低头略一看她微微鼓起的小腰我明白了,她定然是已然吃饱了,不然成帝哪里敢让她出席?这时成帝抓起她的小手道:你可有父母在世,或兄弟姐妹,朕当着众官之面,许给你一个恩赏!她突然把手一抽,用小手被拍着另一只手心道:人家哪里有什么亲戚了?就只有陛下一人了……说着低着头,似乎忧伤。我心想,你说谎的本事高的很嘛!

    突然她一抬头指着我道:就只剩一个远房的表弟了!成帝一看我道:哦!传言是真,你果然是聂兄弟的表姐?她点点头。我心想,你无端扯上我做甚?可那些官员都不理解的是,为何成帝会称我为兄弟?

    于是成帝看我道:聂兄弟,如今你姐姐在朕左右,不知你可放心!我道: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只要圣上和表姐两厢情愿,那便是好事了!梁劲目视我不要说话太冲。结果成帝笑道:兄弟之言甚是!如今既然飞雪愿意与朕回京,朕总算是了了一桩心愿,说着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接着道:朕如今终于与聂兄弟你做实了兄弟之情,只不过是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韩百文一旁拱手道:下官恭贺国舅爷,千千岁!说着其他官员也站起来举杯敬我,我一时慌了神道:不!我们只是表亲,关系远的很!其实心里想说,我还有一个哥哥呢!但是没有敢说出来,怕拆了聂飞雪的台。成帝道:朕的话已出,不能改了!于是我只好起身受了一杯,但心中不悦。那聂飞雪在后面捅了捅我小声道:以后还要你帮我撑腰呢!想跑,没门!于是她在后面偷偷掐了我一把,我只好忍着,心说,成帝以后一定要受她罪了。

    结果成帝道:聂兄弟是渤海人?我点头,他接着道:好极,朕将渤海郡治下五百户封与你,并封你为安乐侯。不过你不要误会,封侯与飞雪无关,朕是念你沧州一役出力甚大,一直不知道如何封赏于你,因此借此机会,表彰你的功勋!于是韩百文捅捅我,我便起身下拜受了。众官又都称贺,我心里越发觉得不舒服。

    第二天,内侍来唤,要我伴驾返京,我吃惊不小。当下韩百文流涕道:不成想,却是你先离开!我无奈道:兄弟,不如我们约定,下次重阳,一起到南阳,找大哥公孙亮再聚如何?韩百文点头答应,于是我在内侍催促之下只好去了明月楼。于是成帝单独把我留在屋子里,看样子是有事商量。

    他摇扇道:聂兄弟,你我既然已经是兄弟了,就开门见山吧!我一愣,他取出梁劲的战报一扔道:这些你早就知道了吧!我点头。他道:知道为何朕要你伴驾吗?我摇头。他道:朕知你虽然年幼,然而见识与胆略丝毫不输他人。如今禁卫之内,或有内鬼,而且,朕相信,定然在大将之列!我一惊,他继续道:朕所信任的人,除你之外,再无他人。朕要你一路之上,多加查探,倘或有些许端倪,定要告知于朕。朕总觉得,这返京之路不会太平,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我点头称是。于是他拿出一枚戒指来,递给我道:这枚戒指上面的图章,与朕玉章同,皆有同等权力,你小心保管,他日或可有大用!我马上下拜道:臣不敢收!他扶我起来道:如你不收,则朕天命已绝,朕若死,你也休想躲过,说着他揪着我到近前道:你自己也瞒了我一些事,当我不知?只是这件事情,此刻朕不便捅破,只要你我通力合力,何愁天下不太平?说着他放开我道:朕给了你代天巡狩的权力,自然便相信你,你收了之后,好好做事去吧!还有,记的常来找你姐姐玩,她似乎更愿意见你!另外告诉你,你老家那边,虽然按律不可以享受特殊待遇,但是每年可以领五百两银子,所以你就不用担心家里人了。说着就转身去喝茶了,那戒指就放在桌子上,也不管我受不受。我只好收了退出来。

    于是我换了一身黄娟的袍子。虽然隔着铜镜看挺别扭的,而且也略长,但是那些内侍也不敢笑我。我只好去找梁劲玩,但是他忙着跟马宏远他们检查队伍,我只好去楼上见聂飞雪了。

    我一进屋,就看她拿了一个蒲团在打那个成帝,两个人似乎还挺开心的,当下几个内侍略微一笑,我咳了一声,于是他们都低头不语。于是我敲敲门,聂飞雪马上坐到床边,成帝则不好意思的坐到椅子上喘着气道:你怎么来了?我把门一关道:你们也不看看,这怎么像个样子?聂飞雪道:怎么不像样子了?我们说好的,每天让我打五百下,不然不让他靠近我!我一听道:这话要是被皇后知道了,早就赐你毒酒了!成帝一拍桌子道:那个贱人敢!我道:如何不敢?人家是堂堂皇后,在后宫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呢!聂飞雪道:那我不管,他老婆要是不喜欢我,大不了我就跑出来嘛!成帝道:放心,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