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那河西路宣抚使陆大人不惜火烧风月楼,打破了河西路多年以来的和平,亲率五万大军,有一举歼灭邯郸三家的意思。我们被打的措手不及,他们先是暗下毒药,再偷袭,放倒了赵家的三千人众,还放火想把我们都烧死。夏侯淳据说中了毒后被杀手所害,临终留下金刀,意思是把家业交给了他儿子。可如今,我们还是脱不了身,更气馁的是,年仅十岁的方彩蝶也中了毒,如今石勇在上下不能的情况下,便在数万人众面前,飞下了风月楼。

    这是四五丈的高度,还带了一个小姑娘,就算是轻功再好的人,也免不了筋断骨折。那方家领头人一看上面的人要跳,早飞驰过去,然后眼见石勇落下,飞身翻到一旁。那石勇脚踏住那马的鞍子,就听咔咔几声,那马儿不及叫喊就四足扑地。石勇再起身向一旁一滚,把方彩蝶搂在怀中,滚了几个个后便停了下来。少倾起身看那方彩蝶,已然昏死在怀里。众人见他飞身下楼毫发无损不免惊异。那领头的人来到马儿的尸体旁哭道:好马儿,你今日便替我尽忠了!说着方家人马一看小姐获救,当下士气大振,外围的援兵也尽力攻打。陆大人看拖下去不是办法,于是请来了骁骑营四千铁骑,当下势如破竹,直接奔向了我们。

    我一看心想,该不会陆大人的目标是我吧!我一想,会不会是我一时戏言,惹得他害怕,所以才痛下杀手,不惜毁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基业?何况还连累了夏侯淳和一干河西豪杰陪我送死?方彩蝶也中了毒,性命堪忧?当下就悔恨不已。不过马上转眼想到,没想到这河西路之所以混乱,完全是这昏官所为,眼见这些豪杰都是铮铮好汉,我也只好豁出去,拼的一死也要冲出去,他日卷土重来,必有计较!当下我拉过一匹马来道:你们赶快上马,骁骑过来了,你们就跑不了了!于是夏侯麟他们还有方家小姐他们都上了马,石勇让方彩蝶坐在那个头领的马上,然后我对石勇道:来,上我的马!石勇道:大丈夫骑马还用借吗?说着捡起一根长枪来,此刻那方彩蝶却已经醒了。

    这时一骑冲在前面,抡刀砍倒一个方家的侍卫,来到石勇面前,一刀砍来,石勇一低头躲过,那马驰过,石勇一伸手抓住了马尾,那马儿当下疼的一起身,那骑兵就落马了。于是石勇赶上背后一枪扎个窟窿,接着他上了马看着我们道:我在前面领路,你们随后便来!说着就抡枪冲了过去。大家一看那石勇神勇无敌,都跟着他跑在后面。

    这时候五六骑驰来,石勇不会用枪,一顿抡,那些骑兵都纷纷落马,被后面的水匪砍死了。骁骑都尉在远处观看,就看见石勇一连打二十几个骑兵落马,于是拎着枪冲了过来。石勇一照面,就抡枪过去,那都尉一闪身同时枪尖一挑,石勇躲不开,只好丢了长枪。那都尉又一枪-刺来,石勇一把揪住枪头,使劲儿一掰,咔嚓一声拧了下来。那都尉大吃一惊,结果石勇过去一把抓住他胸口一提,那都尉直接落到马下。大个子纵马刚要砍,我摇手道:莫伤他性命!我有话说!于是那些豪杰都退了几步,官兵打的苦,也都退了几步,那陆大人在中军挥旗,但前锋部队看到我们拿了骁骑都尉就都不肯向前了。

    于是我出马到前锋那里,取出了大内腰牌道:本官乃是圣上所封三品的命官,圣上赐我玉章一枚,代天巡狩,有生杀予夺之权!你等河西路大军安敢造次,刺杀本钦差如刺圣驾!本官不信,他姓陆的自然是反,但这河西路堂堂数万大军,皆反不成?那些兵都面面相觑。陆大人在中军听不清我说什么,因此看了半天,要一个传令去看看。

    这时候我拉过来骁骑都尉道:如今放了你,你且回到你们战线那里,这块大内腰牌本官可以赐你,就算做本官的物证,你且拿去给弟兄们看看,看看本官是否作假!那都尉接过腰牌一看,马上骑马跑回本阵四处喊道:金牌不假,我等不能刺杀大人!那些兵一听都愣了。传令一听不得了,马上回马告诉了陆大人,陆大人一听怒道:弓箭手,瞄准了射!说着中军的弓手几只箭就射中了都尉,于是他落马死了。那些锋线兵马一看都震动了,于是我喊道:河西路宣抚使反逆,拿得此贼之首的赏千金封列侯!余者不问!话尤未尽,骁骑营早动,回身就冲陆大人中军而来。于是整个前军和后军皆动,把陆大人围在核心。后军的兵士只见那陆大人杀了都尉,因此前来问罪,不想前军的人马却发力攻打,并把我的那些话带了过去,于是中军的人马也有不少动摇了,顷刻间陆大人周身仅有数百亲信保驾突围。那些豪杰一看,马上冲了过去助手,一瞬间形势就转变了。当下我与夏侯麟和石勇,还有方家头领等都沿着缝隙逃了出去,逃出阵外,我拱手道:如今我已经出面,必须留下来处理,你们快走吧!给方彩蝶解毒要紧!于是他们就纷纷告辞了。我心说,你们一走,如果河西还有反逆,那我就死定了。于是我纵马继续留在那里,看那边河西路大军自己打自己。

    约有几刻的功夫,陆大人战死,谁干的都不清楚。于是那些大军都停住了,十几名都尉纵马过来拱手道:不知大人可否再次出示物证一见?我于是取出玉章。那些都尉看到后就纷纷下马三呼万岁。于是我扬鞭道:宣抚使作乱,乃是一人所为,河西路大军奋勇平乱有功,本官自有封赏,奈何骁骑都尉身死,本官按律升他两级,厚葬以表其忠心,子嗣可以免乡试,希望众将都能以他为榜样!那些都尉都称是。于是我让他们打扫战场,率军回营了。

    此刻京中来的使者便坐在邯郸的知府衙中。这时步军校尉慌忙跑来拱手道:不好了大人!陆大人出事了!

    什么?不是有数万人马吗?为何出事?那人放下茶杯道。

    听说是奉旨钦差在风月楼里,因此大军倒戈,陆大人被打成反逆,当场战死了!冯都尉派小人来告诉大人,那个人手里有玉章,众目睽睽难以抗命,请大人见谅!

    玉章?那个人手抖了下,心说,不会是成帝本人吧?于是道:你回去告诉他们,把那个人稳住,最好找个机会把东西弄到手,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明白了吗?那人点头,于是就出去了。

    哼哼,要是除掉了皇帝,那可就……那位大人端起茶碗来,刚要喝,突然觉得烫手,茶碗落地,却不见碎,只是倒了水。当下低头拾起,心中便不悦了,于是摇摇头走进后堂。

    这时候,我随大军主力,来到了邯郸郊外的行营之中,那些都尉都请我坐到大帐中去。我当下坐定,便问道:这河西路的人马,没有大将军掌控吗?为何你们会听命于一个宣抚使呢?那些都尉拱手道:宣抚使大人兼任卫戍大都督,因此不得不从命。我一听拍案道:那他岂不是只手遮天了?你!我一指就近的一个都尉道:从现在起,你就是代理的河西路卫戍府大都督,掌管河西路的所有人马,没有我的指令,谁也不能调一兵一卒!那都尉马上下拜道:末将得令!

    于是我又一指另外一边的一个都尉道:你,从现在起就是代理的河西路招讨使,本官要你带四个营,马上封锁邯郸四境的各个路口和冲要,没有本官的指示,只进不许出,戒严三日,三日后只出不许进,明白了吗?那都尉点头下拜道:得令!我接着道:众将士一律赏两月银钱,你们都去做事去吧!他们都拱手称是就出去了。于是我讨了匹马,又去了骁骑营,那里他们正办丧事,于是我也参加了,并至了悼词。礼毕后,我发现了那个第一个冲向陆大人的校尉,于是我对他说:既然都尉身死,就由你接替他了!于是他下拜受了。接着我向他讨了两百骑,与我进城,于是我就带着人马进入了邯郸。

    进入城门,我问了方家的门路,于是一路来到方家的大宅,此刻那里戒严的很,方家见到官兵,于是就准备好了弓箭。我扬鞭道:本官是皇命钦差聂成海,特来看视方二小姐的伤势!守门的进入禀报了,不一会儿出来道:对不起,小姐病危,无心见客!

    我……我正要理会,旁边过来一个人,戴着斗笠到我近前,那些骁骑马上抽刀拦阻,结果那人一抬头,是董震天!我一看道:不用拦了,这位是国舅爷董大人!那些骁骑马上行礼。于是董震天走近道:你怎么在这里?我小声道:有话一会儿去说吧,如今方二小姐中毒很深,石勇一定伤心死了,你们刚好也帮帮忙嘛!董震天笑道:那小子居然迷上了方二小姐?看来我可以放心了哈!我一敲他头道:其他人呢?董震天道:就在附近。不过我们不宜露面,我看,可以要三娘来试试。我一惊道:对了,三娘会医术,她也在附近?

    这时候就看见她穿了一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