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我突然交给了京城使者一份早就准备了许久的奏本,让他出城替我传旨,当然目的仅仅是为了赶他出城。果然,在我出府后,卫兵便进来了,闫卫平见我出府,也火急跑了进来。卫士拱手道:大人,如今怎么办?小人帮你送一程?闫卫平拍着桌子道:他可真阴险,居然用旨意要我亲自送,若你帮我送了,回头发现我在邯郸出现,一定打我一个抗旨不遵,杀了我也只能忍着!卫兵道:那大人的意思是?闫卫平道:我且出城,你在城里盯着,只要玉章到手,我就不怕他了,到时候你通知我,我就赶回来收拾他!卫兵拱手道:得令!于是闫卫平只好收拾细软出城了。

    这时候我径直来到方府,去找董震天他们,结果他们正在后院习武,那夏侯麟没想到,董震天的武艺非凡,虽然臂力似乎略差,可是武艺却显然高于自己,因此佩服不已。夜三娘也跟方彩云比划了一下,结果夜三娘抱着胳膊道:你这个河西第一美功夫太差了!以后如何管得了老公呢?你看老娘我就不同了,你问姓董的,他敢违老娘的意吗?董震天听后心说,还不是你自己软磨硬泡的,居然反过来说成自己的本事。

    我看他们都挺高兴的,于是就走过去拱手道:不知道二小姐的伤势如何了?夜三娘道:怎么,你不相信老娘?我道:哪敢?只是每个人恢复情况肯定不一样,因此问问。夜三娘道:你就把心放肚子里,以后也别总打听二小姐的事,你那个腌过醋的兄弟,可是疑心很重的哦!依我看,他那么衣不解带的照顾她,二小姐欠他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了,这才是患难见真情,咱们就别掺合啦!我笑笑就不说话了。

    董震天走过来道:你来一定是有要事吧?我道:不错!实际上,我预感有人要对我出手了,最快今晚,最迟明晚。夏侯麟一听道:那就留在这里,我看看哪个人敢对方家和夏侯家出手?我摇头道:必须要他们得手才行,但不知如何做,才能逼真!夏侯麟摇摇头道:你什么意思?我道:我听大个子说,方家的管家是这一带有名的玉器匠,是否可以为我仿制一个东西呢?方彩云走过来道:当然可以,你为我们做了许多,区区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呢?只是,不能告诉我爹,他不想与官府的人多打交道……我点头道:不会说的,这件事就咱几个知道而已!于是我便留在方府,待了大半天。

    晚上,我在方府用了饭就回府衙了,于是我依旧睡在西厢房里,特意把玉章放在了内衣的夹层里,然后就睡的特别香甜了。半夜,我被人叫醒了,揉了揉眼睛一看,是董震天,他小声道:已经来过人了!我一摸,果然没了。于是我依旧倒下睡了,董震天便伏到了床底下。

    第二天一大早,府衙就被河西路大军围住了。于是十几个都尉骑着马,就在府衙外列成队,闫卫平拿着玉章道:钦差早已遇害,这衙内的小贼用假玉章,便骗了我们河西路五万大军,还杀死了陆大人,实在是罪大恶极!弟兄们,马上冲进去把那小贼千刀万剐!这时一名衙役走了出来,拿出一张告示贴到了墙上。众人一看,却是写着闫卫平奉旨进京,钦差接管府衙的通告。那上面分明盖着玉章,而且不是假的。当下那些都尉互相看了看,觉得不可思议。闫卫平一看心说,不能动摇,于是喊道:马上进去拿了假钦差,河西路的事情哪里轮到一个小屁孩指东指西的?说着就一把撕了告示。于是十几个都尉中有七八个就冲了进去,另有五个人站着不动。

    这时闫卫平当先进了我的房间,我兀自搂着被子。于是他抽出刀来刚要砍,身后的都尉用剑拦住道:要拿活的!闫卫平道:少废话!说着就刺了过来。结果我把被子一掀,董震天飞身出来一刀砍下了闫卫平的小臂,周围的都尉都吃了一惊,接着他一站,露出黄娟的衬里,并拿出腰牌道:国舅爷在此,你们还敢造次?那些都尉都不动,那闫卫平疼的在地上打滚。我起身取出玉章道:你好大狗胆,圣上的玉章也敢来偷?还好本官早做准备,你这厮,如果不供出后面主使,本官就定你欺君大罪,取你九族,为本官稳定河西路祭旗!那闫卫平咬牙痛苦,董震天取出药来道:这个是特效药,你想不疼就告诉我们,谁是你的主子?

    闫卫平含泪道:是……是兵部丁大人!钦差饶命!于是董震天给他上了药。我回头看见那些都尉道:不管你们效忠谁,如今我希望在河西这里,你们都可以听我们的。只要你们肯于立功,本官保你们日后荣华富贵,否则,与逆贼同谋,早晚难逃如此下场!董震天背手道:自古以来,背主求荣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们都是河西人,就不要助纣为虐了!那些都尉听到后就下拜道:愿听钦差和国舅爷调遣!董震天于是走过去道:门外面的几个都尉都是逆贼,通通拿下,他们的兵都由你们接管!说着我写了一道旨意,按上玉章道:此乃圣旨,你等按旨行事,即使日后我等事败,你们也可逃过问难,拿去吧!那些都尉就接过旨意走了出去。

    董震天长吁一口气道:你怎么知道进来的是忠臣,外面的是反贼呢?我道:我要衙役贴出告示,就是给反贼看的。他们既然一心作乱,自然心中有鬼,也定然识得真玉章。如今眼见事败,与计划不符,自然为了保住自身而无动于衷。而冲进来的那些人,则基本都是盲目的兵将,人云亦云,只听命令来行事,这就是为什么当初姓陆的会死在乱军之中,就是因为这些兵将听信了骁骑都尉一言,便信以为真了。不过,留下来的人中,如果还是有反贼,那么这个人心机就太深了,一定不好对付!董震天点头道:你说的似乎有道理!于是我穿了衣服,便走出了府衙。

    结果外面狼藉一片,八名都尉见我们来了,就下拜道:反贼已经肃清!五名都尉都活拿了,与闫卫平一同交给大人发落!我看他们几个动作很像,一个人回话时站到略前的位置,于是指他道:你们八个不会是一军出身吧?那八个都尉拱手道:正是一营出身!大人好眼力!我又问:谁是大哥?后面一位都尉拱手道:在下虚长他们三岁,是大哥!我又问:谁最有本事?其他人都指那位领头的。于是我取出纸墨来,当众坐下,写了些什么,接着指那年长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那人拱手道:在下田七!我又指领头的道:你叫什么?他回道:末将孙力!于是我写完交给衙役,衙役拿起来道:告谕河西路诸路人马,即日起,以原步军都尉田七为河西路卫戍府大都督,孙力为副都督兼骁骑营都尉,河西路大军即日起整编为六个营,由原六部都尉管带,俸禄升半级,并各赏银钱一百两,以表彰平叛功绩!于是八个都尉都下拜谢恩。了了这桩事,我马上让兵丁押了六员反臣到死牢,派衙役重点看护。

    董震天道: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收买了河西路的几万大军?我道:那还不一定,如果没有地方势力支持,也没啥用。如今就差赵家没有接触过了!董震天道:如今跟方家仅仅是个朋友而已,那方老头一心的反意,你还不知吗?我道:放心吧,只要顺利发展下去,方家的问题很快就可以解决了。董震天突然问道:你不打算审那些反贼吗?我摇摇头道:没有用,只要知道是丁大人就够了。就算他胡乱攀诬,只要回京后把他交给丁大人审理就行了。至于那些都尉,更没必要。如果真是反贼,那就是一党,若是无辜,我若审了,岂不是枉送他们性命?不若先押着,相关人等大概会有动静!他点头,于是我们就回方府了。

    我们刚到方府见了夏侯麟他们,就有下人告知,赵府的大姐拜府了。我问道:却是何人?夏侯麟道:是赵家威远镖局的总镖头,人称柳叶剑赵敏珍,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哦!董震天道:莫不是赵家老爷的女儿?方彩云道:不是,是赵大爷的侄女。听说早年还追求过……夏侯麟忙道:放心,我从没对她产生过兴趣的!而且四五年没见过了!于是我笑了笑。

    不一会儿,下人过来拱手道: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