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却说我独自一人进入了偏房之中。那里原来是有密道的,一千好几百的内禁卫都容得下,这个山寨绝对不一般。于是我小心的在偏房中找了找,没发现异常的东西,于是取了火折,引燃了一盏油灯,便提着它进入了密道。走了有十几步,便看到了一个开阔的屋子,里面可以容下五六十人的样子,屋子里物品还算齐全,不过没有发现暗道。推开房门发现,后面竟然是后山,原来这个饿鬼岭的后山是在岩石的环抱中,只有这条密道才可以出入。看来内禁卫的人马是驻扎在后山的。我心想,这么找太困难,还是等官兵上来,一起找吧!于是我便退回了偏房之中。

    就在我在饿鬼岭查案的时候,董震天的骑兵先到了京师附近的界桥那里。他与妹妹很快取得了联系,原来成帝一行走水路出河西路之后,便一路向开封而走,不想此地的官兵封闭了四境,出入要到州府办理凭证。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却意外的遇到了韩百文。董飞雪吃惊的问道:

    你怎么会在开封?

    韩百文摇摇头道:

    我本来想推迟上任的时间,但是郑大人却坚持要送我出去,因此在梁大爷的保护下,我成功的穿过运河,从滨州走兖州饶了过来。本来想乘船沿运河而下去苏州,不想运河阻塞,无法行船,我只好又改走官道。然后就听说,青州的叛军终于突破了王进的防线,南下淮河一带,如今那里打翻天了,许多东行和南行的商客都跟我一样,徘徊不前了。后来听说,如果朝廷官员由于特殊情况不能按期赴任,就要到京城的吏部去述职,因此我便到了开封。

    董飞雪道:

    如今我们被困在这里了,你有没有办法带我们出去呢?

    韩百文摸着头道:

    不如你们都装作是我的仆从,我好歹是五品官,开封府一定会给咱们开路引的!

    于是成帝一行便化装后跟着韩百文成功的穿过了开封。之后离京师只有三天的路程,大家商议后,决定由韩百文带着一名大内侍卫先行进京打探,成帝一行则住在京师西北二十里的一家野店里。每日董飞雪都会派大内侍卫到界桥去看,是否有河西路传来的消息,另一方面上官雄已然得知了他们是官家,因此被指派每日进入京城与韩百文联系,查探京中消息。果然这一日,韩百文在京城的燕子楼宴请了兵部员外郎史大人,酒过三巡后,意外的透露了兵部私下调动襄阳留守司唐一山进京的消息。于是韩百文将这个情报告诉了上官雄,上官雄又告诉了成帝。如此看来,兵部丁尚书反意明朗,成帝决定暂不进京。

    于是又过了两日,董震天的骑兵便到了界桥,正好被大内侍卫接住。于是董震天将人马藏到郊外的荒山中隐蔽,自己则来到了成帝面前。这次董震天提供了丁大人反的确切证据,并指出河西路的卫戍大军已经在掌中,但是短期难以调动。如今聂成海在河西仅能自保,而且沿路的情报来看,黎阳留守司似乎也是丁大人的一党。因此一旦丁尚书发难,京师附近,几乎没有可以直接支援的部队,最近的援兵从荥阳赶来也要三天以上。于是成帝决定继续隐藏,命大内侍卫到关中传旨,看看哪些人对自己忠心,可以护驾的。在没有得到确切保障前,成帝决定绝不露面。于是他们便合在一处,京师附近阴云密布。

    而我此刻却不知道,兀自在查看屋子里是否留有那人的一丝痕迹。就在我四处乱翻的时候,山下喧闹起来。我心想,大概是夏侯麟他们带兵上来了。于是我跑到了大门口,果然看见他大步走在前面,赵敏珍和方彩云在后面,无数的官兵跟了上来。不过在四名刀手的中间,带着那个向中全,只是他此刻头上大包无数,衣衫也凌乱了,胸口隐隐可以看见一些图案。我一看吓一跳,指着他道:

    你怎么落得这步田地?怎么回事?

    夏侯麟也吓一跳道:

    怎么,大人认识他?

    哦!是呀!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夏侯麟略笑道:

    早上发现大人不见了,于是跟参将商议过,便准备强攻上山,不想山上下来一批官兵,为首的似乎是个大官,他跟我们说,大人在山上平安无事,于是我们就带了五百个弟兄上来了。哪知这个家伙穿着夜行衣就慌张的跑了下来,我一看他神色不对,生恐对大人不利,因此便拦住他了,结果他开口就骂,所以......

    所以你就打了他一头的大包?

    我略笑的问道。

    不是夏侯公子!是我打的!

    赵敏珍拄着刀柄道:

    谁让他那么可疑,还出口伤人呢?

    那个向中全歪着头,口中不时还流出口水来,估计下巴被打坏了。于是我叫军医给他看看伤势,并传令山下的弟兄都上来援手,便指引大伙向山寨里面走了。于是夏侯麟问我那个向中全是谁,我胡乱道:

    一个朋友,路上遇到的,大概是一个飞贼,不过为人不错,看我独自上山,便陪我一同上来,好在没有危险,不过吃了一顿打倒是我对不起了,回头等他伤好了,我介绍他给你认识!

    夏侯麟摇摇头道:

    这个可不大好!大人,你可知,他胸口的纹身,是西凉游牧部族的图腾?而且是境外的!依我看,这个人就是外族的奸细,应该把他关起来,好好的审问一下才对!

    哦?这样的话,我知道了。回头我自己会问他,就先不要惊动他了,其实我自己也有不少问题想问他,他可是跟很多事情有关系,不仅仅是密探这么简单!

    他点点头便不问了。于是他跟着我来到大堂那里,许多士兵开始处理那些死尸,夏侯麟随便拉过来一个一看,发现他们的脖子上都有一条很细的伤口,似乎是刃比较窄的剑。他皱着眉头道:

    江湖上用窄刃刀的,只有大内。窄刃剑的却没有听说过了,这分明是剑伤,杀他们的肯定不是内禁卫那帮人。然而这些人死法相同,除非有一群训练有素的用窄刃剑的杀手,否则一个人完成这些,恐怕当世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有,那这个人剑法一定高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我吸了一口冷气道:

    却不知,这些人是否便是伪装威远镖局的那些人?

    赵敏珍走过来拱手道:

    没错!就是他们!我们刚刚在大堂的后面,找到了一些他们的兵刃和衣物,确是他们的。不过他们的兵刃很特别,都是窄刃的剑,奇怪了,之前看到他们都是使大刀的呀!

    或许是特意伪装,所以用大刀,自己实际却是用剑呢?

    方彩云过来说道。夏侯麟点头道:

    不错,有这个可能!

    可是,他们自己居然就是用窄刃剑的,如今却死在这种剑上,难不成是自杀?

    赵敏珍撅着嘴猜道。夏侯麟摇摇头道:

    不得而知,总之他们的样子,似乎看不出是被杀还是自杀。另外,由于伤口过窄,根本看不出是否他人所为。死的人少说也有四百多人,真是罪孽!

    这时候一名参将走过来拱手道:

    大人!清点了大堂尸体共六百七十二具,除了颈上的伤口,都没有其他痕迹。刚刚在大堂偏厅的地板下面,发现了一个地牢,里面有十三具干尸,还有一间隔间,里面似乎不久之前还住了人,饭食也没有变味!

    不错!一定是那个人被关在了那里!我们过去看看!

    于是我马上就跟他们一同跑了过去。那是一个阴暗的地牢,环境很差,隔间在囚室的尽头那里,门上用三道门闩闩住了,此刻被卫戍官兵砸开,里面是一个仅能容四五个人的小屋子,有张床,床单上有血迹,住在这里的人果然是有伤的。然后桌子上有饭食,看起来吃的还不差,似乎这些人不希望这个人死去。在一旁还有一些伤药的粉末,地上也有斑斑血迹,似乎时间不长。看起来这个人应该是几个时辰之前,被人匆匆换了药后带走了。夏侯麟道:

    看来那些内禁卫最是可疑了!他们有上千人,目标应该很大,我们马上叫人追踪他们,一定要查出那个受伤的人的下落!

    我看不必了!

    赵敏珍道。她在屋子里踱着步子来回走了几步道:

    附近正是长孙家的地盘,所有的药店和医馆都是他们的产业。我们只要去查一下最近哪些人买了伤药,并嘱咐他们,把所有购买伤药的客人都记下来,并通知卫戍府调查,那么很快便会找到他们的下落!

    不错!我认为大姐说的有道理!

    方彩云拍手道,接着她看着夏侯麟道:

    你说呢?

    夏侯麟愣了半天,我一扬手道:

    咱们先出去吧!这里太阴暗了!

    于是我们都走出了地牢,在偏厅里,我思考了一下后道:

    我看,如今就把追查药物的任务交给赵总镖头,夏侯大哥则带领手下沿路打探追赶,无论哪一路查到,不要打草惊蛇,及时回报,我就与卫戍大军做后援,在这附近调查。咱们以飞鸽传递书信,我们来设定一些暗号!

    于是我们几个把暗语定好,便分头行事了。送走他们后,我便带着参将,把这个山寨翻了底朝天,可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就在我失望的坐在偏房里喝茶的时候,传令跑进来拱手道:

    禀告大人!孙都尉在后厨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想请大人前去验看!

    我一听便放下茶碗,抖了抖衣袖跟了过去。后厨是一个很大的房间,空旷的很。孙都尉便站在门口,看我走过来,他马上拱手道: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