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我的兄弟是天子最新章节!

    不说我飞驰回邯郸。那夏侯麟接到了追查内禁卫的任务后,便收拾了行装,带着三百好手沿路追去。他们一路打听那伙人的下落,结果出乎意料之外:他们在下山后不到三百里的地方,就突然各奔东西了,一千多人众,瞬时消散,他们大概是伪装成了各个路人或是商人,总之化整为零,逃出生天了。而且由于沿途那些人都没办法区分出冯如意和他的手下们,究竟是走的哪些路,衣着更是五花八门的,因此无从查起了。夏侯麟摇摇头道:

    不愧是内禁卫,训练有素,反追踪他们最拿手了!可恶!

    于是他咬咬牙,只好放弃了追查冯如意,因此让大家专门去查一个负伤的青年男子。结果一个卖豆腐的提供了一条线索:

    在官道的路口那里,陆续的有十几对人,他们都扶着一个似乎受伤的人,分开走了。有的走了官道,有的走了山路。不过特别的是,最后还有三辆马车,插着旗子,似乎是镖局的,他们既不喊镖,也不理人,就一个劲儿的赶车,三辆车子前后间隔不到二十步,显然有些诡异。

    夏侯麟想了想,于是提着刀叫手下去追查那些步行的人,自己则带了二十个刀手,骑着快马沿着官道追了过去。追了有大概一天的路程,半夜在野店追上了,他们一行遥望那院子中,确实停了三辆马车,野店熄了灯,没有人气的样子,显得诡异。夏侯麟马上告诉五名刀手,拿着令牌飞马到附近的府衙求助,自己则独自骑着马闯了进来。

    这家野店挺大的,里外都是木板搭成的,里面大概可以留宿上百人。按理来说,此刻这里应该有值夜的伙计,但是夏侯麟引马到了院中,却无人来招呼。于是他栓了马,走到那些马车附近看了看,发现那些箱子没有封条,于是便掀开一看,里面却是空的。如是再三,所有马车里的箱子都是空的。夏侯麟于是抽出刀在手,小心的四处看了看,接着看着上面二楼的天台,一跃便轻轻的落在了上面。

    他用刀轻轻一挑纱幔,屋子里却一个人都没有。于是他小步子走了三步,仔细看了看,确是空无一人,于是便走到门边,小心的推开条门缝。这时他感觉对面的屋子那里,同样有人倚门在向这边看,并且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气声。于是他用刀尖轻轻一推,门便打开了。对面的门却没有反应。于是他快速的一个转身便闪出了门来,仗着刀看着那门,却依旧不见动静。于是他用刀沿着门缝轻轻插了进去,刚刚插了一尺来长,就听屋子里面女人的尖叫声:

    啊!

    顿时吓了他一大跳!他马上踢开门一看,却是一个穿着薄纱,肩头裸露的女子坐在地上,用手捂住胸口,惊魂未定的样子。这时候走廊那边传来了脚步声,夏侯麟回头一看,却是三个手持窄刃剑的黑衣人。夏侯麟一看笑道:

    哦!总算找到你们了!看刀!

    说着那三个黑衣人挺剑刺来,夏侯麟一抡刀挡住,接着一脚踹过去,那些人动作一般无二的向后一躲,接着手中剑往空中一划,左手出剑指略一指道:

    呔!你厮胆敢跟踪我们,要你好看!

    说着右手剑一齐当空劈来。夏侯麟心头一震道,心说,怎么都是太监?山寨的那些人莫不是都是他们杀的?想到这里,他略一抽身当空一斩,咔嚓一声,三人剑身齐断。那三个人一看道:

    岂有此理!你你你......好大狗胆!咱们走!

    说着就向后一翻,连续几个后手翻从天台跳出去了。夏侯麟提刀追去,看他们飞下了二楼,楼下埋伏的十五名刀手马上现身把他们围住了。夏侯麟一跃身跳了下来,那三个人互相一看,便持断剑往脖颈上一抹,倒地不起了。这时候从野店里冲出来六七个拿着木棍和短刀的人,一看夏侯麟他们手中都是大刀,当下便不敢声张了。这时候那名女子也扶到天台上往下一看,便又大叫了一声倒在地上昏过去了。夏侯麟拱手道:

    对不住各位!在下是夏侯麟,奉了钦差之命追查逆党,不想惊扰各位!

    哦!原来是火麒麟夏侯公子!失敬失敬!我们是从西域做买卖回来的,楼上的女子是我们老爷在西域生下的女儿,如今老爷中途归西,我们只好带着小姐和老爷的骨瓮,千里迢迢的返乡了!对了,我们是河间人,鄙家主人姓秦,我是管家秦四!

    夏侯麟点点头,然后看了看那三个死去的黑衣人,于是传令把野店仔细搜一遍。这时候秦四吃惊道:

    对啦,刚刚听小姐叫声,不会出事了吧?

    夏侯麟一想,便向后一翻,上了天台,低头一看,那名女子便栽倒在地,紧闭了口眼。夏侯麟看看笑道:

    别装了!你是一个高手,如何会被这些许场面吓到?

    那女子突然张开眼睛,撅着嘴道:

    人家昏倒了,你才想起来是吧?刚刚都不管人家,只顾跟那些人打斗!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刚刚我被吓出病来,你养我呀!

    说着她直起上身坐在地上,夏侯麟过来扶她,被她推开,然后她抱着胳膊道:

    你没看见人家准备洗澡吗?还不快走!

    夏侯麟心说,这个女子却是奇怪的很,明明是南方的碧人,为何会被说成是西域人呢?于是他狐疑的便走了出去。这时手下来报,说野店里除了这个秦家的人之外,再无其他人了。根据卖豆腐的线索,三辆马车,确是三个人赶的,看来这三个太监便是赶车的人了。于是他仔细的看了看那三个人的尸体,他们身上却没有任何标识身份的物证。于是他叫十个刀手到附近的四处看看,有没有特别的线索。

    早上,府衙派了三百官兵协助,于是又把这里翻了一个底朝天。那个姓秦的女子便坐在屋子里生气,指名道姓的骂夏侯麟是个淫贼,偷看自己沐浴,连野店外面也听的清楚。于是那些兵丁都捂住嘴不敢笑出声来,可恼了夏侯麟。于是他再次进去,那女子便斜着眼睛看着他。夏侯麟拱手道:

    在下昨晚确实冒犯,本是无心之过,请姑娘见谅海涵!

    哼!哪有那么便宜?昨晚你看见什么了?

    我没看见什么呀!

    胡说!人家刚刚脱了披肩,你便进来了,那岂不是,肩头后背,都被你一双贼眼看去了!

    姑娘说笑了!昨晚明明是你躲在门后,我以为有人偷袭,所以才......

    少开玩笑了!扪心自问,就说你昨晚看没看见!

    这......确是看见了姑娘的肩头。不过,那也没有什么嘛!

    你!

    她涨红了脸来,接着又一拉衣襟道:

    人家生下来,身体就没有被人看到过!如今你看见了,你要负责!

    你真是无理取闹,你练武的人,穿短打的时候,何止肩头,四肢尽露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在下没有空与你纠缠,你好生休息吧!

    说着他一转身便走出门外合上了门。于是那女子在屋子里开始砸东西,然后使劲的骂他,夏侯麟摇摇头便走出了野店来。结果那女子突然扶到天台上道:

    姓夏侯的!你毁我名节,今日便死在这里,看你如何交待!

    说着起身便头朝下向楼下跳去。夏侯麟起初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对方武功不凡,然而她头朝下跳了下来,却是危险至极。于是他只好一步跨过去,空中揽过那女子的上身和腰部,一扭身便抱住了。于是她高兴的把头往夏侯麟怀里一送道:

    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负责的!

    夏侯麟吓一跳,马上放开手把她扔到了地上,于是头也不回的带着手下,押着马车和三个人的尸体走了。那名女子跳起来指着他的背影骂个不停,直到听不清为止。由于早上收到了飞鸽,夏侯麟便带着物证望邯郸走了。

    此刻我飞驰了一整天,赶到了邯郸。邯郸如今境况堪忧,商人和民众的情绪都不稳定,那方家控制了所有的米油生意,府衙不敢向方家施压,只好从库房支取,这几日已经很勉强了。我一到邯郸马上便拜见了方晋文,他知道我来的目的一定是为了粮草。于是他早就从河西各部调齐了十万人众到邯郸,与卫戍大军隔河相望。赵家也早就安排好了,因此在山谷一侧也部署了六万人马。邯郸此刻是高度紧张的时刻,卫戍大军被两侧夹住,因此人马都惶恐不已。在这种前提下,方晋文安排了一百刀手立于大堂两侧,自己在中间摆了酒欢迎我的到来。我只带了两名传令,被拦在门外,只能独自走到大堂那里,一进门就看到里面的气氛不对。这时候从后院那边闯进来一人,穿着短打,方家的护院拦不住,我一看,正是石勇。他来到我面前一抿鼻子道:

    三娘正在给彩蝶施针,我听说大哥来了,便来相陪!

    我拍着他肩膀道:

    好兄弟!咱们进去吧!

    于是我们并肩走了进来,那方晋文看石勇也进来了,显得不是很高兴的样子,于是胡乱的叫人添了位置和碗筷。结果一上桌,那石勇便不管我们了,只顾自己的样子,一个劲的吃个不停,附近的丫鬟和仆役都低头小声的笑个不停。方晋文也不管他,拱手道:

    听说聂大人出征饿鬼岭,未知凶吉如何,却怎么有心来看我这位闲散的财主呢?

    我拱手道:

    哦是这样,小侄在饿鬼岭发现了令弟的线索,因此特地飞马来报!

    哦?

    方晋文略一转眼,然后捋着胡子笑道:

    大人说笑了!二弟早前有书信来访,四弟也刚刚分手不足几日,大人此言,莫非戏言?

    我略一扣桌道:

    小侄句句实情,此刻并不想与大官人绕圈子。若是您执意如此,小侄只好将令弟一案移交大理寺法办,到时还请大官人见谅!

    哦?大理寺专办皇室贵胄和三品以上官员案件的,即便舍弟犯法,也应由地方府衙审理,缘何要移交他们呢?

    呵呵,若是通敌反逆,却只有大理寺可以承办了!

    你说什么!

    他突然站了起来,手里的杯子便有些颤抖。我看在眼里,心说,看来玉牌一事便是事实了。于是我口风一转道:

    却不知有人隐瞒身份,暴力赚取利益,甚至瞒过太祖,换取官爵,大官人以为,此按律该当何罪?

    这......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既然得太祖隆恩,自然不应再计较了!

    那要是有人背信弃义,临阵脱逃,事后反献媚于敌主,大官人以为如何?

    这......

    他流汗遍体坐了下来,用手不停的摸着酒杯。我近前道:

    太祖当年并不知此事原委,若宣扬出去,恐怕难脱欺君大罪!大官人如今以为,令弟安否?

    方晋文略一拍桌子道:

    岂有此理!这些酒食如何可以合得上钦差大人的胃口?统统撤掉!

    说着他起身拱手道:

    实在抱歉!后厨的人不上心,是鄙管家的过失,请大人稍候片刻,老夫自当准备盛宴款待,还请大人小坐。来人,看茶!老夫先行告退,稍候,稍候!

    说着拱手便退出了大堂,他一招手,那些刀手便一同下去了。石勇正吃的起劲,结果管家低着头带着丫鬟和仆役过来,不由分说,就把一桌子东西撤走了,石勇抓了一根鸡腿在手,闻了闻看着他们摇摇头道:

    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