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梦起玄黄最新章节!

    “呜呜”的风声惊醒了本来就睡得极浅的宁晨,在略微失神之后,他随即便想起了昨天与宁辉约好了,要去找宁辉:乘着近几日雪势减小消失,上山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可能捉几只云锦鸡回来。云锦鸡啊。

    他慢慢地拉开了妻子搭在自己胸口上的手,摸出昨天偷偷藏在右边已经捂热的一床薄棉絮,将张瑶的小手又搭在这棉絮上,轻轻起身后,蹑手蹑脚地移到床边,看到并没有惊醒妻子及身边的婴儿,在掖好被角之后,反身正准备穿衣,忽的听到响动,回头一瞧,确是妻子翻了个身抱住了棉絮和孩子,看到妻子不安分的睡姿,摇了摇头,又重新掖好被角,才麻利地穿好一身皮衣,摸黑走到了房门口,轻轻地掀开一层厚厚的布帘后,径直来到了堂屋,穿过一众月松打造的桌椅,走到门前,推开门,被小院子里的冷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哆嗦,才感到这该死的鬼天气真是冷。抬头斜看了眼天空,阴沉沉的只能看到点点朦胧的月光,脸上一冷,原来大雪又开始慢慢的下了下来。也不知道今夜这云锦鸡是不是会出来。关上门顺着茅草的屋檐往右走到了黑黢黢的厨房,扶着灶台边,先取了一些引火的茅草放在灶台里又摸出随身携带的火星草,大力搓揉之后扔到了灶台下,然后等慢慢的升起了一丝火光后又猛地剧烈燃烧了起来。加了一些柴火,便由着灶台下的火点燃了小油灯,等了片刻就闻到昨天藏在锅里的麦团发出了诱人的麦香味,熄了灶火。揭开锅盖,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了五个拳头大的金黄色球团,他想了想,取走了四个麦团,用干净的白布包好放在胸前,就转身走出了厨房。沿着堂屋前用青石头铺陈的台阶走下,来到了院子里,就看到地上又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雪层。穿过自家的小院子,走到左边放工具的屋子里,拿到弓箭,顺手开了下这把牛筋弓,又慢慢合上去,背上后,打开院门走了出去。

    待掩上院门,便借着天上的月光,顺着小路向村子里走去,不消片刻,就越过二叔家,来到了宁辉家的门前,顺着青石板台阶走上去轻轻地敲了两下“啪,啪”。就退了下来,心中估摸着时间,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从宁辉家的院门里鬼鬼祟祟地钻出来一个近七尺的汉子,怀抱弩?弓,腰上挎好了工具袋,不是宁辉,又是谁。

    宁晨招了招手,与宁辉汇合并肩往回走去。等出了村子,“宁大哥,真不好意思,应该是我去叫你的,害你多走一段冤枉路。”宁辉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说道。

    “没事,只是走点路而已。”宁晨旋即似是好像想到了什么,笑着说道:“怎么?弟妹,没批准你出来?”

    “她敢!!!以前又不是没捉过云锦鸡,前年秋天不是还村里面一起上山捉过吗?虽是没有寻到,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死活就是不同意,宁哥,你说女人是不是有点不可理喻,不过我们家,宁大哥你是知道的,向来我是说一不二,要不是怕吵到孩子,还造反了她。”宁辉以略快的语速说出了这些话,语气里充满了喜悦与自豪。

    宁晨回想到前年自己下雪时偷偷上山给张瑶抓雪兔,想给她个惊喜,结果她前面还高兴,后面看到自己擦伤的手,脸色立刻就沉下去了,和自己争论不过就耍赖皮,连带着几天不给自己好脸色,日子照过,就是不和自己说话。然后用左手食指指尖不自觉地挠了挠脸颊,以从不确定到肯定的语气回应道:“是有些、不可理喻。”

    “对了,宁哥,嫂子也生了吧,到底是男是女。”宁辉好似来了兴致,连带着声音都高了两度。“是。。。”宁晨忽然不说话了,原来不远处就是宁晨的小家,这时宁晨与宁辉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再说话,很平静地走到了山前的小亭子里歇了下来,亭子前的台阶旁有一块半倒下的石碑,楠石石质,上面的字已经模糊,只能依稀辨认出“、,亭,山,”的字样,于是这仅存的亭山二字也就成了这座不高的小山丘及周围山脉的名字-亭山。

    宁晨二人坐在了与石碑同样材质的楠石板上,背靠着柱子,宁晨从怀里取出了那四个用白布包好的麦团,分了两个拿给了宁辉。宁辉也不客气,同时拿出了自己的酒葫芦,与宁晨一起就着自家酿的老酒吃喝了起来。马上就要进山了,不吃饱,可不行。

    亭山共有一十二座,其中主峰地处武宣郡东南,山高入云,溪流环绕,绿树遍植,山上多为月松,一年到头,方圆百里之内,皆不褪色,若从远处眺望,郁郁葱葱,当真是一片盛景。

    宁家村,地处亭山北麓第三座小山脚下,并被其他两座所环绕,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怀抱内,因为这座小山头不高,所以村里人一般称它为矮墩子,当然这矮也只是相对而言。村尾有一条小溪,其由主峰一直流下,穿过山脚,来到宁家村,穿越村子而过,平日里,打水做饭,取水洗漱都是在这条小溪。所以寅时做饭,卯时洗漱,辰时打水,未时倒些杂物都有规定,也十分便利。

    不久,宁晨二人便吃喝完了,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因为宁辉自酿的老酒十分的地道,还加入了赤阳参浸泡,所以喝完之后,两人身上好像都燃了一团火,就连这寒冷的天气都似乎变得温暖了起来。

    “呃,宁哥,我好了。”宁辉收好了酒葫芦放在亭子里,打了个响嗝。说罢,就准备往先头放置着绳索、皮袋子的小木屋走去。

    “等下,再检查看看,东西都带齐没,别到用的时候才发现没有。大雪天进山,可不是闹着玩的。”宁晨一边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小皮袋,借着今夜略微有些昏暗的月光和雪地反射的白光,开始检查了起来,这皮袋子用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