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梦起玄黄最新章节!

    老公鸡在得到宁辉肯定的答复后,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随后昂着头走到了宁晨身边高声说道:“宁小子,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吧,想来小子们和你朋友都该等的不耐烦了。”

    于是宁晨看了看周身的物件,揣好老公鸡特意嘱咐的仙水,检查了黄羊木的盒子,应了一声,领头走出了这座仙府,待从那处山洞钻出来后,等了片刻,始终不见老公鸡,没有办法,只得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因为天色尚暗,周围又是浓密的树木,乘着黑竟看不出太远,宁晨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才发现天边依旧是月兔西沉,这太阳还未升起,不由心思一转:莫非是自己刚才太紧张了,估错了时间,这似乎离进去没过一会。不待他细想,就见到老公鸡迈着步子,不急不缓的走了出来,对着他尴尬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径直走过了他的身边。

    等宁晨跟上后就发现老公鸡加快了速度,在这密林里又开始转起了弯来,此刻宁晨也不多看周围,低头紧盯着老公鸡,若是跟丢了,他可没有本事再摸回到集合的地点,就在宁晨专心致志的跟随老公鸡移动的时候,忽的见老公鸡放松了脚步,回身说道:“宁小子,到了,可别忘记我说的啊。”

    宁晨尚未反应过来到哪了,抬头就看到了前方靠着月松树打着哈气,伸着懒腰,不停打量着周围的宁辉,不由出声喊道:“阿辉!”

    宁辉听到喊声,反射般的回头看到了宁晨,二人马上丢下了手中的物什,快步走到一起拥抱了起来,宁辉有些激动的看着宁晨喊出了一句:“宁哥!”随后上下打量起宁晨来,不一会余光就扫到了地上的黄羊木盒。“宁哥,这是什么?”

    宁晨随后看到地上的木盒,正经的说道:“这是好东西,是灵芝,今年咱们有救了。”

    宁辉听罢,赶忙走了上去,从地上捧起了木盒,小心的打开后,先是感到一阵热气袭来,仿若春风,看到盒中五朵火红鲜艳的灵芝,深吸一口气,激动的说道:“宁哥,你从哪儿找来了这些好东西,咱们,咱们今年真的熬过去了。”

    “好东西,好东西”宁晨双目无神地低声念叨着这三个字,不由左手伸到了怀中,摸住了那个被体温捂得有些发烫的小葫芦,双眼盯住仍旧在察看灵芝的宁辉,正准备向宁辉说出仙水的事,就看到了站在宁辉身旁的老公鸡将视线从宁辉转向了自己,不禁在心底叹息了一声,终于还是没有说出这件事。老公鸡见到宁晨并没有说出来,明显松了一口气,用调笑的语气对宁辉说道:“宁辉小子,若是你老是这样看下去,说不准这火云芝就废了。”

    宁辉听到这老货的语气,本能的想回头反驳,可看到宁晨点了点头,不由赶忙合上了盒盖。将木盒递还给宁晨。“老前辈,别总拿这些吓我啊。”宁辉随口嘟囔着。

    两人一鸡随后走到了空地上,看到了回来的老公鸡,鸡群终于在良久的沉寂后爆发了巨大声响,老公鸡不得已回到鸡群中对着鸡群喔喔叫了起来。乘着这个机会,宁辉赶忙向宁晨说起了自己的经历,以一种略带夸张的声音说道:“宁哥这些小鸡仔真是不聪明,也不知道变通,全部傻兮兮的杵在这儿杵着,还不许我活动活动,三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一点声音也没有,好悬没把我给。。。闷到,对,就是闷死我了。对了,宁哥,你们呢?”宁晨看了眼前方一样说的摇头晃脑的老公鸡和叽叽喳喳的鸡群,小声说道:“那老货,没支使你吧。”

    “老货?阿辉,这次多亏了风老前辈照顾,否则我们可寻不到这些灵芝。以后,不许再说这些。”宁晨严肃的纠正着宁辉,云锦鸡们不说其他的就说几百年来还能一直念着宁家的好,记着宁家人的事,就值得尊敬。

    看着宁晨手里的盒子,宁晨小声分辨道:“这次是他们帮了咱们,咱们宁家人不是不知好歹,只是他开头把咱俩吓得那么惨,还以为要交代在这,每次想到这些,就有些不舒服。”

    “你呀,就是嘴硬。”宁晨用空着的手轻轻的锤了下宁辉的胸口,看着宁辉摸了摸脑袋傻笑了起来。“是不是想听我后来怎么了。”

    宁晨准备给宁辉好好说说分开后自己的经历,当然要隐去云锦府的一段儿,正在想该怎么去说这些。就看到了对面的鸡群走了过了,无论是老是幼都走到了二人面前,姑且算是排好了队形,恭恭敬敬地站在雪地上,随着老公鸡及另外几只年纪稍大的老年云锦鸡先行礼,后面的云锦鸡们一齐对着宁晨两兄弟,行了九次礼。

    宁晨看到这一切,刚忙叫道:“老前辈,不必如此。”

    “宁小子,不必推辞,这次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们只送了你们几朵没用的火云芝,实在是过意不去。只能以此来略尽心意。”老公鸡正色说道,“如果还要推辞,就在我们几个老东西里面选上2个带回去吧。”

    宁晨二人无法,只能接受了这一切。随后宁辉在宁晨耳边小声说道:“宁哥,你究竟做了些什么,把这群鸡给激动成这样。”

    宁晨咽了咽口水,以同样的声音回答道:“回去再和你说。”

    “前辈,你们的心意我已经知道了,希望日后,我们宁家还能和你们云锦鸡一起在这儿好好生存下去。”宁晨此刻却是只能如此安慰道。

    老公鸡抬起头,对着宁晨说:“会的,一定会的。小老儿也不再矫情了。”眯起双眼看了看天边,此刻太阳已经出来了,天色也开始由暗转明,“宁小子,天也不早了,我们云锦鸡回巢的时候到了,在这不能再送一送你们,只能说上一句,一路走好了。”然后老公鸡开始高声呼唤起来,“喔喔喔”明亮高亢的叫声,甚至震掉了附近月松上的积雪,然后就看到了云锦鸡们有规律的奔跑了起来,不足巴掌大的小雉鸡随着母亲先跑了出去,宁晨甚至见到了有两只跑的太急一时没收住,撞在了一起,,又被各自的母亲叼了起来,跑了起来,然后是半大的云锦鸡,最后才是老公鸡这些已经年迈的云锦鸡,在老公鸡跑到一株大树后,离去前回头对宁晨二人高声说道:“保重!”随后也钻进了林子,不见了。

    空空的雪地,寂静的树林,渐渐明亮的天空,昨天的一切,如同梦幻,让宁晨二人皆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最后还是宁辉看了看宁晨手里的木盒和空着的笼子,对宁晨说道:“宁哥,我们已经找到了灵芝,是不是要回去了。”

    “是喽,找到灵芝,该是时候回去了。”

    自古有言:上山容易下山难,用在亭山实在是在合适不过,来时二人憋着一股劲,为了能尽早赶到主峰附近,走着崎岖艰难的山路,尚能忍受,可轮到现在目的已经达到,想要再次走来时的路。好不容易顺着开辟的小路下到主峰下,走过一段山路,又被眼前的高山挡住了,宁辉看着高岩溪流,在朝阳下泛着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崇高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