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旺门佳媳最新章节!

    罗晨曦闻言,白了季善一眼,“你又来了,不是才说了,让你别这么肉麻的吗?还是你满口的甜言蜜语,方才甚至不惜连美人计都使上,不会是还要我做什么吧?直说就是,你这样我害怕啊……”

    说得季善本来正百感交集的,立时又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你这个逗比……促狭鬼!好吧,既然你已经猜到我还有事要求你了,我就不藏着掖着,直说了啊,反正欠你的已经够多,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了。”

    罗晨曦笑道:“这才对嘛,有事直说才是你一贯的风格。说吧,还要求我什么,肯定给你办好,谁让我能干呢,当然得能者多劳嘛。”

    季善正色道:“晨曦,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一直希望我能开个酒楼,我都说不可行?其实我一直隐隐有这个想法的,只碍于种种外因,不好付诸于实际行动而已,但现在我这个念头变得特别的清晰和强烈了。”

    罗晨曦略微思忖一下,也就明白了,“善善你是想跟叶大掌柜合伙,由他来经营酒楼,你只负责在后厨做菜,或者只要提供菜谱就行了?那可以啊,叶大掌柜这样资历能力的大掌柜,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若不是此番遭了无妄之灾,被逼得近乎到了绝路,可不是谁轻易挖得到的,你要是能请动他,就真是捡到宝了!”

    季善笑嗔道:“晨曦,你这么聪明,这么说一知十,真的好吗?弄得我想卖个关子都卖不成了。是,我是想跟叶大掌柜合伙开个酒楼,——还是先别这么大口气了,能先开个小饭馆,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一开始小些就小些吧,慢慢积少成多,慢慢做大做强也是一样。”

    “那等小饭馆开起来后,我呢就出菜谱,他们父子呢就负责日常经营,如此便既能替他们解了眼下的燃眉之急,能让他们一家子都衣食无忧,也能替我自己挣些银子养家糊口了。你也知道一个家要供一个读书人多不容易的,谁知道我相公什么时候才能高中呢,我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罗晨曦听她说完,方拊掌笑道:“我之前说了那么多次,你都不松口,总算今日想通了,那我以后随时想吃你那些菜,便有地方了,那些好吃美味的菜,也能让更多人吃到了!不过你说了半天,也没说到要我帮什么忙啊,总不能我的作用就是坐在这里听你说,再加一个吃吧?”

    季善笑道:“你想得倒挺美,你当然不能只听和吃,你得出银子,还得回头庇护一下我们的小饭馆,不叫官府的人和那些个地痞流氓去生事儿,弄得最后我们只能关门大吉。”

    顿了顿,不待罗晨曦说话,又道:“不过你放心,到时候小饭馆开起来后,你占七分股,赚了银子后,你也得七分,叶大掌柜一家得占两分股,得两分银子,我只占一分就够了,你觉得怎么样?”

    叶大掌柜那么大年纪了,叶广也显然不是个能彻底拉得下脸的人,哪怕他们如今落了难,要让他们父子去街上摆摊设点的积少成多,也太难为他们了。

    何况他们还没那个手艺,那些能靠沿街叫卖一样小吃食,就能养活一家子的人,譬如卖豆腐脑的、卖肉夹馍的、卖粉丝汤的,谁手艺又不是个中翘楚,才能站稳脚跟呢?

    自然最好的法子,还是开个小饭馆,让叶大掌柜来经营,堂堂一个CEO,任务便是赚钱加扩大自家公司的规模,做菜却是厨师长的事儿,必须得术业有专攻才是。

    偏季善自家如今银子有限,叶大掌柜一家瞧着也定是拿不出多少银子来的,可开一个小饭馆再怎么着,几百两银子的本钱肯定还是要的,除了厚颜麻烦罗晨曦,季善也实在想不到旁的法子了。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不借一下罗晨曦府台千金的名头,不辗转借一下罗府台的势,纵他们的小饭馆成功开起来了,传到聚丰楼的人耳朵里后,肯定也要惹来一堆麻烦,直至小饭馆再开不下去为止,甚至还会累得叶大掌柜一家的处境比如今更糟糕……

    季善是真不想给罗晨曦添这个麻烦,她再不拘小节,正直心善,也是堂堂府台千金,金尊玉贵,又岂能缺了银子使?

    就算有朝一日他们的小饭馆做得跟聚丰楼一样大了,每年分的银钱于她来说,也是有不多无不少,对她造不成任何的影响,所以她大可不必掺和这些事儿。

    反倒她出了钱后,哪怕只出了一点于她来说可以忽略不计的小钱儿,回头万一让有心人借此生事,不但给她,甚至给罗府台都造成了影响,那就真是因小失大了。

    可叶大掌柜一家又是那么的可怜,季善又是真的很想帮他们……

    罗晨曦已道:“嗐,我还当要我做什么呢,不就是出点儿钱,再借一下势吗?多大点事儿啊,善善你回去后只管计算一下总共需要多少银子,回头我一并拿给你便是,若是三五百两的,我自己这么多年攒下的体己应当就差不多了;便是上了五百两,我跟我爹说一声,再去账房现支就是了。不过既然要开饭馆,何不索性直接开个大些的,凭善善你那手艺,不愁不能客似云来,赚得钵满盆满啊!”

    季善却已改了主意,“晨曦我想了一下,你还是别入股了,就借我几百两银子吧,我给你按票号的利算利息,你觉得怎么样?等回头小饭馆开张时,我再请了你一起去坐一坐,想来也就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敢轻举妄动了。本来叶大掌柜一家也够惨了,那聚丰楼的当家大爷与其他人总不能真赶尽杀绝到这个地步,连最后一条活路都不给人家留,那就真是太绝情绝义,必遭反噬了!”

    与其回头一个不慎,就会给罗晨曦和罗府台换来个“与民争利,借机敛财”的名声,倒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将他们父女牵连进来的好。

    所以她宁愿给罗晨曦借银子,等回头赚了,她再每过上一年两年的,给她按本金的比例算一次利润便是,一个是她的好朋友好姐妹,一个是人品德行都万中无一的好父母官,她真是丝毫的险都不愿他们冒。

    当然,若万一不幸亏了,她也不会赖了这个银子不还,亦不会让叶大掌柜分担,她一定会自己想方设法,把银子都给还上的。

    罗晨曦急道:“善善为什么又不让我入股了,才不是还说得好好儿的吗?莫不是你担心有心人会以此来做文章?那倒是大可不必,就我知道的,这会宁府的什么守备通判千户家的女眷们十个有八个都在城里甚至省城都有铺子的,名头便是赚点儿脂粉钱,便是谁想以此来做文章,也是枉然,根本伤不了家里丈夫和父兄的筋骨,所以你安心便是了,要真不能做,我也不会一口就应下了。”

    季善仍是摇头,“那不一样。我听我相公说过,像府台大人这样出身寒门,却能凭一己之力做到四品大员的,本朝自开国以来都可谓凤毛麟角,要说没人明里暗里盯着,羡慕妒忌恨,肯定不可能……晨曦你听我把话说完,你才说的那些什么守备通判千户们,他们应当都背靠家族,妻族也都是大族大户吧?那他们的家眷开铺子,在旁人看来,便真是所谓‘小打小闹的挣点儿脂粉钱’,万一有个什么,也自有家族为其奔走开脱……”

    可罗府台有什么,自己便是整个家族最出息的人,全家乃至全族都靠着他过活,还要防着他们拖后腿;罗夫人还早早去了,听起来娘家也没比罗家好到哪里去,一旦有个什么事儿,能指望谁的?

    关键郭家在会宁府家大业大,聚丰楼真正是日进斗金,家族里也不少有功名的人,就算斗不过罗知府,给他添点儿堵,或是坏他的事儿,却是绰绰有余的,——那就绝不是季善想要看到的结果了!

    罗晨曦听季善说完自己的顾虑,霎时就跟方才季善听得冯叔带人给叶大掌柜一家搬了那么多东西回去时是一样的感受。

    真的,这世上怎么就会有善善这么可爱、这么周到的人,这个人还是她的好姐妹,她何其有幸!

    她不再坚持了,只点头道:“行,善善,你考虑得也有道理,这些年我爹都是两袖清风,也就我娘还在时,买了两个庄子和一些地而已,我要是忽然跟你一道开起了酒楼,没准儿真会让人盯上,若因此致使我爹晚节不保,我就真是要无地自容了。那我给你借银子吧,不过利息什么的就别再说了啊,再说我可就要恼了。”

    季善这才笑了,“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到家后便算一算大体需要多少银子,回头等我与叶大掌柜商定好了,再初步择好地点后,就找你拿银子啊。”

    罗晨曦也笑起来:“嗯,就这么说定了。那你回头选址时,要我陪你一起么,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季善却是笑道:“你就别陪我一起了,有时间多陪陪罗大人吧,我请杨嫂子陪我一起到处选址就是了,再说不还有叶大掌柜的次子吗?叶大掌柜年老体弱可以不用那么操劳,他次子却是年轻力壮,这时候不跑腿出力,更待何时,总不能就在家里白白等着天上掉馅饼儿,他只要吃就够了吧?”

    罗晨曦点头,“这倒是,升米恩斗米仇,你就算一心帮他们,也不能凡事都自己来,不然回头把他们惯坏了,谁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叶大掌柜倒是不担心,其他人谁能说得准呢?”

    “我就是这么想的,一旦开始合伙做生意了,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不只是朋友故交了,规矩便也得一开始就立起来,先说断后不乱才是……”

    两人说着话儿,不一时便到了季善家,季善感念罗晨曦连日为她找人辛苦了,今日更是一直陪着她,便立时要去菜场买菜回来,好生犒劳她一番。

    罗晨曦却是道:“还是算了吧,你今儿也够辛苦了,还得筹谋开饭馆的事儿呢,就先记下,回头再补偿我就是了,我也得回去陪我爹了,走了啊。”

    说完不待季善再说,已不由分说出了院门,复又上了马车。

    季善无法,只得追出院门,“那你路上慢点儿,过几日等我得闲了,一定好生补偿你啊。”

    直至罗晨曦的马车驶出老远了,才笑着关了院门,回了屋里,开始筹谋起来。

    次日一早,季善与杨嫂子草草用过早饭后,便锁了家门,到巷口叫了一辆马车,直奔叶大掌柜家而去。

    因为有了昨日的经历,今日季善便称得上是轻车熟路了,不一时便已站在叶大掌柜家的大门前,在拍门了。

    而叶大掌柜一家大抵也是有了昨日的经历,今日听得拍门声,倒是不怎么慌张了,很快便由叶广开了门,笑道:“果然是沈娘子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季善便笑着与杨嫂子进了门,待叶广关好门后,才问他:“令尊令堂可好?今儿又不请自来了,还请二少爷千万不要见怪。”

    叶广忙笑道:“沈娘子这是什么话,您这样的至交,我们全家若不是怕耽误了您的正事,巴不得您日日都来呢……这位是?”

    季善便笑着给他介绍杨嫂子,“这是孟夫子家的杨嫂子,因孟二哥和我相公一道去省城秋闱了,连日便是杨嫂子与我作伴。”

    正说着,叶大掌柜从堂屋出来了,瞧得季善,立时也是满面的笑容:“沈娘子来了,快屋里坐。”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旺门佳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说书库只为原作者瑾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瑾瑜并收藏旺门佳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