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go-->    当夜,卫初晗秉烛,自行写一些东西。

    笃笃笃。

    这样晚了,竟还有人敲门。

    卫初晗放下纸笔,去开了门。人未进,她便开玩笑,“深夜造访,恩人又来抓我熬夜了?”

    他没有笑,进了屋。卫初晗关门回身,看到他坐的位置,就愣了一愣,心情有些复杂。一个圆桌四张凳,他偏偏能找到光线最暗的地方。他坐过去,沉沉的,与暗色融为一体。若要取人性命,倒是好方位。卫初晗举着灯台,慢慢走回来。他从怀中掏出什么,当着卫初晗的面摊来。一锭锭放在桌上的,是满满的白银。火光摇曳,金银之物让人耀了眼,不觉呆住。

    “干什么?”卫初晗吃惊,“给我的?……都是给我的?”

    他点了头。

    卫初晗皱眉,“你不必这样。我并不是贪图你的银钱,试图榨干所有。”

    光暗交影中,青年静声,“你一个人在外面,很多不宜。有了这些钱,你能过得好一些。还有你要的消息我让人去打听了,慢慢会有回复的。”

    他话不多,言语贫瘠。而且他颇没有生活常识,连下雪时躲雪都要她提醒。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偏偏说了这样的话。一径说下去,中途没有停顿。想来,他心里想这些话,打了无数遍腹稿,不是一时冲动才说的。

    “你要离开?”卫初晗问。

    他点头,又不说话了。

    卫初晗沉默一下,抬头,“你是杀手。我能雇你为我做事吗?”这样,他们依然能同行。

    他说,“你雇不起我。”

    卫初晗略诧异,“你居然知道雇你要掏钱,而我没银子?”

    她被他无声地……瞪一眼。

    卫初晗忽然笑,“知道了。多谢你前来跟我道别。”

    她将他送出门,离别前,突然问他,“我能知道,恩人你叫什么吗?你从来没告诉过我。”

    他沉默着,半晌都没回答。卫初晗心中失望,想他果然不待见她,连个名字都不愿意告诉自己。但她已经转过了身,却听到身后人开了口。

    “洛言。”他声音淡淡,“我叫洛言。”

    卫初晗若有所思地点了头,待回到屋子,望着桌上墨迹未干的计划表,却再没有那份心情。

    洛言走的第一天,想他;

    洛言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洛言走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洛言走的不知道多少天,卫姑娘咬牙切齿,分外地想他。若他在自己对面,她很难克制想掐死他的冲动!

    每天,卫初晗都被大大小小的痛楚折磨。有时候是腰腹突然被撞般,硬生生把她从睡梦中疼醒;有时候是写着字,手腕陡然被什么扎一下,脱力后,笔墨污了整整一大片宣纸;有时候去看自己的身体,青青紫紫一大片,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上山打虎去了呢。

    卫初晗苦不堪言。

    她对洛言那点儿本就不多的好感,飞快告罄——就算你是我的恩人,我每天被你这么揍一顿,这恩情,也该还完了吧?你能不能消停点,不要总让自己受伤啊?你受伤没关系,可你忘了你会连累到我吗?我热爱这个人间,你就算想自杀,也别拉着我一起好吗?

    卫初晗多希望自己的一腔悲愤,能被千里之外的某杀手感应到。但也许悲愤他感觉到了,他却不知道她为何悲愤,所以该怎样还是怎样。由是卫姑娘真成了药罐子,每天都要给自己上药。她自认为修养极好,但每次看到身上的青痕,都要忍怒。

    洛言走前,卫姑娘曾托人帮她查“卫初晗”。现在,卫姑娘简直一天三趟地往贩卖情报的酒楼去寻,倒不是为自己想要的情报,而是明里暗里暗示他们,能不能给洛公子带句话:求他不要再受伤了。

    这间酒楼不知何来历,从老板到跑堂,都是情报中人员。老板娘年轻守寡,容颜艳丽,自几年前无意与青年相遇,就此一颗芳心投放,无奈人不回应。此刻见多了卫初晗,老板娘满满敌意,“洛公子的行踪保密,我们是不会透露给你的!”

    卫初晗变戏法一样,掏出一瓶瓶药膏药丸,“那请把这些药给他好么?”

    “不行!”老板娘恼这个姑娘听不懂人话,“你这么关心他做什么?”

    卫初晗说,“我有不得已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