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go-->    洛言很是一言难尽:他顶多是心跳了一下,到卫初晗那里,就变成了“春心萌动”。正常人一天心绪总会发生几次起伏吧?就是他少情绪波动,卫初晗也不能因此把他妖魔化,从而觉得他忽有情绪波动乃是非人类的表现。

    洛言低着头,不跟卫初晗对视。

    卫初晗见他如此木讷,叹口气,语气也缓和了些,再次问,“你真的认识陈公子?”

    洛言低低应一声。

    他垂下的视线,发觉素纱裙裾移入他眼底,云纹如浪。他骇然后退一步,卫姑娘已经离他一步距离。她目中冷意森森,勉强压着什么情绪,“陈公子一眼望去,神锋太俊,弘雅劭长,若石中锦玉……他这样的人物,出身必然清贵,你怎么可能认识他?!”

    卫初晗心中正努力压抑着怒意:他不光杀人如麻,他还欺骗她!他居然骗她!

    她接受洛言的改变,接受洛言与她形同陌路,可她绝不接受洛言会骗她!

    本就勉强控制的火,在胸臆中燃烧,烧去卫初晗的理智,让她眼底绯红双手攒紧,气得口不择言。她讽刺起一个人来,有千万种不骂脏话的表示。而这种口不择言,大多数情况,都是直面洛言。

    神锋太俊。

    弘雅劭长。

    石中锦玉。

    她每称赞一分,洛言的脸色就暗一分。他不喜欢说话到了言语障碍的地步,很多时候不是卫初晗逼他,他都不会开口,不会发表意见。可是此时此刻,洛言却觉自己心口的伤被她刺啦撕开,血淋淋地疼。那种疼痛,让他无法忍受被人泼脏水。卫初晗对那位陈公子的评价有多高,就显称得她对他的评价有多低。

    洛言冷着脸,驳道,“我为什么不能认识他?他高高在上,清正博雅,我便深陷沟渠,肮脏*,不配认识他吗?”

    “……”卫初晗一滞,与青年冷锐的目光对峙。他眼有寒气,刺得她步步后退。

    卫初晗大脑微白,心中一下子骤痛。

    她才想不耐烦地反驳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但被他一看,她就怔住了。她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吗?不……也许在她心里最深处,她是觉得洛言不配了。她也觉得他活在黑暗中,不应该认识光风霁月一样的人物……

    真是没意思。

    卫初晗漠着脸,与洛言对视。

    两人一时无话,在她脸色微变时,洛言就察觉了不妥。然后,他心中黯然,感觉到丝丝痛意。接着是心灰意冷之感,那种心灰意冷,铺天盖地,让他钝麻得,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两人心意相通,洛言常能感受到卫初晗微妙的心理波动,继而猜测她在想什么,虽然他很少去猜,也往往猜错。可是这一刻,心灰意冷之感,洛言竟不知道是卫初晗的感受,还是他的感受。

    或者都有吧。

    对于过去发生的事,对于卫初晗的改变,对于洛言的改变,他们都觉得心灰意冷。尽管一直努力向上,尽管一直忽略苦难,但人的阴暗面如影随形,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呢?

    卫初晗本质里,一直在乎他的巨大变化。他也一样。

    在青年心中灰败时,卫初晗心想:算了吧,随便吧。我为什么要管他的事?他跟我什么关系?我们早分开了,也不打算相认。他是成年人,就算又木又傻又可怜,他也应该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为什么非要担心他,怕他被骗被利用?我自己的事尚且一大堆,我哪来的精力和心情去想他?让那个混蛋去死吧,去被骗被利用吧。我再多问就是傻子!

    于是卫姑娘不再跟他说话,而是转身就走。她神情淡淡,走得快而促。桂树下,黑衣青年沉静的目光追着她的身影,他直觉她丢下他走了,自己心里不太舒服。可是那该怎么办呢?

    饿了等开饭,渴了等水喝,下雨了等打伞……卫初晗不高兴了,该怎么办?

    他很早就没有那种会照顾人、哄人开心的能力了。

    青年在原地呆了片刻,还是决定跟上去。他并不是一个感情多丰富的人,在多年的独自生涯中,他的感情很缓慢,很迟钝。可是他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他……他步子才动,便察觉异常,停住了步子,警觉地摸上腰间剑,向身后看去。

    门口婆娑树影下,站着一英姿飒爽的束袖武装姑娘。姑娘肤色微黑,立姿却苍松般挺直,与一般姑娘家不同,便是一般的习武姑娘,都不如她身段之挺正干练。她本默然无声地打量着院中青年,洛言突然回头,冷寒目光迫向她。姑娘诧异了一下,然后走上前,拱手道,“洛公子,我叫白英。”

    洛言不说话,冷冷看着她。

    自称白英的姑娘见他不发表意见,只好接着往下说,“洛公子勿怪,我家大人让我请公子前去说话。此前人多,他不便与公子交谈,一会儿等人走后,他便有时间了。”

    洛言仍然没有开口的意思。

    白英心里惊诧,想这人莫非是哑巴?小沈大人千里追踪的一个重要人物,竟然是个不会说话的主儿?这要怎么交流?

    但白英素质极高,对方不说话,她就当对方是不信任自己,干脆把能说的、能给的证据都提供出来,“忘了跟洛公子说了,我家大人,正是先前在街上与公子你切磋武艺的陈公子。大人担心公子不愿过去,让我转告公子,我们的身份,是锦衣卫。我家大人还说,锦衣卫并不是要置公子你于死地,他独身前来,已是很有诚意。希望公子你冷静,不要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让锦衣卫不得不对付你。”

    白英拿出自己的腰牌,证明自己确实是锦衣卫出身。她还有心让青年辩解腰牌的真伪,但耐心讲了两句,对上对方无欲无求的死鱼眼,白英也没有讲下去的兴致了。她发愁:这人不会真的是哑巴吧?

    哑巴开口,声音清凉如夜露落叶,“带路。”

    “……”白英无语看他一眼,原来你不是哑巴啊?

    在陈曦让下属出面前,卫初晗和洛言的那点儿争执,根本不是大不了的事。洛言去了众人给陈曦临时安排的屋子,进去便闻到一室酒味,显然在他来之前,陈公子与众人不醉不归。他进去后,白英就关上了门,自觉在外面守着。

    洛言看去,屋中正央圆桌后,年轻的贵公子面容如玉,头上发冠有些歪,墨发半束半披。他衣衫微松,正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中的杯盏。灯火昏昏,给他眼角撒一层金粉,确是一位翩然佳公子。

    在洛言看去时,陈姓青年懒懒抬了目,也认真地打量他一番。陈公子看到这位冷冽青年,便好像看到黑夜下的一道长河,长河寂静,在星火下幽微隐约,却是波浪翻转下,让人窥到河中的刀剑,刀剑铿锵,在暗夜中清光凛然,随时可出鞘。

    这是座日常平静、却爆发力骇人的火山,若非必然,陈曦并不想试一试对方的剑锋之利。

    于是陈曦笑了笑,邀请他坐下,“洛言,洛公子。你别担心,我只是好奇,听说你在甘县杀了人,又在官兵的追杀中,我手下的许多人也死在你那里。我想你这样的人物,既然我听说了,怎么能不见识一番呢?这一见识,却让我想到了一些有趣的旧事。”

    洛言安静地垂坐,对方如此试探他,他也无动于衷。他看起来文弱又秀气,手指修长干净,比起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形象,更像个斯斯文文的士人。可惜双方都知道,死在他手里的人有多少。

    陈曦不觉想,果然越是心理扭曲的人,表面就越发平静啊。

    他不再绕圈子,“我之前没有见过你,但你的身份,在锦衣卫的卷宗那里是绝密档案。因为一些原因,我看过你的卷宗,对你的过去稍有了解。卫家的灭门案、淮州的杀人案、你与朝廷的决裂……我全都看过。”

    那些事情,过去了很多年,知道的人,在朝廷的刻意镇压中,越来越少。若非陈曦有个做锦衣卫指挥使的父亲,这种秘档,他也不可能看到。翻开卷宗,便仿佛能感受到当年的惨烈。看得越多,越是触目惊心。

    卷宗上寥寥几笔,就将洛言的过去概括。说他卷入卫家灭门案,涉及谋反之罪。说他曾在淮州怒杀万人,淮州一夜不眠……卷宗写得那么简单,似乎若非必须有个记录,根本不想提及。

    陈曦是知道的,十年前,卫家那桩灭门案,办得太快。一夜之间,所有都定局了,连翻盘的机会都不给。且因为一些特殊原因,锦衣卫没有参与其中。而他年少气盛,翻阅卷宗学习案例,拿此事向他父亲提问时,他父亲只说“不清楚”。

    陈曦父亲是锦衣卫指挥使,许多皇帝不方便做的事,都交到了锦衣卫那里。就是这样的地位,他父亲都对卫家灭门案表示不知情。这其中,必然有很大隐情。

    那些隐情,让锦衣卫都不能参与,讳莫如深。

    连洛言当初在那件案子里扮演的角色,卷宗都没有提及!只说他杀了人,被朝廷追杀,追杀不到,对方入了绿林,做了杀手。

    那之前,那之后,干净得一如白纸。

    正是因为对洛言的记录如此神秘,才会让陈曦记忆深刻,以至于几年后,见到青年的画像,一眼认出。

    陈曦望着对面的青年,希望对方说些什么,或者否定些什么。可他注定失望。

    洛言什么也没说,他仍然垂着眼,淡漠得好像陈曦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陈曦却知道,这只是因为他在静静地听自己说,一旦结果他不满意,那青年就会当即动手。

    陈曦手叩桌面,斟酌半天,慢吞吞道,“你是幸运的,正好落到了我手中。我并非好奇心旺盛的人,也称不上公正无私,毕竟你杀这么多人,若被旁的锦衣卫碰上,就是死路。而我此次出京,乃私密之事,不欲大张旗鼓。所以只要你不给我惹太□□烦,只要我能兜得住,我都不会对你……还有你的朋友动手。”

    陈曦擅察人心,他之前说洛言你如何如何,对方不为所动,当他加上“你的朋友”时,对方一直低着的眉目,轻微颤了下。陈曦便知道,对方的弱点正在此处。

    洛言抬头看他,直接问,“你要我做什么?”

    “我这次出京,是为查一个人。现在越查,越是觉得不对劲。我隐约觉得有人在背后盯着我……我希望洛公子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如果我案子了结,回到邺京,能有机会再见当年卷宗,我会想办法毁去你在锦衣卫那里的记录。你真正消失,你的过去,再也不为人知。”

    让旧年那桩案子,彻底埋入地下,不被任何人发现。

    他盯着洛言的眼睛,“我想,这正是你最想要的。”

    室中倏静,沉闷燥热。

    洛言听着陈曦的话,心中却想:不为人知?怎么可能呢。陈曦恐怕不知道,朝廷想压下去的事,正是卫初晗想挖出来的事。那挖出来的东西,必然也触及自己的伤痕。可是洛言能怎么办?他能让卫初晗不要报仇,或者干脆杀了卫初晗吗?

    他不能,他就只能看着,看当年血淋淋的惨案,重新现入人间。

    所以陈曦的报酬,对洛言其实并无吸引力。

    青年垂眼看自己的手,淡声,“我可以帮你。只要你回邺京后,帮我照顾一个人。不能伤她,助她完全她之所期。”

    “卫初晗?”陈曦笑问,他这一晚上的以酒会友,并不是白浪费的。该打听的,他都差不多知道了。

    洛言点头。

    陈曦笑,“你那么喜欢她,如果她要去邺京,你竟然不打算跟她同行?”他眯眼,“你还是怕当年的案子翻过来吧?”

    陈曦此时并不知道卫初晗才是卫家灭门案的真正后人,他不可能听一个人姓卫,就跟当年的案子联想起来。到底那案子只是一个引线,又不是他出京的目的。他现在只以为是洛言不想查,毕竟惹了朝廷众怒,面对邺京,洛言该是躲着走的。而据他临时所查,这几年,洛公子再神出鬼没,也没有去过邺京。

    洛言没有答陈曦,他跟熟人都话少,更没有跟一个陌生人剖析自己心事的爱好。他知道陈曦与他商谈,不过是不想动手,想用将功补过之法,和平解决他杀人造成的影响。如果他拒绝,逼得陈公子无路可走,锦衣卫就会对他下杀手了。他死了没关系,他怕连累到别人。左右陈曦不想徒惹是非,还提出了诱人的条件,已是很大的惊喜了。洛言又不是天生反骨,这样好的条件,非要梗着脖子拒绝。

    两人口头协议不算,陈曦拍手,让门外的白英进来,与洛言签字画押。流程繁琐而细致,洛言静静听着白英一张张协议的介绍,心微安,对陈曦的印象好了些:对方弄得如此麻烦,显然是真心与他合作,并不只是口头利用。

    陈曦说,“虽然你答应此事,但你是杀手,前科累累,与官府仇视,我也不能对你完全放心。这几日,我还需要查一查你的案底,当年的事我不会过问,但这几年你接了哪些案子杀了哪些人,我却需要心里有数。不至于事后上峰追问,我对你一无所知。”

    洛言点头。

    “我之前说过,我出京是秘密行事,对外不想提锦衣卫的身份。希望你配合,也不要让人察觉。这几日,白英负责跟着你,对你的案底进行了解。可以吗?”

    洛言瞥陈曦一样,不拒绝。在外人眼中,陈曦是贵公子的形象,也许他并不想扮演如此,无奈容貌太出色,限制了他的形象。一个贵公子身边,总是一群侍卫跟着,也太显眼了。白英出身锦衣卫,又是一个姑娘,临时假作陈曦的侍女出现,倒是正好。

    白英看惯了陈公子的精致面容,再面对另一个皮相出色的青年,除了心中感叹“世上的男人居然一个两个都比我这个姑娘长得好,太没天理”之外,心绪平静,并不产生别的多余感情,影响大局。陈曦安排了她的角色,白英便对洛言客气笑,“洛公子,合作愉快。”

    洛公子冷淡点个头。

    “……”白英郁闷地看偷笑的上峰一眼:您怎么就给我派了这么个哑巴主儿啊?

    一晚上长谈,解决了洛言这个麻烦人物,陈曦又陷入了新的苦恼:他给众人的说法是,他和洛言是旧识,找洛言商量事情。但时间长了,肯定有人会疑问,他要用洛言的话,也得先保证自己和洛言同行。难道他真的要一直厚着脸皮,以“久不见旧友,心中不胜欢喜”这种操蛋的理由,呆在这里吗?追着一个大男人,这也太丢脸了吧?邺京那群人知道,又得揶揄他是不是有断袖之癖了。

    陈曦烦恼了一早上,中午时用膳,听到书生无意间谈起昨天他与洛言的打斗,抱歉地提到最后控住他的姑娘。陈曦眼睛微亮,一下子有了理由。他关切问,“那位姑娘还没有醒来吗?因为我的缘故,竟连累人至此,我实在惶恐不安。我能去看看那位姑娘吗?”

    书生干笑两声,对这么有诚意的人,实在怀疑啊怀疑。他总觉得这个陈公子不是普通人,便几次向旁边闷头啃馒头的洛言使眼色询问。洛言一直无动于衷,书生却是从他那张死人脸上寻到了安慰。洛公子虽然看起来冷,但心性却不恶,他不提陈公子别有目的,想来陈公子的热情,只是热情吧。

    于是在陈公子的连连愧疚、坐立不安下,书生答应带他去见至今昏迷不醒的娓娓。

    那自是另一段缘分了。

    卫初晗与九娘进屋时,大男人们都吃完了,只有洛言还坐在那里吃饭。几乎是卫初晗一进屋,他就抬了头,看到了她。他瞬间敏锐的反应,让卫初晗惊了一下,想着她家木讷至极的小可怜儿,什么时候在除了杀人外,有了这么机敏的反应?

    但卫初晗淡着脸,只轻飘飘看了他一眼,就与九娘走向另一边,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洛言匆匆咽下那口馒头,想自己应该主动跟卫初晗说点什么。但是九娘在场,卫姑娘又装作看不到他,他憋红了脸,几次张嘴,都没找到合适的插口机会。

    九娘对洛言,是一直没太大好感的。昨天听说了卫初晗与洛言争吵,旁人都觉得是小两口闹别扭很快就好,只有她真心希望卫姑娘和洛言离得远远的。纵是洛公子看着太无害,可当年姑娘那么对他……就算真相已经知道,伤害却是无法弥补的。谁会有那么大的胸襟,去原谅呢?

    九娘殷勤地给卫姑娘端午膳,瞥一眼后面的洛公子,半真半假道,“小狐姐姐你昨晚没在,不知道陈公子那端酒的架势,跟这群粗人就是不一样。果然修养之类的东西,靠家世,得从小培养。”

    卫初晗手扶额,微微笑了下。

    她余光看到,身后的青年,落落站着,半晌未动。

    九娘见她不说话,好像受了鼓励,接着抱怨,“真是的,咱们这里的男人,一个个都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吃起饭来那么凶。真该跟人家陈公子学学……”

    “好了,别说了,”知道九娘是在挤兑洛言,卫初晗皱了皱眉,觉得她有些过分了,“我出身世家,尚没有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好,你嫌弃什么呢。”

    她犹豫了一下,仍倒了杯水,转身交给身后的青年,“喝水。”

    他没接。

    卫初晗蹙眉,“你噎死没关系,不要连累到我。”

    心有灵犀,连这种极淡的感受,也能感同身受。

    青年的肩垂下一点,他默然,现在先前的所有话,都被九娘的奚落堵了回去。他接过水去喝,神情淡淡的。

    卫初晗心神恍惚:他们总说陈曦教养如何好,洛言如何不好,其实这是错的。在他们的少年时期,洛言在到她家住时,与别的名门公子并不差什么。他之前受到的教育就很好,在卫家,她父亲也尽心照顾他。卫小姑娘和少年在一起,从没人觉得她是和一个不如她的乡下野小子玩耍。

    他也曾温润雅致,如今却被九娘定义为粗俗之人。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