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疏星皎月,灿然而生。

    在洛言点头的那晚,他想象与卫初晗的重新认识,会是怎样的。他心中想整夜与她在一起,可他不知道她的感情是哪种程度,他怕她不愿意。两人说开后,洛言送卫初晗回去睡觉后,回来再没有心情与白英谈记录。白英也识趣,很快离开。

    那一晚上,他在黑暗中垂坐,似睡非睡。

    在当年的事情过去后,他一直这样。总是无法安稳入睡,即使睡了,梦里也不太平。梦境和现实一样无指望,他越来越对睡眠没兴趣,经常睁着眼到天亮。此一晚,洛言也是依然睡不着。

    他怕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因为想的太久了,期待的太久了,自己麻痹了自己。

    可他又想不是梦,梦里的卫姑娘,怎么会停下步子等他呢。

    再一想明天早上会是新的开始,他辗转无眠,心中有迷茫和惶惑。他知道卫初晗喜欢与她心意相通、情投意合、观念与共的人,以前的刘洛是,但他不是。他想卫初晗不喜欢他这样……可他又变不回去。她会对他失望,再次弃他而去吧。

    一晚上没怎么睡,到快天亮时,青年才迷糊了一会儿。鸟雀啁啾时,他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看看窗外天色,仅是初亮。洛言一时想去寻卫初晗,一时又觉得天这样早,她怕是没起来。青年硬生生在屋中又坐了许久,天光大亮他没起身,外面有扫地声他没动静,一直到人慢慢多了,来往说话人多了,他才真正起来。

    这样,便不会给卫初晗造成压力吧?

    而且如果只是他的一场梦的话,这时候去寻卫初晗,也不会闹笑话。

    梳洗完毕,洛言一边走,一边还在迟疑。他去了卫初晗住的屋子,被路遇的九娘告知,“书生他们昨天捣鼓了几盆花,请小狐姐姐去看看。”

    洛言冷淡地点个头,往后花园寻去了。九娘回头,疑惑地看眼他的背影。按照她的印象,洛言每天像个隐形人一样,不说很少在大太阳下出现了,他几乎是一天没影的。书生开玩笑说过,找洛公子的话,往那些荒僻的、阴暗的角落去找人,肯定没错。结果今天大清早,居然罕见地在日头下,捕捉到了活生生的洛言,多么稀奇啊!

    洛言一路上,遇到的都是众人的惊诧眼神。他完全无视,按照九娘的提示,果然在后花园见到了卫初晗。远远的,他刚进院子,就看到花圃边,白衣少女蹲在地上,身边围着三四个大汉。大汉拿小铲子挖土,跟卫初晗说着什么,卫初晗点头,又跟他们说什么。他们面前是新栽种的花,洛言看不出是什么品种,只看到姹紫嫣红,煞是好看。

    阳光浮照在少女玉瓷一样的面孔上,一双清水般流转的眸子,有着不同于外表的成熟。这种年少与成熟的矛盾冲突,再加上谈吐和气质,总是格外吸引人。至少南山的这些朋友们,对卫姑娘是又敬又爱,不敢靠近她,怕唐突美人;但美人笑一笑,招一招手,他们又愿意聆听她的话。

    像现在,明明卫初晗不是花农,这帮大老粗种个花,都请卫初晗看一看。而卫初晗感兴趣下,真的来看了一看。

    洛言走过去,也许他步子太轻,他都走到了几人身后,那几个人还在说话,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到来。他听到一个男人跟卫初晗说,“这花昨天还开得很好的,今天看上去好像有点没劲啊……”

    卫初晗道,“许是你水浇多了的缘故。我家以前养过这个品种,不能像你说的那样,浇那么勤……”

    “卫姑娘说的是!我再不乱浇了嘿嘿……”

    “我话没说完,”卫初晗声音凉凉的,如早上清露般,“这品种比较娇贵,需要花农用心侍奉,毕竟我又不是天天琢磨花的。我觉得你们养不活,还是换种别的花吧。”

    买花的汉子憋红了脸,在朋友取笑“他是送给情人的”时,碰到卫姑娘转过来的感兴趣目光,他梗着脖子道,“我就是想养兰花啊。我家小朵儿说了,我这么个粗人,整天喊打喊杀,要是连斯文都学不会,怎么能相信我喜欢她?她就让我养兰花给她。说啥时候我养好了,她才嫁我。卫姑娘你帮帮忙吧……九娘说你出身好,书生都养不好的花,你肯定有办法。”

    卫初晗觉得有点意思,笑一声后,思索片刻,“养兰花?”她觉得对方这样子,是死活养不活花了。但对方一直求她,还是为娶老婆的缘故,卫初晗轻飘飘道,“不如,你养……吊兰吧。”

    “吊兰?这也是一种兰花?”众人疑惑。

    卫初晗忽悠人道,“好歹占一个‘兰’字嘛。”

    大家一听有道理,“好养吗?”

    “肯定比你现在的好养。”

    ……洛言站在后方,听着他们说话。他几次想开口,都插不进去话。他既跟不上他们的聊天内容,口舌也没有他们快。到后来,他完全是默然听着。直到其中终于有一人伸懒腰站起时,发现了他的存在。“啊,洛公子!”

    卫初晗是个教养极好的姑娘,在听到有人来时,她就站了起来,转过身。卫初晗看着洛言,点个头,“洛公子早。”

    “……”洛言看她一眼,对她满腔的期待,化为了空。他轻轻点个头,便是回答了。

    在众人眼中,洛言是极度孤僻的一个人。就算他来了,众人的话题,也没有想找他一起说。所以打过招呼后,洛言继续听着他们聊花。并且九娘让人来门口喊他们吃饭后,众人就一边聊,一边往前厅去。洛言静静跟着他们,他用余光看卫初晗。她表现得疏离而客气,言语如常,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偶尔他看去的目光被她看到,她只是笑着对他点个头。

    和之前一样。

    完全没有变化。

    到现在,洛言的期待值一点点降低,已经完全没有期待了。

    他不指望重新认识了,他甚至觉得昨晚的事情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卫初晗根本没来找过他,他们根本没有和好。不然,她为什么态度这样冷淡?她与别人还有话说,跟他就点个头,说声“早”,就没事了。

    洛言又听几个人问卫初晗,“卫姑娘一会儿要出门是么,前几天城里出了杀人案,恐怕不安全。我们几个跟卫姑娘一起去吧?”

    “那就多谢了。”卫初晗没有拒绝。

    洛言跟在后头,默默将“我能……”咽了下去。算了,卫姑娘有别的选择,又不需要他。他只跟卫初晗交好,卫初晗却跟所有人都交好。他们不一样的。越走,洛言越是没了兴趣。吃早膳?他本来就没这个习惯。何必跟他们一起过去?还是没人时,随便对付一下吧。

    洛言渐落在后头,与他们越走距离越远。他满心失落,并没有发现在行去前厅的回廊口,原本走在中间的卫初晗,已经落到了最后面,并且越走越慢。只是突然间,洛言低着的眼睛,看到素色绣兰的裙裾一角。他的手腕被一只凭空伸来的手抓住,对方用力,他又太惊讶,竟被人拉了下去,推坐在了地上。

    洛言抬头,对上卫初晗噙笑的眼睛。

    回廊一边靠墙,一边是半人高的栏杆,用藤蔓缠绕。青青郁郁,层层叠叠的碧绿中,荡漾着紫色藤花。洛言被卫初晗一把拉着,蹲到地上,远远看去,竟只能看到海潮般浓密的绿意,根本看不到廊中角落里蹲着的二人。

    “干什么,大清早的找我,这会儿发什么呆?”卫初晗伸手,在他眼前晃一晃。

    洛言怔住,对着她的眼睛,这才反应过来之前,卫初晗是故意不理他的。她是在逗他玩。他心中不知作何感想,眼上睫毛颤了颤,见卫初晗忽然凑近,捧住他的面孔,脸靠了过来。

    她的动作太快,洛言根本没回过神。回过神时,她就已经捧着他的眼睛在看了。

    卫初晗问,“你眼睛怎么这么红?难道背着我去杀了人?”

    “没……”

    “哦,”她似笑非笑地低眼,呼吸喷在他白净的面上,羽毛一样撩人,“那你是昨晚没睡好了?想什么好事呢,竟然一晚上没睡?”

    洛言太不习惯她这样的风格了,人前端着,人后就调=戏他。明明一晚上之前还客客气气的,一晚之后,她就放开了这么多。洛言被她看得难堪,眼角微红,撇开了目光。她却靠近,柔声,“这样可不好,一会儿出门,被人看到了怎么办?我帮你吹一吹。”

    “……”谁会没事盯着他眼睛看啊?而且只是一点红,吹一吹会有用吗?

    洛言有不太好的预感,他往后退,可惜他靠着栏杆,退无可退。而卫初晗捧着他的眼睛,轻轻往里面吹口气。卫初晗搭在青年肩上的手臂,感受到他瞬间的僵硬。她垂眼,看着他面上,从眼角到耳根,一下子就红了。

    她好笑又怅然:他还是这样。无关性格,少时他就脸皮敏感,她一撩,他就受不了,红一大片。现在这样大了,还是这样。只是吹一下眼睛,洛言脸上的红,都快到脖颈了。

    洛言推她,“你别……”

    少女忽地凑身,亲上他的眼睛。

    洛言推她的手,一下子僵住了。眼皮上的轻柔凉意,让他的心口都跟着疾跳一下。但这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她跪在他面前的姿势。他是靠着栏杆、被她推坐下的,身子就有些低。就是卫初晗跪在他面前,也比他个子高。所以她轻而易举能亲到她眼睛,而她靠这么近,他的脸,贴上了她柔=软的胸脯。

    轰一下。

    洛言整张脸都红了。

    整个人都烧成了红色大虾。

    想他少年时与她分离,饱尝人间苦寒,却再没有和一个姑娘家亲近过。而就是少时,他住在她家,有卫父看着他们,两人顶多是偷偷亲一亲,根本不敢做别的。卫父发现他和卫初晗的私情后,就防贼一样防着他,怕他们年少气盛,做出出格的事。

    洛言对姑娘的了解,只有软软的腰、甜甜的嘴,他从来没碰过她的胸。

    而现在,他的脸却被迫埋入了她胸口。

    洛言僵硬着,屏着呼吸,一动不敢动。她还是少女时的身体,胸小小的、软软的,馥郁芬香,青年的全部心神,都被牵了过去。她的胸脯一颤一颤的,勾着他的魂魄,理智知道他该躲开,感情却让他不想躲。

    甜蜜的烦恼……

    卫初晗垂眼,看到了他的窘迫。她赧红了脸,却依然亲着他眼睛,没有阻拦青年的享受。

    她想过了,她与洛言分开太久,洛言对她太生疏。她在湖里沉睡了十年,而那十年,洛言却在人间受苦。一个是寂寞寥寥,一个是孤苦凄凉,就是重新认识,卫初晗也不可能找回她少年时的爱人。虽然不想承认,事实却是刘洛真的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洛言。她不能总想着在洛言身上找刘泠的影子,没有,或者说很少。

    洛言活在和她不一样的世界里。他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提不起劲,冷淡得让自己对世上所有的反应,都形成了一种障碍。不是不远不近,而是实在太远。他再这么走下去,前面就没有路可走了。他会把自己逼死的。

    卫初晗很早就发现了洛言的这个问题。但那时她对他抱有成见,并不想做圣母,把他引回来。但现在不一样了。她要洛言走回来,就必须下猛药。

    对一对情人来说,引导对方最好的方式,本来就是感情。洛言对别的反应淡,但幸好他没有性=冷=淡,不然卫初晗真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正浓情蜜意中,洛言忽抱住卫初晗,将她惊了一下。他抱住她,将她拉下去,少女整个人被抱在他怀里,脸紧靠着他的胸口。卫初晗挣扎,却被他箍得更紧。这时,她听到上方传来的少女声音,“洛、洛、洛……大早上的,你们在干什么呀……”

    卫初晗的身子,僵住了。幸而她被洛言紧抱着,脸也没有转过去,整个人埋在青年怀中。直面娓娓质问的,是洛言,而不是她。

    另一道男声轻笑着响起,“小尾巴,这你都看不明白?人家情投意合,我们别搅局了……走吧。”

    这是陈曦的声音。

    卫初晗的脸更加爆红。陈曦!

    所有人里,和她的出身最相近的人,就是陈曦了。平日她对陈曦始终心存疑虑,都没跟这个人说过几句话。结果自己的囧事,却是陈曦看个正好。

    有脚步声远去,伴随着娓娓不甘愿的叫声,“你别总给我起绰号好不好?别叫我小尾巴……”

    等人走远了,洛言才松开了卫初晗。卫初晗从他怀中抬头,对上他微红的脸。她在他暗黑的眼中,看到自己的脸也一样。她咬了咬唇,半天无言。

    青年看她一眼,又低下目光,睫毛飞颤一下,“你后悔了?”

    卫初晗愣一下,他觉得她后悔了?

    卫初晗凑过去,在他耳上轻啄了一下。他往旁边躲,听到卫初晗淡漠的声音,“嗯,后悔了,特后悔。”

    洛言低着头,唇角以极淡的弧度扬了下。他并不是傻子,又不是自卑到极点,他只是对外界的反应很难体会到。但他能体会到她的感受,她又亲了他……洛言当然知道卫初晗是不是真的后悔。

    闹够这个小可怜儿了,卫初晗站起来,看看日头,皱了皱眉。她低头看看自己微皱的衣裙,想了想,决定先回房换衣,出来直接去灶房找吃的。毕竟现在去,时间也太不合适了。

    卫初晗站起来,正打算走。洛言也起了身,他跟了她一步,卫初晗诧异看他,“我回房换衣……阿洛,你也要跟着我吗?”

    她的眼神,赤=裸=裸地写着“你什么时候脸皮这么厚了”。

    她叫他阿洛啊……

    洛言瞥她一眼,压下面上的红色,说,“你今天要出门是么?”

    “嗯,卫明的那个村子,我还需要多去几次。”

    “我跟你一起去。”洛言说,看她微讶的神情,他解释,“你说过不会瞒我事情的。”

    “……我没有瞒你啊,之前种花时,你不是听到了吗?”

    “……”他看她的眼神,大约意思是“你那话不是说给我听的”。

    卫初晗几乎能从他的眼神中感受到他当时对自己的怨念,她多淡定的人啊,都被他逗笑了。她又想逗他玩了,忍了忍,好容易忍了下去,只揶揄他一句,“怪我居然没找大喇叭,点名道姓地跟你喊。下次可以提醒我。”

    她说,“那时候是哄你玩的。一会儿我去跟他们说,他们不用陪我去,你跟我一起就好了。就我们两个人,好吧阿洛?”

    洛言低应一声,那个矜淡漠然啊,能掩饰她感受到的他心中片刻欢悦吗?

    完完全全暴露在她眼中的心情,他掩藏什么劲儿啊?

    卫初晗与他边走边说,“那就这样说定了,阿洛?我回房换衣,你也去换一下。然后吃点饭,准备些东西……先这样吧。”她本想让洛言帮忙准备东西,但想到他那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水平,现在恐怕达不到她的要求。她还是自己琢磨吧,不伤人心了。

    她说什么,洛言都没什么拒绝的意思。可是卫初晗却感受到,他的心慢慢如止水,情绪越来越淡……这让她疑惑,她说错了什么吗?临分别时,洛言望着她,终于开了口,“你能别再叫我‘阿洛’吗?”

    卫初晗愣住,看着他的眼睛,确认他不是开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