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洛言很安静,因为□□静,当他骤然发怒时,反差格外大。像埋于冰下的利剑,一朝破冰,引万水逆流……普通人,一般情况下,是很难注意到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对自己的打量的。但如果那个人的目光太有质地,存在感太强,便是你背对着他,也一定能感觉到危机。

    第六感是很奇妙的一种东西。

    此时,便应用在卫初晴身上。

    她本坐在窗前默然赏景,忽感觉到自己似要被寒气刺穿般冷,怔然回头,便看到楼梯口,面如土色的少妇,和手按在剑上、几乎拔剑的青年。她盯着青年的眼睛,蹙了蹙眉,意识到这个人的杀气,心中却不解他为何这样针对自己。想了想,卫初晴的目光,长久落在了那一脸苍白的少妇面上。她默然一会儿,勾了勾唇,“九娘?好久不见。听说你嫁人了,旁边这位便是你夫君吧?我一人独坐无聊,你们夫妻二人,便过来陪我喝壶茶吧。”

    九娘:“……”

    洛言:“……”

    卫初晴觉到那青年对自己外放的杀气更加强烈,让她很讶然,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让九娘的丈夫如此生气。莫非是九娘在她丈夫那里搬弄了自己身上,让那个青年对自己有了偏见?卫初晴不动声色地扫几眼青年,心中慨叹:九娘这夫君,皮相真不错啊。只是……

    她皱着眉:为什么一眼又一眼地扫去,自己会有熟悉的感觉?难道之前见过面吗?

    九娘结巴赔笑,“夫、夫、夫人,没想到会遇到您啊,哈哈、哈。”

    她低着头,拼命给旁边青年使眼色,对方不为所动,依然一副准备杀人的架势。她心中发凉:果然……洛言是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的。纵然他什么都没说,纵然他根本没让卫初晗察觉,但九娘早就知道当年真相为何,而洛言……他也知道。恐怕他一开始不知道,但随着卫初晗和卫初晴身份的展开,他也知道了。

    那场大火,那场算计,那场婚事……他亲身经历,念念不忘。就是一个傻子,到今天,也能察觉到哪里不对了。

    可他表现的,却好像不知道一样。

    这让九娘心中空落,对洛言的感觉更为复杂。但眼下,更关键的是应付卫初晴这关。观青年气势毫不收敛,九娘心中大急,不得不咬牙低声,“你想想小狐姐姐!你现在动手,能离开得了么!报仇的机会多的是,但不是现在!”

    是,不是现在。

    卫初晴很少出门,她一旦出门,身边总是前前后后簇拥很多人。像现在,她仅仅是在楼上喝茶,就洛言一眼而去,都能看到楼下站着的不少侍卫。她是顾大人的妻子,顾大人给她很大的权力,她身边从来不缺侍从。

    在九娘的不断小声劝告中,在眼见楼下侍卫的排场后,洛言缓缓按压下自己的情绪,垂下了眼。

    而九娘对卫初晴天生的畏惧,让卫初晴一开口,她就自觉拉上洛言过去陪喝茶,根本不敢拒绝。且这已经让她很惶恐,以前总是她伺候夫人喝茶的,而今,夫人身后有别的侍女代替她的位置,她却可以与夫人坐同一桌,不用伺候,只用陪同。九娘端茶盏的手,都开始哆嗦,不知是惊的,还是喜的,抑或怕的。

    九娘习惯地主动倒茶给卫初晴,口中小心翼翼道,“夫人身体不好,怎么出门喝茶呢?也不知道这里干净不干净。”

    卫初晴望她一眼,悠悠道,“我出来逛街,有什么稀奇的呢。你不是嫁人了吗,怎么出门喝茶呢?你好像不是在青城嫁的人吧?”

    她冷冷清清、不含感情的一句话,成功让九娘手更加抖,盏中清茶都被她不小心泼出一些来。九娘背脊出了一层汗:卫初晴怀疑她了!第一次见面就怀疑她,卫初晴的感觉未免太敏感了吧!不、不……卫初晴只是怀疑而已,有洛言在旁边坐着,卫初晴不会动手的。

    九娘让自己冷静:卫初晴只是一个身体比世上大部分人都要虚弱的女子,她绝不会动手的。

    九娘心中苦笑,卫初晴对她嫁人之事,记得当真清楚啊。

    其实如何不清楚呢?

    想来任何一个人碰到这件事,也会记得很清楚。

    卫初晴少年时行事阴狠毒辣,她对谁都能下得去狠手。但她嫁给顾千江后,好像真被顾大人的光风霁月影响般,开始变得修身养性。杀死了自己的同胞姐姐后,卫初晴再是很少有机会害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甚至不再主动出手了。

    这个时候,正赶上九娘侍奉卫初晴的阶段。

    九娘从未见过卫初晴作恶,但有娘耳提面命要她小心,再是这个女人居然替代了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小狐姐姐,九娘心里,是很恨卫初晴的。这种情况,在娘过世后,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可是她没有下手的机会。作为顾夫人,虽然每天都有一堆妾室给她找不痛快,但顾夫人在顾家,无疑是很有威仪的。在顾家,九娘根本找不到报仇的机会。随着旧人一个个消失,九娘越来越害怕,卫初晴会对自己下手,就像她娘一样,死得悄无声息。九娘下决心,她对付不了卫初晴,也要逃离卫初晴身边,不受卫初晴的控制。

    这种机会,作为知道卫初晴秘密的旧人来说,是很难的。

    不过做起来,总是有机会的。

    卫初晴谁也不放在心上,被灭门的家族,死去的亲人,九娘从没见她伤感过什么。不过一个人,再冷心冷肺,也有死穴。而卫初晴的死穴,就是顾千江,还有她的儿子顾诺。顾诺是个可怜的小孩子,又伶俐可爱,九娘不忍心利用这样一个小孩子。况且小诺如果有不妥,不说逃了,卫初晴一定会杀了九娘的。

    那唯一的机会,其实就在顾大人身上。

    少年时,因为卫夫人的看好,在丈夫不知情的时候,雷厉风行地给顾千江和卫初晗定了亲。卫初晗并不愿意,可她与母亲并不亲昵,再加上顾千江的态度也不太热络,心中又将父亲看做底牌,这对定了亲的未婚男女,没有惹卫母不快,而是各自忙各自的。卫小姑娘忙着安抚自己的小情郎,顾千江忙着外派升官。彼此相安无事。

    后来卫家遇难,九娘没想到,顾千江仍打算履行这个约定。

    卫家到了那样的地步,作为卫父的亲传弟子,顾千江的仕途肯定受影响。纵然他少年成名,但师派一倒,也是在朝中无根无基如浮萍,这种情况下,他还愿意保卫大人唯一的爱女一命,该是很难得的。

    所以即使他日后犯下千错万错,本人性情阴晴不定,九娘也感激在所有人对卫家避之唯恐不及时,愿意伸手拉一把卫初晗。

    可是如果,他救的,是真正的卫初晗,那该多好。

    如果他救的是真正的卫初晗,患难与共,生死相交,到了今天,那也是一段郎才女貌的佳话。

    可惜他救的,却是替代了卫初晗身份的卫初晴。

    十年了……整整十年,九娘常会恍神,如果当年,顾千江与卫初晗,哪怕多相知一分,他也不会认不出来谁是谁。甚至在后来,卫初晴与顾千江大婚,再次见到刘洛,九娘都忍不住想:如果救人的不是顾千江,而是刘洛,凭他与自家姑娘的默契,他是一定能认出卫初晴并非那个人吧?

    但那些都是臆想,顾千江救了卫初晴。如果世上真的有郎才女貌的佳话,那也是在这两人之间。

    可惜卫初晴瞒了她丈夫一个秘密,一个长达十年的秘密。越是深爱,越是不敢让对方知道自己是谁。

    九娘正是利用了卫初晴这种心态,在顾大人在府时,当着这二人的面,犯了一个足以撵出府、却不致命的小错。有顾千江在一边冷眼看着,卫初晴是绝对不肯给九娘威胁机会的。她只能忍下去,在丈夫的眼皮下,笑一笑将人放出了府,“其实你早该出去了……这个年纪,也到了嫁人的时候。怪我耽误了你。”

    没有奶娘可以用,九娘离开后、也并没有到处乱说,卫初晴竟当真这样放过了九娘,给了她平静的余生,大家互不打扰。

    而时隔一年,在淮州青城,在卫初晴的地盘上,卫初晴再次见到了这个昔日的侍女。看对方在她几句话下,强作镇定地答“青城是大城镇,我跟着夫君来这里采买货物”,卫初晴扯嘴角,心里嗤笑一声。

    她目光落在洛言身上,“你夫君对你很好,没让你受委屈。”

    洛言才一扬眉,桌下的手,便被九娘死命按住。九娘恳切地望着他,满目求助:不能说……洛公子,求求你,千万别让她知道你不是我夫君。南山早退出了江湖,他武功也不好,我们夫妻二人只想开个客栈过日子,他斗不过卫初晴啊。而你武功好,你是不怕卫初晴的……求求你了!

    也许是九娘的目光太强烈,洛言没有多话,秉持着一贯少言少语的风格,低下了浓长的睫毛,不再参与两个女人的斗智斗勇。

    幸好自己与洛言方才真的买了不少东西,摆在桌面上,正好能向卫初晴证明自己真的只是出门采买货物,特别清白。她清不清白,卫初晴心里怎么想的不知道,反正卫初晴面上没说什么。和自己旧日的侍女聊一些不咸不淡的话,那话题无聊的,九娘由一开始的紧张,都快变得昏昏欲睡了:

    “听说你们开了客栈?”

    “是的。承蒙夫人关照,小本生意,正好能养的了我们夫妻二人。夫人您、您……一年不见,您身体好些了吗?”

    “承蒙你还记得我,不过我身体并没有好些。昨夜还吐了血,整宿未睡。左右是一日日地熬日子,以前也这么过来了。倒是你,来了青城,也没想过上门给我磕个头吗?”

    “婢子原本有这个打算的。但是听说顾大人不在家,夫人又一直病着,就不好意思上门叨扰了。我夫君有些朋友,帮人运货,也有做药材生意的,夫人您要不要婢子帮您问问?”

    “难得你好心,不过不用了。我的病自来如是,治不好的。不要说这些了……谈些新奇的吧。”

    “是,不知夫人想听什么?”

    “我想听,你知不知道卫明死了?”

    “……!”一句话,成功地让九娘眼瞳一下子放大,神经从轻松重新变得紧张。她额上渗了汗,偷偷瞥去,卫初晴的眸子依然不冷不热,可她却一路给九娘挖坑,就等着九娘往里跳。

    卫初晴必然是发觉了什么,才有心情跟她这个小人物说许多话。

    九娘拼命让自己冷静,面上露出惶惑之色,“死、死、死人?可是夫人……卫明是谁啊?”她一副“我认识吗”的模样。

    这种反应也不奇怪。顾家的下人那么多,一个被卫初晴赶出去的车夫死了,卫初晴的贴身侍女忘了也不奇怪。

    卫初晴嘴角弯了弯,“原来你不记得了。没事,一个小人物,你不记得就算了。”

    经此一问,九娘心神全部绷起,就怕卫初晴再给她挖个什么坑。而卫初晴的神思,却也并没有完全在九娘身上。一边试探九娘,卫初晴的眼睛,一边时不时扫一眼安静得过分的青年:好是眼熟啊。

    九娘已经很紧张了,再在她身上也问不出什么。所以当九娘找借口告退时,卫初晴颔首,并没有不肯放人。只是靠着窗,手支着下巴,冷眼看旧日侍女拉着那个青年似落荒而逃般的背影,她慢悠悠说,“有件事,也许你能帮我个忙。”

    不等九娘答什么,卫初晴已经自顾自地说下去,“初晗姐姐没有死,她活过来了。”

    僵硬着身体,九娘转过来的脸,神情极为难看,她满眼惶恐,张了好几次嘴,才哑声,“夫人真会开玩笑……”她无法问“谁是初晗姐姐”,无法笑“夫人您就是卫初晗啊”,因为她知道怎么回事,而卫初晴知道她知情。那些哑谜,索性不跟她打了。

    卫初晴似不在意她惊恐的表情,继续讲自己的话说了下去,“她回来了,一定会来找我。如果你见到她,帮我问候一声。我一直等她,她是否有勇气走来,跟我面对面呢?”

    九娘心中忍不住冷笑,几乎破口骂出对方的无耻。但她没有这样做,低下了头,握紧自己满是汗渍的手,“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姑娘要是真活着的话,她不会来找我。当然,如果她找我,我会将夫人的话转达的。”

    卫初晴点头,目送他们二人下了楼离去。而她坐在窗前,静默喝茶。一杯又一杯,轻描淡写。

    卫明是初晗姐姐送她的见面礼。

    她看出来了。

    初晗姐姐最想的,便是夺去她的性命吧?

    所以她一直等,想看初晗姐姐什么时候出现在她面前。可她等啊等,一直没等到人。于是她想,是不是卫初晗手中没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