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卫初晗和九娘争吵一番,她气势强硬坚冷,堵得九娘无话可说,只能呆呆看着这个面孔因发怒而绯红的少女。九娘恍神,她觉得也许她并不了解卫初晗。

    少年时,她认识的小狐姐姐,是一个披着名门闺秀的外皮、内里特别调皮狡黠的姑娘。现在,她见到的小狐姐姐,是一个很优雅安静的名门闺秀。经过岁月的沉淀,她再没有少年时那份青涩和伶俐,更多的是由岁月带来的稳重宽和。九娘认为小狐姐姐变了,再不是少年时那个人了。

    可是到这一刻,在卫初晗怒斥她时,九娘才想到:不,还有有些东西没有变的。温柔又坚定,见了棺材也不落泪……卫初晗内里的这种固执,是多久都改变不了的。

    卫初晗和洛言的感情走得那么顺理成章,让九娘连点反应时间都没有。就是喜欢,能有多喜欢?

    九娘也不觉得卫初晗有多爱,也没看出洛言有多爱。

    她却也没想到卫初晗内心的那种坚持。她心中白月光,不容诋毁,不容玷污,至死不变。

    卫初晗见自己将九娘说得面红耳赤,停顿了一下,语调柔和了些,“阿九,外人看来不匹配的感情,都一定有它不为人知的深情。你懂么?”

    如果爱情是能选择的,世人大部分都选的是门当户对,身份相当,这本并不是门第的偏见,而是为了灵魂的契合更容易。相爱的人站在相同的地位上,不彼此依赖,不彼此怀疑,才会有感情的长久。越是身份差距大,爱情的保质期越短。

    反之,若两个人看起来天差地别,怎样看都不适合。如果他们偏偏走在一起,偏偏能长久相处……不般配的爱情,有外人看不懂的情深似海。

    九娘沉默下去,她想她懂了。虽然依然无法理解小狐姐姐的感情观,可这世上,她不理解的多了。只需要接受,不需要去试图理解。

    但她又在茫然:洛公子是否也这样想?他始终不告诉小狐姐姐当年他身上发生的事,不是为了等待报复,而只是不想她跟着他一起痛苦吗?那么,她是不是该默认洛公子的做法,不去主动告知小狐姐姐,不去告诉她——你当年最爱的人,被你和自己的亲妹妹弄得遍体鳞伤。

    卫初晗没察觉九娘的踟蹰,她自觉说清了自己的想法,便推门而出。却不想一推门,就看到台阶上正欲转身走的洛言。她愣了一愣,没想到洛言会在这里。思及方才她与九娘的争执,卫初晗一阵头疼:洛言都听到了,多么尴尬啊。

    尴尬的并不是她对他的认同,而是对他感情的审判——让你克制不住的欲=望是过去,而不是我。你并没有你看上去那么爱我。

    太阳快落山了,青年站在门口台阶上,身形颀长,眉目秀丽。金色的阳光照着他半身,他的影子被拉长,整个人站在半边黑暗,半边金色中,有一种语言难以表述的美。

    青年抬头看着少女,长久看着她。他出了一会儿神,醒过来的时候,卫姑娘就推门而出了,一时躲避不及,被卫姑娘撞个正好。他自然满腹心事,却口拙得不知从何说起,又本能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在他的凝望中,卫初晗侧了侧头,阳光飞剪她的睫毛。她拂了拂颊畔贴着的碎发,眉目清婉,侧着脸,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他,低笑道,“怎么不说话?是书生他们托你来找我吗?让你久等了,我们这就走吧。”

    洛言愣了一下,盯着她侧过去、映在夕阳中的半张脸,忽然抿唇,露出一个极淡的笑意。他低下了头,心中被柔软填充,绵绵得无处可落。这个青年他很少笑,但他微笑一下,真是很温和,很好看,像花开一样。

    他心中想,卫初晗真是一个聪明又体贴的姑娘。她主动找借口帮他化解这种“偷听被发现”的窘迫,永远不让他置于尴尬的境界。她还永远包容他的阴霾,她将一切掌控在她自己手中。她真是一个让人心动的姑娘。

    不管是什么时候。

    卫初晗走下了台阶,到洛言身边。

    她根本没指望洛言会说什么,洛言的木讷和冷情,她要比九娘了解得多。九娘只窥到洛言冷情的冰山一角,就大呼无法理解;卫姑娘却是每天都面对这个人的淡漠和迟钝,她并不觉得如何。

    却是洛言在她经过时,跟上她。他低声,“不是他们托我找你。是我自己找你的。”

    “……”卫初晗看他一眼,好笑又无奈,“我知道,这不是给你个台阶下吗?为什么你自己不肯下?”

    洛言低着的眼睫颤了下,然后感觉到他垂在身侧的袖子,被卫初晗轻轻拉了拉,她冰冷的手,碰了碰他手腕。他垂目看她,她却若无其事,好像拉他手的动作,不是她做的一样。

    洛言反手,握住她的手。卫初晗挣了一下,没挣脱,便没有再理会。

    两人过去众人那边时,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他们周身那种奇妙的氛围。不过融入热闹的人群,就不如何显眼了。

    洛言一到人群中,就头皮发麻,本能地松开了拉着卫初晗的手。借南山生辰之际,卫姑娘要大展身手,她一到灶屋,就被之前忙碌的人给围住了:“卫姑娘,你让我准备的菜我切好了你看看。”“卫姑娘,你看这米行不?我从来没淘过啊……”

    洛言抿嘴。

    他生活是由大片大片的空白和黑暗构成的,唯一的亮光就是卫初晗。她毁了他,可她也成就他。所以他一无事可做,就本能地追寻卫初晗。这一次,看到卫初晗被流水一样的人拥着走,洛言自觉跟过去。可他没挤过去,这群人跟疯了一样,他越走,离卫初晗越远。

    “……”可怜的小洛不觉发呆:卫初晗这么受人喜欢吗?

    他当然可以用武功把围着卫初晗的人统统劈开,然后自己走过去霸占她。但是他虽然和这些人不熟,这些人却和他熟……洛言就算总冷冰冰的不跟他们相处,他也没法对这些人下手。而且……他其实喜欢看到卫初晗被人包围,被人簇拥,享受万丈光芒。

    她越美好,他的委屈,便越值得。

    “洛小哥,来帮个忙!”洛言正发呆着,肩膀被身后人推一把,他一回头,就对上书生抱歉的笑。书生喘着气,给他指门口的几大袋米,“帮我搬一下……”

    洛言多实诚的孩子啊。书生一开口,他就自觉去了。

    却有旁边的看不过去了,中途打劫,“洛小哥,别管那几袋米了!你帮我看下火,我要去小解一下嘿嘿……”

    “屁!你们都是要偷懒!我才是最忙的好吧!卫姑娘要的火我根本点不起来,洛公子你来帮我看看……”

    “洛小哥这边……”

    “滚!洛小哥来我这里……”

    “……”叽里呱啦,呱啦叽里,洛言被人七嘴八舌地围着,要他去帮忙。

    热气、菜香、肉香……小小的灶房围着这么多人,挤得人满头大汗,各个满面红光。这么多的人中,洛言怔怔然,好像他不再是独自一人,莫名其妙的就被带入了大家的氛围中。这种感觉好奇妙,像枯涸的庄稼本在等着旱灾、却等到了珍贵的雨水,这种落入人群的感觉,他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洛言并没有想帮助别人,并没有主动想和这群武功不如他的人打交道。如果不是跟着卫初晗,他一辈子都不会再和人打这么多交道的。他并不期盼,却在自觉的、莫名其妙地融入时,心中竟然是情愿的。

    洛言认真地完成大家交代他的活,不管那些人是出于捉弄,还是出于试探,他都低低应了。渐渐的,灶房中人对洛言的感觉发生了变化,大家惊奇地发现:原来卫姑娘没骗他们,洛小哥虽然不主动,可他并不难说话哎。

    卫初晗百忙中,感触到心中的轻微激荡,她转头,担忧地寻找洛言踪迹。发现他被人拉着做事,呆了一下,卫初晗翘唇,明白他的心情了。

    整个灶房都很热闹,大家帮忙烹饪的情绪都被点得很高。

    众人中,娓娓那边的鸡飞狗跳也逗得大家时而旁观时而哈哈——

    一条鱼在案板上活跃地上跳,鱼尾扫到小姑娘的眼睛,吓得小姑娘一声尖叫往后退。纤细的腰肢却被身后某人一拦,又把她推到了前面。

    娓娓脸色青白交加,愤愤不平道,“我让洛大哥帮我杀鱼……”

    身后青年笑,“哦,你先前不是说你不怕吗?”

    娓娓脸红,忽而双手交叠,现出繁复手势,口中念念不停。

    陈曦“……”半天,嘴角微抽,“你不是吧?杀条鱼还要动用术法?”他被她打败,自行挽袖子,“行了,你的水平我知道了,鱼我来杀就好……”

    “不,你误会了,我不是用术法杀鱼。”娓娓脸被揶揄得更红了,在青年的耐心倾听中,她眼珠转了转,声音很低,说了几个字。

    “什么?”陈曦根本没听清她嘀咕什么,凑身过去。

    娓娓低着头,脚尖在地上点啊点。被人一叠声催问,她仰头,干脆破罐子破摔,“我只是在算那条鱼什么时候可以一命呜呼……唔……而已。”

    众人忙碌中,灶台一角,青年斜身,少女仰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