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洛大哥、卫姐姐,你们在干什么,快点过来!”那边开饭了,喊他们过去。

    两人身体都轻轻颤了下,从情=动中醒过来。

    洛言慢慢转过身,在少女轻轻离开他身体的时候,他转过身,伸出手臂,以极轻的力度,搂抱了她一下。他眸子幽暗,低头看着脸容微红的少女,心头的燥热无法压下去。

    心有灵犀像春=药,一个人燃了,另一个人就跟着燃。等扑火的时候,会辛苦万分。

    卫初晗低头看眼青年的窘态,又红着脸,抬头看天空,“今晚月色真美。”

    天上没有月亮。

    洛言“嗯”一声抬头,“是啊。”

    “星星也特别多特别亮。”

    天上没有星星。

    “是啊。”

    卫初晗噗嗤一笑,又在众人再一声的催促下,拉着洛言,从后方偷偷摸摸地回去席中。

    众人围着一张大桌子,互相品尝大家的烹饪水平。其中最让人诧异的,是陈曦端出来的两盘菜,佛手金卷和姜汁鱼片,都称不上多复杂的烹饪难度,但众口一致称赞,并纷纷打量这位贵公子:常言君子远庖厨,何况陈公子明显出身精贵,他怎么看,都不像是应该有这么高的烹饪水平啊?

    “陈公子,这真是你做的啊?”九娘问出大家心里的疑惑,在陈曦微笑地眨下眼后,她被震得简直无话可说。原本是卫姑娘想为大家展示厨艺,结果现在看去,卫初晗和洛言坐去角落里喝酒,厨艺最高水平的王冠,却被陈曦给摘去了。

    白英颇为自豪,“我们公子的烹饪水平,可是承自御厨……”陈曦咳嗽一声吼,白英察觉自己说多了,忙打住话题,“反正很好就是了。”

    “陈公子你如此人物,何须有这样出色的烹饪水平?莫非陈公子的爱好就是烹饪?”一直坐在角落里的卫初晗眸子闪了闪,敏感从白英的话中捕捉到关键的“御厨”二字,心里一跳,有心试探他。

    隔着不远的距离,陈曦笑眯眯看她一眼,目中大有深意,让卫初晗怔愣。他那个眼神,怎么有种“大家都是熟人,何必揭人短”的意思?卫初晗皱眉,她和陈曦很熟吗?

    陈曦来自邺京,他的出身,一看就不简单。但邺京姓陈的人家多了,声名显赫的、至少是卫家那个程度的……卫初晗却不记得。除非,陈曦并不是他的本名,他用的是化名。

    那可供选择的,就更多了。

    毕竟这些名门发展久了,各种姻亲联系,远亲近亲,那就太多了。和卫家联姻过的名门,卫初晗自己都不一定全部叫得出名。陈曦凭什么认为他们相熟?

    洛言低声,“他说你是他表姐。”

    “……”卫初晗吃了一惊,看身旁淡定倒酒的青年一眼。还是那句话,各大名门的联姻太复杂,和卫初晗这辈有直接关系的亲戚,她不记得有陈曦这样的。但“表姐”一词,谁能说必须是嫡亲呢?关系远八百里的表姐,邺京多了去了。

    不过比起陈曦的“表姐”惊吓,卫初晗更在意的是——她倾身眯眼,问洛言,“你和他相熟?”不然陈曦怎么会连自己的事都跟洛言说?

    洛言淡淡将陈曦说的合作,跟卫初晗解释了一下。卫初晗眸子眨了眨,低头,“原来你和白英姑娘,之前是在商量这桩事?我还以为……”她声音低了下去。

    洛言看她,认真倾听。

    卫初晗却没有说下去,而是端过桌上的酒盏,抿了一小口。她低眉而笑,似是而非间,能捕捉到她心情不错。

    洛言问,“你以为什么?”

    “没什么,”卫初晗抬头,对上青年幽静的目光,她撑着下巴,“小洛,你能不要这样打破砂锅问到底吗?含蓄也是一种美,自在意会就可以了。”

    洛言默一下,别过了头,不再说话了。

    卫初晗以为他听懂了,就不再关注此事。她低头去切书生好心送来的肉脯,小心地切成块,给自己和洛言备下。她听到那边被大家目光包围着的陈公子怅然叹口气,语气寥落,“我会烹饪这件事,实在一言难尽……实是家母所逼,家父强迫。”

    他语气极为心酸,勾起大家的好奇。陈公子却话题一转,站起来给周围人倒酒,笑道,“日后诸位若有缘,在邺京相见,到时,在下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邺京?

    对在场众人来说,那是多让人生畏的一个地方啊。那是帝国的中心所在,士农工商最繁荣的所在。听说在那里,街上随便走走,都可能撞上王公贵族。听说在那里,一个街上溜达的纨绔子弟,都可能有显赫的背景。而他们这些江湖人士,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干净,到邺京,万一惹上官府,可就不像地方上这么简单了。

    而命运多么神奇,陈公子这样的人,估计在邺京也能混得不错的人,居然和他们一桌喝酒吃肉。人生的际遇不过如此!

    大口吃肉,大声说话,整个用膳氛围都非常热闹。娓娓坐在九娘身边,笑眯眯地看着他们男人喝酒,看陈公子周旋在众人间。她自己也一杯又一杯地倒酒,像只小猫一样,一口又一口地舔。没人注意的时候,她竟然已经喝了满当当一坛酒,小脸绯红,眼睛雾濛濛的,又黑又亮。

    九娘坐过来,顺着娓娓的目光看了看。九娘笑着搂住这个漂亮的小姑娘,调=笑道,“说句真话,你看陈公子,相貌好,身材好,有钱有身份,还文武双全头脑灵活,还会跟你说笑给你做饭,能用钱解决的事他从不瞎折腾,明显一副全天下女人都会爱的模样。娓娓,摸着你的良心说,你看上过那么多小哥,却对这个一点都不心动?”

    九娘很八卦,“我听书生讲,你追汉子,不是向来挺主动的么?这一次怎么这么矜持?不像你的风格啊娓娓。”

    灯火下,少女的脸红通通的,出神地看着那位年轻公子。她脸这样红,不知是被酒熏的,还是被九娘说的。

    突然想到之前在灶房里不小心碰上的唇,少女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沾着水雾,更加亮了。

    她心情复杂,却又不知如何跟九娘讲。

    九娘将陈曦讲得那样好,谁却又看不到呢?这种人物,二十多了还未成亲,明显是眼光太高,谁也看不上。邺京的姑娘他都看不上,别的姑娘他就能看上吗?别看他整日与娓娓说笑,娓娓却知道,陈公子哪里是看上她呢,他分明是在试探怀疑她。中间有条线,陈曦从不试图跨越。而娓娓能与他交好,也是因为她从不跨那条线。

    娓娓没勇气跨。

    “你是自卑吗?”九娘问,“但我觉得不用啊。你看你虽然出身没他好,但你是灵女,可与天地沟通。你这样的人物,就算去邺京,也会被那些达官贵族捧着,奉为上宾啊。你在担心什么?”停顿一下,“再说,我觉得陈公子要是真喜欢你,肯定不会让你独自作战,他会帮你挡风遮雨的。”

    娓娓摸着腮帮,又喝了口酒。

    在九娘的追问下,娓娓笑个不停,觉得这个嫂子真是有趣。娓娓靠着九娘的肩,含糊说了句,“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娓娓?”九娘惊道,“你真喜欢他啊?”

    九娘如此热心,少女皱了皱眉。有些事,是九娘这种人不知道的。而娓娓也觉得他们不知道更好。喝酒喝得太多,娓娓意识有些模糊,口风却很紧,九娘如何问,她也谨记不把秘密说出来。但是糊涂中,她怔怔望着远方青年的侧脸,小声嘀咕了一句。

    “娓娓,你在说什么?”九娘扶小姑娘坐好,听她说了一句听不懂的话,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娓娓伸出手,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下,半是嚷半是哼道,“……你是天上的风,我一辈子将你追逐……”

    恰时周围一轮酒后,静了下去,少女模糊的歌声,清越又明媚,在每个人的心尖轻轻划过。少女唱的是异族小曲,大家没听懂。但少女反复地唱其中一句,还用白话翻译了过来——你是天上的风,我一辈子将你追逐;你是天上的云,我一辈子将你看不清。

    娓娓唱曲时,明亮的眼睛盯着那靠桌而立的青年。青年似有所觉,回过头,看向她。他目中清和平静,让扶着娓娓的九娘有些尴尬,“娓娓喝醉了……”

    陈曦顿一顿,不好让小姑娘那样尴尬,他说,“挺好听的。”

    卫初晗默默观赏这一出插曲,扬了扬眉。娓娓小姑娘随心所欲,陈公子表面和气内里克制,这两个人……期间,她当看戏一样看别人的爱情,旁人青年忽然说,“我听说,男女间只说半句话,不把话说清楚,容易产生误会。误会多了,感情就会破裂。我不想跟你感情破裂,才想问清楚你以为什么。”

    “……”卫初晗口中含着一口酒,惊愕地转头,看向身边淡定地说着这些话、本人却一点表情也没有的洛言。她心中有一言难尽之感,因为过了这么久,她都忘了之前的话题了,都看了一出娓娓和陈曦之间的好戏了,结果可爱的小洛,思维还停留在很久以前。

    她将那口酒默默咽了下去。

    她既不知道洛言对她的感情如此认真,也不知道他竟然有这种觉悟。误会?洛言竟然知道男女间的误会会导致感情破裂?

    卫初晗出了一下神,微微笑,“我不会误会你的。你的精神世界如此简单,猜一猜就知道了,有什么好误会的呢?不过你说的对,你这么迟钝,如果不问出来,你会对我产生误会。好吧,是我错了,我该努力追求和你精神的契合。”

    洛言瞥她一眼:她就是认同他,都要奚落嘲笑他精神世界的贫瘠。这到底是什么姑娘啊?

    卫初晗却认了真,在他腰上戳了戳,“来,让我们感受下彼此精神的契合。我先问你……你到底瞒了我什么事,让九娘总是对你露出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

    洛言没吭气。

    卫初晗扬眉,在他腰上又戳了下,“你不是要跟我精神契合吗?才第一个问题,你躲什么躲?”

    “我没要跟你精神契合,”洛言说,再看一眼卫初晗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头皮就麻了,那股才要跟卫姑娘坦诚相见的勇气,瞬间没了,“你当我什么也没说吧。”

    卫初晗坐得偏后些,看着他的后背。她并没有对他死缠烂打,而是淡淡说,“洛言,你要知道,我们的感情其实建立在过去,并不牢靠。我并不是非要听你说什么,而是我对感情负责,该怎样,就怎样,起码不让自己后悔。你的心冷,我的心却也不热络。你……”

    “我去见过你。”洛言打断了她有些绝情的话。

    卫初晗一下子怔住,她身子前倾了些,看着他低着的侧脸,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声音的紧绷,“你什么时候见过我?”

    洛言低头看着杯中浑浊的酒液,觉得喉口烧得难受。他神情平静,“就是你想的那样。”

    卫初晗的呼吸微急促,洛言平静着,感受到心口突然的刺痛。那痛,自然不是属于他的。当年的事情过了那么久,在答应卫初晗重新开始时,洛言就已经决定放下了。他无数次回想过那年的事,早已麻木。如今说来,竟也十分平静。

    他说的简单,不显山露水,甚至什么也没提到。可是卫初晗是谁呢?

    所有的语言中,卫初晗做的最好的,就是暗喻和委婉。她不明说,一句今晚月色真美啊星星特别亮啊,就是在说我喜欢你。而洛言答是啊,他听懂了卫初晗的暗喻和委婉。心有所想,念念不忘。那些时光,那些旧事,念念无法忘记。但愿君心似我心,却又留君不住君须去,这些语言啊,卫初晗从没有说出口,可那些意思,洛言是懂的。

    喜欢一个人,你必须得听懂她在说什么。再迟钝再木讷忘性再大,也要努力地听她想说什么。反过来亦然。

    所以洛言一提,卫初晗就能听懂。他是委婉地说,当年在她与父亲离开后,洛言曾去见过卫初晗。可是那时候卫初晗在生死一线间,洛言怎么可能见过她?洛言不可能见过卫初晗,那他见的,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他见的那个人,是卫初晴。而卫初晴,怎么可能跟洛言说实话,让洛言知道真相呢?

    一定在卫初晗不知道的时候,卫初晴狠狠地、用力地,伤过洛言。

    卫初晗眸子火光跳动,几乎难以忍住,哗的想站起,裙子勾住凳角,“她对你做了什么……”她站起来的愤怒得颤抖的身子,被青年拉了下去,重重跌回原座。她的脸磕在青年后背上,吃痛地叫了一声,听到洛言淡声,“你别问了好么?我不想提那些事。”

    “那你什么时候想提?”

    “我永远不想提。”

    卫初晗停顿一下,从后抱住他的腰。这时候,再顾不上会不会被人看到。她心中满含热泪,只想紧紧拥抱这个人,带给他稍许暖意。那永远不想提的伤口,该是多么惨痛。

    她要杀了卫初晴!

    她一定会杀了卫初晴!

    洛言感受到卫姑娘对他的怜惜,他心中暖和。其实他并不如何难过,但是他当然喜欢卫初晗对他的在意。他只怕她一直那么冷、不把他放在心上,他同时心中忧虑,低声问她,“九娘说,我没有那么喜欢你……”

    “别听她瞎说。”卫初晗毫不留情地打断。

    “……但她说的是真的。”

    “……”卫初晗僵了僵,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心上人哟……她一次次给他台阶,他一次次丢回来。她整天被他啪啪啪打脸,脸那个疼,都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可是一抬头,一坐直,对上青年专注的眼睛,卫初晗又不忍心发火。

    她侧头,算了,捏捏鼻子忍吧。

    “卫卫卫姑娘?”洛言紧张地等着她。

    他的“卫卫卫姑娘”,再次给卫初晗心口重重补了几把刀,差点倒地不起。谁家情郎这么讨厌啊真是的……卫初晗捏着鼻子,继续忍了。她微笑说,“你什么意思呢?”

    洛言没发现卫初晗有生气的征兆,就认真剖析又解释,“我确实没有以前喜欢你,但我不是故意的。我现在很难动感情,你应该发现,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心如止水。我并不是要欺骗你的感情,可我就是成了这个样子。比起爱,我确实更怀念以前,但你是重要的。我……”

    卫初晗耐心地听他说,他自己前言不搭后语,说不清楚,卫初晗却很清楚。她心中难过,她知道她的青年,是遗忘爱这种能力了。卫初晗自己被封在湖中十年,她对少年的感情,一直掌控在自己手中。不是不爱,只是没那么喜欢,没那么重要了。但是洛言,却是被人强迫选择。

    他也想爱她,可是很难。感情的消退是很快的,重燃却要花费很大力气。

    卫初晗自己对洛言是有感情的,她自己从不纠结,毕竟她从未遭受过感情的欺骗和利用。可这些,洛言遭受过。从哪里跌倒,想从哪里爬起来,总是比想象的难。

    卫初晗静静看着这个青年:洛言不爱她?九娘是瞎了眼,洛言是瞎了心,才会觉得不爱。洛言的感情,比卫初晗自己的感情,虽要复杂的多,却也深沉的多。就像她,她从没考虑过和洛言的以后。她只想报仇,只想杀人,顺便和洛言谈谈感情而已。

    洛言却不一样。他既考虑两人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