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卫初晗详细询问了书生能给她提供的帮助,书生给她的回复是,只要洛言能和他们一起去建什么庄子,不管卫初晗想做什么,书生他们都会尽量满足。卫初晗不可置信,书生说的话很含糊,但明显露出几分意思,他想给兄弟们建个庄子,像武林门派那样自成一派、自我生产自我供给的庄子。洛言要是愿意,做个庄主什么的,书生并不反对。

    卫初晗嗤声笑,“做庄主,你自己觉得很有诚意吗?洛言的性格,想来你也清楚。他那种性格,真做了庄子,恐怕也只是你手中的傀儡庄主而已。做决定的还是你。他的功能,大概就是放在明面上,用他极高的武力来威慑那些想来觊觎你们成果的人士。”

    书生笑了笑,对卫初晗的话默认。他慢条斯理说,“这有什么不好呢?如你所说,洛公子性格安静沉默,并不适合做领导人。但我又不会武功,我若是做庄主,兄弟们服我,觊觎的敌人们却会前仆后继。而洛公子是杀手,他本身也是亡命之徒。难道卫姑娘你从没为他想过吗?他也需要庇护。可是一般的人庇护不了他,他武功好,世上却一定有比他武功更好的,比如陈公子……陈公子比洛公子年龄还轻几岁,他背景神秘,莫名其妙要跟我们在一起,谁知道陈公子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每个做杀手的人,背后都有一堆不能说的秘密。一般正义之人无法帮助他们,这就需要我们这些兄弟了。恰恰我的兄弟们,他们很多也犯了死罪,也是亡命之徒。大家抱成团,建个庄子,自给自足,还能在仇家上门时相护,有什么不好呢?”

    卫初晗面上清淡的笑僵了僵,几分勉强。她的眼睛眯起,倏地盯向书生的目光刺一样,书生坦然地接受她的目光。某方面,书生点中了卫初晗的死穴。她从来没考虑过自己和洛言的以后,在她心中,只要大仇得报,她就可以闭眼去死,把性命还给洛言。她连自己的未来都不考虑,更加没想到洛言会怎样。书生点中了她自私的属性——她从没为洛言考虑过。

    想来多么悲哀,她愿意和洛言重新开始,是因为陌路让他痛苦。她本人来说,跟不跟洛言在一起,是爱还是喜欢,其实都无所谓。

    卫初晗低下眼睛,淡淡道,“你把这些也说给洛言了?”

    “是。”书生点头,“我并没有瞒他这其中好处。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损伤。”

    “那他为什么拒绝?”卫初晗疑惑问。

    书生也疑惑地看着她,“最了解他的人,不是你吗?你为什么要问我?”

    “……”这个强大到让人无言以对的理由,说服了卫初晗。

    她与书生面面相觑,书生继而尴尬地发现,也许卫姑娘没他以为的那么喜欢洛公子。啊,他居然当着卫姑娘的面,不小心挑明了。想象卫初晗恼羞成怒的神情,书生觉得:……我真是命苦啊。

    书生生硬地转了话题,“卫姑娘总是该再问一问洛公子的。为了表面我们真的有诚意跟洛公子合作,我们可以送卫姑娘一份投名状。卫姑娘觉得,我们该如何监视顾府?”

    啊,这倒真是个意外之喜。

    并且书生保证,不管最终能不能说服洛言,他们的这份投名状,都不会让卫初晗失望。

    卫初晗与他边走边说,告诉他自己需要那些江湖人怎么监视顾家。卫初晴的进出,卫初晗需要知道。顾千江如果有消息,卫初晗也要知道。另外最关键的,其实是江城。在卫初晗的话中,江城与卫初晴的主仆情谊出现了破裂,如果江城这边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让卫初晗知道。其中的紧急程度,比卫初晴更重要。如果江城出府,独身一人,或者身边伙伴不成气候,这些江湖人都可以对江城出手试探。江城不会为了顾家和卫初晴拼命,他这个人疑心太重,从他手中拿到好处的可能性,非常大。哦,听说卫初晴还有个小儿子。虽然卫初晗至今没有见过面,不够这个小儿子如果有机会碰到或截到,也一定要拿下。再是,淮州新任的护军参领韩大人,上次卫初晴在他家做客时、被衙役驳了面子,想来韩家和顾家关系不太好,韩家对卫初晴不友善至此地步,韩府如果有人和卫初晴、顾家接触,卫初晗也需要第一时间知道……如此林林种种,卫初晗不客气地跟书生提了很多要求,让书生脸皮抖动,为她的厚脸皮行为而感到不可思议。

    书生很惊讶,卫初晗如果有这么多想做的事的话,为什么之前一点动静都没有,非要自己求上门,卫初晗才提?他们完全是给卫初晗做白工啊。

    阳光照在穿梭的廊子里,青砖上细碎的光点,两边树影的明暗,浮在两人身上。书生看去,见走在自己身旁的少女仪容极佳,分花拂柳般行走,悠然静雅。她行在阴冷中,行在地狱中,她像行在绿意中,行在光明中。

    她看起来如此恬静,一如岁月静美。

    她的容颜并不出色,但依然让人觉得美丽。仿若那绿荫生昼静,孤花表春余。

    端庄优雅的大家闺秀,便是如此。

    而她的声音凉凉的,让书生听到,“之前没有提,是我想给卫初晴找些麻烦。她知道我要动手,整天提心吊胆,却不知道我要哪天动手,这让她格外紧张和疲惫。而我享受这个过程。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的下一步,战线拉得越长,越容易让我这个体弱多病的妹妹崩溃。但我也不能无限制浪费时间。我本来就寻思着让你们帮忙,多花些钱也没关系。不过你们愿意无偿帮忙,我当然求之不得。”

    所以,他们是无意中推了一大笔钱吗?

    书生干笑两声。

    他和卫初晗都不自觉想到,就是给银子,那也是洛言的银钱。卫初晗自己赚的那点钱,其实根本不够她这么长时间的花费。

    看卫初晗垂了目光,唇角微沉,书生思索她心中的失落,纯属出于礼貌地安慰她,“男人挣钱,给喜欢的女人花,本就天经地义。你看洛公子不是从来没说什么吗?你不必这样愧疚……洛公子是杀手,他武功那种程度,值得他动手的人,给的赏金一定特别多。但我们都知道洛公子的性情,他根本花不出去钱。这些年,他必然有一大笔银子在手,却根本花不出去。你正好能帮他缓冲。”书生甚至开玩笑,“你要是嫁给洛公子,也是个小富婆了吧?”

    “我又不爱财,”卫初晗顺着书生的话笑了笑,“要照你这么说,娓娓岂不是疯了般想嫁洛言?”

    见她笑了,书生便收了话,玩笑开多了就不好。比如卫初晗能自己调侃别的姑娘嫁洛言,书生要是也这么说……他更大的可能是被洛公子追杀。

    两人继续走了一程,约定已经成熟。书生答应帮助卫初晗监督顾府的情况,两人便再没什么话说了。就等着到拐弯处,两人分道扬镳,各走各的。书生已经不指望卫初晗再说什么,但是忽然间,少女慢吞吞地开口,“其实私心来说,你能想到邀请洛言加入,进你们庄子,我是很高兴的。”

    “呢?”

    “他没什么朋友,就是少年时,除了我,也不跟人相交。现在想来,从我认识他的那天开始,他的生活圈除了我,好像也没什么人。”卫初晗漫不经心地说,她蹙了眉,想起当年少年在他们家的寄宿,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洛言突然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卫父只说他是故人之子,却没说过少年到底是谁。疼爱的女儿跟少年交好,卫父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少年只跟女儿好,和卫家旁的同辈都不怎么相交,卫父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那时候卫初晗没有注意过这些细节。

    现在想来,卫父对洛言的感情很复杂。又关爱,又像在顾忌。又希望他出色,又不太希望他出挑。

    洛言是有感受的吧。所以少年时的他,在卫初晗不和他相交前,他也没有主动跟同龄人交好。他默默的读书,默默的练武,他倾听卫父的教导,他从来没主动过什么。少年本性温和而敏感,在卫初晗没有察觉的时候,洛言肯定能感觉到卫父对他的观感之杂。

    那么……卫初晗不觉想,知道女儿和这个少年产生私情后,她父亲该是一种什么心情。

    那时候卫父离京,母亲以雷霆之势给她与顾千江定了亲。卫初晗一直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