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月色下,清风中,九娘跪在地上,流着眼泪,用自己最出色的口才,去说服卫初晗,求她肯贡献一点她的能力,去救一救那个可怜的小孩子。卫初晗冷漠地听着,九娘口口声声“小诺无辜”,她却从没觉得他无辜。

    有人的出生就是错的。

    比起九娘的无辜论,卫初晗更认同洛言的话。顾诺身体里有卫家血液,如果机缘巧合,他能帮卫家平反就好了。但那是需要重重谋算的未来,这个还在,现在却是没什么用的。

    只要顾诺一个,就能让卫初晴心痛。她干嘛要费神,去布置那么多呢?她哪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挥霍?

    所以他们看着她,不让她杀小诺,可以,总是洛言说得对,她对小诺,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恨意;但他们要她救小诺,却是万万不可能的。

    卫初晗拒绝了九娘。

    九娘愣愣地抬头,看那个冷清淡漠的少女。眼泪模糊她的视线,她眨眨眼,好像还是没想通,卫初晗怎么会拒绝呢?卫初晗从来是一个心善的姑娘啊。她以为自己和卫初晗是一边的,不涉及原则的事,卫初晗都不会拒绝。卫初晗怎么就拒绝了呢?

    但她眼中的不涉及原则,在卫初晗这里,已经涉及了原则。

    九娘苦苦剖析卫初晗的心,想从她这里找到爱,找到善,找到未曾泯灭的人性。她挖开卫初晗的心,想在这里寻找过去。

    卫初晗冷笑:你找得到吗?你找到了吗?

    卫初晗与洛言离开,留九娘一人怔怔跪在原地。

    两人默然行走在院中,无言中,看到那片灯火中,有人声和脚步声。凭栏而立,夜风吹拂衣袂,卫初晗喃声,“他们把大夫追回来了啊。”

    “接下来怎么办?”洛言淡声,“九娘与所有人交好,她的意见,会被他们一群人认同。你如今没有答应九娘,他们必然不甘心,会再来劝你。你打算怎么办?”

    卫初晗侧头看他,有些惊讶。她家小可怜儿居然能说出这么一大堆话?她还以为他从不思考呢。

    嗯,洛言是会思考的。端看他愿不愿意费神。

    卫初晗说,“你想怎么办?”

    “和他们分开,”洛言说,“大家不是一路人。”

    卫初晗怔了怔,不觉上下看他。她眉心一颤,忽而想到之前书生的建议。洛言毫不犹豫拒绝,是因为当时,他就觉得大家不是一路人吗?是,除去她,洛言和谁都格格不入。但他心里应该有自己的判断的。

    这样想,卫初晗也问了出来。

    洛言一愣,摇头,“我没你想的那么多。”

    “那你为什么拒绝书生?”卫初晗轻声问,“你说我不听你说话,那你现在说,我想听你说。”

    书生给了多好的条件啊,一个庄主身份,众兄弟背后的扶持保护,洛言为什么拒绝?

    “我只是不想连累他们,”洛言神色自始至终的冷淡,“我是杀手,我是朝廷命犯。我身上的人命,是他们所有人加一起,也护不了的。我一人独来独往,做事方便些;若身后有别人,我的仇人们杀不了我,便会拿他们泄愤。我不需要朋友,也不需要兄弟,我一个人就好了。”

    他这样说着,清清淡淡的,卫初晗挨着他的肩,笑问,“哦,不想连累别人,那就想连累我?你身上的人命,被连累到我身上,你就不怕了?”

    洛言长睫颤动,低下眼没说话,神色不自然了一下。

    卫初晗垫脚,手搭在他肩上,替他答,“那怎么能一样呢?我和别人,怎么能一起算?洛公子你宁愿坑死卫姑娘,也不想和别人扯上关系的。”

    洛言嗔恼,把她从自己身上拽下,转身,将她搂入怀。他俯眼,手贴着她娇嫩的面孔,认真道,“我绝不会连累你。我会保护你的。就是我死了,你也会活着。”

    他说的肃穆庄重,像一个誓言。

    卫初晗望着他,被他手抚摸的眉目动了动。她笑,“别这么说。你忘了你和我身上的那个心有灵犀了?你要是死了,我肯定也死了。”

    洛言一僵,继而是恼。他的一腔心意,被现实和卫初晗的理智,破坏的干干净净。他松手,别目,后退,有些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卫初晗却上前,拉下他的脖颈,自己仰脸,亲上他嘴角。

    青年低喘一声,少女的喃声消失在唇舌间,深情缱绻,“别这么说。你说不连累我的话,让我怎么好意思说,我想一直连累你下去呢?”

    一个轻柔甜蜜的吻,把两人之间的罅隙修补一番。

    半晌,情绪即将失控前,洛言猛拉下卫初晗,将她抱在怀中,喘着气平复呼吸。两人的面孔都有些红,贴着胸腔,心跳的频率也是一样的。总是欲-火升得快,消下去很难。换个人,卫初晗都想躲着走了。

    还好洛言一直在控制着情绪,不敢完全放纵。

    说起来也是苦恼,哪对情人像他们这样,亲亲抱抱也要绷着理智那根弦,唯恐对方控不住,弦断了?

    卫初晗对洛言说,“我想去看看顾诺。”

    洛言疑问看她:你心软了?

    卫初晗摇头,“只是看一看,看他们把这个孩子,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卫初晗和洛言过去的时候,大人们已经折腾了一晚上。小诺醒来,挂着泪坐在床上。他听九娘紧张地让大家查食物,说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这会儿,九娘终于查出,之前的饺子,里面有鸡蛋,才导致他发病。

    顾诺听着大人们说话,眨着乌灵大眼睛,舔舔嘴角:原来,那个就是鸡蛋啊。

    他从来没吃过,但是真好吃。

    如果他每天可以吃一点,就算天天生病,他想他也可以忍受的。

    还有牛奶……真香!

    他好想再喝一口哇。但是他娘不让他碰,现在九娘也不让他碰。

    顾诺茫茫然想着:娘都是骗他的,什么别人吃的东西,跟他吃的差不多。其实差太多了。他从没吃过这么多好吃的食物,他以为所有人跟他差不多……今天他才知道,世上有美味佳肴,他一样也不能吃。

    他一辈子都不能碰的东西,别人却无所顾忌。人生来,真是何等不公平。

    卫初晗和洛言站在窗外,看到大人们精疲力竭之后,小心再小心,什么都不敢给顾诺吃,只好让他啃馒头、喝白水。小孩子噙着一汪泪,怎么求也没用,发火说什么也不想吃了!顾诺脾气是很坏的,自小体弱,让他敏感而易怒。这群大人们当着他面,让他看到那么多好吃的,他说想吃一点、晕倒也没事,但他们拦着,就是不许。

    小孩子白着小脸,挂着泪珠坐在角落,一边看大人们吃饭,一边抹眼泪。这顿饭,吃得所有人精疲力竭,实在不痛快。

    书生无意一回头,看到窗口的卫初晗。他沉思了下,寻个借口出去,到窗前,见了卫初晗。他问,“看到小少爷这样可怜,你还是不同情,不打算帮忙?”

    卫初晗淡声,“他哪里可怜了?我被害死,被封在湖里十年,我不比他可怜?洛言被我背叛,被朝廷追杀,不得不做一个杀手,他不可怜?世上可怜人多了去,顾诺病成这样,还能活下来,他何止不可怜,他是太幸运。换一家大人,都养不活他。”

    书生叹气。是,卫姑娘说得对。只有卫初晴这种性情,和顾家那样不怕麻烦的家世,才能佑护这样一个孩子长大。外界稍微一点欺压,都能害死这个孩子。可是九娘说的也对,卫初晗想杀的是卫初晴,和顾诺却没什么关系。这里所有人,有本事像卫初晴那样做到极致,搞清楚顾诺什么能碰什么不能碰的,只有卫初晗。可是她却不肯帮忙。

    “可这样下去,顾诺只是一个孩子,营养会跟不上的。总得给他吃点东西啊。”

    “饿几天,也饿不死。就算饿死了,谁又不会死呢。”卫初晗说。

    书生劝了两句,根本没劝动。他大概明白卫初晗的冷情,摇摇头,便进去了。

    卫初晗与洛言站在窗口,看着那个孩子。卫初晗心情复杂,“若非当年剧变……”

    “若非当年剧变,他就是你和顾千江的孩子了。”洛言接口。

    “……”卫初晗被噎住,“你怎么说话呢。”

    “我说错了么?”洛言想了想,侧头看她,淡漠道,“卫初晴用的就是你的身份。以当年情形,你自然会嫁给顾千江。那顾诺就是你们的孩子了。”

    卫初晗望着洛言的眼神,他清清冷冷的,说出这样的话,他看起来并不在意。卫初晗也没感受到他心湖的波动,想来他是真的无所谓。但是,洛言不吃醋,卫初晗眼神却飘了飘,有种背着他偷-人的感觉——某方面来说,洛言没说错。

    以当日卫初晗的心性,她不会嫁顾千江。就是走到绝路,她也不会嫁。

    但是卫初晗没法坦荡说出来。

    因为现在的她,如果遭遇当年的事,她会嫁的。

    所以洛言一这样说,卫初晗就觉得尴尬,有种给他戴绿帽子、被他当场发现的窘迫。

    两人身后,传来一阵轻笑声。

    卫初晗和洛言回头,见树荫下,娓娓与陈曦走过来。刚才那笑声,便是陈曦忍不住发出的。想来卫姑娘和洛公子关于偷-情的话题,被暗处的娓娓听得一听而出。洛言冷眼看着走来的两人,心情有些差。

    他武功很高,十丈内一切动静都瞒不过他。可偏偏,最例外的两人,被他碰上。

    陈曦武功与他不相上下,走起路上轻飘飘的,没有声音;而娓娓身怀异术,正好是洛言的克星,她掩饰自己的动静,比世上任何高手都厉害。

    “陈公子,偷听非君子所为。”卫初晗看着他们两人。

    陈曦笑,“偷听是一种乐趣啊。像今晚,我就觉得府上挺热闹,挺有趣的。”他侧头,摸了摸旁侧红衣少女的头,“看了一晚上好戏,你就没一点收获吗?”

    “我要什么收获啊?!”娓娓怒,挥开他摸小狗一样的手,哼一声,“反正你就把我看得紧紧的,不让我跟大家在一起。我有没有收获,有什么用吗?”

    陈曦深深看她一眼,不逗她玩了:就娓娓这能力,若非她自己愿意,谁能逼得了她呢。

    陈曦用开玩笑的语气,苦口婆心说,“小尾巴,你不是誓死捍卫你卫姐姐和洛大哥的爱情吗?你的朋友们正努力说服你的卫姐姐做她不愿意的事,你到底站在哪边啊?”

    娓娓娇俏地翻个白眼,不想答他这种明显用心不良的问题。

    “陈公子,你有事吗?如果没有,我和洛言就先告辞了。”卫初晗不耐烦了。她向来与陈曦气场不和,陈曦长袖善舞,伶牙俐齿,几天时间,就能让人接受他。卫初晗却自始至终不信这个人,洛言还跟他合作,卫初晗警惕着,怕洛言被陈曦卖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是这样,”陈曦表情终于正经了,他咳一声,眸子暗了暗,低声,“府上诸人都想卫姑娘照顾那个孩子,我却不这样认为。我认为顾夫人既然对不起卫姑娘,卫姑娘如何做,旁人都是没理由指责的。我是来向卫姑娘表态的,这一大屋子的人卫姑娘你都不能信任,我想,我却是可以信任的。”

    卫初晗笑,“你?陈公子,九娘他们我起码知道他们的背景,你呢,我却全不清楚。信任这种词,在我们之间,未免有些奢侈吧?”

    陈曦噙笑点头,“是,我说错了。那就不提信任,说利益吧。我和卫姑娘你们的利益相同,卫姑娘有需要我帮助的,我随时可以出手。”

    “我们利益相同?”卫初晗皱眉,有娓娓在,她不奇怪陈曦知道她的目的,但她很好奇,“我的目标如果是卫初晴的话,那陈公子你的目标,是谁呢?不能也是她吧?”

    陈曦顿了顿,她盯着卫初晗的眼睛,慢慢说,“顾大人。”

    “……谁?”

    “我的目标,是顾千江。”陈曦面无表情道。

    气氛一时僵硬,洛言感觉心口重重一颤。他侧头看,卫初晗呼吸有些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