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出事的时间是在晚上。

    清晨卫初晗与洛言出门,陈曦在门口相送,祝他们达成所愿。陈曦并不打算白天动手,他希望卫初晗和洛言能把卫初晴拖到晚上,等到了晚上,夜深人静十分,才是锦衣卫潜入顾府的好时机。互相有利的事,卫初晗无可无不可。

    却是当晚就出了事。

    卫初晗与洛言上了约定的青山,一路尾随韩璇和卫初晴。韩璇和卫初晴身边都有护卫数十,便是洛言也不好跟得太近。他们小心翼翼跟从,卫初晴并没有和韩璇翻脸,但双方之间的气氛显然也不愉悦。卫初晴有些怀疑韩璇跟自己失踪的儿子有关,韩璇却认定卫初晴这个人在故弄玄虚,由此两人说什么,对方都能往不好的那方面去想。由是越是相交,彼此越是不愉快。

    双方约定的是骑马,两个人骑在马上,卫初晴一开始脸色就淡,随着日头西斜,她更是连表情都懒得摆了。韩璇是年少气盛、备受父母疼宠的小姑娘,一直不服气卫初晴。之前在城里时,看在韩大人和丈夫的面上,卫初晴一直避着韩璇,不好招惹这个人,她躲总行吧。结果现在无处躲了,韩璇惊奇发现:顾夫人根本不是她以为的那种楚楚柔弱之人,两句狠话,一路挤兑,人家完全不放在心上;就是自己想用武力,顾夫人跟随的护卫也不是好看的。

    正是这样,韩璇才更加决定顾夫人是要借小孩一事生事,心中更为鄙夷对方。

    而随着天色变化,卫初晴心中也焦灼不安:为什么韩璇始终不提顾诺的事?她拿玉佩试探,那小姑娘明显看出她心急,逗猫一样恶劣,始终不告诉她始末。

    还有,卫初晗在哪里?

    她不应该想见自己吗?这么大好的机会,为什么卫初晗不出现?

    卫初晗和洛言不远不近地跟着那两人的人马,一开始洛言还谨慎,怕他们二人被发现。后来他想自己的担心多余了,卫初晴一路上和韩璇在语言上你来我往地试探,护卫从初时紧张到后期的麻木,根本没发现后面的卫初晗。

    且这种无聊的情绪,影响到了卫初晗。

    到傍晚时,前方人马驻扎,要歇息。韩璇挑衅地问卫初晴敢不敢夜宿,卫初晴道,“夜宿你会告诉我小诺的消息?”

    韩璇眼珠子一转,笑得天真而冷酷,“那得看我心情了。卫家姐姐让我开心了,我自然就说了。卫家姐姐要总是全程僵尸脸,我就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啦。”

    卫初晴深深看着这个少女,良久默然,转身去吩咐自己的人了。她想就等到明天早上,如果再没有消息,她不会陪韩璇玩下去了;她要抓紧时间找小诺。身后,韩璇露出自得的神情,自觉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卫初晴总算向她服软了。

    卫初晗与洛言处在地势较高的树木从中,能俯眼看到平地上的人马折腾。卫初晗出神地看着下方的星火,簇簇火苗窜起,人走来走去,卫初晴在哪里看不到,但这已经是很接近的距离了。下面的人开始生火做饭,锅碗瓢盆,刺刺拉拉,很快,各种肉食的香味,就顺着风的方向,向这边飘了过来。

    卫初晗双手拄着下巴,虚撑在身前的灌木上,双眸幽黑,盯着下方蚂蚁一样的人群看。她思索着自己该做些什么,如何与卫初晴见面,如何给卫初晴一个惊喜……

    身侧有青年淡凉的疑问,“你饿吗?”

    “算饿吧。”卫初晗随口答应,心思不在这上面。身后的青年已经翻包袱准备取干粮给她了,又听得卫姑娘漫不经心的声音,“不过干粮不用给我了谢谢。我已经吃了一顿,味道实在不怎么样,不想再尝试了。你把我的那份也吃了吧不用客气。”

    青年已经从背上解下了包袱,听到卫初晗的话时,他修长有力的手堪堪抓着粗布条准备解开,僵了一僵后,他没有打开包袱。他自己没有这个概念,吃穿住行,他全都不在乎,遇上就解决,没遇上就算了。卫初晗的出现,将那种久违的需求重新带给他。可惜他的生活质量太低,从来套不到卫姑娘身上。

    他是随便吃什么都可以的人,卫初晗不是。在有任何一点条件的情况下,她都不会委屈自己。卫初晗若是讲究起来,自来的闺秀教养,让她变得很是挑剔。非锦衣不挨,非玉食不碰,非同道不争……

    但洛言对照顾她甘之如饴,她带给他呼吸间的沉痛,她也带给他活过来的感觉。

    世界天理是不公平的。他无比看中卫初晗,卫初晗却没有那么看重他。

    卫初晗没有听到后面接下来的动静,但她也不在乎,正这时,她听到洛言声音低低的,“我去打些野味给你,好不好?”

    “嗯?”卫初晗转过头,本想说“何必自找麻烦”,但她对上青年认真的眸子,顿了一顿,卫初晗点头,“也好。”

    天黑了,她看不到洛言的神情。不过神情也会骗人,心却不会。在她说话的时候,她感受到心尖上极淡的喜意,像烟一样一掠而过,却是真实存在过的。洛言很高兴她需要他,很高兴他的建议能被她采用。

    哎,这个可怜可爱到让她心酸的情郎啊。

    洛言起身欲走,动作如猎豹般迅猛。但一个转身,他又停了下来,转过身来面对仰脸的少女,郑重嘱咐,“我走后,你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被他们发现。”

    “嗯。”

    他又想了想,拼命调动自己迟钝的思绪,努力为她想各种应对方法,“……我回来之前,你也不要主动去接近卫初晴。你想做什么,都等我回来再说。”

    “嗯。”

    “……还有你记得放轻呼吸,要保持警惕心。如果有人巡过来,你就小心绕开。不要铤而走险,抱着侥幸心态。”

    “嗯。”

    “……我会很快回来,你不要着急。你一定要保证你不会冲动,不是想调开我自己做什么。”

    “嗯。”

    “……还有……”

    洛言磕磕绊绊、絮絮叨叨,寡着一张脸,皱着眉,竟说了这么多话,且还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他可从来不是喜欢说话的人,他还自认为感情淡薄怕委屈她,她有时间跟他说话他都不理、等反应过来不能对小情人太冷漠、他才会补救般地凑过来跟她说话,并且他生活态度极为消极懒怠、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居然还嘱咐卫初晗、卫初晗认为自己的生存能力都比他强……看,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的前后反差如此大。

    当他漠着脸、一脸严肃地吩咐卫初晗自己并不擅长的方面,这一刻的温柔,让卫初晗生起心动的感觉。

    她手撑着脸,忍着眼中丝丝快溢出来的笑意:不能再任由洛言说下去了。再说下去,洛言就该舍不得走了。

    黑夜大地上,少女扬起白净的小脸蛋,眸子像烂烂星河般夺目。在青年换气之瞬,她开口,“月色真好。”

    “你还要记得……”洛言的话被打断,他愣了一愣,“嗯?”

    “月色真好,”少女重复一遍,“就是说我喜爱你。”

    “……”洛言呆了一呆,结巴,“说、说这个……”干什么啊。

    夜风徐徐,两人一站一顿,凝视着对方。然在少女认真的目光中,青年渐渐招架不住了,在两人形成的古怪氛围间,他的心跳,不经意快了一拍,然后他就看到少女揶揄的笑。

    洛言并非容易害羞的人,可自己的心事被剖开,丝毫逃不过对方的心。他为她心动,她瞬间就知道。洛言的脸有些热,目光有些涣散,无法坦然吩咐卫初晗照顾好她自己了。她的话开启了另一个奇怪的方向,而眼下明显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而毫无疑问,她只说了一句话,就压下了他心中的所有躁动。那颗不安的心,心甘情愿地平顺下来。

    青年带着一颗柔软的心,满意地走了。

    而变故是发生在他走之后的。

    山间地龙苏醒,毫无征兆,顷刻间天崩地裂,土石乱飞,地表开裂……任何时候,地龙苏醒都很可怕,它造成的伤害,在晚上尤为严重,在地势高低起伏的山上更加严重。而显然,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灾害,降落到了山中所有生灵身上。

    野兽一整天的骚动,在日暮降下来后、轰隆一声后到达了极点。改天换地一样,整个世界都在摇摇欲晃,山石崩裂,人群骚乱。野兽和人群乱作一团,各逃升天。可在崩塌下来的山石中,在裂开的地面前,人的力量如何与大自然抗衡?

    “不好了!大家快逃!地龙醒了!”

    “救命啊!我不想死了!救命!”

    “快、快、快走,来不及了!”

    卫初晗处在一片危险中,这是她始料未及的。不光是下方人群的动乱,还包括她自己的情形。原本她和洛言是在暗处,她有许多招留着对付卫初晴。此刻却都来不及想了,她得提防黑暗中的一切危机!

    比如头顶倒下来的大树,突然窜出来的凶-兽,还有慌不择路逃跑的人群……

    卫初晗目光紧盯着那些人,天地摇晃中,她几度不甘心。她知道卫初晴就在那里!难道两人就要这么错过?那她出来到底是做什么的?

    不甘心!好是不甘心!

    这种强烈的负面情绪挤上她的脑海,让她摇摇晃晃中,别人想往山外跑,她却是逆着人,在黑暗中往下奔跑,被人不断地撞着,双目不断地寻找,迫不及待想找到卫初晴……就是地面在她脚下寸裂,她也丝毫不改变方向!

    这是失去意识前,卫初晗所做的事。

    人力无法与大自然相抗衡。所有人都在山中,地龙苏醒的时候,注定他们逃不出来。山陷了,树倒了,所有生灵在一片恐慌中,被带去了裂开的罅隙中。山还会再度合上,掉下去的人,生存的机遇却小的很。

    在一片暗光中,卫初晗苏醒。

    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蜷缩着倒在地上,想起身时,周身剧痛疼得她嘶了一口气。她怔了一怔,扶着血凝成痂的手腕出神。她从湖中醒来后,常能感觉到疼痛。这是洛言带给她的,他一受伤,她就有细微的感应。好在那疼痛会打折,从来没有让卫初晗奄奄一息过。现在,真正意义上,才是卫初晗第一次受伤。

    左手臂动弹不了,碰一下就疼。她右手摸过去,觉得是骨折了。

    吊着一条不能碰的手臂,卫初晗白着脸,吃力地扶着石壁站起。一身素衣沾染了泥土和血迹,变得脏兮兮;她全身都火辣辣得疼,每次呼吸,都有痛意。她仰脸打量所处环境,发现自己竟是如此幸运,山石崩塌,她掉下山,被埋入一个天然山洞与山石形成的环境中。她身下压着倒下的古树,树叶婆娑浓密,缓解了她的伤势,让她没有致命。但她站在山石堵着的洞门前,伸手推了推,叹口气,以她的能力,看来是出不去了。

    卫初晗站在石头前,盯着山石与洞穴罅隙间透出的微弱亮光,寻思外面应该是白天。最起码也过去了一晚上,天已经凉了。卫初晗眨眨混着尘土的睫毛,有些心灰意冷。

    某方面来说,她输了。

    不光没有解决卫初晴,还把自己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天命看起来都站在卫初晴那一边,不让自己对她下手啊。

    这场地龙如此突然……她是命大活了下来,卫初晴是否也如此?卫初晴如果死在地动上,她的死,到底算在谁身上?

    卫初晗只无聊地想了一下,就叹口气,不去想这些了。她得先活下来,才有心情思考别的东西。被震晕前,她被迷了心智,满心满眼都是卫初晴,而现在,她终于担心上了洛言。

    不知道心有灵犀的作用强大到什么地步。但两人间的感应如此,她既然还好好站着,没有缺胳膊少腿,想来洛言也活着。他情况应该比她好吧,毕竟他会武功,在这方面反应能力无比迅捷,况且她也没有感觉到对方的伤势重于她自己。卫初晗想:洛言总算也要知道心有灵犀的重伤是什么滋味了。她一直拉不下脸说他,终有一日,他也会知道,对方的伤作用到自己身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小小地在心中挤兑一下洛言,卫初晗靠着石壁坐下,低头盯着自己的衣着半天,开始吃力地撕扯裙裾,想扯下一条长布来。她想告诉洛言自己在哪里,但她又出不去,只能靠洛言自己。山石与山洞两者之间的门并非天然,卫初晗能从罅隙中丢出去长长的衣裙布条,让洛言发现自己。只有他才知道自己的衣着,首饰可能会忽略,这么长的布,很不容易错过的。

    而且不管来的人是不是洛言,看到有布条从洞中挂出,人的本能,都会想办法把里面的人救出来。

    即使是卫初晴,在见到她面之前,能力所及下,大约也会选择救人的。

    撕裙子很累,卫初晗力气不够,只能歇一会儿,撕一会儿。她很久没听到人声,也就不指望了。好不容易把求助的信号从小缝里丢出去,卫初晗又歇了会儿,才扶着手臂起来,打量这个洞。

    这个洞之前是天然的,但已经被破坏,通道也许还被打通了。总是卫初晗回头去看,洞很深,她只看到前面一团黑,看不到底。

    山洞被破坏,山石砸下来,两者重新形成了一个新的洞穴。当时她和那些人距离那么近,如果她有幸掉到了洞里,别的人也有这个可能。说不定这个长得看不到尽头的洞中,还有别的人。

    或许活着,或许死了。

    但在现在的情况下,好像不管是谁,情况也不会糟糕于现在了。她得做最坏的打算,她不能完全指望洛言。洛言身上背负着两人的所有必用品,可是他不在。万一他找不到她,卫初晗得自救。

    卫初晗只犹豫了一下,蹲下来,捡起一块尖锐的石头,就扶着山壁,往洞深处慢慢摸索去。她不打算走得太深,只是需要探一探情况。如果这个洞中有野兽……也好有个打算。不能完全指望于洛言。毕竟他只能感受她的情绪,不能感受她在想什么。

    她保持警惕心,步子很小,却又不完全不出声。她紧紧握着手中的石头,准备万一遇到不好的情况,砸下去好给自己一个缓冲的逃命机会。

    就这样摸索着向前,后背被鲜血和汗水浸湿,又麻又痛。卫初晗的心神处于前所未有的警惕中,越往下走,离光越远,离黑暗越近。黑暗会放下人心深处的恐惧,让你想东想西。越是走,越是害怕。

    拐过去,这个弯如果拐下去,从山石间透出来的光就看不见了。如果再遇不到人,卫初晗也不打算再走下去了。火折子在洛言那里,再走下去,前方一片黑,摸索中的危险无限大。卫初晗自觉自己没有那个冒险的能力,她还是乖乖等人救吧。

    就是在这时,要拐弯的时候,前方突然有衣料闪现。

    卫初晗一下子握紧手中石头,“谁在那里?!”

    有人从石头后转了过来。

    “是我。”一个冷淡的女声。

    就在两三步之外。

    人从拐弯处现了身。

    双双怔住。

    如同照镜子般,九成相似的面孔,就在自己眼前出现。无数次地想念,无数次地演练,都没有陡然一见之时的冲击大。

    小而窄的瓜子脸,秀气的口鼻,还有那双形状漂亮的眼睛。那双眼睛,又大又黑,透着疲怠和沧桑,吸魂夺魄般,是脸上最出彩的部分。人就那么幽幽静静地站着,清而凉,若莲花开落,岁月无回。

    岁月无回,一个已经长大,一个时间被定格。

    看着对面这张脸……不觉要想,原来十五岁的我,是这个样子么?原来长大后的我,是这个样子的?

    时间缓慢而无情,将少女与少妇推到彼此面前,给她们开一个冷笑话般的机遇。

    卫初晗握着石头的手一颤,石头掉地,发出轻微的一声。

    对面如同照镜子一样的少妇垂了眼,看到地方滚落的石头。她勾唇,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来。

    在看到对方那种笑意的一瞬间,卫初晗猛地抬起完好的右手,向着对方。

    而在同时,对面的少妇抬起了左手,向着她。

    几乎是时刻不差之间,两人同时掐住了对方的脖颈。如此之迅速,如此之狠稳,如此之默契,让她们都愣了一愣。掐着对方脖颈的手,却始终没松。

    对方先慢悠悠地开口,“想不到是你,初晗姐姐。命运如此有趣,十年后,我们的真正见面,竟是这个情况下。”

    卫初晗眸子眯了眯。

    她的小名叫卫小狐,十五及笄,父亲给她取了字。时称呼姑娘,年少时喊小名,喊排行,长大后称娘子,亲密的叫小字。她叫卫初晗,但大部分亲人朋友,都不会这么叫她。会甜甜地叫她“初晗姐姐”的,只有卫初晴。

    那时她们尚年少。

    宁州第一次见面,一个喊“初晗姐姐”,一个叫“初情妹妹”。手拉手走出去,还以为她们真的会成为最亲的姐妹。

    而十年后,被叫“初晗姐姐”的那个人,看起来却比对方小了那么多。

    卫初晗唇角下弯,“想不到是我?这种情况,你确实想不到,我也不曾想到。”

    又是与此同时,双方施加在对方脖颈上的力道,都加重了一分。疼痛让她们双双白了脸,力道却谁也没收。

    半晌,卫初晴说,“你左手臂怎么了?骨头全碎了?不能动了?”她凉淡的语气里,有那种所谓幸灾乐祸、看你倒霉的情绪。

    卫初晗嗤笑一声,“只是骨折。但是你的右手臂怎么了?骨头全碎了?以后都不能用了?”

    卫初晴望着她,顿一顿,“只是骨折。”

    双双感觉到了命运的那种玩弄和不可思议。

    双生姐妹,心意相投。你想杀我,我也想杀你。你想掐我,我也想掐你。你左手断了,正好,我右手断了。看,我们多么一样。

    卫初晴问,“小诺在你那里吗?”

    卫初晗眸中终于带了笑意,她以一种悠缓得近乎残忍的语气笑,“对啊,他在我手中。”

    她的笑意加深,“你的儿子,似乎不容易养活啊。”

    她脖颈上掐着的手,猛然加大力气。卫初晗却像丝毫感觉不到疼痛般,她只觉得痛快,只觉得想笑。看到对方骤然而缩的眸子,丝丝快意,就如何也掩饰不住。她走到卫初晴面前,不就是想欣赏卫初晴的这种表情吗?

    ——你也有会痛的时候!你也有害怕的时候!你也有无论如何也不想失去的人!

    千般情绪,瞬间涌上心头。卫初晴多想杀了卫初晗,痛意让她剧烈地咳嗽起来,她一边咳嗽,一边不敢放松警惕。而卫初晗凉凉地看着她,欣赏着,“你的身体看起来很差,怎么,你快死了?”

    卫初晗说话是很委婉的那种人,她连抱怨都不太好意思说出口,可是面对卫初晴,那种恶劣的开关打开,她不介意满怀恶意地猜测“你手臂断了吧”“你快死了吧”。言语的魅力就在这里。你希望她死,你可以说出来。

    卫初晴一咳嗽,空气中的尘埃卷入肺中,让她心肺一阵疼痛。喉头发痒,硬是咽下去那口血,绝不让卫初晗看自己的笑话。她因咳嗽而战栗着,掐着对方的手却不变,“我就算快死了,也能在死之前,让你陪我!”

    “哦,”卫初晗眨眨眼,倾身向前,诚恳问,“那小诺怎么办?你觉得我会养他?”

    卫初晴脸色发白,掐着的手甚至开始颤抖。

    卫初晴眸子神情几变,时而痛恨,时而愧疚,时而后悔,又时而疯狂。卫初晗一瞬不错过对方的眼睛,她乐于看到卫初晴的这一面。

    终有一日!终有一日!

    良久,卫初晴强行压下去自己的所有情绪,冷淡道,“如此境况之糟,我建议我们先放下个人恩怨,等逃出去再算账。我知道你恨不得杀了我,但想来初晗姐姐有大事要做,不愿为了我一个小人物浪费生命。毕竟你有一拼之力,我也有。”

    卫初晗眸子眨了眨,“我觉得我会赢。我凭什么跟你和解?”

    她会赢的。

    双方都有伤。

    但她身体比羸弱的卫初晴要好。卫初晴有疯狂一面,她也有。她输过一次,她不会每次都输。

    卫初晴望着她半晌,“你不想知道卫家灭门的一些事吗?作为交易,我可以告诉你。”

    “……!”卫初晗声音一紧,戏谑的笑容僵住,瞳孔瞬间放大,“你知道?!”

    卫初晴不说话。

    卫初晗僵着声线,“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骗我?”

    “我为什么要骗你?”卫初晴淡声,“我和你的恩怨在于个人所求。但我也姓卫。我父母也死在那场灭门案中。我就算不像你一样急于复仇,可我也没有拿这个骗你的必要。只是一个我早就知道、你却不知道的消息而已。”

    是。

    卫初晴也姓卫。

    她与卫初晗是双生子。出生后,便被卫初晗的父母送了出去,给卫父的最小弟弟养着。那位排名最后的伯父,与妻子伉俪情深,妻子却无法受孕。如果不纳妾的话,两人一生将无子女。但偏偏那位伯父夫妻都是极为喜爱孩子的人。

    刚出生的两个孩子,其中一个,便被送了出去。

    在出逃前,卫初晗从没见过那个伯父。但那位伯父,确实是父亲最小的弟弟。后来卫初晗想,这该是大人间的一场交易吧。卫父送给对方一个孩子,对方选择放弃自己在家族的所有权力,全心全意站在父亲那一边,助父亲成为这一辈的领头人,族长候选人。那位小伯父则退居宁州,再不复出。

    再想来,自己父母之间的冷淡关系,也许便和双生子的被送走一个有关吧。

    卫父将其中一个孩子送了人,换了人情,对方千恩万谢。可是卫母不同意。

    那都是她怀胎十月的孩子,她哪里舍得?

    也许当年父亲做这种选择是情势所逼,迫不得已,但一个母亲,眼睁睁看着孩子被送走,且为了安丈夫的心,对方承诺两个孩子一生不会相见……一个母亲,如何忍受得了?

    所以,自记忆以来,卫母才会一直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