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卫初晗和卫初晴的暂时和解,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暂时。当一旦确定自己危险或安全,她们的决定会迅速改变。背叛自己的亲姐妹,无论对卫初晗来说,还是对卫初晴来说,都并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当确定洛言和江城在外面,当石头堆成的门外男人们想办法搬开石头救人时,洞中贴着石壁的两个人,冷冷地看对方一眼,一瞬间,都扑向了对方,誓要拿下对方。

    扑,掐,挠,抓。

    各种平时不会展露的、暴露女人凶悍气质的手段,都被拼尽全力使了出来。

    砰!

    你重重将我撞在石头上,撞得眼冒金花,视线模糊。

    啪!

    我就反手一巴掌,再不济事,低头就咬一口,吃你一块肉喝你一口血也没什么关系。

    洞外的两个青年都听到了洞中的细微动静,两人均是一凛,搬石头的动作更快了。唯恐就在短短一刹那,里面关心的人会发生天旋地转的变化。

    当外面的光照入,洛言和江城的面貌映在日光下,他们有些发愣,看到两个相貌一样、披头散发的女子,一个将一个压在身下,掐着咽喉,另一个咳嗽不住,显然输赢已分。

    江城还有些糊涂,分不清这是什么情况,旁边的青年忽然动手,向他出招擒来。江城的武功本来就不如洛言,更何况心神恍惚下,他根本没有坚持两招,就被洛言拿下了。

    洛言冷眼看着,那按着另一方的少女抬头,有些脏的面孔上,微微露出一个笑意,轻赞,“洛公子,反应真快!”

    由此,洛言才终于确定两人谁是谁。

    光线并不强烈下,同是散着长发,同是苍白的脸、乌灵的眸、冷淡的神,便是洛言一眼看去,也一时没有分清她们谁是谁。他心中一直持着警惕心,因他曾被卫初晴骗过。那次欺骗,让他付出很大的代价。与卫初晗来之前,洛言心中一直隐忧,想若卫初晗和卫初晴两人站在一起,他分不出她们谁是谁,做了错误的判断,那该怎么办?

    真正见了两人,洛言不那么担心了。

    幸好是十年后。

    两个人已经有了细微的改变,不再像十年前那样以假乱真了。

    青年的目光,落在挟持对方站起来的少女身上,他静静看去,她至少没有性命危险,心中不觉松口气。但再看到少女软绵绵垂着的无力手臂,习武人的直觉,又让人凝住了目光:卫初晗还是受了伤。

    “夫人……”江城望着被挟持的人,糊涂地喊一声。

    换来对方冷冷一眼。

    江城打个冷战,疑心病加重,疑惑试探问,“夫人?”

    卫初晴半晌无话。

    江城让顾诺丢失,落到了卫初晗手中。卫初晴心里其实恨极了江城,在儿子丢失后,她没有对江城下手,其实是投鼠忌器,怕自己猜错了,怕江城对小诺做了什么。现在见到卫初晗,她就知道江城只是被卫初晗利用了,江城本身没有对顾诺产生什么心思。那么,卫初晴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对他下手了。死多容易,敢弄丢小诺,她会让江城生不如死。

    不过这些,都得她脱困后才能做到。眼下四个人,她被卫初晗挟持,江城被那个有些眼熟的青年挟持,自己一方是弱势,卫初晴没有傻到当场跟江城撕破脸,好把江城逼去卫初晗一方。

    卫初晗反应很快,深深看卫初晴一眼,又瞥一眼江城,没有说什么招揽江城的话。反正自己已占上方,自己对江城也无好感,让江城和卫初晴内斗,也没什么意思。

    卫初晗手中用力,便向解决了卫初晴。

    卫初晴道,“我们不是说好在出山前合作的么?”

    卫初晗:“别开玩笑了,这种合作你信?”

    卫初晴:“你不想知道卫家灭门的秘密了?”

    卫初晗:“你死了,我也有别的法子知道。”

    卫初晴:“你以为你是想折磨我,原来只是想我死?给我这么痛快的结局,你不觉得可惜吗?”

    卫初晗:“多亏你提醒,我才想通,你算什么,我更大的难题,才是卫家的灭门案。我的生命宝贵,不值得跟你耗。”

    卫初晴:“你……”

    她话没有说完,因为忽然天摇地动,卫初晗没有站稳,被晃得摔倒。她也被狠狠丢在地上,受伤的右手臂再次被压住,疼得抽气。洛言几乎是一刹那就放弃了手中的人质江城,向卫初晗扑过去,将卫初晗护在怀中。

    天色昏沉,天摇地动,地下传来轰隆隆的闷声。所有人脸色变白,有些不敢置信:地动还没有结束吗?

    洛言紧抱住卫初晗,用身体护住她。乱石飞走,土木砸下,洛言凭借灵敏的动作,带着卫初晗堪堪躲闪。比起被摔得惨痛的卫初晴,和护主有所保留的江城,他们两人实在□□全了。

    这次地动没有那日那样严重。只是几个呼吸间,天地就静了下来,不再惩罚人类。卫初晗被洛言搂在身边,仰头去看,天空的日头已经躲去了云层后,快看不见了。天色更加昏暗,气氛压抑。

    她喃声,“该是地动的余波啊。”

    谁知道这场地动,到底什么时候才真正结束?余震中,谁知道会不会有一场比最开始更强烈的震动,把他们活埋在山中?躲得了第一次,未必躲得了第二次。

    卫初晴喘着气,在他们背后冷笑一声,“不错,余震不平,恐怕我们谁也走不出这座山。初晗姐姐,你还要在这个时候杀了我?”

    卫初晗转眸,与江城扶起来的妹妹对视,眼波轻轻一流转。卫初晴明白的事,她自然也明白。别看卫初晴说得这么高贵冷艳,好像生死置之度外一样,但其实卫初晴是在给自己争取活路。面对大自然的威慑,四个人的能力,总比两个人强。如果带着卫初晴,再发生什么意外,可以拿卫初晴和江城去填嘛。她和洛言的生存可能性,就提高了不少。

    当然也有后遗症。

    她只有洛言一个人,但卫初晴还有那些没有找到的、或生或死的侍卫。如果那些人先碰上了他们,她和洛言就危险了。

    卫初晗转头问洛言,“那些侍卫,你最多可以对付几个?”

    洛言说,“最多我可以全杀了。”

    “……”卫初晗发觉自己问错问题了,“在不去拼命的前提下,你的武功,可以轻松解决几个?”

    “只要他们不围成团来战,谁也动不了你。”洛言说。

    卫初晗深深与他凝视,她看的时间太长,让洛言心有些动摇。青年茫然,低下头颅,“怎么了?”

    卫初晗觉得他真是让她发愁,“洛公子,你的性命,你的安危,也请你考虑在内。”

    洛言眨了下长睫,望着她半晌,“我不会死。”

    “不是死,而是任何受伤,任何搏命,我都不需要你去做,”卫初晗说,“你明白吗?”

    洛言有些迷茫,他不明白。

    生死一瞬间,卫初晗到底希望他考虑什么?他自然会全身心地护她安全啊,他也保证自己不会死啊……而受伤,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受伤难道不是家常便饭吗?他也不能保证什么啊。

    他不懂卫初晗的心。

    卫初晗想深刻跟他讨论一下,身后传来疲惫的女声,“你们谈情说爱可以换个时间吗?这边都是巨木、大块石头、裂开的地缝,地动再开始,我们都逃不了。”

    他们没有在谈情说爱。

    他们明明在讨论生死问题。

    洛言冷淡抬眼,看一眼卫初晴,腰间的剑有些痒。他真想杀了这个女人。

    他去看卫初晗,卫初晗却说,“留着她吧,暂时有用。”

    青年凉声,“她能有什么用?”

    卫初晗想了想,“万一被困死这里,找不到出路,我们可以把她煮了吃。”

    洛言轻易接受了这个说法,制住了想杀卫初晴的冲动。

    江城:“……”他打了个哆嗦。

    “噗嗤。”卫初晴却笑了,在小侍卫惊悚的疑心她疯了的目光中,她摇摇头,有些怀念道,“这真是初晗姐姐才能说出的话啊。”

    山林比地动前险峻了千万分,河流硬生生改道,山石树木横在湍急的泥水中,前路被挡住,一路死尸,整个山间太静,让人心中没底。有卫初晴和江城在,他们二人完全可以在前面探路,省去了卫初晗和洛言可能有的危险。卫初晴也不求饶辩驳,本来这种情况下,卫初晗留她活着,本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却是一路上,卫初晴被迫目睹了卫初晗和洛言的秀恩爱。

    江城开路,卫初晴拄着树木削成的拐杖跟在后,身后男女的话,她并没有刻意听,也传到了自己耳中。

    卫初晗正与洛言继续之前的对话,“洛言,你不应该为我豁出性命。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不值得为别人牺牲。你做任何事前,考虑的都应该是你自己的安全,而不是我。”

    “我很安全啊。”

    “……安全不是指你没有死好么?你能不能有点人的劣根性,少点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你也是人,你也会受伤。你要是有什么……让程叔怎么办?”

    “我不会有什么,”洛言奇怪看她一眼,“而且就算有什么,又怎样?我一开始做杀手,不就注定了这样吗?”

    “……你受伤,会有人心疼。”

    “不会的,”洛言说,“程叔知道我是杀手,他早有准备。”

    “……”卫初晗抿嘴角。

    一声轻笑,从卫初晴口中溢出。

    她身体弱,力气小,便是攀爬,也要走走歇歇。卫初晗当然本着压迫卫初晴的打算,但卫初晗也不是那种明知人家做不到、还强迫人走下去的人,所以卫初晴的歇息,卫初晗并没有说过什么。到底卫初晴也为他们开路了不是吗?

    正是靠着土壁,卫初晴撑着腮帮,一双冷淡的眼睛盯着洛言,似笑非笑,“真是傻小子。你是真的听不懂,初晗姐姐真正想说的是什么?关心你、在意你的人是她,舍不得你受伤的人也是她。你要是想做大英雄,凡是冲在前面,你出了意外,让她怎么办呢?”

    洛言厌恶卫初晴,但卫初晴此话一落,他心一顿,立即向卫初晗看去。

    卫初晗眼睛没有看他,而是转头去看迷雾笼罩的山林,轻声,“天快黑了,我们不能呆在这里。得找个安全的地方。”

    洛言眸子黯下去。卫初晗根本没接卫初晴的意思走,想来她并不是卫初晴说得那样想。

    卫初晴一直盯着这个青年看。

    看他的目光时刻落在卫初晗身上,看她的初晗姐姐一走、青年的眼睛就垂下,看他万事以初晗姐姐为主……他明显是心悦于卫初晗啊。

    卫初晗似是躲避洛言的目光,先行走在前面。卫初晴起身,落后青年一步,眼睛不抬,“你想保护初晗姐姐,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出了事,初晗姐姐会怎样。我不是指她的情绪,而是指她的身体。这世上全心全意为另一个人着想的人本就不多,傻小子你愣头青,觉得一心为她好。可是你不在了,没有人再保护她了,那可怎么办?对了。你倒是不用担心。反正离了你的保护,初晗姐姐也寸步难行。你死了,你下了地狱,她也会很快下去陪你的。你有什么顾忌的呢?”

    “卫初晴,闭嘴!”卫初晗猛地回头,厉目瞪着冷言冷语的卫初晴。她的余光,看到洛言的脸白了一分。

    卫初晴扯起嘴角,不置可否。她有些兴味地瞅瞅卫初晗,再瞅瞅洛言,觉得这两人真有趣。她跟洛言分析卫初晗喜欢她,卫初晗不高兴;她跟洛言说卫初晗不能没有他,卫初晗还是不高兴。这个傻小子估计爱惨了初晗姐姐,初晗姐姐也许也有心动,但未必像傻小子那么投入。

    虽然卫初晴的话不中听,可是难说,她没有踩中卫初晗的点呢?

    卫初晴是对别人的事情很少上心的人,若是在别人身上,她根本不会废话。但那个人是卫初晗。

    她对卫初晗的感情太复杂。

    看到有人对卫初晗掏心掏肺地好,卫初晴心中,有古怪的感觉。

    到天黑时,他们四人仍然没有寻到其他活着的人,好在也找到了能遮蔽风雨、地动再至便于逃跑的地方。烧起篝火,拿出干粮,两两分坐。

    卫初晴讽刺地看着卫初晗他们,“听说你被封在湖中很久,原来你还需要吃东西?我以为你都不算人了。”

    卫初晗没理会卫初晴的挑衅。

    卫初晴深深疑惑,“为什么你的命这么好?隔三差五地有人对你挖心挖肺,你都不算人了,还能让人对你死心塌地。我真是好奇,你这样一个活死人,为了得到这个傻小子,出卖了什么?该是*吧?想不到曾经的卫家嫡女……”

    卫初晗冷冷地看着她,卫初晴分明是把她最难堪的部分剖析出来,说给洛言听。她对洛言有利用心,从头到尾都有。但她用爱来掩饰,卫初晴却一针见血……

    洛言猛地起身,江城一下子警惕。在所有人的惊诧中,他忽地一剑横在坐着的卫初晴身前,声音冷得掉冰碴子,“你再说她一句,我立刻杀了你。”

    卫初晴眸子骤缩,又瞪大。她审视地看着洛言,想判断他是不是在开玩笑。青年僵着脸,一点余地都不给她留。身后的卫初晗站起,叫了一声“洛言”,也没有让青年收了剑。

    剑锋停在眼皮下,洛言要想杀人,江城又怎么拦得住?

    卫初晴疑惑,又了然。卫初晗说不杀她,洛言就不杀了。一路上洛言只跟卫初说话,像隐形人一样。而卫初晴只是嘲讽卫初晗几句……她常常嘲讽卫初晗,卫初晗嘲讽她。在洛言和江城没有到之前,山洞中,卫初晗和卫初晴可是一直斗嘴的。

    卫初晴从没想过,只因为她又说了卫初晗几句,洛言就要杀她。

    这个青年,实在太维护卫初晗了。

    再抬眼皮,看到洛言身后,卫初晗讽刺的笑意,卫初晴知道自己输了。她收了自己的恶意,柔顺屈服,“抱歉,我不说她了。”

    青年这才一言不发地收了剑,回去卫初晗身边。

    卫初晗似是而非地对卫初晴瞥去一个笑:我家的洛公子,岂是你三言两语能挑拨的?踢上铁板了吧?

    卫初晗与洛言坐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石上摊开一方帕子,上面摆着两张硬邦邦的饼子。卫初晗抱膝而坐,有一口没一口地嚼着。洛言坐在她后方,俯眼能看到她的发顶。

    他盯着她的头发看半天,伸出手,轻轻抚摸。

    卫初晗没动。

    洛言伸手在她秀云长发间,拔去草屑。他慢慢说,“姑娘家不能在外人面前散发。”

    “嗯,”卫初晗漫不经心地应一声,斜眼乜他,“我散了快一天了,反正没有外人,无所谓吧。”

    “有外人,”洛言抬目,扫了那边的江城一样,“还是男的。”

    “……”啃干粮的江城无辜躺枪:我家夫人不也散着发吗?我也看到了啊!难道因为这样,我该戳瞎自己的眼睛吗?

    卫初晗被他逗乐,眨眨眼,“那怎么办?卫初晴也散着发,我还怕你看呢。”

    无辜躺枪的卫初晴:“……”我已经嫁人了谢谢!

    洛言气压一低,卫初晗眨眨眼。半晌,他说,“我帮你重新束发。”

    卫初晗看着他漆黑的眼睛,一时无言。她无言,是因心有所感,察觉他的忐忑不安。洛言担心她不愿意。

    卫初晗曾为他束发,意义非凡。而女子的发,那更不是能随便碰的。那是丈夫才碰的。

    卫初晗真的会让他碰她的头发?

    卫初晗叹口气,心中软得发疼,身子后靠,依偎在他怀中,“你梳吧,不要太难看。”她从袖中,掏出簪子,递给他。

    洛言应一声,握惯长剑的手,极为珍重地捧起少女一头秀发。她的发丝那样软,那样黑,那样长。这梳发的意义如此重,卫姑娘也交给他。就算她心冷如铁,至少对他,她也是有不舍的。

    黑夜中,青年温柔地、笨手笨脚地为少女梳发。他生怕扯疼了她,动作愈发小心,郑重的模样,像是要面对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一样。

    而另一边的卫初晴,抬起冰雪眸子,静静看着那对男女。她和卫初晗才是真正的心意相通,这世上只有她最了解卫初晗。十年前的卫初晗不说,十年后的卫初晗,绝对不可能爱情至上的。在观赏洛言和卫初晗一路相处,卫初晴越发肯定自己的想法。卫初晗的感情有保留。爱情只是她人生的调剂品,她不会为此争取什么。可就是这样,卫初晗也愿意那个笨蛋青年梳发。

    卫初晴垂下了眼。

    卫初晗靠坐在青年怀中,将一头秀发交给青年打理。她仰头,看到暗无星光的天幕。卫初晗低声喃喃,“阿洛。”

    她叫他一声“阿洛”,他的身子就僵一下。他去看少女的眼睛,她的眼睛望着深空,迷蒙空洞,下着一场看不见的雨。

    冷。真是冷。

    长夜漫漫,无数的长夜漫漫,她只是一个人呆着。那在湖中的十年,她的身体被封着,意识却是醒着的。她曾经多少次仰着脸,看日升日落,看星辰满空。若是真的无知无觉,也比这样好很多。

    而现在,月明星稀的晚上,被困的荒芜山间,长脚蚊子,觊觎野兽,那好像都不可怕。在黑夜里,爱人的心头洒满银光,湿湿的,软软的,滑滑的。点着篝火,少女依偎在爱人怀中,温柔的、缱绻的、喃喃的,叫他一声阿洛。

    一声阿洛,双泪垂心。

    好久,洛言才低低答应一声。

    卫初晗说,“你记得卫家还在时,你每天习武吗?那时候,你的武功就很好。”

    洛言点头,想她看不见,就开口,“我记得。”

    卫家是他最美好的回忆。之后他无论走过多少地方,见到多少人,午夜梦回时,他最想回去的,还是卫家。卫家有个叫小狐的姑娘,还有卫父这样护着他的长辈。卫家不是他待过最长时间的地方,却是他最不能忘的地方。

    卫初晗说,“那时你习武,我大伯看了,说你天赋特别好,比他见过的所有人都好。大伯说,假以时日,你不松懈的话,武功练成天下第一都不会没可能的。我爹问你,为什么练武。你说你喜欢。我爹问你以后想做什么,你说想走出邺京,到处走,到处看。”

    “我父亲说,好,那就去吧。在外面受伤了,记得回来。卫家任何时候都向你敞开大门。”

    想到这些,洛言心中也一派恍惚。

    他目中带了柔意,倾身,抱住身前的少女。

    卫父还说过,你武功练那么高,小狐跟着你,我也勉强能放心吧。

    他说,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

    卫父深深看着他,淡声:希望你记得你今日所言。

    洛言想护好卫初晗,为了这个护,他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到后来,他无数次自问,他后不后悔。

    他是后悔的。

    如果早知道,爱上卫初晗,他要失去自己所有的属下,失去自己的所处之地,可就是牺牲那么大,爱人也依然没留在他身边……他如果早知道,他会离卫初晗远远的,他宁可永远不认识卫初晗。

    说什么为了爱人,愿意抛弃所有这样的话……那都是脑子有问题的人。

    然后岁月漫长——

    狐狸狐狸,你能不能走出沙漠。你走出沙漠,回头看一看我。你回头看看我,你还爱我吗?

    他垂下了头。

    卫初晗了然,问,“后悔吧?”

    洛言顿一下,“嗯。”

    卫初晗沉默片刻,“难过吗?”

    他再次,“嗯。”

    “那你还喜欢我吗?”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