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第四十五章死亡1

    青城遭遇地动,惊动四野。城中官员齐出,安抚百姓的安抚百姓,统计伤员的统计伤员,上报朝廷的上报朝廷。在此之际,众人忙得焦头烂额,官职最高的父母官顾千江不在,没有真正一言九鼎拿主意的,官员心中都多有抱怨。

    当此之际,不管顾千江在忙什么,理论上,他也该为自己管辖范围内发生的事情负责。由此地动一起,千里之外得报的顾千江顾大人,就得放下自己手中的事,往淮州青城回返。

    顾大人听闻百姓遭殃,当即心急如焚,与通行官员商议,自己先行离开。

    驿站中,收拾完行装,临行前晚,李大人当门叩问,愁容满面。披衣而起的青年掌灯,将李大人迎入房中,笑称明月当好,可手谈乎?

    于是两人当窗而坐,黑白子纵横棋盘,手谈尽兴。

    李大人的愁容却始终不展,抬眼看对面青年温雅噙笑,不觉压低声音,“顾大人,多亏你的计谋,押送进京的凶犯才没有被同伙劫走。可那帮绿林同伙都是不要命的,他们要是再截要犯,那可如何是好?”

    青年温声安慰,“他们几次败退,该不会来得那样快。李大人多加小心,与当地官府配合,想来也无大碍。大人尽管放心,实乃淮州发生地动,我抽不开身。待料理完淮州之事,我定赶来与大人汇合。还望李大人写折子向朝廷说明,下官临行之无奈。”

    李大人连忙说,“顾大人放心,我会帮你兜着此事。好歹你也为淮州之父母官,百姓遇难,你心中担忧也是正常。只是望大人尽快归来,否则为人发现顾大人自行离去,恐朝中……”

    青年噙笑点头,“李大人放心,下官定不让大人你难做人。”

    他言辞温和,半斤拨八两,让李大人心中快慰。两人把盏言欢,后送李大人满意离去。但论实,一方非但没有给另一方什么保证,反而再三强调了一番对方暂时要压着前者离去之意。

    顾千江站在门口,一脸温和地送李大人远去。待对方的身影在茫茫夜雾中看不见,青年面上的清淡笑意,也消失得荡然无存,反而带一抹锐意和冰冷。

    他身后侍卫无声息出现,叹气,“李大人看来是真被大人你哄住了。他哪里知道,就算青城没有发生地动,大人你也会想别的法子离开这片是非之地的。”

    顾千江沉默半晌,轻声,“青城事败,锦衣卫恐有察觉。我望能再瞒他们两三日……不知道查我的锦衣卫到底出自哪里,咬紧不放,听你们所报,好像我素年所为,都被挖出来七七八八了。”

    他这样一说,身后侍卫气势也变得低迷。顾大人也是在甘县的卫姑娘尸体消失后,锦衣卫露了踪迹,他们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锦衣卫竟然查到了顾大人身上。心中惶惑,向朝廷上面的人求助。那人说放心,会想法拦住锦衣卫的步子。

    顾千江悠声,“青树,我这次,总有不太好的预感。他……他说已经想法子阻拦锦衣卫了,但是他的话,又哪里能信?我恐他有借助锦衣卫之手,杀我之意。我死无所谓,只怕多年筹谋,付之一炬……因此,我不得不回青城一趟,看这尾大不掉的锦衣卫,到底是何方神圣,连上面那个人,也压得这么难。”

    他语气有嘲讽好奇之意。只因实在不懂,那人权势滔天至此,这世上还有他压不住的事?比起压不住,他更怀疑对方是想除掉自己。

    侍卫青树不知说什么,自顾大人走上这一条路,他们都知道不会有好果子。早些年也无法劝,现在又劝得住吗?

    但是他仍道,“大人,您既有不好预感,更不应该回青城了。不若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将大人想做的所有事情结束了,然后遁走天涯。有大人您筹划,上面那个人恐怕也不希望大人您落网,锦衣卫这关,不也过了吗?如果青城的锦衣卫中真来了我们惹不起的大人物,大人何必非要回青城,自投罗网呢?”

    顾千江笑,哪有一方大官突然消失的道理。

    他又沉默着,又兀自出神,望着深暗色的夜空,只觉人生如夜里行船,飘忽难测,竟是这样看不清。可是这样看不清,桨木声中,好像又隐约能看到那一两点星火。明亮温暖,让他前行之路,也变得不那么看不清方向了。

    路走的远了会偏,人要的多了会乱。望远方,去路远。果真觉得,再也回不去了。

    侍卫又喊了他一声,他回了神,垂下眼,慢慢道,“我得回青城啊。我想见见师妹,已经好久没见过她了。我甚是想念她。我还想着……也许能见她最后一面呢。”

    侍卫青树愣了下,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顾大人最后说的那个“也许能见她最后一面”,和他前面提到的“师妹”,不是同一个人。他心中一颤,向顾大人看去,捕捉到灯火中,青年面上的淡淡温柔之意。他的神情柔软眷恋,好像情深似海,侍卫青树的心,却重重一击,剧痛无比。

    “大人……其实并不在乎锦衣卫吧?”青树喃声,“大人……您实际是想见夫人最后一面吗?”

    顾千江没说话。

    青树呼吸重了些,快声,“那、那我们快些回去!大人,不如今晚就走吧?晚了,晚了也许,也许……”

    顾千江淡声,“现在走,不是得惹李大人怀疑吗?再说,我也没那么想见她。也许我们不见,是好事。”

    是啊,他也没那么想见她。

    纵是不见面,没什么好说的;纵是见了面,又该说什么呢?

    顾千江……

    这个人,多少人觉得他傻,觉得他奸,又觉得他看不透。

    一个人踽踽独行,全世界都不懂。

    关于这个世界,我们却必须知道。看不透,是因为给的砝码不够多。等到一步步,砝码越加越高,你就明白了。你就能看清,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到底在想什么。

    而现在,卫初晴终于知道,她的丈夫,都在想些什么了。

    那日一个小姑娘将府中阵法点破,卫初晴尚未有那么强大的心脏。那一瞬之后,四周的嘈杂琐细全都听不太清,只觉得乱糟糟的。等她重新回过神,已经卧在病榻上,含珠正跪在床边,泪光点点地喂她喝药。见到她清醒,含珠的眼睛都亮了,“夫人!”

    卫初晴低头看着自己的贴身侍女,她并不去喝含珠喂的药,只忽然开口问含珠,“你希望我死吗?”

    含珠脸色煞白,手一抖,药碗一下子打破。慌慌张张的,她忙去捡地上的碎片。可是越慌,越是收拾不起来。抬起头,含珠看到夫人仍然垂着眼看她,好像在等她的回答。含珠怔了一下,冷静下来,叫外面候着的侍女进来收拾碎碗,自己则起身,扶着夫人,低声,“夫人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是病糊涂了吗?婢子的身家性命都是夫人给的,婢子怎么会希望夫人死呢?”

    卫初晴一双幽黑的眼睛,专注地凝望着含珠。含珠诚恳地抬眼,让夫人看到自己的眼睛,看到她的心。但是卫初晴看了半天,就移开了眼,喃声,“算了,我哪里看得懂人心……我连自己的丈夫都看错。”

    顾大人?

    含珠先是开心,“夫人有了顾大人的消息?顾大人要回来了么?是了,青城地动,顾大人爱民如子,肯定会上折子给朝廷,回来的……”她这样说,却见夫人怔怔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无悲无喜,声音便慢慢低了,试探问,“夫人……要不要再躺会儿?您这次忽然晕倒,抬回来时,婢子实在担心。”

    卫初晴低低笑一声,又想到那日,红衣小姑娘清晰的话,“你的生命一直被抽去给卫姐姐啊。你就快死了啊……我也不知道具体时间,但一年恐怕是熬不过了吧?毕竟,初晗姐姐醒来了啊。但也说不定……那个布阵法的人不在了,也许有转机呢?”

    转机么?

    卫初晴没有问,她也不求那个转机。

    躺在病榻上,卫初晴慢慢道,“含珠,扶我在府上走一走吧。”

    “啊?可是夫人您的身体……”含珠想拒绝,但她再看卫初晴的苍白如纸,好像风吹一吹就倒,含珠不忍,便轻轻点了头,“好。”

    卫初晴遭受打击,身体疲弱,在含珠的相扶下,在顾府慢悠悠地走着。以前并不在意,顾千江的爱好,她也从未干涉过。以前没有注意过的事情,在那个小姑娘提醒后,一下子都落到了眼底……比如转出屋子时,每隔两丈,檐角挂着的铃铛,小姑娘说是驱魂灵;门上贴着的符纸,池塘边建的亭子,小姑娘说这是一个夺魂的阵法……小姑娘说这座宅子,在你们住之前,是鬼宅吧?阴气太重了。

    卫初晴记得,那时顾千江温柔跟她说,“我在朝中无根底,遭人排挤,也攒不下什么。我们就在淮州好好住着吧。这间宅子是破了些,等有了钱,我们再换一处大的宅子。”朝廷提供宅子的可能性有,但没有那么高,这些地方官员,初来乍到,住的宅子,没钱的租,有钱的买。当年因为卫家的事,顾千江被人所忌,还能做官已是不错,哪里奢望朝廷给他好脸色。那时卫初晴很愧疚,因为卫家的事,顾千江被连累。后来他们就一直住了下来。等有资产了,顾千江把宅子买了下来。他们没有提过搬离这里的意思。

    走一路,才发现原来顾府,有这么多铃铛,这么多不起眼的符纸。

    顾千江说,“我素来敬畏鬼神。初来乍到,求神照应自是应该。你也该对天存敬畏之心,日夜供奉,不可废弃。”于是在他的影响下,卫初晴也跟着他研究了一番。佛教、儒教、道教……乱七八糟的,在顾家都有供奉。卫初晴曾戏笑他叶公老龙,顾千江从不辩解。到今日,卫初晴才知道,原来叶公老龙的那个人,从不是顾千江。他从不敬畏鬼神,他信的,只是人心。他信他能一手扭转乾坤,把错的,全都纠正回去。

    再走一路,遇上三两个姨娘。看到顾夫人走来,弱柳扶风,几人行了礼,眼中却有不甘之意。有一个还大胆地嘲讽,“夫人,您身体不好,干脆在屋子里躺着呗。”又一个人神经质质,“夫人,我觉得咱们家,最近是不是招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你看小诺到现在都没消息,夫人您还生了病,该不该请大神来看看啊?”

    以前遇上这种事,卫初晴心中不信,为了丈夫和儿子,她也会首肯。但是现在,她只觉得可笑,“不必了。”

    因为她卫家遗女的身份,这些年,试探的人不少。顾千江说,“放心,我当日救了你,就会护好你。只是也许会让你受些委屈,望你莫怨我。”卫初晴那时才是心中惭愧,卫家灭门多大的案子啊,顾千江能把她保下来。就是做个妾,就是做个妻,他到底护住了她。为了他的官位稳定,她受些委屈,被人说两三句,又算什么呢?那都是卫初晗应该承受的。

    而今,卫初晴却想着。那是卫初晗该承受的,可是卫初晗从未承受过。承受的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是她卫初晴。都觉得卫氏女该死,都觉得卫氏女连累了顾千江,都觉得顾千江应该有身份更好的妻子,都怪那纸婚约……卫初晴受住了所有。为了平衡,为了丈夫的仕途,她连府上众多妾室,也忍了下来。现在她才想,她是卫初晴,她不是卫初晗。若有朝一日,卫初晗回来……那么所有的难题,其实卫初晴都已经帮卫初晗解决了。卫初晗什么都没做,她也什么苦都不用吃了。

    还有府中妾室,还有小诺……

    顾千江说,“大夫说,这个孩子命不好,夭折可能性大。你身体也不好,非要生下这个孩子么?也许休养休养,我们能有别的健康孩子。”那时他妻妾成群,那时卫初晴嫉妒得快疯了。她太想一个孩子了。她多怕自己生不下孩子,便宜了府中别的女人;她多怕自己一个罪女,连妻子的身份也保不住。只是顾千江一直不同意。他后来同意,是因为大夫说,时人打胎,九死一生;而顾夫人身体之弱,众人皆知。那时卫初晴想,他是爱她的。不然怎么会听到她身体弱不适宜打胎,他就不再劝了呢?再接着孩子生下来,果然如大夫所说,太难养活。

    那个小姑娘说,小诺是替她受的苦,小诺本来也许可以有个健康的身体。但府上阵法已开,小诺在她胎中,逃不掉。卫初晴恍然大悟:难怪那时,顾千江不愿小诺出生;他也不想连累自己的亲生骨肉,他还是不舍小诺受罪的。只是事与愿违,小诺终究出生,顾千江也终究没法亲近这个孩子——这个由他亲手毁掉的孩子。

    卫初晴泪水掉落。她恍恍惚惚地想:顾千江,这些年,每当你看着小诺,你在想些什么?

    你在亲手杀自己的儿子!

    看到小诺的眼睛,听到小诺喊你“爹爹”,你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