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砰!

    黑色星宇中,一道亮光划上天空,焰火般飞跃,惊了些人的视线,还有些人未曾发觉。

    陈曦与洛言站在湖边,风拂衣扬。黑衣青年眼观八方,欲找出这座气氛压抑的府邸的问题;身旁的青年则是一道讯号弹发射到了空中,过一会儿,又发射了几道不同颜色的焰火,都是一种只有锦衣卫能看明白的密码排列。

    做完这一切,陈曦松口气,“好了,我已经召锦衣卫全部进府,和我们一起找那火灾会发生的线索。”并抓紧时间搜索查补顾千江的证据,找出卫初晴都把那些宗卷藏到了哪里。同时,“也吩咐白燕,如果我们这边没进程的话,半个时辰内,让顾诺进府,见到顾夫人。到时候,卫姑娘想从顾夫人那里知道的东西,也差不多能问出来了。顾诺进府……也许看在这个儿子的面上,顾夫人会心软,告诉我们问题出在哪里。”

    洛言冷淡地点点头。

    他和陈曦不一样,什么火灾,能威胁到普通百姓,对他这种武功高强之人,却是作用不大的。他想要走,随时可以抽身离开。他和那些照看百姓安危的锦衣卫是不一样的,他之所以站在这里帮陈曦,也只是因为卫初晗需要跟卫初晴对话。洛言也许阻止不了这场火灾,但他从顾府中带出卫初晗,却并不困难。

    半个时辰,是给锦衣卫的催命符;却也是给卫初晗的谈话时间。

    陈曦吐口气,皱着眉,心情有些复杂。到此刻,他得承认,他低估卫初晴了。他以为当卫初晴与顾千江虚假完美的生活被说破后,卫初晴萌生死志很正常,怨恨顾千江也正常。他却没想过,再怨恨,卫初晴依然站在顾千江那一边——你们不就是要找他的罪名吗?不就是想利用我对他的恨吗?可我虽然恨他,我却不会让他落到你们手中。我宁可让顾府跟我一起陪葬,把一切证据都藏到地底下,我也不会出卖顾千江。

    那种恨极了、又爱极了的感情,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

    陈曦从未见过,也从未经历过。他最大的失误,造成的缘故,不过是他未尝经历过这样深刻又偏执的感情。没有见识过,不知道感情这样可怕,所以他算错了,把锦衣卫逼到这一步。

    他尚且年轻,意气风发,家庭和睦。这并不是他的错。

    陈曦擦把脸,不再想这些了。与黑衣青年并肩而立,他眉头一直紧皱,“如果要发生大规模的爆炸,府上必然藏着火药之类的东西。卫初晴要怎么……”他顿一顿,目光盯着黑夜深处。似乎那里有可怕诡秘的怪兽,吸引了他全部的心神。

    一排排的灯火,一盏盏的明灯。顾府在寒风中飘摇,很是静谧,静谧中,又亮如白昼。

    洛言将他的话补充完整,“这里灯火彻夜不息的话,就是答案了。只要有一点火引,阖府的灯火,便会一起被引爆。”

    两个青年对视一眼,同时跃入黑夜中:灭火!

    在找不到那火药前,应该先熄灭这里所有的灯火。

    但就是他们动作的时候,顾府的黑暗中,跃出来无数侍卫,阻拦他们的动作。两人也不与这些人废话,卫初晴既然有这样的安排,那还留在这里的侍卫,自然是无法策反,或短时间策反不得的。

    突一个锦衣卫从黑夜中冒出,急道,“陈公子,大事不妙!今晚是端午,属下过来时,整个城的灯都点亮了,百姓们一起去看龙舟了!”

    整个府,整条街,整个城……连成一道网。

    陈曦脸色微变:卫初晴是要满城人一起陪葬!

    现在去疏离百姓,在没有与当地官府沟通好前,已经来不及了。竟是只能在顾府中找那也许存在的火药,莫要顾府付之一炬,莫要青城付之一炬!

    到这时候,陈曦手中也捏了一把汗:卫初晴疯狂到了这种地步……她真的会在乎顾诺的生死呢?一个顾诺,真的能威胁到她?

    他已经动摇,不敢存这种侥幸之心了。

    陈曦道,“先扑灭顾府的灯火!所有人,一起找火药之物!”

    “抓顾府的下人!一个个审问,看他们是否知情!”

    另一边飞快,“洛公子,请跟我在一起。我们二人武功最高,若有发现,行动才能最快。”

    时间紧迫!

    另一边,湖心风动,卫初晴倒好两杯酒,一杯到自己面前,一杯推到卫初晗面前。

    卫初晗低眼看推到自己眼皮下的酒液,并不伸手去接。

    卫初晴手扶腮帮,似笑非笑,“你怕我下毒?”

    卫初晗反问,“你没下毒?”

    卫初晴一顿,“下了。”

    她看着两杯酒液,端着自己的酒杯,晃啊晃,笑意微浅,“真可惜。我还以为能跟初晗姐姐一起死呢。原来初晗姐姐学会提防我了。”

    “人总要长大的,”卫初晗淡声,“你的话,我总要反复斟酌,才能相信一二。”

    卫初晴不以为杵,卫初晗不碰她倒的酒,她又自己把杯子送到了自己面前。一仰头,一杯酒入腹。看对面的少女一眼,另一杯酒,也入腹。卫初晴声音清淡,“两壶酒,都是有毒的。本想让初晗姐姐陪我死,既然你不肯,妹妹就独自上路了。”

    她咬唇,抬起的眸子,似有星火明灭,水光潋滟,“两壶酒,都是我的。”

    卫初晗不能从她话中,判断她说的是真是假。她端坐着,盯着对面的卫初晴,将问题拉回最开始,“刘洛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二十多年前的太子谋逆一案,事发之初,源于当年的徐陆两家之斗。那件案子,在太子谋逆前,也传得沸沸扬扬。据说一位曾在宫中担任女官的徐姓姑娘,残害了七皇子。皇子夭折,生母淑妃投湖自尽,淑妃是陆家出来的姑娘,那时候,陆家恨徐家恨到了骨子里。那位徐姑娘也因此身死,牵扯甚广。但后来,有传言,七皇子乃是太子授意人残害的。举朝震惊……这就是太子谋逆案的起端。”

    “这、这……这怎么可能?!”闻弦音,知雅意,何况卫初晗和卫初晴是双生子呢。卫初晴刻意说这么一段,卫初晗瞬间猜到她的意思是什么了,“太子谋逆案太大,胜者只有徐家,邺京的大半名门,都被牵扯其中,被皇帝借机削减。可是如果你是说,七皇子根本没有死……七皇子就是刘洛的话……那陆家的牺牲,未免太冤吧?”

    卫初晴喃声,“我怎么知道呢?我只知道结果,只知道他确实没有夭折,他活了下来。他就是刘洛。”

    “是陆家……”

    “不,是淑妃娘娘,”卫初晴淡漠地望着湖心,又一杯酒咽了下去,让她面颊绯红,眸子莹亮,“陆家要和徐家斗,才出生没多久的七皇子,就成了争斗工具。可是这世上,有哪个母亲,会眼睁睁看着亲生儿子去送死?就算那是家族的命令,就算整个家族对她施压,就算无力反抗……她也要想办法保下幼子的。正因为怕秘密被发现,七皇子咽气的第二天,淑妃娘娘就投湖自尽了。她带着秘密死去,她的那些早就安排好的忠诚宫女和内侍,想尽办法,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花费了多大力气,才把这个孩子送出了皇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