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子僵住。

    因少女垫脚,冰凉的小手挨着他的眉头,轻轻碾平。娓娓嗔怪地看他一眼,眼波流媚,“你别皱眉呀。你一皱眉,我难过得心都要碎了。”

    傍晚灯火微暗,青年少女站在白玉桥头,身边行人如织,或回家,或去酒楼。而少女仰着娇俏的小脸,气质空灵,眉目如画,纤手贴着青年的额头,担心地看着他。桥下河水灯火明灭,红尘喧嚣,繁华映心,水光倒映着两人的身影。

    红尘烟火洒在少女身上,陈曦目光微微一动:娓娓这样的乖巧恬静,看起来,就像正常的姑娘家一样。

    陈曦眸光轻轻流转,盯着少女半晌,忽一翘唇,抬手抓了她的小手,噗嗤乐道,“什么叫你难过得心都要碎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小姑娘家家的,乱说一气。小心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哼,谁敢卖我?就是有人卖了我,你不会买回来吗?你不会吗?”见他笑了,娓娓也露出笑。

    陈曦目光闪一下,在她额头轻轻一敲,板着脸,“买倒不必了,卖倒可以试试。”却是这么说着,他面上的丝丝笑意,根本没掩饰。

    娓娓心情很是好。她转过脸,痴痴地看陈公子一眼:这样好看的人,就不该有烦恼的。纵是万般因果,她也喜欢看陈曦笑,多过他烦恼忧虑的。

    两人继续行走,娓娓似漫不经心道,“另一个卫姐姐死了,顾府布下的那个阵法完成了一半,而另一半没完成的,就在甘县。我想去甘县,想将另一半被封在冰湖里的阵法补全,把错误纠正。”

    按娓娓的说话,真正该给卫初晗续命的,是卫初晴。顾千江已经这么做了很久了,后来无意的错误,让洛言吊着卫初晗的性命。而今顾府的阵法结束了,杀生夺魂阵已经抽干净了卫初晴的性命,事已至此,不如就按照顾千江原本的意思,杀人偿命吧,也省的洛言丧命。

    看陈曦不太感兴趣的样子,娓娓偷瞥他一眼,又道,“卫姐姐被封在那里十年,你不是查顾千江的问题吗?那里肯定能查到一些有趣的东西。也许能让你给顾千江定罪呢。”

    陈曦脚步稍顿,目光闪一闪,揉揉小姑娘的头,夸赞道,“你真是这么想的?我还以为你非要去甘县,有什么阴谋诡计呢。”

    娓娓哼笑一声,白他一眼。美目流转,少女翘唇,宜喜宜嗔道,“我能有什么诡异?我要想害你的话,现在就能。干嘛把你拐去那么远的地方?”

    陈曦扶摸下巴,目光再闪一闪:对啊,他就是想不明白这点啊。他就是不懂娓娓想干什么。

    陈曦这边没有动身,是还在等着顾千江回来。无论如何,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陈曦觉得有必要见顾千江一面。即使他还不能拿顾千江问罪。

    比起这个,更值得担忧的,是卫初晗的状态。

    自从顾府回来后,卫初晗就高烧不止,病得很厉害。请了大夫,说是她绷得时间太久了,偶有松气,便扛不住了。九娘和娓娓等人轮流照顾生病的卫姑娘,洛言却是从头到尾呆在屋子里,静若山岳,没有离开卫初晗半步。

    卫初晗昏昏沉沉的,其实在做梦。

    她一时梦到满身鲜血的洛言,努力追赶,却追不上。

    她还看到卫初晴冷漠的面孔,将她推下悬崖,狼心狗肺、

    她更梦到自己回到了卫府,爹娘健在,亲人幸存,卫宅还是以前的卫宅,没有经受灭门惨案。她在府上过着名门闺秀的悠闲日子,晨起就闲适地描本子,拿朱砂在古籍上点来点去。侍女们着统一装束,端着茶点进进出出,炉香清雅。然后用早膳,都是清新的风味小吃,这是常年坐佛堂的娘出现最多的时候,也是每日要上朝的爹无法陪同的时辰。早膳后,时而读书,时而把玩古董、品读字画,时而临帖,弹琴,游园,时而在院子里接待小姐妹,时而游园赴宴。到晚上,一家人坐一起用晚膳。比起早膳的清淡,晚膳要丰盛庄重的多。晚上会被爹叫去问话,有时候问她学问,有时候带她赏月……

    无忧无虑的,在卫家长了那么多年。

    卫初晗真是想念少女时的闺秀日子。

    卫初晗缩在床一角,她睡梦中也缩成一团,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洛言拉直她的身子,一会儿再看,她又缩进去了。像是大片空白的画面,空旷孤寂,留有浮出水面的礁石。山风拍浪,伊人涉水,自是孤傲自守。

    洛言拿巾帕为她一遍遍擦去汗水、泪水。

    青年站在床畔,沉默看着不安沉睡的少女。光阴在她身上没有痕迹,他从少年长成了青年,她依然青丝雪颜,少女一样恬静乖巧。日升日落,她蹙着眉,在梦中也睡得不安稳,却一直没有醒来。看着这样漂亮的少女,总让青年有一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他留恋的是过去,他留恋的,也是卫初晗。

    洛言低下头,轻轻吻上少女的唇瓣——卫小狐,快点醒来吧。你知不知道,我很挂念你。

    卫初晗大病三天,烧退后,醒了过来。却是醒来后,她并不愿意见人,而是把自己独自关在屋子里发闷。

    众人在外面担忧,敲门又敲门,卫初晗一个人关在屋子里,扬言暂时不想见到洛言,任谁在外面疑惑问,她死活不再应声。

    她呆呆地坐在一团黑暗中。

    听到外面清冷的男声,“让开。”

    九娘支吾道,“洛公子,不是我不肯让,是姑娘说了,不想见你的。”

    “嗯,我知道。但是你让开。”洛言声音平平稳稳的,山水一样无起伏。

    “洛公子!你……”

    砰。

    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门被从外推开了。

    黑衣青年闪身进了屋子里,光亮照入。卫初晗抱膝坐在床前,被明光一朝,举臂挡住了眼睛。

    青年进来后,重新关上了门,将众人的担心隔断到了外面。

    半晌,屋中没有动静。

    卫初晗慢慢地从埋在膝上的双臂间抬起眼,就看到微光中,洛言蹲在她身前,静静地看着她。

    卫初晗瞥过眼,有些不想见到他。她还记得卫初晴的挑拨。

    洛言就是刘洛,刘洛就是皇家流落民间的皇子,皇子就是卫家灭门的起因。兜兜转转,她喜爱的,是仇人啊。

    真是可笑。

    而同时,她还想着卫初晴当年是如何欺辱洛言的。

    一时想这个人真是活该,一时又心疼疼得抽-搐。

    索性,暂时不见洛言。

    可是她不想见洛言,不代表洛言就会认同。

    洛言沉默着,在卫初晗方才瞥过去的那一眼中,他看到的眼神,是冷漠。她对他冷漠。

    青年的心刺了一下。

    他迟疑着,伸出手,手指轻轻碰上她的面颊。她躲闪了一下,却没有完全躲开。

    洛言心中微喜: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卫初晗这样不喜他。但是她还愿意让自己碰她的脸,该是还有还转的余地吧?

    洛言轻声问,“你怎么了?”

    卫初晗摇了摇头,眼睛始终低垂着,没有抬头看他。

    洛言继续轻声,“我做错了什么?请你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不知道我的问题在哪里。”

    卫初晗更是摇头。她眼睛挨着膝盖,雾气朦胧。洛言声音淡漠疏离,还透着萧索之意。

    他不是卫初晴。卫初晗可以对卫初晴心狠,她却做不到看着洛言的眼睛,做出伤害他的事情。

    便是他是卫家灭门的缘由,难道卫初晗就要如卫初晴所说,手刃仇敌吗?

    洛言盯着她半天,眼睫颤了颤,轻轻垂下。他声音更淡了,“那你是忽然觉得我们不合适,想和我一刀两断吗?不必觉得对不住我,感情的事无法勉强。”

    “当然不是!”卫初晗惊讶抬头,慌乱又急忙。

    青年垂着眼,不与她对视,反是卫初晗顿一下,强做欢笑,嗔一声,“你怎么这样想?”

    他的眼睫刷地抬起来,冷冽漆黑的眸子看向她,流光溢彩。他探究又专注地盯着卫初晗的眼睛。

    卫初晗多怕洛言看出端倪啊。

    毕竟两人心有灵犀。

    她心情不好,洛言是能感觉出来的。她心有恨意,洛言大概也知道。

    可是如果她对洛言露出了仇恨的眼神……洛言该怎么办?

    卫初晗多怕自己伤了他。

    怕他看出端倪,卫初晗心烦之余,不得不牵强一笑,凑过去,在青年唇角轻轻一吻,柔声,“我没有想与你一刀两断,你想多了。”

    少女的面颊贴着青年的脸,紧挨着。

    洛言看她一眼,突抬起她下巴,在卫初晗吃惊之际,凑过来,贴上她唇角。

    不是卫初晗那般蜻蜓点水般敷衍的轻啄。而是摩挲着少女娇嫩柔软的唇,唇齿相缠,舌尖从贝齿间滑进去,给她一个缠绵火热的亲吻。

    卫初晗短促的“唔”一声,舌根被他缠住,身子也被青年强势地压着。她吃惊至极,但在青年探舌进来时,在这个火热亲吻时,卫初晗并没有生起反抗之心。

    待她的呼吸渐重,有些喘不上气,推了推洛言的肩,青年才松开她的唇,往后退了退,给少女让出来呼吸的空间。

    洛言望着少女微红的面颊,轻声,“原来你是真的不讨厌我。”他这样亲她,她都没有躲闪。

    卫初晗愣愣盯着他,强笑道,“我都说了,是你自己不信。”

    她心中感情复杂,但好在屋中光线差,她纠结于爱恨情仇间,洛言那里却只有爱,没有更多的复杂感情。所以被少女半真半假地嗔一声,洛言居然垂了眼,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角,似乎还有个笑的意思。

    卫初晗望着这张俊脸,不由出神:曾几何时,洛言也有欢笑的时候。那时他眉角眼梢都带着浅微笑意,而今,他连笑的动作都做得这么困难。命运对他太残忍,一点点抹去他生命中所有的温暖鲜活,剩下的,就是一张不动声色的面孔。

    命运于他,是一种无声无息、大厦倾倒般的凌迟。

    让他变得心如死灰。

    卫初晗心口撕裂般,抬着眼,从他线条流畅的下巴,一直望到那双黑沉如潭的眼眸里。

    卫初晗感觉到洛言搭在自己肩上紧绷的胳膊,放轻松了。

    他的语气也不那么沉重了,甚至有些轻松,“那你不想见我,只是心情不好,不开心,而不是别的原因?”

    卫初晗酸涩着应一声。

    她感觉到洛言的语气更加放松自在了,他不好意思说,“对不起,误会你了。你以为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卫初晗勉强一笑,颤颤伸出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语气尽量轻快活泼,“不要乱想。”

    洛言看她一眼,“那我不打扰你了。”

    “……嗯。”

    “你一个人在屋子里呆着,我不让他们进来打扰你。我也不来打扰你了。”

    “……嗯。”

    “我让九娘按时给你送饭吧?需要什么你跟我说,我一会儿出去跟她讲。”

    “……嗯。”

    “那个,”他结巴了一下,踟蹰半天,轻声问她,“我、我要是做饭的话,会难吃得让你吃不下去吗?”

    卫初晗一怔,抬起眼,却对不上青年的眼。他低着青黑眼睫,目光闪烁,耳根也隐隐发红。卫初晗心想:你么?你做饭?你确定生活尚不能自理的你,能做的了饭照顾我?

    但她心中那样不屑,面上却温温和和地应,“我吃的。”

    于是洛言更高兴了。

    他高兴的表现,就是站了起来,决定履行承诺,关门出去,不打扰卫初晗调整心情了。

    卫初晗目光笔直地看着青年的背影,他背影挺直如松,料峭孤寂。青年的手都要碰上门了,忽听身后少女哎了一声。

    他回头。

    看到床前坐着的少女低声,“阿洛。”

    洛言半晌无言,但卫初晗就喊了他这么一声,就没有下文了。好一会儿,洛言才似迟钝般的应一声,“嗯。”

    卫初晗低头看自己抱着双膝的手,“阿洛,你能叫我一声小狐吗?”

    “……”洛言一时无话。

    卫初晗也没说话。

    过了很久,她才听到青年略微不自在的声音,“小小小小狐。”

    卫初晗抬眼,飞快地瞥他一眼,噗嗤笑,“什么小小小小狐?!先前叫我‘卫姑娘’,现在又叫我‘小小小小狐’,你是跟我多陌生啊?我喊你阿阿阿阿洛你很高兴吗?”

    洛言心想:我本来就不喜欢你喊我“阿洛”,你喊“阿阿阿阿洛”我还是不喜欢。

    卫初晗挥挥手,眼皮没再抬了,“行了你走吧。”

    洛言望她两眼,确定她无事,这才关上了门离开。

    他却是不知,在他喊“小狐”的一瞬间,在他身影消失在门口的一瞬间,卫初晗眼睛里就噙满了泪光。她将脸埋入双膝,泪水沾湿衣襟,用力咬着手腕,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小狐,小狐……一晃多年,还有谁这样叫她呢?

    只剩下洛言了。

    接下来几天,卫初晗依然将自己闷在屋子里,而洛言确定卫初晗无事后,便放下了心。不过他并非无所事事,而是被陈曦拉过去,帮一些处理顾府后续事务的小忙。陈曦振振有词,言,“说好是合作关系。你不好光担着一个名,实际上什么都不帮我做吧?”

    小洛是个实诚的孩子,就这样被陈曦拐走了。

    洛言是个傻孩子,心思重,却并不细腻。他没有意识到卫初晗的不对劲,同为女子的九娘和娓娓,却意识到了。不过娓娓并没有凑过来过问,她更喜欢跟陈曦斗嘴玩。而九娘原本和卫初晗关系好,又本身关心卫初晗,凭着女儿家的细腻,发现卫初晗的沉闷,就偷偷过来探望。

    卫初晗也确实是苦闷。她想自己再憋下去,会把自己憋出病来。

    其实九娘是挺好的树洞对象。虽然她三观和卫初晗有些区别,但卫初晴到底去了,且所有人中,九娘也是最清楚卫初晴事情和卫家过往的人。由是九娘多问几遍,卫初晗叹口气,就将卫初晴临去前的话说了说。

    卫初晗总共在意的,还是关于洛言的秘密。

    九娘与卫姑娘一起坐在地砖上说话,很是奇怪,“小狐姐姐,你要是怀疑洛公子是当年卫家灭门案的元凶,你就该亲自去问洛公子啊。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在纠结?”

    卫初晗手撑着下巴,摇头,“他如果不知道他的出身,我这样问,多伤他的心……不,他应该确实是不知情的。如果他知道,就他那种沉闷的心态,哪里敢再出现在我面前,还怨我恼我呢?”

    “那你……你真的要杀洛公子?”

    “……怎么会?就是狠毒如卫初晴,也说阿洛是无辜的受累者,真正该怪的,是利用他身份的人,而不是他。”

    九娘松了口气,看起来卫初晗没有丧心病狂啊,这便好。

    九娘唇角噙一抹笑,觉得这个问题解决了,另一个问题当然更容易,“至于当年洛公子差点被害死的事……毕竟那不是小狐姐姐你本人做的啊。诚然,我之前也一直纠结这个问题,和你想的一样。觉得发生了那样的事,你们该无法在一起的。但是小狐姐姐你都已经挺过去了,何必再作茧自缚呢?”

    卫初晗仰头,“我曾抛弃他。”

    九娘一滞,屋中气氛有些僵冷,“那是情非得已……”

    卫初晗慢慢道,“我曾在他最孤独无缘、死命抓着一根稻草的时候,无情地推他入深渊。”

    九娘呼吸有些急促,“但那不是你啊!”

    卫初晗讽笑:谁又知道呢?

    在洛言心中,那就是她啊。

    她继续淡漠地说下去,“留他一个人在苦海中沉沦,挣扎又掩埋。”

    无人说话,九娘的嗓子被沉默封喉。霎时间,她明白了那种艰苦。无言可诉,无言以对,痛苦却并没有好起来。

    好久好久,九娘才哑着声音道,“所以他需要你。”看埋头入膝的少女一眼,九娘轻声道,“而你,也需要他。”

    卫初晗的身子轻微地颤抖了一下,九娘便知道,卫初晗听进去了。

    九娘叹口气,洛言过得很苦,卫初晗也一样。他们的那种苦,是无法与人说的苦悲。所以他们才离不开彼此。彼此的意义太重要了,就是抽筋剥骨,都带着血肉,无法将他们两个分开。

    所有人都会渐渐离开卫初晗,只有洛言不会。

    九娘站起来,手在卫初晗肩上搭了搭,“小狐姐姐,卫家就剩下你了。你要对自己好一点。”

    卫初晗没有抬头。但她听到了九娘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她将身子更深地埋入膝盖窝,发着抖——

    让她再想一想,再做一做思想建设。

    她宁可把所有的难题自己一个人背负,也不想再往洛言身上插一把刀。

    她对不起他一次,对不起他两次,绝不能再对不起他第三次了。

    ……

    那是一个下暴雨的晚上,电闪雷鸣。

    洛言帮完陈曦的忙,从外面回来。他在屋中换了身干爽的衣裳,无所事事,正打算熄灯睡觉,陡听到门外笃笃的敲门声。洛言奇怪,去开了门,惊愕地从门边,飘出来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姑娘。姑娘湿发贴面,仰起苍白的脸,冲他笑了一笑。

    洛言呃一声,“卫……怎么了?”

    *站在门口,落汤鸡一样的姑娘,正是卫初晗。

    洛言低着头,能看到卫姑娘的发旋。她眼睫上沾着水雾,滴答答,颤一颤,就向下溅去。那水滴圆润,滴答一声,像溅在洛言的心弦上一样。

    他有些说不出那种感觉,只知道站在门口,听着外面的雷声雨声,后背却升起一股麻酥的战栗感。

    卫初晗抬起头,黑乌乌的眼睛看向他,“没什么。做了噩梦。”

    “……什么噩梦?”

    “梦到你不要我了。”卫初晗喃声,蹙了蹙眉。她梦到洛言背身,走在黑雾白水间。黑衣冷然,背影寂寥。她跟着他走,他却不肯回头。水声滴答滴答,听得人太难过。

    卫初晗说,“梦到的也许是你这么些年,一个人呆着的时候。说不定你我心灵相惜,你能想到我梦到的是哪一段吗?”

    伴着屋檐上蜿蜒流下的水声哗哗,洛言平静道,“并不是具体的哪一段,而是一直都是一样的。你不必探究是哪一段,即使你梦到的真是这些年的我,我自己都不记得。”

    “哦,”卫初晗可有可无地应一声,听不出她是失望还是欣慰。她仍然站在一个男人的门前,低下头发呆,而洛言耐心地等着她。

    卫初晗静静道,“阿洛。”

    “……嗯。”每次她叫他“阿洛”,洛言都要迟钝一下,才别扭地应。

    他很不喜欢她这样喊他,偏偏卫姑娘会选时机。每次她这样称呼,都是在她心情极不平静的情况下。而洛言自是不好意思在卫姑娘那样不自在的时候,跟一个姑娘斤斤计较称呼问题。

    卫初晗又发了一下呆,才慢慢说道,“没什么,我就是很想你……”

    洛言看着她没说话,却无可否认,在她这样说的时候,他心轻轻地跳了一下。

    卫初晗说得很慢,情绪不高,但皱着眉,越说下去,她似乎越肯定,然后喃声重复,让她的眸子亮了起来,唇角也带上了笑意,“阿洛,我很想你,是真的。”

    她没有得到洛言的回应,不过卫初晗并不急。洛言是个感情被自己消磨得很迟钝的人,他的反应很慢,甚至不会有反应。卫初晗这样说出来,只是多日的抑郁,终于想通了而已。

    她决定,不告诉洛言他身世的秘密了。就让他一直不知情吧。身负谋反大罪,还间接害了卫家,洛言不知道比较好。

    她也决定,不去念念不忘十年前已经造成的伤害了。无可挽回,只应向前走。

    她欠了洛言很多。

    大约她唯一能为洛言做的,就是在未来,有关自己的人生中,将洛言加进来。他们一起走,而不是她总把他一个人排在外面。

    这样想得越深,卫初晗的心情越放松。

    甚至不求从洛言这里得到什么回报,她转过身,便想告别了。谁料一只手从后抓住她手腕,将她拖入了门中。门从里关上,卫初晗被洛言一推,就靠在了门上。她仰脸,青年充满阳刚气息的亲吻,在晦暗火光中,铺天盖地地向她罩下来。

    他亲得她手脚发麻,膝盖一阵软,向下倒去,被洛言箍住腰,整个人拦在他高大的身影下。

    “你……你!你……”卫初晗侧头,躲过青年一阵火热的吻。

    她转过眼时,看到他的眼睛。明亮,幽黑,闪着欲-望。

    他哑声,“怎么了?”

    卫初晗望他半天,忽而抬起手臂搂住他脖颈,将娇软的身子贴了上去。如此的知情识趣,让青年身子僵了一僵,却没有推开,而是更紧地抱住她。

    洛言听到卫初晗在他耳边的轻笑声,“阿洛,你是希望我喜欢你呢,还是希望我爱你呢?”

    洛言侧头,呼吸乱了一下,“都可以。”

    卫初晗似笑非笑,手抚摸他的面孔,喃喃自语般,“阿洛,你说,漫漫长夜,如何度过呢?”

    洛言不解地望她一眼。

    就见卫姑娘咳嗽一声,郑重其事般,“漫漫长夜,咱俩一起睡呗。”

    “……!”洛言震惊地看着她,有些踟蹰,不知自己是否理解错了她的意思。他实在不确定,毕竟自己的理解力差。可是……可是,卫姑娘真的说得很直白啊。他有可能理解错吗?

    卫初晗没有给他多余的时间去想,而是仰头,咬上了他滚动的喉结,让青年搂她腰的手臂猛地收紧。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讯号了。

    长夜漫漫啊……如此度过而已。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