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卫明的妻子跑来官府告发顾夫人杀人,一开始众位夫人姑娘都受了惊吓。到后来卫初晴被官府叫去问话,没说两句回来后,众女从卫初晴口中,才听到了完整版。然后怀疑的依然怀疑,明事理的开始想,并对卫明的妻子鄙视:杀人?那天顾夫人明明是在韩府吃宴,韩府能证明她的清白。而让手下动手的话……卫明又何德何能,劳驾顾夫人动手呢?

    卫明妻子是想讹一笔钱,再加上淮州新任父母官韩平的背后推动,让她以为自己能告出些什么来。而卫初晴除了去官府被问几句,也没什么大损失。江城倒是希望官府认真查这个案子,弄清楚背后真相。但就是他愿意,韩平也不会愿意的。他的长官顾千江不在,他就在青城为难顾大人的妻子,自己女儿还对人家有好感……他可不想顾大人回来后跟他清算。

    所以事情依然是不咸不淡地查了查,不了了之。

    却是回府后,卫初晴吩咐府中人,“青城出了杀人案,这些天尽量少出门,不要惹麻烦。府中也加大护卫力度,任何人出入都要层层盘问。即使是她,也不能不闻不问。”

    话是这样传的,想到卫初晴平时那副冷情的样子,下人们心中忐忑。命令执行的同时,就想向上面打听,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谁惹了夫人。含珠从卫初晴口中得到猜测,惊骇万分,可面对下人,又不能说出口,她把自己弄得病了一场,几天不当值。其他几个贴身伺候的侍女,更加不清楚夫人的心思了。而侍卫这里,有人问江城的时候。他心中一动,漫不经心说,“有人冤枉夫人杀人,其实是个误会,没什么大事。夫人是在气头上,过几天就没事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情况,只有江城给了这个似是而非的答案,一下子成了大家心中的定海神针,不觉都这样想。这种话传下去,只会让下人紧张几天,几天后,没有事情发生的话,防护就会变得松散。

    江城庆幸当天他没有追下去,没有被卫初晴发现。而现在,他就想看看,卫初晴在害怕什么。对卫初晴忠心不二?卫明都被害死了……江城对卫初晴本就不多的信任,现在更是寥寥无几了。

    卫明的案子没有在官府引起多大波动,只在顾家起了一阵风波。卫初晗那边,打听到卫家嫂子除了给卫初晴添堵,没有任何用处外,也放下了心。她心不在焉地想着,如此,也算是隔空跟卫初晴打个招呼了吧?

    真正的卫初晗回来了。

    那些藏在暗处的东西,被掩埋的种种,都应该重见天日了。当一切血腥晦暗都放到阳光下,退无可退,她很想看看,卫初晴打算怎么做。过了这么多年,她是否良心很安?夺走别人的东西,她是否舍不得还了?

    十年前,她卫初晗输给卫初晴。十年后,她是不会再输的了。

    卫初晗是一个很少拿过往阴霾来惩罚自己的人,许多情绪,在被封在湖中的那十年,都磨得差不多了。她醒过来,除了复仇,本来也没有别的指望。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再是伤心难过,也没什么用。

    却也许是卫明死了,也许是跟洛言说开了,心结少了一个,晚上睡觉,她梦到了当年。

    梦到自己在院中收拾东西,准备偷偷溜出去找刘洛,按照约好的那样,父亲在门外敲门,问她是不是睡了;

    梦到卫初晴第一次被父亲推到她面前,父亲与大伯说着话,大伯求父亲带卫初晴一起走;

    梦到民宅大火密布,父亲的尸体被官兵踢入火中,自己与卫初晴躲在后院水桶中,噙泪看父亲用自己的死亡,给她们求得生机;

    再梦到大雪密布,冰封三尺,追兵上山后,她先是被逼得跳崖,再亲眼看到卫初晴露出了真面目。

    十面埋伏啊,十面埋伏。这趟逃生路,路上布满危机。谁在埋伏人,谁在被埋伏。这心酸苦闷的人间,要到最后一刻,才揭露出她神秘的面纱。面纱背后,是那个一路对她轻言细语的妹妹。她的妹妹,不是做戏,是真的想她死啊……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无缘无故的恶,却是不少的。

    卫初晗一直记得卫初晴的话,“如果你不能照着我的想法走,你就去死,让我来替代你,做卫初晗。”

    卫初晗与卫初晴,身为双生子,一在邺京长大,一在宁州长大。若非卫家灭门,卫初晴和她,一辈子都不会见面。但卫初晴是一个性格极其扭曲的人。她需要卫初晗时,卫初晗就得被她叫姐姐;她不需要卫初晗时,卫初晗就应该去死,给她让路。

    她是这样一个可怕的女人。

    从噩梦中惊醒,卫初晗再也无法入睡。她抱着渐冷的锦被发一会儿呆,再闭上眼,都会忍不住回想当年。而她并不想回想。总是回想过去的人,并不可悲。总是回想过去,还将自己困在里面走不出来的人,才是真正可悲。卫初晗也不知道自己能走到哪一步,也许她没有找到真正的背后凶手,就已经死了。但她早就体会过死亡的感觉了,她并不想自己的余生都被遗憾包围。

    既然睡不着,卫初晗便出了门,想在凉风中,让自己那快炸掉的脑子静一静。

    夜深露重,四面漆黑。她好像又回到当年,在一路幽黑中逃亡。看不到明天,看不到希望,仅仅是靠着父亲的感情来支撑自己。那时她最怕的,是父亲离开自己。后来怕的,是卫初晴也离开自己。把自己一个人抛在一团黑雾中,躲避不能。

    却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们终究都走了,将她抛下了。

    还有各位叔叔伯伯婶婶姨姨,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他们都抛下她走了。

    茫茫人间啊,她竟是孤身一人了。

    边走边想,少女抱着双臂,乌发雪衣,在冷风中漫无目的地飘荡。恍惚间,她突然定住步子。她不觉走到了后院一方湖水前,湖水的凉气在夏风中传来,微风荡荡。湖畔边坐着一个青年,他暗沉沉地坐在那里,看着一汪湖水发呆。

    他的冷色背影,与长夜几乎相融。

    卫初晗在月洞门边看了很久,漂浮的思绪才慢慢回笼,收了回来。虽然不解大半夜的,洛言一个人坐在湖边干什么,但毫无疑问,他的出现,给她茫茫无边的黑夜带来了一丝慰籍。

    看到他的一瞬,卫初晗忽然恍然:好像、好像……她的情绪低落,影响到他了。让他也睡不着了。

    卫初晗慢慢走过去,她的脚步声如常,青年一直保持着之前的坐姿,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改变。到了湖边,卫初晗跪坐在他身后,他仍然没动。

    卫初晗好是抱歉:都怪她做了噩梦,让洛言的心情也受了影响。而洛言还是个乖孩子……心情这样不好的时候,他都没有找她算账,而是自己一个人在湖边静坐发呆。

    真是个好人呢。

    卫初晗低声,“洛公子,你知道你现在在我心中是个什么形象吗?”

    她说完,就靠向前,头靠在他肩上,手臂从后拢住他的腰,抱住了他。

    洛言挣了下,没太用力。他静静看她一眼,“小可怜儿?”

    “……”卫初晗呆了呆,然后噗嗤一声。下巴在他肩上压了压,心中阴霾彻底没了。她转过头,对着他清冷的侧脸,咬唇笑,“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我说过,别叫我‘小可怜儿’。”他申明。冷夜中,青年子夜般的黑眸幽幽的,“你答应过我。可我一试探,你就忘了。”

    卫初晗当没听见。被他冷眼看着,卫姑娘哼一声,转头。

    她的浅浅呼吸喷在他面上,他面颊就红了。那申明,就没什么力度了。

    但是洛言本人心情只荡了一下,又低下去了。

    他的情绪,大多数时候都在平静和低落之间晃,只有偶尔被激得厉害了,他才像突然觉醒般,光华照人。卫初晗与他相处一路,即使在洛言之后尽量配合她的情况下,她都能感受到他情绪的那个点,几乎就没超过平均那条线。

    好在,这样的洛言,对卫初晗就足够了。他要是情绪太容易大喜大悲,和这样的人心有灵犀,卫初晗一定会怕死的。那样的话,两个人有相同的记忆,坐一起顾影自怜,悲情重叠,双双都会抑郁而死的。与其那样,卫初晗当然更喜欢洛言能一直这样冷淡下去。

    卫初晗觉得真是好。她知道洛言的心结,在发生了那么多事后,她还能有和洛言相处的机会。苍天对她,到底没有太过分,没有将一切美好都收回去。

    卫初晗下巴靠在青年肩上,仰头看空中明月,再看月下清池。她与洛言一起坐在水边,风拂水漾,她喃声,“真美啊。”

    洛言原本没打算说话。

    可是她说完后,头就转方向,看着他的脸。卫初晗执着的目光,让洛言原本的心如止水,都变得有些不平静了,甚至带着愧疚。卫初晗是很文艺的一个姑娘,她的人生,就该看看花喝喝茶,弹弹琴写写诗……以前的刘洛能与她琴瑟和鸣,但是洛言就是个粗人了。

    在多年杀手生涯中,没用的技能,都被他荒废丢弃了。他就算现在穷追猛赶,也没有少年时那种心性呢。

    卫初晗那期待的眼神,看得洛言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一样。

    洛言觉得自己硬着头皮,也得说点什么,表示点什么,好补偿卫姑娘受伤的心灵。他绞尽脑汁,开始想久远的诗歌词画……哎,他只是失个眠看个湖而已,人生怎么如此艰难呢?

    青年顺着少女的意思,去看月亮,去看湖水。四周静悄悄的,他慢慢琢磨点儿意思,说道,“是啊,太美了。好久没看到这么圆这么亮的月亮了……”

    “……”卫初晗看眼月亮:有么?每个月不都有这么几天?

    “四面的树影交叠,被风一刮,东倒西歪……”

    “……”卫初晗看眼树影:东倒西歪的东西,有很美吗?

    洛言的脸在卫初晗沉默的目光中,慢慢涨红,说不下去了。他视线转到了湖水上,准备随便说个结束语,“你看这水,也很美,它……”

    卫初晗越听越想笑,顿了顿,终于不忍心再为难他了。她捧着青年的脸,深情打断,“我说的美,指的是你。”

    洛言:“……”

    “昨天的你那么迷人,今天的你很是可爱,明天的你更是美好的形容不出来。一想到可以跟这样的你在一起,我心绪难宁,总觉得是不是在做梦……”

    洛言静静听着,长睫轻颤,蛾翼一样。他被她的煽情逗笑,伸手在她肩上轻轻一推,“你又逗我。”

    卫初晗眨眼睛,“不逗你逗谁?谁让你可爱又可怜……”

    “我可怜?”他看她。

    啊,又忘了他不喜欢这样的词了……

    卫初晗镇定补救,“而我命中注定喜欢你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家伙。”

    一晚温馨。

    温馨地在湖边吹了大晚上风后,后遗症就是,第二天,两人都得了风寒,咳嗽流鼻涕声音沙哑。确切说,是卫初晗得了风寒,洛言是被她连累的。只是让卫姑娘昏昏沉沉的风寒,在洛言这里,几剂药下去就没事了。然后他主动来照顾卫初晗。

    九娘本不同意他们孤男寡女地相处,但南山怕妻子被卫姑娘传染风寒,就努力说服妻子,帮洛言争取到了照顾病人的机会。

    但他们很快发现,洛言是不会照顾病人的。

    他不知道要熬什么药,熬到什么程度,他不知道要拿湿毛巾擦汗,给病人降温,他甚至想把滚烫的药直接给卫初晗灌进去……幸好,在乱七八糟中,在九娘的白眼中,他学会了无知时、先拿自己做实验,反正他自己也有风寒,完全可以把自己当小白鼠用。

    九娘原本对洛言的照顾病人很是气愤,后来发现青年勇于折磨自己后,她脸色好看了些,也不好意思再嫌弃人家了。

    而在洛言的照顾步入正轨后,卫初晗的情况也好转了起来。她亲眼看着以前那个俗事不问的青年熟练地煎药、用汤匙舀着一口口喂她、进进出出地忙碌,心中是何等欣慰。

    洛言会照顾人了。他学会这些,并不是以后要做给她看,而是当她不在他身边后,他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而不是听天由命。

    卫初晗病中,完全陪伴的,只有洛言一个人。其他人也来探过病,但发现她好了些后,就不怎么来了。而洛言,对她的照顾,真称得上无微不至。不止照料她的身体,还关怀她的心灵。

    外面的人各自忙碌各自的事,屋内,卫初晗抱着被子坐在一边床头,长发散着,额上盖着白巾。床上摊着一堆反面的纸牌,床头另一边,坐的是洛言。洛言关爱卫初晗无聊的心灵,在她的强烈要求下,陪她玩游戏。就是他翻出一张纸牌,就做出与纸牌相对应的表情,让卫初晗来猜。反过来,卫初晗做动作,他来猜。

    一开始卫初晗信心满满,纸牌都是她写的呢,她怎么会猜不出来。

    但现在,卫初晗只是呆滞地看着青年。

    他脸色淡淡的,眼神空落,维持同一个表情快一刻钟了。时间到了,对面的青年烦了,抬眼睛,他没有说话,但他的眼睛就在说——你怎么还没猜出来?

    “别动!”卫初晗惊道,猛扑过去揪住他的脸。但他的眼神已经变了,时间也到了。卫初晗扶着额头,“啊,我头好疼……你别欺负我,换一个题目吧……”

    “你都头疼半时辰了!”洛言忍不住说。他多冷淡的性格啊,在她的胡来下,都被逼得不得不跟她争辩。

    卫初晗也是满腹委屈,“这不能怪我。我从没见过像你表情这么匮乏的人!”

    “你已经抱怨好久了!”洛言同样委屈,“我最开始也不想玩,是你自信地说你能看懂我的表情。你自己猜不着,为什么怪我?”

    “……我、我……我怎么知道你一演戏起来,本来就不生动的人,直接变成僵尸了啊……”看着青年的僵尸脸,卫初晗眼睛眨了眨,突然问,“答案应该是什么?”

    “是伤心。”

    “跟我想的一样哎!我猜到了,就是没有说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