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小说书库 www.xssk.net,最快更新名门闺秀与杀手最新章节!

    幽静古宅,下着小雨。沙子一样溅落在瓦片上,细细碎碎,像岁月,缓慢,婉转,伸手一捧,却没有实质。

    卫初晴站在梧桐树前的窗下,手抱着双臂,望着雨帘出神。窗外雨点斜掠过来,将她眉眼发丝打湿,白衣乌发的女子,只是安静地看着,雨丝的凉,哪里比得上她心间的萧索。

    正是长夜漫漫之际,阖府沉睡,下人躲懒,顾诺也不在。整个府邸,静得好像一个人也不存在,可怕得让她如何也睡不着。她站在窗前静望,就好像亲眼看到瓦片一瓣瓣碎掉,屋宇倒塌,世界倾毁。看到一切都在发生,明明还有一拼之力,却疲累得不想做什么。

    这正是她的报应吧。

    算了,不想了。

    这一生都要耗损尽了,又强行回忆挽留什么呢。卫初晴不是一个喜欢后悔的人,她一生无悔,走到今天这一步,只怪她自己本事差,让人钻了空子。她不能因为自己有意志,从而觉得世上所有人都是傻子,都是任凭她玩弄拿捏的,都能跟着她的步伐走。总有那一两个不听话的,让她步步走错。

    比起后悔和回忆,卫初晴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在生命终结前,给大家一个深刻印象。

    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卫初晗。

    卫初晗很是恨她,卫初晴却是不恨卫初晗的。卫初晗认为她恨,其实卫初晴是没有的。她做下这些事,只能说明自己的心是黑的。当然,卫初晴扮演的是坏人角色,她将这个姐姐从头玩弄到尾。那么人生最后一点,又玩什么不忍心,给卫初晗一种自己很可怜的印象呢?卫初晗有话说得对,前后反复,这样很没意思。做坏人就要有坏人的样子,明明不喜一个人,又给什么忠告装什么善良呢?还不如把恶人的嘴脸用到最后,在最后将这个姐姐一军。

    想到卫初晗,卫初晴就想到,自己曾经答应过,告诉卫初晗关于卫家灭门的一些事。

    卫初晴脑中正盘算着如何利用这些来玩一玩卫初晗,冷不丁的,脑海里突兀地冒出黑衣青年的身影来。他拿剑指着自己,遍体阴寒,一字一句,“你再说她一句,我立刻杀了你。”

    是洛言啊。

    虚幻中,卫初晴与这个青年静静对视。对方的剑就在她身前,她稍微异动,就会身死,并非玩笑。

    洛言啊。

    卫初晴的心弦,轻轻一拨,跳动异常。

    她静静地看着这个青年,想象他拿剑指着自己的样子,想象他维护到卫初晗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她再次想到地动发生的那天,自己和洛言短暂的接触。洛言是不说话的,是只跟随卫初晗的。他与自己的几次短短碰撞,都是因为卫初晗。一次,卫初晴觉得这个人傻。两次,卫初晴觉得卫初晗一定给自己傻子下了蛊;三次,卫初晴眨眼,原来他还有原则?原来答应的事情,他会众诺?她还以为他只是随口一说,转眼就重新站到卫初晗那边,跟自己敌对了。

    想到这个青年,卫初晴不觉嘴角上扬,觉得这个人真有意思。那天若不是洛言,卫初晴真的不介意当场毁约。毕竟她和卫初晗的谈判,两人可从来没有遵守过约定。可就在她随时会反悔的时候,偏偏出了这么个异类。好像真怕她稍微一激动,就弄伤了卫初晗。

    真是傻。

    卫初晴根本威胁不到卫初晗的。

    卫初晗自己都清楚的道理,这个傻小子,居然还会上当。他上当得上得理所当然,让卫初晴心动,让卫初晗不觉低了头。她想着就算不看在卫初晗的面子上,看在这个傻小子的面上,她卫初晴也应该做一次君子。

    他名字起得真是不错。

    洛言洛言。

    落言落言。

    一声言字,温柔到言语不及,沉默到无言以对。

    初晗姐姐可真是幸运啊,一次两次,都有男人这么为她拼命。她何德何能,遇到这样的好男人。当年就是这样,那个从火中走出的少年,那个拿剑指着她、却轻轻颤抖的少年,那个少年……卫初晴嘴角闲适的笑,忽地僵住。

    她的瞳孔骤缩后,又猛地放大。她抱臂的手一紧,身子不自觉前倾,用力地盯着虚空。

    脑海里,两个身影交叠,不停转换。

    还是当年的火海,她让人放箭。万箭齐发,她盯着火中少年的眼睛。看那双眼,被大火盖住……那场火烧了两天,火尽后,什么也没有留下来。然后大火中,卫初晴看着少年背身远离。他持着剑,一步步走在火海深处,绝不回头。就那样走下去,走着走着,少年的身影抽长,开始长大……黑衣青年背身,走在虚无黑白中,走在寂静的世界里。

    少年回头,看向她。

    青年回头,看向她。

    天空一道电光,照亮卫初晴发白的脸。

    她的眸子亮得出奇。

    像是被雷当头劈到,她抖了一下,瑟瑟后退两步,脸色更加苍白。

    卫初晴喃喃,“原来是你……原来是你……我就说……怎么可能……”

    一段时间前,在茶楼,卫初晴第一次与洛言相遇。那时候青年身上就迸发浓重的杀意,完全针对她。后被九娘阻拦,经九娘介绍,那是她的夫君。后来在地动中,再次遇到洛言,洛言又和卫初晗在一起。那时候卫初晴就知道,九娘那个小骗子,说了谎。就洛言与卫初晗相处的那个模样,说他是卫初晗的夫君,比说他是九娘的夫君,远远有说服力。

    第一次相见,卫初晴就觉得这个青年眼熟。不过在九娘的紧张对比下,卫初晴并没有多想。后来在山中,卫初晴的注意力又放在那两人的相处上。因为之前见过一面,因为已经有了点印象,卫初晴并没有深想,这个青年,到底是谁。

    她只觉得卫初晗幸运而已。

    而今,她终于想起为什么觉得洛言眼熟,终于想起他到底是谁了。

    是了,当然是他……肯定是他……除了他,还有谁能对卫初晗无怨无悔到这个地步呢?除了他,还有谁能被卫初晗牵着走呢?

    凄风苦雨中,站在窗前的女子,在一瞬间的怔忡后,她的唇角,微微的、轻轻的、缓缓的,勾起一个深深笑意——

    “原来是你啊……刘洛……洛言……命运可真是有趣。上天真喜欢开玩笑……见到你,真是让人意外,又惊喜呵……”

    卫初晴听到上天在天空冰冷嘲弄的笑声——在想起青年是谁的这一刹那,无数计划在一瞬间死去,卫初晴有了最终的决断。

    她想,她不是还欠卫初晗关于卫家灭门案的一个秘密吗?不如,就从洛言说起吧。

    ……

    同一段时间,因为下雨,人心松了些。陈曦在与京中的人写信,在与官府的人小心交涉。他当日夜探顾府,除了娓娓探出那个什么阵法,他是没什么太大的收获。当然也翻出了一些东西,但这些东西并不致命,想要因此对顾千江定罪,还差那么点东西。陈曦已经得到消息,顾千江也许会回来。这就让他思索,自己能不能从顾千江这里诈点消息,或者,再夜探顾府一次?

    可是顾府的主人已经回来。那是朝廷命官的住宅,没有拿到许可,陈曦也不好上门啊。

    九娘忙着照顾小顾诺。日子一天天过去,大人们根本不谈送他回去,小诺生而敏感,觉察到了不好,几次想逃跑,都被抓回来。他又哭又闹,本身又有小少爷的坏脾气,闹起来,让九娘很是头疼。并间接折磨着府上所有大人。

    小孩子天真地想:他们又不伤害我,看起来不像坏人。也许我哭一哭闹一闹,把他们惹烦了,他们就送我回去了呢?

    在阖府被一个小孩子弄得鸡飞狗跳的时候,卫初晗这边最安静。她在地动中伤了手臂,在卫初晴那边暂时没消息的时候,她正在养伤。娓娓小姑娘似乎和陈公子之间有些争执,不去每天被陈公子揪着走,而是闲来无事地窝在卫初晗这里,乖乖地撑着下巴,看卫初晗养伤。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娓娓坐在榻前,下巴磕在扶手上,明亮无垢的眼睛望着只着中衣的卫姑娘,看卫姑娘的手臂重新包扎后,艰苦地自己穿衣。

    而屋外门口,雨前廊下,栏杆上正靠坐着黑衣青年,任雨丝淋湿半边身子。青年的秀丽眉眼,沾上细碎雨水,惹人沉醉。

    卫初晗从半开的窗口,能看到那廊前坐着的青年。她叹口气,回头,几分怨念地望眼娓娓。如果不是娓娓的到来,洛言就会坐在屋中,给她的手臂包扎,而不是为避嫌,还要坐在外面。卫初晗私下会调侃洛言,但在外人面前,她绝不会衣衫不整地和一个男人坐在一起,引人遐想。

    本来在娓娓到来时,卫初晗想让洛言离开。但他担心她的伤势,只出了门,就坐在廊下,却不肯回去。

    而娓娓小丫头不知道是真的天真无邪,还是假装不知道,在卫初晗几次瞥过去时,她都眨眨眼,一脸迷茫地回望过来……小姑娘的眼睛这么干净,让她怎么好意思说“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和洛言小可怜儿的谈情说爱”呢?

    怨念中,卫初晗觉得手臂更痛了。

    娓娓说,“卫姐姐,洛大哥可真傻。当时傻子都能看出来,另一个卫姐姐根本伤不到你。就这样他都能上当……我再没见过比他更笨的男人了。”

    卫初晗看娓娓一眼,见她蹙着眉,眼睛古灵精怪地闪啊闪,深深疑惑着。娓娓大概真的是这么想的吧?

    卫初晗心里有些自得,唇角就带了笑,“你一个小丫头,当然不懂了。他自然知道卫初晴是骗他的,可就算是骗,我的安危,在他眼中也是最重要的。”她顿一下,慢慢说,“他当日的决定,在对我的问题上,是对的。就算你们都觉得他傻,我也觉得他是对的。”

    娓娓眼神古怪:你那天不是快气疯了,就差当众给洛大哥一个巴掌么?好不容易凭着你的好涵养,忍住了给洛大哥一巴掌,可你嘴上也没饶人啊。怎么才几天,你就改了口风,觉得洛大哥怎么做都是对的?

    卫初晗笑一声,摸摸娓娓的头,“我当然觉得他是对的啊。因为那天,是在拿我的命做赌注啊。所有人都敢赌,只有洛言不敢赌。就冲他这个心,我也站在他一边。”她轻轻叹口气,“你知道么,这个世上,肯不问缘由以你为主的人,实在不多。你年纪还小,又没有经历过,当然不知道了。”

    娓娓眸子若有所思。

    卫初晗低头,看她伏在榻前,小小的个头,雪白的脸颊,乌灵的眼睛。真是个漂亮明艳的小姑娘……这样精致好看的小姑娘,光是看外表就已经是一种享受。就连她心中对娓娓有猜忌,看着小姑娘乖巧地伏在身边的模样,也有那么一瞬间的亲近之情。

    卿本佳人啊……娓娓在这段事件中,太过抽离,到底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卫初晗真是看不懂。

    她思绪正飘着,忽地吸口气,因手臂又痛了。

    “卫姐姐?”娓娓仰头,关切地看着她。

    卫初晗垂目,突发奇想,“娓娓,你能使用术法,让我手臂立刻好起来吗?”

    娓娓迟疑了下,小声,“我术法低微……”

    闻言,卫初晗心中失望,正想岔过这个话题,却听娓娓的下半句,“却是可以帮帮你的。”

    咦?

    见钱眼开的娓娓,在大家成为朋友后,居然愿意使用她那低微的术法,做点帮助朋友的事情了?

    卫初晗侧头,看娓娓从榻上坐起,坐直身子。小姑娘小心翼翼地扶着卫初晗的手臂,放在扶手上。娓娓闭眼又睁开,眼睛开始发生变化,她口中念着听不懂的软糯语言,手势起伏间,丝丝缕缕的红线,缠绕上卫初晗的手臂……

    时间在一刹那,卫初晗明显感觉到了诡异的不同。但细说起来,作为一个不通灵术的正常人,卫初晗又不知道娓娓到底对她的手臂做了什么。

    卫初晗只是长睫颤一下,几分复杂地看着娓娓白如瓷的小脸。

    “娓娓……”

    “嗯?”果真只是个小术法吧。在卫初晗喃声时,娓娓一边使用书法,一片偏头,看向卫初晗,等待她的下一句。

    卫初晗想了想,几次欲言又止后,低声问,“娓娓,我能信任你吗?”

    “……”娓娓眸子闪了下,嘴角弯了弯,似一个哭泣的表情,又似一个笑容,她声音拖得长长的,“我怎么知道卫姐姐你的心思呢?卫姐姐真是让我伤心,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还不信任我……哎,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实在太伤我心了。”

    卫初晗在她头上敲一下,“我是认真的。”

    “娓娓你出现神秘。口上说找姐姐,可从来不见你急。你的姐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吗?她为什么要帮顾千江做事,你知道多少?……这些,你可从来没说起过。”

    娓娓静了一下,扬眉,露出下面那双漂亮的眼睛。她的笑容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卫姐姐干嘛非要问信任不信任?我说了你就会相信吗?你和陈公子一样为人多疑,我说什么,你都是不信的。那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说?为什么要为博取你们的信任,说些我不想让人知道的事?”

    卫初晗呼吸未知,眸子闪了闪。

    娓娓优雅地收了手势,将术法结束。她抬起手,顺一下面颊上的发丝,在纤白的细指上漫不经心地绕啊绕,“我干嘛非要讨好你们,跟你们做朋友呢?信不信任,我并不在乎啊。站在这里,帮你疗伤,只是因为我高兴而已啊。我不喜欢,你们外面的人,就算武功高强如洛大哥,不也强迫不了我吗?你们外面的人,不是喜欢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么?我觉得这话说得很对啊,大家迟早要分开,问那么多干嘛?反正你们的心思好麻烦,我是不懂啦。”

    “……”望着娓娓一脸“愚蠢的凡人”表情,卫初晗被她清奇的三观所折服。

    卫初晗深吸口气,“你这样想?也这样对陈公子说过吗?”

    “没有啊,”娓娓翘了翘唇,“他又没有问过我。”

    意思是他问,你不介意告诉他吗?

    卫初晗觉得她有些能抓到娓娓的点了。

    她试探问,“现在,你在伤害我……和洛言吗?”

    娓娓瞪大眼,“没有啊。卫姐姐你怎么这样想?我对你和洛大哥多好啊。”

    卫初晗盯着她一会儿,没有从娓娓眼中看出躲闪的架势。她露出笑,“那我就放心了。”

    娓娓等半天,没有等到卫初晗再接着的试探。她好奇追问,“你怎么不接着问了?不是应该继续问我,有没有背地里做什么坏事啊,跟某个人有仇啊,是不是在玩什么花招啊之类的吗?你们不都这样问吗?”

    卫初晗冷漠答,“那跟我什么关系?你做什么,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并不在乎啊。只要你没有针对我和洛言,你对别人做什么,我并不关心。”

    娓娓偏头,看卫初晗心不在焉的模样,显然是认真,没有开玩笑。她叹口气,她可真是喜欢卫姐姐这种冷漠的性格啊。不像陈公子……要是陈曦也像卫初晗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不会总对她不够信任了。

    娓娓托下巴,无所谓想:我一点也不在乎陈曦信不信我,我只要他喜欢我就好啦。

    两人在屋中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洛言突然推门而至,让两个少女一同回去看去。洛言半个肩湿透,手中拿着一封信。两个姑娘齐齐的回望,让他脚步顿了一下,才走向卫初晗,“给你的。”

    给她的?

    在伸手接信时,卫初晗心中一动:除了这个院子里的人,还有谁知道她,并给她写信?给她写信的人,一定是卫初晴。

    “只给我一个人的吗?”卫初晗只是随意问一下,就不紧不慢地拆信。在她看来,卫初晴当然是只给她一个人写信了。

    洛言却说,“不,陈曦也收到了信。”

    卫初晗拆信的动作停了一下,才继续。

    陈曦也收到了信?

    她拆开火漆封条后,拆开信纸,一目十行地扫过去。熟悉得和她一般无二的字迹,让她彻底确定写信的人就是卫初晴。果然,卫初晴开始动手了。

    信中,并没有什么火药味。看着这封信,卫初晗好像就能看到卫初晴那副冷冷淡淡的写信模样。

    卫初晴在信中说,她自觉时日无多,想想卫初晗有许多事不明白,她邀请卫初晗上门,给两人做个了断。

    干干脆脆的,没什么商量的语气。信中定了时间,决断道过期不候。

    娓娓歪过头看信,见卫初晗没有躲闪的意思,就跟着大大方方地往下看。看完,她语气诚挚地赞叹道,“另一个卫姐姐真是好大的口气呢。卫姐姐,她让你上门,你就上门么?她定是备下了陷阱等你,你要是不去,她也是做不了什么的。这么明显的陷阱,当然不去啦。”

    “不,我会去。”卫初晗盯着信纸,若有所思道。

    娓娓诧异,“为什么?你要意气用事?”

    “并不是,”卫初晗淡声,手指抚摸“过期不候”那几个字,“过期不至,再没有机会。指的并不是她要如何,而是说她时日无多,如果我不去,可能见不到她最后一面。那我和她之间,就无法做个了断。所以就算我明知道她布好陷阱等我,我也要见她。”

    这样跟娓娓解释,卫初晗又问洛言,“是陈公子让人送来的信吗?他定然已经看过他那封了,你知道他那封写的什么吗?”

    “和这封差不多,”洛言答,“陈公子说,卫初晴也邀请他那晚上门。同样的过期不候,”看一眼卫初晗,“陈公子也同样说会去。”

    同一晚同一个时间,一起上门啊。

    卫初晗垂下眼,看样子,卫初晴是要一下子,把两件事情同时解决了。

    “他也要去?”娓娓瞪大眼,坐不住了,“我去问问他。”

    娓娓走后,洛言仍站着,定定看着发呆的卫初晗。

    卫初晗抬头,对着他不认同的眼神,笑一下,“你陪我一起登门。”

    就这么一句话,就消去了洛言已经到口边的“不”字句。只能说卫姑娘太了解青年,知道要打动他,往哪里用力。现在的青年就直说皱眉,看着卫初晗,心想他在的话,卫初晗又能出什么事?他以性命相护,就算卫初晴有天大的阴谋,洛言护不了别人,也能护得了卫初晗一个人。

    洛言心中已经觉得有他在、卫初晗不会出事,可他也没有把自己当成神,仍挣扎了一下,“……还是不行。”

    卫初晗说,“不光我和你上门,我也要带顾诺上门。”

    啊……顾诺。

    洛言眸子一缩,彻底不说话了。

    顾诺是个绝好的人质。有这个小孩子在手,卫初晗对卫初晴,是占了主动权的。就算卫初晴有天大的阴谋在等着,在这个小孩子面前,卫初晴都会束手束脚,做不出什么来。

    心中已经寻思要去,卫初晴也不再坐下去了。有了娓娓之前的术法,她的手臂确实好了一些。她出门,和洛言一到去前面找陈曦,想与陈曦商量下对策。陈曦自是欢迎现阶段的盟友——洛言基本没在陈曦的计划中帮上什么忙,反是卫初晗和他商量决策的时候多些;不过陈公子并不点名,依然将洛言当作合作伙伴。

    不过说话的时候,陈曦心思有些晃。显然并不把这个放在心上。

    “陈公子,你并不了解卫初晴,你不知道她并不是坐以待毙的人,”见陈曦这样不上心,唯恐因为他的不上心出现意外,卫初晗不得不提醒,“就算我笨吧,但她当年害死我,把我的所有仆人收买,没有在我面前露出一点痕迹。就这份心机,也当得陈公子你认真些。卫初晴不会是要我们上门喝喝茶之类的,她肯定有后手。”

    “好,抱歉,我会多注意的。”陈曦说,“我会让锦衣卫包围顾家,听我号令的。”

    陈曦笑一下,口上虽这么说,心里却想一个快死的人,能有什么后手?

    比起卫初晴,他更想知道顾千江是怎么回事。按说自己手中掌握了一些证据,可以拿下顾千江,他本也打算就这样。但是跟官府借兵时,得到的消息,却是从京中发来的。上峰发来消息,质问陈曦到底在淮州查什么。上峰直言,请他注意自己锦衣卫的身份,不要给锦衣卫惹麻烦,有些案子,不要碰最好。

    陈曦出神,想上峰的信是怎么回事。他心中诧异,顾千江的手段这样厉害,让上峰直接干涉,不想他再往深里查。虽然陈曦确实没打算以一己之力,牵扯到当年卫家的灭门案中去,但是他的想法,跟别人干涉,就是两回事了。

    上峰说邺京事务繁忙,调他立刻回京,手中所有事务,都暂且停下来。

    陈曦在锦衣卫中,任职于北镇抚司。纵然他父亲是锦衣卫指挥使,却也不会直接命令他如何如何,陈曦的上峰,能命令陈曦做事的,是镇抚使。可是如前所说,陈曦的父亲是锦衣卫指挥使,无可避免的,就算他父亲没说什么,在锦衣卫中,陈曦也会有意无意地得到照拂。

    可这一次,上峰的命令,下得这么快,这么仓促。

    陈曦不觉多想了几分:上峰的意思,到底只是北镇抚司发现他在忙一些不该忙的事,镇抚使心烦,直接下令让他回京。还是因为,这意思,是他父亲的意思?

    他才碰到了卫家灭门案的冰山一角,上面的人就调他回去。到底只是上峰的意思,还是上峰听令于他父亲的意思?

    他父亲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对自己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